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0(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又是一年玉兰花开的季节,本应是赏花的好时节,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水灾生生破坏了这人间美景。
        相思湾里的居民越发的少了,近来的生意也不好做,虽然有了诸多的死人,但是何忆和罔千年不在,总让一切少了一些氛围。
        虽然粟娅和周望也并非不可独当一面维持殡仪馆的运转,可是说到底该是少了那些心情。
        在当时彼岸花仓皇跑出殡仪馆的时候,粟娅就已经安静了许久,就像是一直在沉浸于自己的心事内,尹错弦其中也曾开口说过几句话,但是终究她d都是充耳不闻,状态不佳到并不像是她。
        尹错弦很是着急,那是这个时候着急,却偏偏是最不重要的东西西。
        尹家人的职业让尹错弦的心很乱,这样突如其来的水灾并不是偶然,在多年之前,也曾有过这样的状况,只是那时候·········
        那时候负责这件事情的人还是尹绾绾,现在却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无奈之下,尹错弦还是放不下心,撇下了现在心情明显不佳的粟娅,抱着自己的琴离开了重生殡仪馆。
        他很少用到自己的武器,没错,就像是何忆的无双,罔千年的剑,粟娅的暗器,余生的洞箫,尹错弦的武器是一把胡笳琴。
        只是········她很少用到。
        这些还要归宿到很久很久之前,追溯到她的名字错弦,其中错弦的渊源更是让她极少用琴,但是必要的时候,总是离不开它。
        她走的极其缓慢,还抽空腾出一只手撑着一把油纸伞,她穿着一袭白群裙板上并没有染上半点的尘埃,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子。
        她的气质原本就倔强,清冷的,格外不食人间烟火。
        而在近日连绵的阴雨之下,整个相思湾很难见到几个走动的人类,这样的她出现,本就是一个人间风景,让人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尹错弦的心情并不好,尹家的家训里就有真心怀天下人,二看到一路上都是无家可归的灾民,尹错弦眸中一痛,仿佛看到了过去的那个同样在水灾面前无力的自己。
        一阵风徐徐吹过,带来淡淡的玉兰花香。只见一个黑衣女子高高的站在房顶之上,他并没有打伞,黑色的纱衣已然湿透,像是可以直接融合在夜色里,是完全和周围不一样的人。
        尹错弦只是凉凉的瞥了一眼不再多言,有玉兰花瓣飘浮在她周围的水面上,她皓腕如霜雪,轻轻把玩着一朵白玉兰,一抹轻柔的笑意挂在嘴边,美得宛若天女下凡。
        “我倒想着如何这里竟然会发生水灾?思来想去,原因也不过那些了,你倒是刚刚好的出现,还真真是应了我的预言。”
        尹错弦并没有看那个黑衣人,可是这些话却是说给她听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寒意,总有一种下一秒就会动手的感觉。
        那女子回眸望向尹错弦,他的脸上遮着面纱,露出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那双眼睛里中充满了困惑,像是根本听不懂尹错弦的话。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约定,可是我不会允许你们就这样的做下去,至少,我想守护的东西,我会一直守护下去,你们谁都不可以。”
        尹错弦说的格外坚定,雨滴好像变得越来越大,她的伞并不大,但是还是把她包裹的极好。
        房顶之上的那个黑衣人却是有了动作,她起身从房顶之上飞了下来,随即缓步走来,曳地的黑色外袍划破水面荡起丝丝涟漪。
        尹错弦并无心欣赏,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动作却毫不留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打算,我们本来就道不同,再者说了,之前的约定,那是我和他的事情,你又凭什么来参上一脚?你以为你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无足轻重的一个配角罢了。”
        那人的说辞让尹错弦的表情有了变化,她的这些言论并不友好,甚至每一句都像是在她的心上扎。
        可是·······她的声音却是如黄鹂般清脆,又有空谷幽兰的空灵。不得不说,倘若如果她的不是这些言论,尹错弦必然会对她心生好感。
        可是仅仅的一句道不同就已经把两个人划开了距离,即便是再会互生好感也不会有各种可能了。
        “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你们也真的在留意这些细节的话,你们就会发现事情已经不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了。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他,每一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更何况,你们真的有把握吗?”
        “有没有把握我们自己清楚。”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自信,我也没有力气去反驳你们,但是,现在即将开始的一切,必然不会再被你们控制·········”
        “哦?你这么确定?”
        听着尹错弦格外肯定的口气,黑衣女子忽然眉眼一弯,开口笑了,银玲般的笑声此后一直回荡在尹错弦的脑海。
        雨越下越大,但到大的雨点之中,尹错弦听着那个女子的笑声,素来安定的她,内心也突然漏了一拍,虽然他的语气总是格外的肯定,可是她的内心又怎么会没有慌张呢?
        那些等了许久的事情终于要在这个时候开始上演,一些被忽略的尘埃,逐渐的要掀开新的篇章,骤变只是一瞬而已。
        “之前我以为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我以为我们会是站在同一条路线上,可是后来想想,这怎么可能呢?”黑衣女子笑的越发的狂放,原本都听得银铃般的声音,再这样一瞬间多了几分恐怖。
        尹错弦闭闭眼,不知该要怎样接下去了。
        是啊,曾经他们确实是合作关系,可是一切都在变化了。
        “罔千年呢?他又怎样了?”犹豫了许久,尹错弦还是问了写个问题,就目前来看,状况已经有了偏差,这里有了水灾,罔千年所在的另一方定然不是什么好状况。
        更何况·····陪在罔千年身边的还有何忆和余生。
        “哦?没想到你竟然还会问到他?是在关心他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你不是应该恨他吗?”
        “不管你的事。”
        尹错弦眸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挣扎,她的拳头舒展开又攥紧,用尽了很多力气。
        “你就别白费心思了,那个东西我势在必得,你心里更清楚,不是吗?再者说了,这事情你要瞒着尹绾绾多久?哦,我忘了,她现在应该是粟娅对吧?”
        黑衣女子看起来心情很好,相对的,尹错弦的面色越发的苍白。
        “你应该知道的,今天的水灾,不过是给你们一个警告,看来你还是执迷不悟,如果你不把这些告诉粟娅的话,你以为,一切真的会那么容易解决吗?”
        “你本来就不是尹家最优秀的人,即便后来成了家主,也不过是成了尹绾绾的替代品,甚至后来尹家还是毁在你的手里不是吗?即便现在转世重生,他好像还是要比你优秀,看清自己吧小莞莞,这就是你最爱的姐姐,你永远遥不可及,你也永远无法保护到她,永远只会是他在你的面前保护你。”
        “你住口!”
        尹错弦难得的大声喊到,这个人的每一句话,都一字一字地扎到了他的心里,刺的格外深刻,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凌迟,疼得无法呼吸。
        而黑衣女子却是越发的开心尹错弦她的每一点的疼痛都将是她的快乐,折磨她就是一种乐趣。
        “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即便我真的不够优秀,即便我真的不是尹家最好的孩子,即便我努力无数次都和阿姐有着遥远的距离,可是这一次,阿姐,我是一定要保护的。”
        等尹错弦回到了殡仪馆的时候,粟娅已经恢复了状态,房间里该点燃着殇魂香,粟娅已经把自己收拾干净,坐在罔千年常用的小桌案前,写写画画。
        尹错弦走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她的心情有几分复杂,很多话都悬在胸口不知该要说出来,她开口,试探着呼唤一声,可是竟然不知道该要用怎样的称呼了。
        阿姐,那是过去的尹莞莞对尹绾绾的称呼,娅娅,小娅是尹错弦对粟娅的称呼。
        她直到粟娅还有几分排斥过去的身份,可是娅娅和小娅的称呼又让她觉得是对姐姐的不尊重,可是,如果是姐姐的话,她又觉得粟娅会不开心。
        但是此之间竟然纠结了许久,在门口站立了片刻,也没有开口讲出一句话。
        “回来了?”
        倒是粟娅先一步开口了,“刚才我浑浑噩噩许久,倒是难为你了,对了错弦,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称呼好了,这样·········我每个人都不用背负太多的压力。”
        “好。”
        这样反倒是把尹错弦减少了一个纠结,可是不知道为何,她竟然隐隐觉得有些许的失落。
        粟娅看着眼前突然安静的有些不自然的尹错弦,突然想起了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初见尹错弦的场景。
        现在想来,已经过去了太多年,那些原本并不显得很珍贵的记忆,在时间里也便成了最美好的过去,偶尔的,竟然也盼望着想回到那些时候。
        “刚才你出去,是去看水灾了吗?”粟娅心知现在并不是追忆过去的时候,赶忙调整自己的心态。
        “嗯,”果然不出尹错弦所料,按照粟娅的性格,必然会提到这个问题。
        “这一次的水灾·········我觉得并不是偶然,”犹豫许久,尹错弦还是觉得诚诚恳恳的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就在刚才我翻看了很多的典籍,我的记忆有些残缺,这些关于前生的记忆,记得并不清楚,我总觉得我和那个所谓的前生·······联系好像并不是很大。”
        “好了,不说这个,我看那些史书里,也说过在过去的相思湾也曾发大水,状况是有些许的相似,我检测过地貌,甚至天气都是正常,那的环境并不至于会连绵阴雨天,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因为外界的构成。”粟娅说的格外认真,而尹错弦的表情却是有了轻微的变化。
        似乎是考虑了许久,她终于有了动作,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走到了粟娅面前,用力的抱紧了她。
        粟娅倒是呆住了,她虽然留恋于花丛,在午夜花当做玫瑰姑娘的时候,也像个花蝴蝶一般的盘旋在各种男人身侧。
        各种各样的拥抱,她都用过,都感受过,这一次偏偏是个女人,还是自己熟悉的尹错弦,可是不知为何的,她的心脏还是漏了一拍。
        “怎么了?”粟娅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的奇怪,“不就是出去看一下水灾,怎么回来还突然想要撒娇?这样看起来还像是你吗?”
        “我没事,”尹错弦也觉得尴尬,飞快的收回了手,视线也不敢看向粟娅,瞥向了一边。
        “是有什么话想说吗?我看你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在支支吾吾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话吗?”
        粟娅的语气难得的多了几分正经的温柔,过去她的声线更多的是魅惑,每说一句话都像带着几分撩人的态度,现在显然是温柔多了,也正经多了。
        “阿姐,不,娅娅,你一定听说过噬魂珠吧,这一次········这些事情,必然是和噬魂珠脱不了干系的。”
        粟娅倒是格外冷静,没有一点的慌乱,好像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噬魂珠,我听说过,并且········余生身上的那个不就是噬魂珠吗?更何况········”粟娅垂下眼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噬魂珠已经在多年前被苏家毁了,具体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听你提到了噬魂珠,我的心里已经多了一些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开我似的的。”
        尹错弦的眼皮翻动了一下,犹豫着,这才开口,“娅娅,你可知道,噬魂珠这东西,原本就是因为尹绾绾而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