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4(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折火令散发出了闪耀的光芒以后,便不甘心于沉寂,风从窗外吹来,带着一飕飕凉意,这样的感觉让人觉得危险,好像从某个空间里传来了什么特殊的信息。
        粟娅的表情已经变得格外严肃,因为有太多未知的事情,对于浮生酒馆的状态,她一概不知,在这个信息逐渐放大化都世界里,通讯本就是一种简单的事情,可是对于重生殡仪馆的人来说,能够直接联系到彼此,纯粹靠的是缘分。
        粟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已经给罔千年说了无数次手机的事情,可是..........那个被罔千年称为的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东西,被他赋予了新的作用。
        比如·········成为他书写文字时的镇纸,比如·········成为他防止被子太烫毁了桌布的杯垫。
        那个粟娅静心给挑选的手机,一点点的失去了初衷,变得格外不体面,最终粟娅眼睁睁的看着罔千年的各种行为,从无奈变成了习惯。
        甚至有时候在他需要镇纸的时候,顺手把自己的手机拍了上去,手机对于重生殡仪馆来说,已经是一个拥有新用途的工具。
        可是直到现在这一刻,她才是真的有了后悔,竟是懊恼着自己零散没有多做坚持,直接导致了现在,在最需要手机联络的情况下,那个东西却不能真正发挥作用。
        是的,罔千年的手机还在他没有喝完的茶杯下面放着,孤苦无依的模样,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宠幸。
        粟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口有一种格外沉重好疼痛感。这样的疼痛感开始格外的微弱,随后一点点的增加,直到最后,成为可一把利刃,直接切开了心脏,到达了最脆弱,最柔软的地方。
        她竟然有些自责,好像此时不能直接联系到他们就是自己的错误一样。
        实则并非如此,可是一但这样的长大产生,就会让她进入一个怪圈,在这里,只有她的想法熏主宰,而偏偏这些想法统统都是她最畏惧,最不想面对的事实。
        一瞬间的,她的心就像是漏了一拍,好像随时都可以飞出去,变成任何模样,可是偏偏不再属于她自己。
        其实粟娅明白,那个刚才放飞的折火令已经是有去无回了,折火令是他们最常用也是最实用的通讯工具,见效极快,并不会如现在这般,折火令放出去了,却是始终,杳无音信。
        那可是,三个折火令啊,三枚折火令同时发了出去,事情的危机程度可见是一般,可这样的折火令却像是一滴雨滴跌落了大海中,迅速消失,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时间越久,粟娅的心反而越是没有了那些不安,就在此时,她已经逐渐有了新的认知,她有了一个决定,并且的,非要这样去施行。
        尹错弦只当是粟娅失落,宽慰的拍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即便是最好的通讯工具,在传送抢也会受到一些阻碍,更何况········现代人的那玩意,我们也不常用,即便是带在身上,也不过是带了一个沉重的砖块,你啊,倒不用真去想这么多。”
        “可是我········却是劝告了他好多次,我应该再多坚持之下,他明明就是个老古董,明明已经有所动摇了,但是我,提前放弃了。”
        粟娅搓搓胳膊,也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内心的不安,她的胳膊上已经有了些许的鸡皮疙瘩。
        “即便劝告这个顽固不行,我也应该像小不点下手啊,小孩子多容易对那个东西产生兴趣,虽然小家伙总是跟着她师兄有样学样的@,但是,我就不信了,大的我不行,但是这个小的我还能降伏不了吗?可是我.........我还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我还是退缩了。””
        尹错弦的心疼的要皱成一团,过去的时候,她没有看过自家姐姐脆弱的模样,直到后来将那些事情一点点抽丝剥茧之后,才感受到当初的姐姐是在经历着怎样的痛苦,她很自责那个时候,没有给姐姐理解和陪伴。
        而现在········
        这一次的‘姐姐’却是格外的诚实,表情都生动的表现出来,她痛苦,她的不安,她的难过,就这样清晰的表现在了面前,一瞬间的,她有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只是,她也无法说清楚身的哪里,临的是什么境,只是清楚,她真的很痛苦。
        痛苦的让她很想要去抱抱她。
        于是,尹错弦就真的这样做了。
        一瞬间的,粟娅只觉得自己被一种格外温暖的感觉包围着,这样的一个怀抱让她格外有安全感,一瞬间的,有一种想要掉眼泪的感觉。
        “有我在呢。”
        尹错弦这样说着,一瞬间的,让粟娅有一种时错觉的感觉,他们两个轻轻的拥抱着,尹错弦的声音揉揉的环绕在她的耳边,有那么一瞬间的,让粟娅好像看到了一个错觉。
        好像·········也是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两个少女也是这样拥抱这,好像彼此嘴坚定的温暖。
        那个看起来稍微高一点的女孩,尽管背挺得很直,动作也有几分僵硬,可是眼眸里的温柔相识可以溢出来。
        “莞莞不要怕,有姐姐在,姐姐会陪着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尹绾绾和尹莞莞啊。
        尹错弦微微眯眼,这一次,可是粟娅和尹错弦。
        而尹错弦并不知道粟娅有了什么情绪变化,温柔的声音还在一点点的絮叨着过去姐姐所说的话。
        无外乎的,中心也离不开‘不要怕’和‘有我在’。
        可是偏偏的,在人最无助的时候,着看起来最像是敷衍的两句话,偏偏可以掀起人心底最深处的柔软,屡试不爽。
        “错弦,我········想去浮生酒馆。”
        两个拥抱的人分开后,粟娅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侧身看着尹错弦。
        虽然这只是一个陈述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语气,可是,说这一句话的粟娅,眉眼里却多了几分柔情和期许,好像是在说着,‘陪我一起去吧。’
        尹错弦当然是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可是在答应之前,她还是有几个问题想要搞搞清楚。她知道a此时的粟娅,虽然还可以独立思考,可是,夹杂了太多的私人感情之后,她已经不够理智。
        而现在,尹错弦要做的便是帮粟娅做出一个分析。
        “去浮生酒馆做些什么呢?我们可以找到他们吗?如果哪里什么都没有了呢?”
        心中还有更多的问题,但是为了防止让粟娅觉得压迫,尹错弦还是挑出了几个问题问了出来。
        而粟娅在听到这些问题的时候,表情顺势便发生了变化,许久才有了一句,“我没有想过。”
        虽然这样的回答非常符合尹错弦的预测,可是真正听到的时候,尹错弦还是失望了几分,过于的阿姐足够理智,相对来说,粟娅已经太不理智了,不过转念一想,在尹绾绾每一次转世轮回之后,她的魂魄都会消散几分,以至于到最后,变得越发不像是当初那个本体。
        “我们不做什么计划,贸然过去的话········”
        “我等不了了,”粟娅定定的开口,一点也不为打断尹错弦说话而觉得尴尬,“在说出想要去浮生酒馆的时候。我已经想清楚了,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我都想要去看看,即便是什么也遇不到,即使去看看,我的心都好像安定了几分。”
        “错弦,你不知道,我的心已经变得格外不踏实,好像随时都可以跳出来,我预感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我打开九玲珑的时候,就连九玲珑也没有了一点动静,要知道,之前不放心小不点的时候,我把九玲珑和她绑定了,她在哪里,我都应该感受到的,上一次在那个创造的幻境里,她的痕迹还是清晰的,可是·········可是这一次········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说道最后,她的余音都在颤抖着,尹错弦懊恼垂上眼帘,像是在内心里做着什么斗争。
        “他们在那里,我又怎么可以放心,更何况,他们中的每一个,按照你的说法,应该都是和我有关系的吧,我理应该要为他们做一些什么事情,即便·······没有什么用。”
        “我和你一起去,”尹错弦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粟娅的眼睛一瞬间的便亮了起来,“那里,我和你一起去,不管要面对什么,我们都一起,我什么都不害怕,我们两个一定可以把道长还有小何忆,小僵尸通通都带回来。”
        “我们一定可以!”
        粟娅的声音有几分哽咽,又一次的忍不住扑向了尹错弦。
        过去的时候,尹家有一双姐妹花,通常是姐姐尹绾绾保护妹妹尹莞莞。
        而在多年之后,尹莞莞越发的倾向于尹绾绾,尹绾绾也在时间里,越发的不像是那个尹绾绾。
        可是,姐妹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感情还是那个感情,不同的是,姐姐成了妹妹,妹妹成了姐姐,换了一种方式来宠爱彼此。
        这一次,就换我来护你了。
        自盛夏以来,相思湾周围村子周围近百里河道龟裂,寸草不生,即便是近来多降雨,可是这里,却好像没受到半点影响。
        在一片荒凉之间,只有在浮生酒馆附近,仍旧是绿意绵绵。
        尹错弦和粟娅相互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睛里里都看到了同样的紧张,这里,必然有什么问题。
        浮生酒馆的生意极好,从前粟娅也经常喝这里的酒,午夜花里大部分的佳酿也都是来源于这里,这是后来,浮生酒馆的酒越来越少,传说是掌柜为了营销,营造出来的一种物以稀为贵的感觉,以至于后来,喝到浮生酒馆的酒已经成了一定地位的象征,心里的酒,到了后来更是千金难求。
        可是尽管如此,这一路上,尹错弦和粟娅还是遇到了无数的醉酒之人。
        只是这些人的行为古怪的让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你信不信,过不了一些时日,这些人就会痴的痴,傻的傻,再后来,就会成了我停尸房里的尸体了。”
        “还会有这种事?”
        尹错弦大惊,“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是未尝不是那些醉酒之人,如此这样下的定义,是不是太草率了?”
        粟娅轻轻的笑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也不知道为何,我的嗅觉好像和你们的不太一样,你别忘了,我可以闻到一些特殊的味道,刚才那几个人身上就有这种味道,姑且称之为死人的为难,这样也说明,那些人的生命,已经足以走到尽头了。”
        粟娅轻柔的笑着,声音里带了几分孩童的俏皮意味,山风拂动,纷纷扬扬的花瓣徐徐落下,美好的就像是幻境。
        然而,无论是尹错弦还是粟娅都不会轻松进入幻境的。
        粟娅玉白的手拿着一个古朴的像是镜子一样的东西,身体却是在不断的渡步,好像那个东西就像是风水师手中的罗盘一样可以帮她寻找到方向。
        “九玲珑?”
        尹错弦挑挑眉,这个传说中苏家的顶级法宝,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嗯,”即便是在这样慌张的状态,尹错弦的脸上也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我想试试用九玲珑来寻找浮生酒馆的位置,只是·······分明就是在附近,可是怎样都无法找到。”
        “莫非是被什么屏障遮挡了?”
        “不应该的,倘若是被屏障遮挡,在九玲珑也会出现一个痕迹,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已经消失了一样。”
        这句话说完,粟娅的心便顺势漏了一拍。
        粟娅不由的往后退缩,手中的九玲珑也差一点掉在地上,好在被粟娅接住了。
        她的唇色煞白,面如纸张。她一直在思索着所谓的浮生酒馆在哪里,却是忘记了自己是否有那个寻觅的资格,甚至······那个酒馆是否是真正存在的。
        粟娅痛苦的垂眸,而地上的一块石头上刻着的字,让她的心又揪了起来。
        那块不起眼的石头上,清晰的雕刻着,浮生酒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