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8(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尹错弦当然是不会的,但是该要有的凶狠却是一丝不剩的全部表现了出来,仿佛下一秒就会掀起什么腥风暴雨,一点都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而彼岸花却并没有什么动作,久那样静默的弓着身子看着粟娅,乍一看好像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可是粟娅还是感受到了周围古怪的气场。
        彼岸花的眼神里似乎还多了几分的哀伤,这些东西好像下一秒就可以流淌下来,用力的砸在了她的胸口里,成了最沉重的东西。
        “你究竟是谁···········”
        问出这句话后,粟娅又有些想笑,对方不过是一只猫罢了,再详细一点,不过是一只九命猫妖,又能和自己有什么瓜葛呢?没必要将神经敏感到这里。
        可是········
        往往会在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上让人没有解决的方法,再次继续的时候,除了无法预知的更多的苦恼,也只有暂时的让人保持冷静的。
        可现在显然不是这样的,尽管粟娅还没有太多的想法,身边尹错弦的态度就让她已经举棋不定了。
        人总是很容易跟随别人的想法动摇,尤其是在这种很难做出决断的时候,其他人的一些举动,往往会让自己收到影响,更何况尹错弦对于粟娅来说也不是所谓的别人。
        这样一来,她的心也快速的乱了。
        一方是和自己有着玄远的尹错弦,一方面又是乖张的总喜欢黏着自己的彼岸花,虽然明明没有细数明的让谁去选择谁,可是尽管如此,她的心还是慌乱了一拍。
        “你究竟是想要什么?或者说这里有什么你需要的,为什么你要在这里·········”
        尹错弦并没有说的明白,眼神却是故作不经意的瞥向了粟娅,一瞬间的,粟娅觉得彼岸花的身子好像又颤抖了几分。
        你是说个究竟的,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让何忆发现了彼岸花,最终把它带回了重生殡仪馆,在粟娅的印象里。这个家伙就总是黏着自己,还好那样的感觉并不会让人太过于讨厌。
        粟娅知道这些是偶然,因为在后来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比如余生在第一次遇到粟娅的时候也是亲切的喊她年轻,好像也有诸多依赖。
        可是········
        若真是思索起来,好像哪里又有什么差别。
        何忆同样也有这样的想法,她在玫瑰花丛寻觅了许久,虽然方才也在玫瑰花丛中逗留了许久,可是·········这一次却又有了不一样的心情。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何忆现在是真真的有了这样的心情,并且切实把这样都心情体会到了。
        又那么恍惚的一瞬间,她好像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好像······这些玫瑰花丛并不是寻常的花丛,而是在无意识之间又拥有了新的生命。
        如果直接说玫瑰花丛是拥有生命的,可能会觉得荒唐,只是·······这些花丛旺盛的生命力倒是让人无法轻视。
        花丛外的罔千年依旧是悲伤的表情,可是他的眼睛里又拥有了一些新的光彩,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出现了。
        这个东西已经有很多人等了很久了。
        寒雪怜时尹绾绾都别苑的名字,据说还是尹绾绾亲自提的,后来也有人各种心思的揣测着她的用意,最终都没有琢磨出来。
        其实,尹绾绾为的不过是一个顺口罢了。
        而寒雪怜真真的一如它的名字,隔绝了无数都烟火,清冷,又寂寞,即便是尹绾绾的同龄人也都不愿意踏入这个别苑,偶尔来送东西的门生,小斯也都是小心翼翼的,惶恐惹得尹绾绾不高兴。
        然而事实上,尹绾绾是出了名都好脾气,只是她实在不喜欢亲近别人,连带的,总是显得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只可远观。
        寒雪怜也并非是终日孤寂,但也着实的安静,稍微一点的动静就会让人觉察。
        何忆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着实不懂为何这一次又突然出现了新的状况,明明之前所感受的已经是一片玫瑰花圃。
        还没有等她细想,便看到了一年轻的侍童穿过种满了玫瑰花的大堂,汗涔涔地扣响了曲廊末端的房门,那人走路极快,像是有什么要紧事,惹得掉落的玫瑰花瓣都在空气中无奈的打了个滚。
        何忆想要探手接住玫瑰花瓣,那片花瓣却是穿过了她的手掉落到了地上。
        这次和方才不同了,何忆皱眉,方才还可以啦参与其中,这一次倒是真的又要做一个旁观者了。
        “绾姑娘,那个········您的信又到了。”
        绾姑娘?
        何忆皱眉,前边的痕迹里她推测尹绾绾必定是尹家的某一位家主,那么现在的绾姑娘又是哪个时期?
        何忆对尹绾绾和尹莞莞的了解甚少,还不如余生的三分之一,现在的状态倒是让她如丈二和尚一般摸不著头脑。
        “门是虚掩着的,进来吧。”清冷的女声自那厢泠泠传来,不仅让
        那侍童有了反应,就连何忆也都为之一振。
        侍童应声而入,讪讪道:“绾姑娘,大漠那边又有人来信了,不过·········”
        侍童吞吞吐吐的,有些犹豫不决。
        “如何?”女子语气虽然冷淡,不过也没有什么咄咄逼人的气质,她起身熄了鼎中的靡香,任香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然后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你不必觉得惊慌,我在让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结果,我没有报什么态度的期待,但是也心存过幻想,所以·······怎样的结局我都会面对,即便是空欢喜一场,所以········”
        “我懂,只是········”那个侍童抬头认真瞧瞧尹绾绾的表情,确定对方没有不悦,这才继续开口道:“只是大漠里的茶馆已经易主了,所有相关的痕迹都已经中断,新来的主人还说·······”
        “还说什么?”
        侍童惶恐,“还说他们已经在荒漠里生存可许久,只是从来没有见过姑娘您说的人,会不会是记错了?”
        后边的话他说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惹得尹绾绾不悦。
        尹绾绾只是摆摆手,倒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罢了,你且回去吧,这些天也辛苦你了,过些日子,我自己噗大漠找他。”
        尹绾绾说的斩金截铁,不容置疑。
        那小侍童这才敢抬起头来,何忆也下意识的看向了尹绾绾,这个她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一直耳闻的女子。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尹绾绾,不知为何的,只觉得有几分熟悉,甚至有一种融合于骨血的亲密感,这样的感觉让何忆突然一阵心惊。
        尹绾绾生的好看,在何忆的眼里,竟然可以和认为最漂亮的粟娅平分秋色。
        纤纤玉手柔若无骨,玲珑身段曼妙绝伦,一双狐眸半掩半眯之间,虽然有几分魅惑的意思,可浑身透漏的气质又让人觉得圣洁,甚至还会让人有一种要臣服于其脚下的感觉。
        真真的一个清纯和魅惑于一体的女子,何忆暗暗心想,即便是女子也会对她倾心吧。
        还没有等她做好想法,光影却是变迁,时间变得很快,一瞬间的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还没有等她做好充足的准备,看到的便是新的场景。满天的黄沙飞飞扬扬的,有一种张扬的美感。
        何忆下意识的寻找尹绾绾的身形,终是在沙漠的一个小酒馆里发现了一身奇怪打扮的尹绾绾。
        虽然她的打扮有了变化,看起来也没有之前的富贵气质,但是依然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尤其是相较于在尹家,她多了几分笑容,这样的笑容让人觉得格外的明媚,在看到的一瞬间,何忆的心情也忍不住轻松了起来。
        她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每一次沙漠里有人经过的时候,她都会快乐地走上去,再看到那些人的容貌时,她会变得失落,然而还是没有放弃,终于在无数次都尝试之后,终于等到了那个人。
        只是········
        何忆竟然没有想到一切的事情都会有这样的牵连,她惊讶的捂嘴不知该要怎样表达自己的情绪,哪呢一瞬间好像什么都不足以表达自己。
        她竟是魔怔般站了起来,若是有其他人在,一定会感叹从未见过她如此失态。
        于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可那个人的模样太过于熟悉,她又怎么可能忘掉,不仅忘不掉,简直是深深刻在了记忆里。
        那人身着兜帽长袍,他的面容蒙在一层薄薄的黑纱,然而那些黑纱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何忆可以透过黑纱看到他的容颜,亦是在看到他的容貌之后,变得不淡定起来。
        他伸手扶起了兜帽,轻轻一掀便露出了,那头显眼的长发。与其说是显眼,不如说是怪异,墨色极好看的头发中间,是数绺显而易见的银发,犹如璞玉中的裂缝般触目惊心。
        而何忆熟悉的那个人,除了这样的头发,其他的东西,譬如眉眼,譬如这冰雕的气质都好像是如出一辙。
        何忆的心狠狠的颤抖了。
        师兄········
        为何·········
        其中又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呢?
        而场景依旧还在继续。他开门见山道:“绾姑娘怎么还对我纠缠不清,我们不是说好了,再者说·····”
        他似乎是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记得你们尹家的家训格外的严格,好像除了你们家族已经规定好的姻缘,你们好像并没有什么自由,再者说了········”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恕我问一句,你可是不愿意对我负责?我都不害怕,你又在意什么呢?旁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明白吗?你骗不了我的。”
        那个男人突然笑了,笑得有如甜蜜的陷阱:“可是,我和你又怎么可以?你该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允许被改变的,绾绾,你太贪心了,太贪心不好,最终只会成为罪恶的来源。莫非你真的打算研制出噬魂珠?好让我生生世世都能找到你,你逃也逃不掉,然后再把岁月痛苦,一点点的附加回来?你不觉得残忍?”
        尹绾绾却是沉默了。
        而何忆在听到是是噬魂珠的时候,眼睛顺势便眯了起来。噬魂珠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前前后后的听过粟娅罔千年余生都提起过,这样的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
        而现在,看着尹绾绾的表情,她知道那东西是真的重要,不然也不会让尹绾绾露出这样的表情。
        “好了,绾绾,我错了。”
        那男人却是先一步缓和了态度,像是个委屈的小男孩。
        “我不过是担心倘若是失败。你我都会消失在这世界里,我消失了不要紧,可是我舍不得绾绾你啊。更何况·······我也不允许你去代替别人,我·······”
        那男人突然哽咽了,而何忆却是呆愣了几分,虽然听得并不准确,虽然觉得好像还有什么地方被遗漏了,可是关于噬魂珠,她却是长了一个心眼。
        就在何忆思索之间,周围的场景在不断的倒带,以至于在何忆缓过神的时候,周围已经变成了那一片玫瑰花海,余生就在她的不出处。
        不管是现实还是幻境,在看到余生的那一瞬间她都会觉得无比的安心,于是,欢快的跑了过去,扑在了怀里。
        余生呆愣愣的,被突然而来的何忆扑了一个满怀,顺势又一同滚落在了地上,不过这样的感觉并不会让人觉得糟糕。
        “何忆?”
        余生小心翼翼的抬手拥住了何忆,在这里停留了太久,他险些分不清现实和虚拟,若不是因为何忆身上熟悉的味道,兴许他超会把这些当成了新的幻境。
        “嗯,余生我在的。”何忆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像是隐藏着什么特殊的情绪,拥抱余生的双手也用了更多的力气。
        “我终于找到你了余生,真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