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5(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夜寒如雪,微弱的烛光映衬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身着一袭红裙,在夜色的衬托之下,有一种妖艳的魅惑感。
        红裙之外,还被她笼罩了一层又一层的轻纱,看起来穿了一层又一层,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沉闷,反而有一种特殊的妖媚。
        微弱的烛火映衬在她的身上,倒是给她增添了几分烟火的味道,这个人看起来太过于沉静,在某些瞬间,又会让人有一种距离感。
        好像她就是天上遥不可及的神女,又或者是磨铁地方派来的使臣,无人知道她的来历,她的面容又遮掩在轻纱之下,越发显得神秘莫测。
        她在这个地方很久了,这里就像是个神秘的山洞,把一切都隔离在外,好像永远不见天日,只有那些烛火才会是为数不多的光亮。
        那个女子好像也什么都不在意,神情亦是过于冷淡疏离,好像一切都和她无关,她一切都不在乎。
        微薄的烛光映衬在她冰冷的脸庞,朦胧又暧昧,她伸手去接下红烛流下的烛泪,那些烛泪在触及到她手的时候,迅速凝固成一个玉脂一般的东西,。
        她抬手反复研磨,这不过是无趣时下意识的动作罢了,可是结合在她的身上,却总是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太多东西,好像有关于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倘若有旁人可以看见她,必然会赞不绝口,又或者呆若木鸡不知所措,这个人的模样,宛若壁画上的神女,让观者在欣赏时,不自觉的就带上了敬仰的目光,可是········究竟为何物,又是无人可知。
        空气里渐渐多了几分旁的味道,这个神女一般的女子像是有些排斥这股味道,这种味道是一股淡薄冷香。
        香味着实尖锐,并不是寻常那种温和的香味,像是可以穿透毛孔直入她的灵魂,一瞬间的,让人有一种恍然有绝世的感觉。
        “都查清楚了吗?”那个女子漫不经心的发问,声音着实多了几分冷漠,在这个黑黑的山洞里,像是拥有了什么特殊的能力,在一点点的回荡着,到了最后,就像是在湖水上投下的一枚石子,渐渐的泛起了层层涟漪。
        如果仔细观察她的话,会发现其实她并没有开口,这种声音是她用自己特殊能力发出来的。
        而同样的,整个山洞还是没有任何改变的黑暗,过了许久,才会有轻微的风声,轻的好像没有什么动静,只有这个女子轻微的改变可动作,长衫划过了身子,露出了一半的香肩,显得多了几分魅惑,然而配上了她的蒙着轻纱的脸,又会让人多了几分圣洁。
        “嗯,主子,属下已经调查了许久,整个相思湾已经多日阴雨了,想来那个尹氏后人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我已经把暗示给予她了,只不过········他看起来好像还是格外坚持。”
        “坚持什么?”
        那个女子有了做出了动作,声音里多了几分不悦。
        “这个········想来也是为了噬魂珠,噬魂珠这东西,出现的太过于巧合,虽然一直留存在人世间,但是多年来,一直都像是沧海遗珠,并没有人会········”
        “我知,这一次的问题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呢。”
        那个女子看起来像是心情很好,尾音有几分上扬“据我了解,昨天小粟娅和尹错源义经去往了浮生酒馆,怎样?他们有什么收获吗?”
        “好像并没有,那厮精明的很,还没有等他们过去,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经过这些年的沉淀,那家伙越发是让人无法直接看明白的东西了,相比较之前,实在是·······”
        “好了,我知道,你也不要······”
        “我明白,只是,我们要不要对他们施加一点帮助呢,从那些人进入幻境之后,我就看您的神色越发的········”
        虽然是疑问的话,这个看不见的人声音却是有几分淡然,像是隔了很多的纪录,从对话上两个人之间看出了一定的差别,可是却毫无尊卑之分。
        “也是难为你了,那个尹家后人这些年越发变的老练,仔细想想,还真有几分当年的样子,你能做成这样,想来已经费了一番力气,已经很好了,还有········还有哪个道长,他·······还是算了吧。”
        那女子原本还像是要必须说一些什么,然而在即将说到重点的时候,话锋一转,又变了几分别的味道,虽然听起来觉得她有几分遗憾的意味,可是到了最终,她却是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明明是如此魅惑的一个人,笑声却是宛若少女,如此之间,两者两种极端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更是多了几分神秘。
        “没关系,这些也都是我想做都,这万千世界,呆久了,还真是让人觉得孤独,如此这番机会,得以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9也算是一种乐趣吧。更何况········更何况,你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外面的世界,只有我可以代替你去看看,可是我········”
        那个声音越发的低沉,像是到了最后斗会融合在尘埃里。
        “别这样想,这么多年一直陪我的也只有你了,我常常会在想,你一直这样陪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没有我,你可能会多更多的自由吧,到了如今,那个机会终于要来了,我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到一种特殊又熟悉的力量,兴许······兴许不久之后,我就可以·······那么你呢,你又想要什么呢?在我yi达成了夙愿之后,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要什么呢?”
        那个声音许久没有回答,偶尔只有几声水滴滴落的声音,就再以为之后不会再有人回答的时候,那个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只要这样就很好了。”
        “可是,你还有你的以后,一个我不一样,我以后只能是这种鬼样子了,你比我自由多了,我无时不刻的会羡慕你,你又为什么不对自己做一些规划呢,又或者,你想要什么呢,我会想办法满足你。陪伴我这么久,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点点心意,久了可没机会了。”
        夜晚的寒风吹过,在一片夜色里,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形,看样子是一个姑娘,姑娘身着的是黑色的衣,原本就是在阴暗之处,这样一来,更是直接和黑暗融为一体了。
        她原本就是来自于黑暗之中,常年不见天日,好像根本就不足以拥有性命,l她素来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就像是夜的傀儡。
        可是如今,在听到那个天女一般的女子的话语之后,她都身形终究是有了轻微的变化,她不动声色的挑眉,绝世的容颜在明灭的烛光中让人感到不真。
        “你想要的,我自然会帮你得到,可是我········真的也没什么在坚持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想要拥有的东西,我只是好奇,你那么聪明,好像各种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么,你究竟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陪你……你,莫非真的不知道?”
        听闻此言,那个女子的肩膀终是轻轻一颤,随即长袖挥舞,缕缕轻纱挥出一片梦幻般的光影,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那些蜡烛,终是熄灭了,整个山洞归于更深的黑暗之中,而那个夜色一般的女子,更是像直接消失了一般。
        “我········我累了,你也休息去吧,之后还会有更多的事情,你也········多保重。”
        修仙界之中总会有各种的前辈去劝告各种后辈,倘若是男子,最好不要沾情事,更不要穿白衣,倘若为女子,最好不要着红裳,倒不是这些里面有什么乾坤,只是百年前定下来的规矩。
        听起来像是什么空穴来风的无稽之谈,可是人总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久而久之,这些便成了人们不约而同认定的事实。
        可是,究竟这些会有什么后果,人们也都一概不知,甚至多年来自然而来的,还是会有什么不经意的触犯这些的人,这些人却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也不知因为意外还是真的只是谣传。
        但是遵循着对前辈的敬重,这样的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事实的言论还是一直传递了下去。
        可是最终,人们只是知道这样的言论,却是始终不知道这些言论究竟是从何而来。
        即便死了修仙之人可以延年益寿,生命的轨迹似乎呗延长了很多,可是那样绵长的事情,很难会有人记得清楚。
        毕竟,这样的话语,诞生在几百年之前,那原本也不过是一个纪念,却是没有想到,到最后变得越发的欲裂,甚至成了这样的谣言。
        后来的修仙之人只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前辈留下的特殊劝告,于是,一代一代的传递了下去,到了最后,竟然成了大家相互于尊崇都不成文的约定。
        可是,却没有人知道,那个让他们敬重的前辈,在百年之前,已经化成了一缕幽魂,或许要更加惨烈,兴许已经挫骨扬灰,兴许已经没有了以后。
        只是,当年的她却是何等的风光,好像整个世界都不能遮挡了她的芳华。
        那些时候,还是她最最风光的时候,同样也是整个家族最为盛名的时候,她就是整个尹家最受人尊敬的家主,通网也是尹家最短命的家主,她在世的时候,尹家进入了最鼎盛的时代,可是同样的,尹家也因为她惨遭灭门。
        这个了不起的前辈,是尹绾绾。
        据说她于百年前一手整顿了尹家,甚至,还决绝的废除了尹家的诸多陋习,手段格外无情,时不符合她样貌的果断,不出十年便让尹家迅速的名扬天下。
        传说的尹家大女儿尹绾绾,原本是神龙不见首尾的神秘,在还没有露出锋芒的时候,外界的各种传闻也不过是一个区区弱女子,听说容貌惊为天人诸如此类的话语。
        直到··········
        直到尹家的二女儿尹莞莞在向神山献祭之后,原本柔软的尹绾绾却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对于尹家的整治也越发的得心应手。
        众人分分猜测,兴许是尹莞莞的献祭起了作用。
        可是,所有的尹家子弟都清楚,在尹绾绾做了家主之后,自己家主的脾气却并没有之前那么好,就像是又重新换了一个人似的,并且·······家主好像并不愿意任何和献祭有关的词汇。
        果不其然,在尹家越发的走上轨迹之后,尹绾绾的威信逐渐树立了起来,到了后来,更是多了几分说一不二的姿态,以至于,后来说出倘若是男子,最好不要沾情事,更不要穿白衣,倘若为女子,最好不要着红裳这些的规矩。
        在规矩刚出来的时候,众人也是有了各种各样的讨论,可是后来也被尹绾绾用各种手段给压制了下来,最终流传出来的版本,是为了纪念。
        以至于到了后来,在尹家越发壮大的同时,其他家族为了效仿尹家,也分分有了这样的规矩,而尹绾绾在得知之后,倒也没有阻止,反而有一种想要发扬下去的感觉,以至于后来,这样的言论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流传到了现在,竟然乘客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可是在这之后真的还有人会继续在意下去吗?
        恐怕到了最终,一切东西都会融入黑暗之中,好像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黑衣女子轻轻的笑了一声,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笑过,嗓子格外干哑,让这样的笑声多了几分狼狈,她并不在乎,已经是这副模样了,到了写个地步了,能让她在乎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她想一定是经过了太多年,就连她好像也不清醒了,即便是在嘲讽着自己,她竟然也没有觉得狼狈,更多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沉重感。
        一瞬间的,竟然格外想要逃离,于是顺势便收了自己的念想,生硬的回应了一句,“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