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7(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后来的时候,尹莞莞时常总是做着一个梦,在阿姐离开以后,那个梦就一直缠绕着她。
        自从真正做了家主之后,她承受到了太多的孤独,这些孤独是过去她无法体会的,她不再是自己,没有了过去可以依赖的姐姐,她开始越发的疲惫,感受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沉重。
        偶尔的,她也很想逃,可是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她所背负的一切都是阿姐用生命交换而来的,不可以轻易辜负。
        她明确的知道这一点,于是就更加明确的逼迫自己,试图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时,让自己可以一响贪欢。
        那些梦,对于尹错弦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
        梦里的她还是最好的年纪,还是那个虽然不受宠爱,但是可以自在的保持天真的尹家二小姐,那时候,身边还有阿姐,虽然阿姐给的距离总是格外的遥远,可是,只要是有她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多了一种安全感。
        梦里的她终于不再孤单,她时常会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那条小路九折蜿蜒,像条长蛇盘绕至小山的顶端。
        那个所谓的神山鲜少会见到人类,尹莞莞已经把每年来一次这里当成了一种习惯。
        山顶上只有一棵老树,开着不知名的橙色花朵。树上有一个姑娘,穿一袭白衣,眉眼低垂,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心事。
        “阿姐········”
        尹莞莞每次都会忍不住的轻声呼唤着,自从尹绾绾消失之后,她就成了尹绾绾,而能够再次看见阿姐,也不过是在这个似真似幻的梦境中。
        “阿姐········莞莞好想你······”尹莞莞总是会留下眼泪,她总会觉得,那个树下的女子好像更加的伤悲了。
        “阿姐·········尹家一切都好,只是········没有你,还有········小公子我要接回尹家了,如果是姐姐的话,一定不会约束他,让他自己成长为想要的模样吧。”
        尹莞莞在一边絮絮叨叨的,每一次的,都好像是要把所有发生的事情念叨一遍,就像是过去每一次阿姐离开家一段时间之后,再次看到阿姐,她总会粘在阿姐的身边给她念叨家族发生的什么故事。
        而现在·······再也不会有人回应了。
        “阿姐········不知道阿姐还记不记得那只猫,前几天我又看见它了呢,又是偷偷溜进了房间,不过这一次········很快就走了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见到阿姐,它也在失落呢?”
        尹莞莞的声音轻轻的,在这样的情景里显得有几分温柔。
        她轻踩着枝桠,对着那个至始至终都没有搭理她一下的“阿姐”轻轻地笑着,就好像她还可以感受到一样。
        远处吹来一阵轻风,火焰般的花朵纷纷如雨下,像是也在她心头落下了一瓣,惹得她心里有些发烫。
        尹绾绾这时总是会抬起头,目光转向那些散落的花瓣,停留在眼眶许久的一滴泪终是在这个时候滚落了下来。
        而梦到这里就结束了。
        梦醒之后,尹莞莞怎么也想不起最终阿姐看向自己的表情,以及最后在阿姐身后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每一次都回突然出现,在他出现之后,梦境往往就会结束了。
        而尹莞莞虽然很是好奇,但是再幻境里又会忘记很多事情,那个男人的脸,她从来都没有清晰的看见过。
        这个梦,一做就是将近十年,十年里,又有了各种各样的故事,然而这个梦境却是没有什么改变。
        直到········
        直到到了那一年。
        “家主,少主今天一直没有练琴,反倒是·······”
        家仆不再说一出,小心翼翼的撇了一眼‘尹绾绾’似乎在猜测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怎样?”
        尹莞莞淡然的说道,自从阿姐去了之后,她已经成了尹绾绾',成了尹家的家主,继续像过去的那些家主一样守护着尹家。
        只是不同的是,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和想法,她想要有朝一日,可以让阿姐再次重生。
        只是方向太过于冒险,她至今还没有头绪,偶尔的空闲还要照看着两个孩子,看他们不断的成长,她总是会再一次想到过去的自己和姐姐。
        “少主最近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只猫········为了可以养这只猫,就·······耽误了功课,今天也不知道为何,这只猫把小主子给抢到了,这········”
        听到这句话,‘尹绾绾’立刻不淡定的站了起来。
        “在哪?”
        那个门生却是一时没有做出反应,呆愣的看着她。
        “我说他在哪?”
        门生顿时也明白了,果不其然,外界传说尹家家主有两个孩子,明明都是骨肉,却是有了差别对待。
        一个总是被称为少主,一个被称为小主子,只是·······
        众人皆知,小主子并没有名字,乍一看小主子格外受宠,其实也不尽然,小主子时被家主从乱葬岗抱回来的,原本只当是尹绾绾的收养,却是最后得知,原来是尹绾绾的孩子。
        之于为什么会被丢弃在乱葬岗,为什么最终要接回来,为什么小主子没有名字,各种版本的说法都有。
        人们只当是小主子不受宠,可是·······时常也会看到尹绾绾的差别对待。
        “在········在玫瑰花圃····”
        ‘尹绾绾’顿时拂袖离开,门生揉揉脖子尾随在后,清晰的可以感受到‘尹绾绾’的不悦。
        而到了那个孩子的身边时,‘尹绾绾’看着蹲在那个孩子脚边的猫咪,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还记得,多年前,好像也有这样的一个场景,有一只猫安静的呆在那个女子的身边,那双眼睛似乎是可以说话,就那样静悄悄的看着。
        “是你吗?”
        ‘尹绾绾’轻声开口,倒是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他们知晓些时间无奇不有,却是没想到素来冷若冰霜的家主,竟然会和猫咪说话。
        一瞬间的,他们觉得自己好想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分分转过头,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于是,他们也自然而来的没有看到在‘尹绾绾’面上一闪而过的哀愁,那是不属于尹绾绾的哀愁。
        “你········是来看望故人的吗?故人已经不在了,这些花还开的极好,原本就是为她而来的,现在却是没心没肺活的开的约发的娇艳,没有记忆的感觉真好·······”
        尹绾绾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似乎是在感叹自己这一瞬间的痴。
        她随手摇着一把玉骨扇,扇子上只画了几瓣玫瑰花瓣,倒也格外的传神。
        她修长的手指在梨花木的桌上轻扣着,随手又拈过一片掉落的玫瑰花瓣放在眼前,遮住了一只眼睛。
        “可是小猫咪,尹家早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尹家了,过去我可以让你轻易离开,已经不会了。经过一些变革之后,尹家的禁制越发的多,我倒是好奇你一只猫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您既然来这儿,想必定是知道一些什么了?”
        “知道。”
        苍老的声音轻如落雪。
        而在这样的一瞬间,飞舞的花瓣也停留在了半空中,空气似乎斗停止了运转,周围的门生也都停止了动作,一边委委屈屈的少主还保持着紧张的姿态,而那个始终一言不发的小主子,沉默的更像是一座冰雕。
        ‘尹绾绾’摇摇头,在时间都磨练里,她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小女孩,她变得更加的成熟,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可以独当一面。
        “我猜的果然没错,你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猫咪呢?说吧,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而那个猫咪却是变得再次沉默,许久才开口解释。,这一次声音又有了变化,想来是因为学会说话的时间不久,还不够习惯。
        “那个·········我········我没有恶意·········我来过这里··········我,我,我只是,想要寻找一个女子。我只是和她有过几面之缘········,她,她可能只知道我是一只猫········我,我只是想要再见她一面,我·····我睡了很久,这才醒来,可是··:·····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对于她也只是一点点的痕迹········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是谁,甚至不记得她的样子……”
        它突然觉得有些悲哀,不再说下去,关于那个女孩,他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那个女孩本来就像那个梦一样,是虚幻的,并不存在。
        ‘尹绾绾’垂眸沉默了半响,她却是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总觉得一切的事情太过于巧合,或许········其中还有什么事情已经被忽略了。
        猫咪的法力很是低微,暂停的时间很快就消失了,周围的人又一次恢复了行动,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好像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尹绾绾’的目光在周围扫过一圈,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小主子的身上。
        “娘亲,那只猫咪呢?”
        少主欢快的跑过来牵扯着‘尹绾绾’的衣角,身边的仆人慌乱的把这个小祖宗带到一边,防止惹得尹绾绾不快。
        “它走了,并且,以后也不会来了。”
        ‘尹绾绾’难得也没有指着他竟然直接呼唤自己娘亲而不是家主,甚至还好脾气的解释了两句。
        “为什么啊,”小孩子却是显得格外的失落。”
        “因为········无论是人还是妖或者说猫咪,都会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啊。”
        大家最终都不是在同样的道路上,要做的事情应该也不会相同了吧。
        最终‘尹绾绾’又回到会客的廊亭。
        廊外,落雨潇潇未歇,萧瑟冷雨落在满池残荷间,颇有些凄凉。
        ‘尹绾绾’单手支撑着下颌,呆呆地望着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
        她还记得自己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黏着阿姐,听她讲各种的传说故事。
        那时候,她记得阿姐说,天上的每一滴雨滴,都会是是神女落下的泪。当难过或者是思念又或者说是喜悦,当他们到达了一定的顶点的时候,神女就会流眼泪。
        那时候的她天真的信以为真,每每到了不喜欢的下雨天的时候,都会抱怨神女真是个爱哭鬼,以至于还一段时间,认真的思索过,该要用怎样的方式才可以让神女不在流眼泪。
        直到后来,她一点点的成长,她才知道了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人们对自然的想象罢了,神女,是不允许有七情六欲的,但凡是需要承担太多责任的人,需要享受的孤独就会越发的多,到最后,甚至可以把自己埋葬。
        而现在,尹错弦也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女孩,一切的状况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原本已经被她藏在心底的往事,却是在这样的时间里,被彼岸花的一个眼神让自己迅速的又回忆起了那些过往。
        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可是一切偏偏又像是有着什么联系。
        “你究竟是谁?”
        思来想去,尹错弦还是问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在她看来,彼岸花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猫咪。甚至如果它不是彼岸花那个还会有第二个。
        可是现在偏偏又不一样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其中一定还有什么被忽略的细节。
        粟娅一脸茫然,她着实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尹错弦周身的磁场已经变得咄咄逼人,而彼岸花的毛已经炸开了。
        粟娅揉揉头,觉得有些头疼,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就这样倒下去,什么都不再在意就好。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有目的的。”
        尹错弦微笑着,一步一步的靠近彼岸花,粟娅咬咬唇,如果不是直到尹错弦的性格,她大概会真的以为尹错弦会虐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