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9(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一步一步,似踩在水上,并没有让人觉得踏实,纵使如此,何忆却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即便是这样安全感只是薄薄一层,并没有特殊的用处,可是再疲惫了许久之后,这样的安全感已经让人觉得是一种安慰了。
        风吹散了无数的花瓣,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碰撞,发出泠泠轻响,在这空荡荡的暗色里来回的徘徊,但是到了最后,只听得见她一人的脚步声。
        周围露出许些光亮,墨黑的雾霭渐渐散开,映入眼帘的是天上漾出的一轮银白圆月,冷月白光之中一棵巨大的玉兰树迎风招摇,风自花丛中吹过,白色的花瓣悠悠扬扬地散落在半空。
        树下是一大片开的正好玫瑰花,娇艳欲滴,浓郁的红,像是被赋予了生命力。
        在玫瑰花丛中站了个男子,墨色的衣服着身,长身玉立,那是她最最熟悉的模样。
        黑衣男子偏过头来,目光落她身上,逆着月光看过去,光影模糊之间,是一张极为俊逸的脸。
        “何忆········我好像看到了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情,我·······我一直想要找到你,想要带你回去,其实这里有很多的事情都不似我们的想象,我想要慢慢的告诉你。我们·······”
        余生说的格外的着急,像是要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她,而她没说话,望着他身后的玫瑰花丛与那棵玉兰树,像是在想什么特殊的事情。
        对,这些景象还是原来的样子。所谓的原来,不过是那个被喷隐藏的一段记忆。
        何忆打量了他半会儿,像是思量了片刻,凉风夹着她淡淡的桑音一同飘过来。
        “我都知道了,兴许我没有你知道的那么多,也许我们的记忆都会被篡改过,必须在这里的一切都是被人刻意安排过的,可是,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应该不是这样的。”
        “余生·······”何忆的声音有些哑,像是在克制着什么感情,“我是常会在想,我究竟是谁?你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遇见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在意你的过去?你为什么也不在意你的过去,为什么这些事情会联系在一起,为什么我过去的痕迹里,好像有你·······”
        “过去的痕迹里,有我?”余生竟然是笑出了声,好像这是一个让人觉得愉快的事情,实则不然。
        他走上前,定定地看着何忆,她看了的话,用力好像要把他的模样直接映刻在眼睛里,实则,她的整个人都已经被他刻在心里,那是最深刻的地方,偶尔的,还会觉得有些疼痛。
        “对的,过去的痕迹,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现实和过去,不断的徘徊,其中我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人,有些是我今生的,有些是我前世的,比如无双,比如师兄,比如娅姐姐,比如错弦姐姐,后来········还有特殊的你,我知道我们的开始是在我遇到你的那时候,夜兽是我们的开始,可是········我们之前好像就已经有了联系,是我忘记了什么吗?。”
        她微微仰头,同样那样定定地盯着他墨色的眸子,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虽然坚定,但是又带着那么多的迷茫。
        只有她知道自己多么的底气不足,尽管口口声声的叙说着看起来格外有依据的话,可是内心的不安却像是可以把她炸的外焦里嫩,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余生还是捕捉到了她的情绪。
        “你在害怕什么?”
        余生这样说着,顺手帮何忆收拢了外衫,
        “何忆。”
        他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坚定,好像这两个字就能念完了他的一生。
        同样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一声包含了多少的感情。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僵尸,可是好像从某个时间开始,他也逐渐的向人类进化,他也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他也有了内心的安稳。
        这些全部都是他给予的。
        经过这些事情,他也知道他们面对的将来有多么的复杂,可是他从来不会觉得慌张,也不会觉得害怕,他相信他可以解决一切,只需要她相信。
        可是,她却是有些慌乱了。
        不过没关系,安全感可以是自己给自己的,也可以是别人给自己的,而现在她显然是没有安全感,可是,他会想办法让她也开始对自己依赖。
        后边的时候,余生又说了什么,何忆已经记不清了,她依稀的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头疼,瞬间的有了昏昏沉沉的感觉,到了最后,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倒在了余生怀里。
        倒下去的前一秒,她还在想,余生现在的话,好像越来越多了,真的有着啰嗦了,不过·······她倒是挺喜欢的。
        待到清醒时,已经是在另外一个地方,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头顶上,身下是软绵绵的触感,阳光有些刺眼,何忆拿手挡住,耳边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醒了?”
        是师兄啊。
        何忆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寻找起余生,他格外的刚才的遇见只是一场梦,毕竟在这样的场景里已经各种事情都不足以为奇,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受不了了,尤其是在刚才格外真实的遇见之后,倘若再一次的失去,那便是真正的慌张。
        罔千年像是看穿了何忆的心思,抬手安抚她几下当作安慰。
        “不用着急,他在那里。”
        罔千年抬手指指不远处,余生正在那里沉睡,睡梦中的他好像也格外的不安稳,眉头不时的皱着,时不时的还会蹬蹬腿。
        “他怎么了·······为什么······明明刚才我们是在那里?我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何忆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而来,罔千年倒是没有一点的不耐烦,神情却变得格外的严肃,惹得何忆那些还想要继续叙说的事情也突然的停口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何忆,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了。我们现在并不是在什么所谓的浮生酒馆,至少它之前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何忆却是出乎意料的显得冷静,“我大概已经猜到了,就好像是那一次我独自经历的幻境,老实说,我觉得一切都是有联系的,就像是什么人可以制造出来的阴谋,把我们这些人都牵扯在其中背后,一定有什么事情,这个事情一定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
        何忆认真的分析着,却是没有发现罔千年的表情已经有了变化,身后睡得格外不安稳的余生,似乎也有了动作,眼皮已经打开了几分。
        “在我刚进入这个幻境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就像我过去时看到的那些一样,可是,时间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劲,我遇到了无双,而那里遇到的无双给我的感觉确实和当时真正发生事情时的无双不一样,后来也遇到了师兄你,还有娅姐姐,余生他们,这些只是开始,可是随着时间的兜兜转转,在这些开始之余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循环,在这样的循环里,我又遇到了这些同样的人。”
        何忆认真的看着罔千年,努力让自己的语速变得慢一点,把事情能够说的格外清楚,让罔千年能够相信,这并不是空口来穴。
        “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可能有这平行世界,但是我相信我看到的一切并不是所谓的平行世界,我更愿意相信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我回到了什么过去,师兄啊,我们这些人,真的有过联系吗?你,我,余生,娅姐姐,错弦姐姐,甚至彼岸花,无双,这些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真的只是偶然吗?我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可信,什么又都可以相信了。”
        何忆垂上眼皮,她已经很累了,她的内心在不断的挣扎和动摇着,那些原本超过她认知的事情,一次次的在给她施加压力,让她不得不去思考更多,怀疑更多。
        “你说的我都可以理解。”罔千年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在何忆进入玫瑰花丛之后,他就已经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他在想如何和她怎样解释这些前尘往事,不要怎样叙说,才会让人信服,这该用怎样的言语去表达,才会让每个人受到的伤害减少?
        然而他还没有想到,却是感受到了她的痛苦,再之后,便是余生抱着她走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两个人昏倒在了她的面前。
        “你还记得我之前没有给你讲完的故事吗?”罔千年突然发问,何忆虽是不知道罔千年为何徒然转移话题,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那个故事里只有我们都想要知道的一切,很多事情都是在我们的周围,看起来很不起,可是当我们真正回顾的时候才会知道那些偶然的情况,已经一一给我们表现出来了,那个故事就是这样。”
        “可是·········”何忆咬唇,“可是师兄,你·······并没有讲完。”
        “不是有没有讲完,其实并不重要,那样的东西已经在讲述的其中了,又或者原本更重要的东西是那些没有被讲完的部分,是那种留下一个悬念,让人各种思考的那一部分,你想到什么,其实很有可能就是真正要表达的。”
        “我不懂······”
        何忆的眼神有些闪烁,她并非不懂,只是她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她也担心,倘若一直这样想下去,那么接下来的各种局面,将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庄生晓梦迷蝴蝶。”
        罔千年突然叹息,他的背影看起来越发的单薄和孤寂,就好像是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一样,何忆突然后悔自己方才的问题,好像是因为那些问题,又再一次牵扯出了罔千年都各种惆怅。
        “过去的时候我认识一位姑娘,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罔千年轻笑一声,眉眼里闪烁出几分星辰,那是何忆没有见过的样子。
        “她啊,总是为别人考虑,总是为别人着想,她真的是个很善良,很温柔的人,可是她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她的家人,她的妹妹,她的家族,她种植的花花草草,还有天下,唯独·······”
        唯独没有自己。
        罔千年的笑容逐渐消失,又恢复了过去的冰冷,他的眼睛里还隐藏着其他的情绪,那是何忆看不懂的东西。
        “可是那样的她啊,最终永远离开了这人世间,变成了一抔黄土,我有时候会觉得他并没有消失在偶尔的风里,我可以感受到他,在花瓣飞舞的季节里,我会觉得她在笑,偶尔透过别人的身影,我还会看到她,是不是很荒唐呢?”
        罔千年看向何忆,何忆身形不由一顿,不知为何的,她的心竟然也轻微的颤抖了。
        “那么师兄觉得痛苦吗?这样的感觉听起来好像并不好受,好像一直在········”
        “一直在等候对吧。”罔千年自嘲的笑笑。
        “我何尝也不是这样觉得呢,可是有时候又会觉得,能拥有这样的感觉也是幸福的,最害怕的就是连这一点的念想也没有了,最后没有了记忆,也没有了牵挂,就像是被世界抛弃的人,就像是活死人·······”
        听到了最后,何忆的心疼的更加的难受,她紧紧攥着罔千年的衣服,像是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恢复了力气。
        罔千年却是不留痕迹的撇开了目光让自己看向了别处。
        “我啊,说这些只是让你知道,有时候我们以为是错觉的东西,可能并不是错觉,只是某一时刻的一种反应,那些以为是虚幻的东西,可能真的是存在的,只是······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名正言顺可以刚好出现的机会。”
        “到了现在的,那个机会,已经要来了。”
        罔千年默默注视着何忆,这句话说的格外用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