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2(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这·······”
        尹错弦顿时神色大变,虽说是术业有专攻,她在这方面的才能远远不及粟娅,可是这样的常识她还是清楚的。
        古书中多记载尸变。在民间还有诸多关于这样的说法,最常见的版本便是说死尸受了某些外间因素而突然复活,但这复活的死尸已失了人性,只是一具没意识的行尸,这些行尸通常不受人控制,是完全独立的个体,和所谓的活死人又有不同。
        只是,多年来,行尸已经极少出现了,这也是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的事情,并不是寻常的手法,便可以炼出行尸,这样看来事情似乎是棘手多了。
        “我刚知道的时候,也是同你这一般的反应,行尸这东西种类也很多,僵尸,血尸,荫尸,肉尸,皮尸,玉尸,行尸,诈尸,汗尸,毛尸,走尸,醒尸,甲尸,石尸,斗尸,菜尸,绵尸和木尸.最凶狠:僵尸和血尸;怨气最大:荫尸和斗尸;最善良:肉尸和醒尸。”
        粟娅娓娓道来,一一排除重点,试图在其中寻找出什么线索。
        “等等,僵尸的话,那么余生·······”
        尹错弦的心顿时漏了一拍,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沙漠中干渴许久的人看到了一瓶盖的水,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却已经给足了他希望。
        粟娅颔首。
        “我觉得这里就是一个突破口,尸变通常发生在雷电交加的时候,这可能因雷电刺激起死尸体内,还未完全散去的静电所致,于是那死尸便像通了电一样,在毫无意识下活动起来,这样的事情虽然极少,但却是尸变产生的最大可能。这些天越发的阴雨连绵,这里就又是一个突破口。”
        粟娅下意识的摸摸手指,那里选本是有一个戒指的,但是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其中还有一个我们都没有想过的细节,所谓的尸变形成的尸体,正常人虽然是不能奈他何,可是却有一种人可以轻松地驱赶他,这种人就是赶尸人。”
        天空突然想起了一道惊雷,一道闪电在苍穹之中化开,昏暗的停尸房瞬间便亮了一分,在光影中,尹错弦看到那个坐起来的尸体,轻轻的歪了一下头,直直的看着她,就像是露出了笑容。
        一种难以言说的惊恐在她的心头炸开,她下意识的想要去闪躲,可是脚步却沉重的无法移开,一瞬间的冷汗瞬间便打湿了衣衫的后背。
        “怎么这么紧张?”
        粟娅背对着尹错弦而站,并没有看到那骇人的景色,在看她的表情已经有了变化,不由得有些困惑。
        似乎是在心里做了几分斗争,尹错弦颤抖的指了指那个已经坐起来的尸体,而就在她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那个尸体的脖子又以一个奇怪的弧度扭曲了一下。
        “!!!!!!”
        尹错弦这次受不了了,也不管自己究竟害不害怕,用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大力把粟娅拉到了自己身后。
        她的身子因为紧张在不断的颤抖着,这样狼狈的模样,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
        “你怎么········”
        粟娅开口询问,她原本站在那里好好的,就是被尹错弦大力拖到了身后,自然是一头雾水,她的手腕还因为尹错弦的用力拉扯多了几分生疼,她的下巴更是因为方才尹错弦太过于用力,结结实实的嗑在了尹错弦的后背上,磕的她生疼。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抬眼之间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思。
        那具尸体还在以怪异的姿势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原本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现在的动作幅度越发的大,在昏暗的房间内还发出了咔嚓卡察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原来是这样啊,”粟娅的心中瞬间流过一阵暖流,再看尹错弦挺立的脊背,她站的格外笔直,就像是一棵大树,让人很有完全感。
        她又是格外瘦弱的。盈盈细腰,一只手都可以握的过去,这样的她,本就不应该挡在她的面前。
        粟娅轻轻叹了一口气,眼圈微微红了几分,她竟然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矫情的时候,竟然会因为对方的一个动作而感动。
        然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素来独来独往,什么都不怕,从来的念头,不过是大不了死了,成为一个尸体,倘若真爱这人间,大不了重来一次。
        可是这一次,她的心更是柔软了几分,原来在危险的关头还会有人来保护,原来被人保护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好。
        虽然倘若真的要她来面对,她也会被会有害怕的感觉,这可是这一次,因为有一个人要保护她,因为有一个人在身边,面对着过去自己曾面对无数次的事物,她竟然难得的有了一种恐慌感,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有几分可笑了。
        “没事,我不怕。”虽然她真的想要多享受一会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可是眼下,更多的事情倒是不能让她不能任性了。
        如果········
        如果在这样的事情结束之后,她一定要过普普通通的生活。再也不要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故作坚强,到时候就可以尽心尽力的做一个柔软的人,如果能够管上罔千年当然会更好。
        如果不可以······
        那就和自己的妹妹永远在一起吧。
        想到这里,粟娅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抬手便环住了前边那个人的腰。
        尹错弦还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如今被她突然环住了腰,身体忍不住的便是一个颤抖,若不是她还记得身后是自己的姐姐,怕是早直接动起手来了。
        尹错弦也是不习惯和别人太过于亲昵的性子,即便是在前边和一个男子有了一段姻缘,可是每一次的触碰都是偶然再偶然,如今,被这个自己多年的好友,从一而来的姐姐突然靠近,竟然时紧张了。
        原本还想着要关心的询问几句,可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最终说出口的只有嘴笨的一句话,“怎,怎么了········”
        这句话说出口,她便窘迫的地下头,方才的关心也在一瞬间转化为了尴尬。
        粟娅噗嗤的笑出了声,尹错弦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紧张已经荡然无存了,而那个颤颤巍巍动作的尸体,竟然也乖乖的躺在了棺材里。
        “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尹错弦再不懂这方面的事情,但还是看出了其中有几分古怪。
        “如你所见,这家伙方才却是已经有了动作,”粟娅从尹错弦背后走了出来,这一次,也不在意什么忌讳,也没有带上工作时用的那双手套,凑到棺材面前,便把手伸了过去。
        “你········”
        尹错弦有心想要阻止,但是回头一想,在这方面问题之上,粟娅的所学他们都是及不过的,她这些做法定然会有她的原因,也就随她去了。
        粟娅探手进入了棺材,一只手在尸体的身上摸来摸去,动作柔软的有一种在午夜花时挑逗别人的感觉,尹错弦捂捂脸,有些不忍直视。
        “那个········你这········确定不是在亵渎尸体?逝者已逝,更何况你看他模样丑陋,本来生前也不是什么好看的人,你又何必·······”
        “噗嗤,”粟娅的笑声让尹错弦又多了几分尴尬,她不自然的摸摸鼻子,暗自决定在这样的事情上,她还是不要开口说话为好。
        “你以为我在做什么呢?我会有那么无聊吗?”粟娅侧过头促狭的冲她挤挤眼。
        “我从来可是只喜欢生的好看的人,这家伙丑陋的很。我只是顺手帮他按摩几下,这个尸体在这里已经停放多时,肌肉已经紧张的很,等一会放血的时候不好下刀。”
        “放血?你要做甚?”
        “给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这个东西的出现,定然会帮我们找到什么线索?”
        “可是。这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尸体吗?”
        尹错弦不解,你忍着心里的恶心也凑过来瞧看一眼。
        那个尸体着实生得丑陋,脸上还有碗大的疤痕,身上还有诸多的淤青和刀痕,想来生前已经有了诸多的苦恼,没想到死后,还是逃不了更多的皮肉之痛。
        这样想来,尹错弦倒是有几分不忍心了。
        “你等一会儿是要把他解剖吗?这具尸体······我瞧他模样想来也是挺·······”
        “不是解刨,”粟娅格外明白尹错弦的意思,“我并不是法医,那种事情,也不是我擅长的,毕竟我的职业是殡仪馆的入殓师,能把他收拾得好,那便是我的职责,好看他现在模样丑陋,等会儿在我的手里照样还会变成一个好看的模样。”
        “可是········”
        “好了,其实·······我用他不过是来证明我的猜想·······”
        按摩已经结束,粟娅收回了手,尹错弦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那个尸体好像看起来红润了几分,就像是突然拥有了气色,变成了一个活人。
        粟娅顺势拿过一边自己工作时用的毛巾擦擦手,这才回头给她解释。
        “这些尸体之中,我总觉得他们是有共同点的,倘若没有什么共同点,他们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力气死亡,然后接连在殡仪馆门口出现。”
        这样说着,粟娅也不知按动了哪一个机关,一瞬间,那些被封存起来的尸体,全部都都出现了,正正齐齐的在他们面前摆了一排。
        尹错弦顺势倒吸了一口凉气,尸体她并不少见,这么多的尸体,在这样的空间,这样的氛围里,还是第一次,那些在空气中浮动的阴气,她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虽然这家伙是其中最特殊的一个,但是其他人症状和他也偏差不了太多,他身上的味道是最浓郁的。”
        又是一个动作,所有的尸体身上的白布便通通掉落在地上,一张张惨白的脸,直挺挺的看着天花板,模样说不出来的诡异。
        “别看他们这个模样,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整理,只不过最后的妆容还没有给他们固定上。”
        粟娅拍拍手,都从一边拿过一双手套帮她带上。
        “你肯定不太习惯这里,上一次我拖小不点过来,她还觉得不舒服,随然我们殡仪馆就是做的死人的生意,但是一瞬间,身边围绕着尸体太多,还是让人觉得压迫感。等会儿我们肯定会要翻看这些尸体,以防万一,还是要把手套带上。”
        “你刚才·······”尹错弦咬唇,我想问的是,你刚才不带手套就没有问题吗?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句话说的有些吹毛求疵,可是她的心里又觉得有几分惦记,倒不是旁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莫名而来的关心。
        他只知晓在外面赶尸的何忆会遇到诸多危险,谁知道那些带人回轮回道的罔千年会有各种烦恼,却是没有想到,在她这里还有这样的将就。
        粟娅显然没有想那么多,只当她是不习惯,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膀,自顾自的把身边的尸体翻了一个身子。
        尹错弦虽然还在胡思乱想,可是他的思绪还全然都停留在这里,于是,粟娅的这些动作,她也全部留意到了。
        那些尸体,因为时日久了,都有些僵硬,身体也有些泛着青紫色,身上同样的都有很多淤青的痕迹,以及一些红肿的伤痕,能看出生前都受到了一定的折磨。
        “其实这些都是近期才发现的,”粟娅幽幽的说道,“在他们刚到来的时候,在他们身上都没有发现伤痕,一点点都没有,每一个实体身上都没有。”
        似乎是为了表现肯定,粟娅没有说了好几遍,一个个咬字都说的格外肯定。
        她的眼眸中透露着格外的坚定,尹错弦知道,这样的她已经到了高度紧张和认真的时刻,连带的,她也变得慎重起来。
        她的心中也在一瞬间多了一个预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