第十五章——噬魂珠 5(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个彰显细节的东西在这一刻如此,下一刻又会有新的局面,而这样的局面必然会造成反转,在特殊的情况下,甚至还会开启一个新的世界。
        这些被粟娅认定是只有自己印象深刻的初次相遇,其实罔千年也同样所有印象,只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就此缄默,于是这些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就成了一分为二的两个人秘密。
        在粟娅的记忆里,这些已然成了一个一段珍贵的记忆,所以在多年后尹家的a再次重逢之时,她差点难以克制住自己的欢喜。
        而对于罔千年来说,感受到的却不是欢喜,反而是如果有机会,他再也不想去考虑的东西。
        在那个山洞里的那一天,他原本就是要离开的,可就在粟娅忽然遇到已经,他却是发现了新的秘密。
        其实这个所谓的秘密也称不上多么的严重,只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着实让他不安,一时的倒是让他有些失魂落魄。
        直至后来她逐渐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离开她,她小跑过去,牵着他的手说着感谢的话。
        可是···········当他与她目光相及时,她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眸渐渐暗淡,直至毫无光亮,像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把,被突然躲走了一切的火源。
        她至今都无法形容那时他眼底复杂神色,是感伤?是悲戚?还是失望。
        兴许是这些东西都有,糅杂在一起,变得格外的沉重,只是那时的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哥哥,你怎么啦?”
        那时候年幼的粟娅仰着脸问出这句话,她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迷茫,那个时候的她纯真的就像是一朵白玫瑰。
        他也不知道该要怎样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很久,久到她都要忍不住的问出原因,他这才有了反应。
        他也不过是摇了摇头,其中好伴着无声的苦笑,他仰起头缓缓闭上眼,细密的长睫在他眼底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那是说不清的苍凉。
        他比她高很多,因此,她并不能看见他的表情,也不知道,有一滴泪缓缓落下,那样的冰凉透彻。
        直至后来,他什么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粟娅着急的跑出去看着他的背影,甚至不顾雨水会淋湿她,而他就那样决绝的消失在了一片苍穹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粟娅那时还不懂事,只是依稀觉得那时的他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的悲伤。
        她并不知道他为何悲伤,会是因为她吗?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很快就被忽略过去了。就连她都觉得可笑的事情,怎么会成真呢。
        她回到娘亲身边的时候,还在偷偷的幻想,那个好看的哥哥为什么会那样的悲伤,是因为他也被家族赶出来了吗?是因为以后不会有小伙伴陪伴了吗?是因为这样的大雨影响心情了吗?
        思索之后,感觉好像都不是,她懊恼的垂下头,还在反思着自己好像没有认真的谢谢那个哥哥。
        后来的相遇对于她来说着实是个惊喜,以至于她自然而然的因为兴奋忘记了惦记许久的,想要问他的问题。
        于是·······她始终不知道有关于她和他的另一面的故事。
        可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当初的一切是多么的荒唐,那时候,他的一滴眼泪是因为她,可是,又可以说不是因为她。
        那些年,他为数不多的一些眼泪从来都只为一人而流。
        那个人是尹绾绾,是她,又不是她。
        后来的时候,粟娅知道了自己和尹绾绾的关系,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该要用怎样的言语去描述。
        有一点点的失落,有一点点的惊讶,一点点的惊喜,更多的,是想要逃避。
        她又何尝不知道最初的版本,那个所谓的执念,所谓的流传了好几世的故事,有关尹绾绾,有关······他。
        粟娅并不讨厌尹绾绾,说实话,她还有一些羡慕那个所谓的前生,听起来那个女子好像是个完美到极致的人,那个人将她一生的美好都给了家族,也为了家族牺牲了一切,是可以名垂青史的奇女子。
        可是这样的女子,最终却是辜负了爱情,甚至最后亲手死在了深爱的人的脚下。
        其实自然是有各种错综复杂的细节,粟娅已经无心去顾忌了,过去的怎样在她看来已经和自己并无多少关系,在她看来,所在意的不过是一个罔千年。
        然而,那些貌似已经被写好了剧本的事情,让她并不能做出一个准确的选择。
        这一生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如她一般爱他,粟娅垂眸,心情已经变得格外的复杂,可是,她也心知,作为他这样的人,他亦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
        他的那些回眸,那些在这样重生殡仪馆里对她的各种纵容,其实她都明白,不过只是她与她那些可以联系在一起的灵魂罢了。
        虽明知他惦记的不过是那个最初的女子,无论经过多少次的轮回转世,他都会发现的那个女子。
        只是········她却是没想到,即便是所谓的转世也可以这样的荒唐可笑,那个原本属于尹绾绾的灵魂正在一次次的轮回之间消散。
        换句话说,即便她是尹绾绾的转世,即便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去找寻一些前生的痕迹,可是他不会爱上她。
        粟娅相信自己并不是因为尹绾绾的缘故才会对他别样痴迷,她惦记他已经很久了,久到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久到那个时候,她斗快要忘记了那些模糊的影子。
        命运的轮盘一直在循环播放,永远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同样的,还会有些东西回到原点,还有一些东西会不断的重叠。
        过去她觉得不可思议,从来也没有相信过所谓的缘分,只觉得这些东西不过是最最虚拟的东西。
        可是········
        最终她还是改变了那些想法······
        茫茫人海,大千世界,无数的人群之中,她偏偏又遇上他,偏偏又记下他倾城目光,偏偏又一次开始因为他而心跳。
        她亦爱他,虽不如尹错弦给她讲述的,过去尹绾绾的轰轰烈烈,可是·······即便到了现在,她却也无怨无悔。
        于是,在他已经离开殡仪馆去了浮生酒馆的第十天里,她终于是无法在克制自己了,原本淡定的她,内心已经被几千几万只蚂蚁不断的啃咬,像是可以把她折磨的要疯掉。
        “我说句实话吧,我们对生活都有一种厌烦感,就像是······就像是今天不喜欢吃土豆,明天不想吃胡萝卜这样都简单,可是时间久了,也会在心里积压成一种复杂的东西。我经常会很犹豫,那样很容易让人错过一些东西,我姑且认为我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无所谓,可是总是会在必要的时间里,我的心又会生出各种奇怪的情绪。”
        粟娅都眉眼低垂,看起来就像是想什么心事,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那些心事反复的纠缠,会变得更加复杂,更加的缠绵,到了一定都程度上,还会在心中打上一个小小的结,无论怎样用力都无法轻易拉扯开,甚至会随着牵扯越发的紧迫。
        “我·······错弦,我下定决心了,我想要做一些什么事情·········””
        粟娅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尹错弦,眸光里的坚定让尹错弦有那么一瞬间又看到了自己的阿姐。
        “可是········要做一些什么呢?所有的线索像是中断了一样,各种的矛头都直接指向了浮生酒馆,道长已经和何忆他们过去了,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在这里等着他们的消息,我知道你的心情········”
        “不,你不知道。”
        粟娅开口打断了尹错弦,她漂亮的眼睛已经多了几分红血丝,这样的模样胖尹错弦格外的心疼。
        “你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各种想法我们已经想了很多了,即便我们现在去了浮生酒馆,我们又可以做什么呢?倘若那里真的是一切的来源,我们若是过去,必然是进入什么陷阱,岂不是让那些人正中下怀?”
        尹错弦看粟娅似乎是听了进去,忙不迭的又再一次的补充。
        “经过这些事情,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这个人一定是个造梦高手,或者说········极其擅长利用幻境创造空间,这些都远远的超过了我的那些皮毛,这样状态下的你,即便是去了那里又可以做什么呢?”
        尹错弦小声的说道,有那么一瞬间的,她好像看到了多年前在雕花屏风之后的两个小女孩+
        那个时候,尹家出过一次危机,那时惦记着娘亲的尹莞莞格外的慌乱,冲动的就想要以身犯险,那时成熟一点的尹绾绾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在劝说安抚。
        而现在这样类似的场景里,两个人的位置已经颠倒,她再也不是那时候懵懵懂懂需要姐姐保护的小女孩。
        而那个姐姐,在经过了无数次的轮回之后,显然是变了一个模样。
        好在········两姐妹最后还是没有分开。
        “我总觉得·······有很多的事情常常并不是如我们所想的那般简单,对方既然可以利用我们的弱点来这样诱惑我们,显然对我们都有一定的了解的。”
        尹错弦微微停顿,“还有一件事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告诉你。”
        “什么?”
        粟娅的心骤然的收紧,她看着尹错弦缓缓开口。
        “我遇见何忆其实并不是偶然。”
        “此话怎讲?”
        粟娅挑挑眉毛,她听得并不明白,在她的认知里,是失去了爱人的尹错弦为了再一次见到自己的爱人,无奈之下才来找寻何忆,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刻意的,却是没想到还会有另外的什么可能。
        尹错弦深吸一口气,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在你们看来我会是寻找我的爱人,所以才会千方百计的找到何忆要她帮忙,当然,事实上确实是有这样都原因的,但这些并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在寻找一个东西。”
        说到最后,尹错弦的声音压的很低,就像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她的表情严肃的就像是在说什么惊天大秘密认真的模样让粟娅也认真了起来。
        “你在寻找什么?我应该知道吗?或者和我有关吗?或者·······和尹绾绾有关吗?”
        “噬魂·······”
        话音还未落,她就听到了哐当的一声,不仅仅是粟娅,尹错弦也注意到了这个突然而来的声音。
        “是谁?!”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秘密,也知道殡仪馆里并没有什么人了,兴许会是某一个调皮的小鬼撞到了什么东西,但是粟娅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不仅仅是她,尹错弦也迅速的回过神观察四周,这才看到一边的楼梯口探头探脑的探过来了一张猫脸。
        “是我·····”
        “原来是彼岸花,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尹错弦撇了它一眼又转了回头,方才心中犹豫许久的东西,也因为这样的插曲显然了几分,那种紧张的气氛已经不再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粟娅像往常一样的发问,她的问题很简单,不过是好奇彼岸花这样懒惰的猫咪这个时间应该躲在何忆房间的毯子上睡觉,而不应该是探头探脑的在这里出现。
        “刚才你是不是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而彼岸花也不知道是被撞破了心事还是因为真的滚下了楼梯太过于丢脸,以至于显得格外底气不足。
        “那个·······我不小心撞到了楼梯口的盆栽,我不是故意想要偷听你们讲话。”
        彼岸花觉得尴尬,好像越是描述就越是想着自己在狡辩。
        “好了好了,无非就是你这只笨猫踩空楼底罢了,何忆不在,也没有人会嘲笑你。”
        粟娅看起来格外好心的安慰道,而彼岸花看起来好像是格外的在意这样的事情,原本格外喜欢黏着粟娅的他,也刻意的保持了距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