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3(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这些会是偶然吗?”
        才问出这句话,尹错弦便觉得后悔了,道理其实很显然,倘若一切有差别,也早就应该表现出来,断不会有了现在这样的光景。
        停尸房并没有窗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流的变化,无意之间,那些烛火在扑簌闪烁。
        一瞬间的,他们突然明白,有些话是不用挑明,即便是含糊其辞,但是该知道的人永远都知道其中的真谛。
        粟娅已经来回渡步许久,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烦躁,像是有些不耐烦,实际上,她也并没有什么困惑,尹错弦并不知道,这些只是粟娅寻常的工作习惯。
        “好了,就是这里了。”
        经过一通忙活,粟娅终于是抬起头,冲着尹错弦扬扬手中的反,在昏黄的灯光映衬下,她的眼眸,竟然显得有些明亮。
        “就是这里了,喏,你看。”
        粟娅顺势便把小小的刀放在了尹错弦的手里。突然而来的冰凉触感,让她一阵哆嗦,差一点没有拿稳,好在动作极其轻微,粟娅也没有发现,尹错弦终是舒了一口气。
        “这把刀·········有什么问题吗?”
        端详了许久,没有发现什么细节,尹错弦只好无奈的问出了自己的困惑。
        这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刀,通常被粟娅哪里做一些人体的皮肤修正,说起来也是处在必要和不必要之间。
        刀是银质的,握在手中的手感却是极其冰凉,刀身那周围可有盘旋的复古花纹,这把刀也不过手指那么长,做工却是格外的精致,很轻易的就能看出制作人的用心。
        重点显然也不会是在刀上,尹错弦思索着,按照粟娅的性格,也断然不会让自己毫无理由的欣赏一把刀,虽然这把刀看起来格外精巧,但着实没有没什么亮点。
        “这把刀当然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你别忘了,这是一把银刀。”
        是了,这把刀本身没什么问题,可它偏偏是一把银做成的刀,这一点便可以揭露出一些东西。
        银在遇到有毒物质的时候会变黑,就连尹错弦自己,也时常会悄无声息的用自己的银簪试毒。而粟娅,虽然说自己并不是法医很少验尸,可职责至上,她还是喜欢把一切弄得明明白白白。
        于是,这把银制的小刀就时常会派上关键的用用场。
        现在,正是它发挥作用的时刻。
        刀身之上,隐隐可以看到些许的黑色痕迹,刀刃太过于单薄,好像稍微的用力就可以让它卷刃,犯人也不过两寸,最前端的地方,显然已经变色了。
        “这·······这些尸体有毒?”
        犹豫许久,尹错弦说出了这句话,最近又觉得自己说的不过是一个废话,顿时又尴尬的面红耳赤。
        忍不住又自责,自己自从进到停尸房之后,就好像智商已经消失了,各方面总是容易出现差错。
        粟娅倒是没有在意,从尹错弦的手中拿过那把刀,这才从自己的工具箱里找到了一张雪白的丝帕,也不在意会不会暴殄天物,自顾自的便擦拭了起来。
        几个动作之后,刀身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粟娅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抬手便把丝帕送到了尹错弦的面前。
        在拿去丝帕擦拭刀的时候,尹错弦已经留意过了,丝帕是通体雪白的,甚至是白的发冷的那种,而现在丝帕显然不是那种模样。
        不只是因为什么?丝帕已经染上了绯红,星星点点的,就像是一朵朵的梅花。
        模样看上去是有几分好看,可是,这些原本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如今,贸然的出现,不仅让人无从欣赏,反而还多了一些奇怪的心理。
        “这些痕迹是怎么出现的?按照道理来说,那些痕迹是去不掉的,可是现在却又多了这些········真的不是有人在刻意这样做吗?”
        尹错弦抬眼留意下四周,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更为不安全的感觉,好像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甚至接下来自己会做出怎样的思考,也是已经被认定的了。
        “不用紧张。”
        粟娅轻声安慰,她的声音确实听起来更加的干涩。
        “我想,原因我已经找到了。”
        粟娅轻飘飘的说着,然而她的脸上却看不到半分的喜悦,反而又增加了几分愁容。
        “设计这些的人也是煞费了苦心,兜兜转转,设置了这么多的局,目的原来是为了这个,可是这东西从来都被保护的那么好,他真的会得手吗?”
        尹错弦张开口,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然而还没有等她说说话,粟娅就飞快的看向另一边,像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东西,粟娅的眉头轻皱,看起来并不淡定。
        “更何况··········现在已经有一半的线索浮出了水面,在遇见这些尸体之后,我时常会想,究竟是何人用怎样的能力把他们都变成了这样?如果用同样的方法杀一个人,是偶然杀两个人,可能是碰巧,但是这么多人足足九八十一具尸体,以同样的手法,同样的痕迹成了这般模样,这样一来,倒是不能让人自己思考了,因为太过于专注,则会过分的研究细节,偏偏忽略了大方向。”
        “你看着里。”粟娅翻过一具尸体,那就尸体未着寸缕,被粟娅拖着赤条条的在案子上翻了一个身,就好像是一条搁浅在海岸上的银鱼。
        尹错弦也不再顾及这些对死者是不是尊敬,伸长了脖子也随着她的动作看了过去。
        这一眼倒是又让他在这愣住了。
        按照粟娅的说法,这些尸体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身上是毫无伤痕的,可在时间里,身上的痕迹,越发的明显伤口也逐渐增多,如果说是溃烂,服毒而亡的尸体,蜕变的方式那必定是由内而外,而现在却是恰恰相反。
        粟娅的刀在那具尸体的脖颈处划了一下,动作格外的轻微并不会伤害到真皮,可是这仅仅一个动作,就让他皮肤瞬间破绽开了,这具尸体的皮肤就好像是容易破碎的气球,轻轻一戳,就四分五裂。
        “这·········”
        尹错弦不知该要怎样评价,这样的程度,有一种风化的感觉,可是,这些尸体来到殡仪馆也不到一个月,粟娅的保存是用了最好的方法,除了周围这些黄黄的烛火,也没有见到什么光明,风化自然是无稽之谈。
        如果不是这样,那又会是什么呢?
        尹错弦看着粟娅,在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些闪亮的东西,连带着,她也不觉得慌张了。
        在之前的尹家,两姐妹也经常处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可每一次的涉世未深的尹莞莞总是会有惊慌失措的时候,那时候,比她大一点的尹绾绾就显得格外淡然,总是会耐着性子给她一一讲解,抽丝剥茧般的给她分析出事情的真相。
        这是尹绾绾的性格使然,而现在,粟娅好像也是这样了。
        “我在之前就做过大胆的推测,先是只有我可以闻到这些尸体身上的特殊味道,随后又在何忆在北市回来之后说的那些话中,我了解到,在那个幻境之中,也只有余生可以闻到一种特殊的味道,当时也不过是当做一个故事听一听,虽说是留了一个心眼,不过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直到他们又一次去了浮生酒馆·········”
        尹错弦顿时恍然大悟,她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哪里,她太过于把问题缩放在整个殡仪馆,而忽略了其他地方,太过于在乎粟娅,从而把其他几个重要角色给遗忘了。
        尹错弦心道不好,她怎么就忘了,和尹绾绾有关联的人,还有那个僵尸余生啊!
        粟娅倒是没有留意到尹错弦的表情变化,继续说道,“噬魂珠这东西,我竟是从来没有察觉过它的重要,这是在苏家的典籍里看到一些记载,模模糊糊的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但是终归除了是苏家人毁掉了噬魂珠。我也就没有其他别的印象了。可是,又哪里想得到,即便是变成了碎片,这东西,竟然还如此抢手。”
        “这件事情的状况都有一些共同点,这是我之前一直忽略的事实,我一直太过于寻找细碎的细节,反而忽略了这些,这些尸体全部都是醉酒的人,我们不妨做出一个假设,倘若那个浮生酒馆并不是寻常的酒馆,经营者是一个另有打算的人,在酒馆积累到一定的名声之后,闻名而来的人必然很多,到了那时,把这些人轻易的灌醉,好像已经不是什么重大问题········”
        “你是说········问题也就出在了浮生酒馆身上?”尹错弦皱皱眉,“可是这些和噬魂珠又有什么联系呢?”
        “噬魂珠的碎片,看得见,摸不着,只有操控着拥有噬魂珠的人,自己动手把碎片剥离身体,要不就等到他成为死人,在这个人还没有完全死掉的时候,趁着还剩一口力气,便手动把它挖出来,两者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同样都是要把噬魂珠从身体里挖出来,可是前者人还尚可保存性命。”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的话,那么这个人的想法已经很明白了。”
        尹错弦再看看那些尸体,竟然觉得那些家伙也没有刚才那么可怕,他们之前也是生龙活虎的人类,只是因为拥有噬魂珠,却是要死于非命,好不凄惨。
        等等·········
        噬魂珠。
        尹错弦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匆匆的把视线转移到了粟娅身上,他在粟娅的眼睛里也看到了同样的慌张。
        “余生————”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确实没有因为这样的默契而兴奋,面色反而变得更加沉重。
        “噬魂珠之前是一个完整体,以前是属于你的东西,具体的产生方法我也不知道,”尹错弦柔声补充到。
        她心知粟娅现在的状态,比较迷茫,那有了一定的方向,但对于那东西究竟是何物,究竟有何用途,她还是一概不知。
        “在你们苏家毁了噬魂珠之后,噬魂珠便碎裂了,无数的碎片最终消散在这人世上,毫无目的的飘散到了各种地方,最终,无数人的身体里都有了噬魂珠的碎片,虽然有些碎片小到让肉眼无法轻易看清,可是用处是同样的·······”
        “余生身体里的噬魂珠那可是最大的一片啊。”粟娅回忆着当时同罔千年何忆一同在余生身体里看的噬魂珠碎片,已经接近一个完整体,这样的噬魂珠当然会是最受人心动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那么一同去的那三人,是不是去付了一场鸿门宴?这样一来,那可是有去无回啊!”
        尹错弦深深的蹙眉,心跳已经跳的快要飞出来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浮生酒馆里面究竟有什么,他们已经贸然去了,倘若里面真有什么东西,这一次怕是·······”
        尹错弦还没有说完话,粟娅就不打算听下去了,她的的动作很快,脚步也有一些慌张,跌跌撞撞的从停尸房里以将近跑的姿势走了了出去。
        “诶!你等等!”
        粟娅瞥了一眼周围还没有被收拾干净的东西,那些尸体还一脸无辜的躺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欺负。
        “你走慢点·······”
        然而粟娅根本不在意她的话,动作反而更加的快,尹错弦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知晓她的不安,在知道有那些乱七八糟还无法让人安定下来的问题时,她又该要用怎样的心思让自己平静起来。
        自己的心,不是也同样乱糟糟的吗?
        尹错弦的心已经渐渐安定了下来,已经没有了最初来到停尸房的惶恐,事情已经一点点的浮出了水面,眼看着已经要拨云见月,却是发现在之后又来到了更大的一个坑,所以可以放心的事情,在放心之后,又会发现,自己的心思宽慰了太久了。
        尹错弦已经草草的收拾了大半,似乎有些满意,这才打算离开停尸房,这边的烛灯才刚刚吹灭,透光打开的大门,她看见了被粟娅燃放的折火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