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1(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一瞬间的,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炸开,噼里啪啦的声响让她不能做出太多的想法,能做的也不过是呆愣着,看着她一开一合的嘴巴。
        粟娅心想,自己一定不是过去的那个人吧,在时间的不断运转中,每个人都发生了很多变化,那些原本应该注意的东西,她却ni并没有什么印象。
        她是粟娅,准确的说,名字应该是苏雅。
        生于月明日,长于清风间,本就是少年成名的捉妖师,原本出于的便是卓越的世家,当时出生时便被赋予了盛名,这一点,和当年的尹绾绾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两个人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偏差,尹绾绾就像是今晚遥不可及的月亮,虽然皎洁,虽然圣洁,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她的气场让她和一切都有了距离,换句话说,就是真正的仙子。
        而粟娅,却是多了几分人情味,娇贵矜持的就像是人间牡丹,虽然用她的话来说,更喜欢被形容为红玫瑰,娇艳欲滴,又浑身带刺。
        粟娅和尹绾绾两个就好比是朱砂痣和白月光,两个人在某些时候又有着契合,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背道而驰。
        粟娅的双唇紧闭,他是个我喜欢说话的人,每天好像根本都闲不下来,无时不刻的都有各种的言语想要说出来,而现在他已经沉默了太久了,就连尹错弦也忘了,上一次粟娅欢天喜地的和自己聊天是在多久之前了。
        藏尸房的灯开了昏暗,像是在缅怀那些莫名死去的人,何忆也曾经提议在这里多开几盏灯,但是都被粟娅婉拒了,到也并不是她不喜光芒,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她觉得黑暗更是对死者的尊重。
        粟娅的手里提着一盏灯笼,那种灯笼散发着格外微弱的光芒,好像下一秒就会熄灭,但是尹错弦知道,这小灯笼绝对不会轻易熄灭,灯笼里藏着微弱的生命力,或许可以称之为是法器。
        尹错弦眨眨眸子,饱读诗书,自称自己的阅历丰富,即便是拥有着说大藏书房的罔千年也在尹错弦的面前保持着谦虚,尹错弦的记忆保持的太久,所记得的东西太多,可这个灯笼她着实第一次遇见。
        “到了,就是这里。”
        尹错弦随手的把灯笼放在一口棺材上,那棺材是黑漆楠木制成的,在微弱的灯光映衬之下,显得越发的黝黑,像是一潭深深的撕碎,把人往里面拉下去。
        尹错弦本就不是容易害怕的人,但是不自觉的想着现在身在停尸房,周围是无数个怨魂,兴许这些怨魂正以诡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停尸房,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尹错弦不解,此事已证实,当务之急,各种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她看起来还存在着淡定,实际上,已经火烧眉毛了。
        而粟娅却是云淡风轻的带着她来到这里,看这架势,颇有一种带她来停尸房做一日游的打算。
        “当然是··········给你看看这里的东西。”
        粟娅轻笑一声,这样的笑容倒是把尹错弦的精神拉回来了几分,果然这样略带俏皮的粟娅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当然如果忽略了她刻意而来的恶作剧。
        等等········
        就真的会是恶作剧吗?
        尹错弦的大脑飞速寻找,他当然知道粟娅极其爱开玩笑,虽说她是爱开玩笑的性格,但是势必会保留几分分寸,但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带着她来这里观光。
        想到这里,尹错弦也调整了心情,让自己又恢复成了那个淡然的尹错弦。
        “需要我做些什么?这里的尸体看来并不是寻常的。”
        粟娅给了她一个赏识的颜色,尹错弦的心顿时漏了一拍,这样的一个颜色,颇有几分像当时的阿姐给他鼓励时的目光,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让她忍不住放软了自己。
        “最初的时候,我也觉得这里的尸体并不寻常,于是我就让何忆去了北市,后边的事情·········”
        粟娅并没有说完,和尹错弦对视的时候,她们分别在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然的神色。
        “当时我就在想,这些尸体一定是有针对目的的,只是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他们就一直停留在停尸房,又恰好冰块脸不知道又去了修行,回来之后便和小不点他们一起去了浮生酒馆,只是进来,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粟娅抬起一边的棺材,同时有用目光暗示尹错弦帮忙抬起另外一边,尹错弦有些狐疑,但还是照做了。
        粟娅的力气出奇的大,可是这一次却显得有几分柔弱,尹错弦还来不及思考,然而在触碰到棺材盖的时候,突然而来的重量让她差一点丢下手。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特别的重?和之前的都不一样?”粟娅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只是额头上的青筋却是暴露了她此时的痛苦。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记得·········记得以前的棺材都不是这样的啊·······”
        尹错弦的力气并没有粟娅那么大,抬着盖子说话让她废了好大的力气,能把话完整的说下来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
        砰的一声响起,声音剧烈到墙壁上的蜡烛都颤抖了几分,随后颤颤微微的抖动几分,最终一一熄灭了,所幸粟娅带来的蜡烛还在,倒是没有让室内完全黑暗。
        尹错弦吓了一跳,忍不住一个手抖,顺势便把手垂在了棺材里面,摸到的是一张冰凉的脸,那份凉意,就像是冬日被冻在雪地里的铁块。
        尹错弦一个哆嗦,迅速的丢开了手调到了一边。
        粟娅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一个修仙之人,竟然怕鬼?丢不丢人啊?”
        尹错弦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荒唐,一瞬间的,总是注意自己仪容的尹错弦,雪白的脸上,难得的附上了绯红。
        “还好意思说?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里面是这种东西?”
        “啧,我说姐姐,停尸房里能有什么?当然是尸体啊,棺材里能装的是什么?肯定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当然也是尸体啊。”
        粟娅一脸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并没有什么问题吧的的意表情,这样的表情让尹错弦念叨也不好,附和也不好,如此之间,两个人都忽略了方才粟娅的一声姐姐。
        “我记得停尸房里好像从来不放棺材,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棺材?”
        尹错弦已经恢复了冷静,抬手拍拍那口棺材,雪白的手指划过漆黑的棺棺材盖,看起来竟然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她的骨节轻扣在木板上,发出扣扣扣的声音,这声音如果是在午夜之时,定然会掀起巨大的风浪。
        好在这是在殡仪馆,并没有什么大碍。
        “先不说这个棺材,你看这个人。”
        粟娅挑挑眉毛,随手便打开了大家这具尸体上的白布,
        一瞬间的一股奇异的香味,便向他们扑了过来,同时,席卷在这样香味中的还有一股寒气,尹错弦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这是什么啊,好香,不对,香的好像有些不太对。”
        “对吧,我也觉得特别香,这具尸体原本在来到殡仪馆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么香了,当然了,同时散发香味的不仅是,还有另外几个小伙伴,就是那些家伙想为却没有他这么浓郁。”
        “找到是什么原因了吗?”
        尹错弦轻轻皱眉,这一次倒是俯下身子仔细端详起来了。
        “倘若我要是找到了,又怎么会有刚才那些事情,现在我还正在苦难中,这些香味原本并不是这种,虽然真的很香,但是要比这个味道清淡许多,就像是上好的香粉,只有在很近的距离才能闻得清楚,可是·········只有我可以闻得到。”
        一瞬间的。粟娅收齐了自己笑容表情认真的就像是一个女间谍。
        尹错弦也顿时收回了身子,身形忍不住一顿。“哦?怎么会这样?莫非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
        “是不是什么手法我并不知道,可是,我清楚,这个味道罔千年并不能闻到,我想了各种的办法,但还是只有我能感受到这样的味道。后来·········便是醉酒的余生,要是的余生身上也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那样的香味·······和这些尸体的味道一样,只不过····”
        “嗯?”尹错弦看着粟娅突然变化的表情,有些茫然。
        “只不过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些酒香,可是······奇怪的是,那些酒香好像也只有我和可以闻得到。”
        “这就怪了。”尹错弦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我从未听到会有这样的特殊情况,按照正常的香药理学来说,正常的香味,不应该是这样的,更何况,原本你是极其擅香的,倘若你没有头绪,我又会有什么办法呢?”
        “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推测,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我还不能把它放在现实,就是即便如此,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想要去尝试一下,更何况,在这样的关头,这些更像是可以打开一切的钥匙。”
        “你想要怎么做?”
        尹错弦看向粟娅,室内已经是一片昏暗,只有他带来的那种灯笼,再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光芒太过于微弱。于是,即便是这样的极其靠近的两个人也不能完全的看清对方的表情。
        尹错弦徒然觉得有些冷,这样的冷,并不是身体轻易感受到的,而是从心里一点点的散发出来的。
        粟娅看起来颇有几分性质,快步过去那着灯笼,顺势点亮了墙壁上的蜡烛,房间又再一次恢复了光明,尹错弦不舒适的眨眨眼。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她竟然看到躺在棺材里的那具尸体,突然就坐了起来。
        “这······”
        尹错弦抬手直直,即便是并不害怕,可那尸体的模样还是让她有些不忍直视。
        “怎么?”
        粟娅刚才是背对着那个尸体,并没有看到刚才尸体的动作,而此时看到了尹错弦表情的微弱变化,便认定是生了什么变化。
        转过身时,恰到好处的和那个被她照顾了几天的身体打了一个照面。
        “·········”
        粟娅的身体说是一个颤抖,他突然想到方才自己对尹错弦的调侃,谁说修仙的人就不会对尸体有畏惧,就像这样的,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那还真是让人失了几分魂魄。
        “要死,要死,”粟娅摆摆手,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这具尸体真的不一般,原本她也只是停尸房里一个普通的尸体,他的那些小伙伴一样,都被塞在了那些隔间里,只是有一天,我在准备入睡的时候,恰好路过的停尸房,听到了停尸房里竟然有微妙的动静,于是我便过来看看·········”
        粟娅的皮肤很是白皙,再这样昏黄的灯光映衬之下,显得有几分诡谲。
        她的声音格外的低沉,像是在讲诉什么吓人的故事,尹错弦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被他们留意着的尸体,又有了一个动作。
        “那一天我路过停尸房的时候,我听到了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原本以为是墙壁上的烛台掉在了地上,就想着这样算了,第二天再过来修理,可是刚好那时候也没什么事儿,我就顺势来了,一开门·········我就看到了这个家伙。”
        “看到了他?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所以我来到停尸房的尸体都应该被包裹完整,放在了那些隔间里。”
        “是的,没错,按照常理,确实应该是那样,并且我可以特别肯定,那一天,我在离开停尸房的时候把一切都处理好了。”
        “也就是说·······是这个尸体自己爬了出来?”尹错弦顿时瞪大了眼睛。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已经死去多时的人,竟然又有了动作,应该是自己爬了出来,可是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个原本已经死去的人,竟然有又流了血。活人的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