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6(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这一次主黑衣女子,不妨可以猜测一次黑衣女子究竟是谁呢?)
        人在一定的时间里,会让自己陷入一种混沌,那个时候,记忆都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捕捉,变成了让人无法轻易否定的东西。
        山洞越发的黑暗,墙壁上的烛火已经熄灭,没有半点的光明,沉浸在黑暗之时,是让人格外的孤独,可是········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孤独。
        这是她陪伴她的第五百年,兴许之前还有更久,他们都没有认真的记住一个准确的数据,只是在某个时刻决心用这个当作纪念的时候,这个时间便从这里开始了。
        很久之前,那个魅惑般的女子轻声的说,我需要你陪伴。
        于是,她便舍弃了自由,在这个山洞里开始了和她的长久陪伴。
        她并不是从来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可是太多的事情d都不可以,甚至没有什么机会,于是久而久之,这些便成为了她的一桩心事。
        其实时间久了,她也忘了自己究竟是谁,只知道彼此陪伴的两个人都是特殊的,都是本应该脱离这个时间的存在。
        她偷偷都喊那个妖艳的女子为姐姐,当然,这样的想法她只能偷偷在自己的心底想想,那个女子太过于疏离,心事细腻的就像是永远摸不透的一层薄膜,看到的只会是一个不能猜测清楚的大概。
        以至于到了后来··········两个人陪伴彼此的时间越发都久,一个越发都妖艳,就像是再午夜盛开的玫瑰,一个却越发像是暗夜曼陀罗。
        可是········分明是两个人,分明是两朵花,一朵却永远难以见得天日,一朵却是拥有了各种美名。
        不过········她从来不觉得委屈······
        只是·········只是偶尔也会期盼着那个模样俊俏的女孩子会对自己也绽放笑颜,她的笑容,是那样美艳,她也只有偶尔的看到,嘛还是在那个女子偷偷思念其他人,为其他人而来的笑容。
        日子过得平淡无趣,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山洞里,久而久之,就会让人极其容易忘记今夕是何年。
        就在她渐渐觉得自己就会在这里丧失初心的时候,那个人又突然让她哪个像是死去了许久的心脏又再一次复活了起来。
        “我·······我可以喊你为妹妹吗?”
        那个人这样开口,这样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像是被什么炸开了。
        在成为这个模样之后,她原本以为自己必将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可是她却是遇到了这个天神一般的女子,两个人能有这样的陪伴,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确实没想到·········
        “你不愿意吗?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了,我总觉得自己的记忆应该不太够清晰,可是,我总觉得,我不应该是一个人的,好像········我应该还有一个妹妹,这么久了,我·······我可能找不到他了,那么你呢?你陪伴我了这么久,愿意熏我的妹妹吗?”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雍容华贵,语调里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但是听在她的心里,却成就了最温柔的篇章。
        于是,就那样自然而然的,他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又是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一直藏身在黑暗之中,他可能并不会那样容易看到,于是又慌忙用力的确定。
        “好的,姐姐。”
        这一声一直喊了多年,时间久了之后,就厚厚的堆积在心里,即便之后再受到各种的委屈,一想到曾经那些温暖,又会迅速觉得无所谓了。
        “姐姐,你,一直不能离开这里吗?你是在等什么人吗?”
        她终于时大着胆子问出了一直停留在她内心深处的问题,这个文体一直在不断都发酵,似乎一直再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发泄出来,而现在,恰好就是一个好机会。
        “没有,我谁也没有等。”
        谁也不会出现了········
        整个山洞山洞都被一种突然而来的悲伤所包围,她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特殊的情绪,迟疑着,试探着问了出来。
        “姐姐你·······有心事吗?”
        “没有呢,”像是觉得自己说的话太过于漏洞百出,她又轻笑一声,“如果我说没有,可能又太过于敷衍,今天既然都让你喊我姐姐了,我似乎不应该再对你有隐瞒。”
        “我··········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活死人。”
        见她一直没有开口回答,她轻笑一声,竟然是在这样的时机霞露出了自己的笑容。
        可是那个偷偷隐藏在黑暗中都小家伙已经无心观赏了。
        “怎么啦?听到姐姐是活死人就害怕了?”
        “没········没有,”她慌乱的摆摆手,头垂得低低的,“姐姐你应该知道的,我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魂魄,我又怎么会害怕姐姐呢?”
        “看来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们两个可以相依为命呢。”那个女子抬手伸了一个懒腰,时间再不断的变迁,她身上的衣服却还是那样的鲜艳,衬得她更加明艳动人。
        “我·······是被封存在这里,以后······就再也不可能会成为人类了,说来也奇怪,我分明是和什么人做了交易,可是究竟是怎样的,我也记不清楚了,可能交易就让我忘记了一切吧。于是我就成了这个鬼样子。”
        “姐姐不是鬼样子,姐姐特别好看。”
        “噗嗤,”两个人陪伴彼此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姐姐都笑容会是这样都动听,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一瞬间的,竟然有些慌张。
        “不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一直人不人鬼不鬼的留在这里,这还不是鬼样子吗?你啊,不用宽慰我了,我已经习惯了。”
        “可是········”
        “好了,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我在这里还为数不多可以记起来的故事,这个故事究竟是真的,还是确确实实的真正的故事,老实说,我也分辨不清楚了,但是你呢,就把这些当作一个普通的故事听听就好了,其他的,就忘了吧。”
        山洞里原本就有的安静,此时更是又静了几分,就连水滴滴落的声音斗变得轻轻的,像是在配合她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很勇敢的女孩,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如果这一次不可以,那么下一次就一定行,她常常会规划很多东西,会思考很多的东西,为很多都做好了打算,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甚至·········她不仅没有想到自己,就连那些格外关心她的任她都没有想到,越发是和她亲近的人,就越容易被她忽视,是不是感觉很偏心啊。”
        像是没有料到她会突然问自己问题,一时间的,竟是忘记了该要怎样回答了。
        许久才生硬的回应了一句没有。
        “人啊,越是和自己亲近的人,就越是在她的面前忽略了自己的很多情绪。也让自己多了几分不耐烦。我们总是觉得,那个爱自己的人,总是会毫无保留的站在我们这边,相信我们,成为我们依靠,可是时间久了,也总是会忽略可那些感受,就好像·········总是会自私的认为,他们应该是无条件支持自己都啊,怎么会生气呢,怎么会········不宠爱自己了呢。”
        她显得更加的灿烂,可是这样的笑容却让人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
        他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涵,她又继续开口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什么方向,直到在很久之后,突然有一天多了很多其他的想法,就像是某一天那个束在我心里的弦终于被拉紧了。”
        “我········好像在等一个人,究竟是在等谁,我也不能说的明确,听起来好像是一个跟虚幻的东西,可是,我竟时连我究竟是谁都不知道了,对了,我只知道,曾经在我这里,有一颗珠子。”
        她抬手按在自己的心口,那里好像已经变得空荡荡的,“这里好像有一颗珍贵的珠子,可是到了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噬魂珠吗?”
        她突然开口,声音像是破竹,掀起来无数的狂澜。
        “姐姐,噬魂珠原来就是你的吗?噬魂珠,噬魂珠又怎么会离开姐姐,如果它还在的话,姐姐你是不是·····.··”
        “没有机会了,噬魂珠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它的消失,可是,毕竟是曾经和我一体的东西,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可是·········”
        “好了,没有那么多的可是,我难得的想要给你讲故事,怎么样,真的不要我给你讲完吗?”
        似乎是犹豫了许久,她还是回应了一句,“要,我要听完。”
        “那个姑娘遇到过一个人,她和与那个男人从小便是青梅竹马,只不过青梅竹马并不是两小无猜那样美好,两个人经常会闹脾气,这样的脾气让很多人都头疼。可是啊,那姑娘也太过于伶牙俐齿,每一次的斗嘴都不会是下风,久而久之,常常就会把那个男孩子弄哭了。”
        “后来·······因为这个女孩的行为,那个男子终究是离开个女孩的师门,过于他本来就不属于那里,他只是来过一场历练,若是没有想到会时常受欺负。到了最后,那个女孩被家主严厉的批评了一通,性情也在那个时候开始有了变化,只是那个时候女孩太过于年幼,这样的事情并不能记得清楚,还是到了后来,两个人都成长之后,再一次的相逢他才说给女孩听的。”
        “他们又一次重逢了吗?”
        “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该遇见的人,在兜兜转转之后,总是会再一次遇见的。据那时候的她,当时一见到他········一见到他,就被他········被他清丽的面容所吸引。那时,自从那次的惊鸿一瞥,她便时不时的想尽各种办法去找他。”
        “可是,中间却出了一些问题,她自以为那个一直陪伴她的另一个女子跟他也不过是几面之缘。与她和他从小的青梅竹马自然是无法比拟。然而,当那两个人亲昵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知道我错了。”
        “啊?中间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吗?”不知道为何的,她竟然心口觉得格外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撕裂开了一样。
        “这个故事不是只关于两个人吗?为什么········为什么中途还多了一个女子,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觉得头疼········我·······,我现在,不过是一个魂魄啊。”
        “别着急,其中当然还有其他的故事,我太多的东西在时间里,被渐渐的磨练的失去了棱角,后来,又沾染上了太多的尘埃,渐渐的,就不会让人觉得重要了。”
        她停顿了许久,莫名的,竟然有了一种想要结束这个故事的感觉,于是挚友一个没头没脑的发问,“如果是你的话,你相信因果循环吗?”
        “我相信。”
        即便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目的,她还是诚实的回答,“我相信,因为一切的开始都是有缘由的。”
        “那么。你相不相信有些人的出生就是为了赎罪,为了赎前世的罪,为了之前的种种,就不得不背负很多东西,虽然有所谓的天命,虽然也真的有人可以逆天改命,但是你相不相信,有些东西,真的是很早之前就有预告的。”
        “我相信。”
        不知为何的,她竟然觉得山洞里多了一种奇怪的氛围,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这样的感觉是从来没有出现的。
        而现在却是突然地动山摇,虽然并不会有什么巨大的威胁,可是这样不安分的感觉还是让人觉得很不愉快。
        而那个天神一样的女子,却是笑的越发的灿烂,好像终于等到了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