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7(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小桃灼灼柳鬖鬖,春色满江南。雨晴风暖烟淡,天气正醺酣。”
        那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轻轻吟起黄庭坚的《诉衷情》,声音柔媚绵密,并不像是她寻常的模样。
        “倘若我还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到了这种季节,桃柳依依,柔风细雨,一定······甚是好看吧。”
        “会的,姐姐一定可以再次看到外面的世界········”·
        犹豫着说出口的是这样安慰的话,随即又觉得这样的话没什么准确的意义,于是又试探着问了下去。
        “怎么不接着念下去?后边应该还有什么吧·······”.
        躲在角落里的黑影终是小心翼翼的出现,那个女子果然如同鬼魅一般,整个任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好似半透明体。
        “你啊,你以后也会成为一个正常的人类,再也不用·········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了。来,过来,来这里,你一直融入于黑暗之中,倒是让我忘了多久没有见到你了。”
        她犹豫着移步到了那个女子一直依靠的花瓣一样的台子上,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那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女子身边。
        坐在身侧的女子温情一笑,一一瞬间的,竟让人有几分如痴如醉,原本想要说的话也尽数收了回去。
        “你陪伴我这么久了,想来分别已在今日,我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真担心之后·······”
        “姐姐!”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难得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自当是要说一些有趣的,我们两个一起在这里太久了,久到我都要忘了外面的样子,久到·········我也屡次忘了我自己,到了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竟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既然是姐姐,妹妹的名字我怎么可以不知道呢,所以,就容许我这个不不靠谱的姐姐冒昧的问一声妹妹的名字。”
        “我········我不知道,哟耶什么都不清楚了,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噗嗤,看来我们两个还真是同病相怜啊,我也忘记了我的名字,忘记了我是谁,这样想来,还真是教人唏嘘啊。”
        “可是姐姐和我终归是不同的,姐姐还拥有一些其他的东西,甚至········可是我,只有姐姐了·····”
        这样的声音格外的低沉,一声声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的砸了下去,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砸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让人心疼的厉害。
        “山泼黛,水挼蓝,翠相搀。歌楼酒旆,故故招人,权典青衫。方才没有念完的就是这里了,你我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妨就在今天给彼此取个名字好了。”
        “好,我都听姐姐的。”
        虽是毫无改变的不亢不卑的语气,可是分明又多了几分欣喜,想来她也是期盼的。
        “山泼黛,水挼蓝,不妨从今日起,我就是泼黛,就就是挼蓝。”
        “泼黛,挼蓝,挼蓝,挼蓝·····”
        她反复的念了好几遍,像是要把这和名字永远的寄存在心里,以后再也不会忘记了。
        “妹妹不才,断然不会像姐姐这般精致,可是我倒是可以判断,姐姐给予的,必然会是最好的。”
        谁想那个一直极少露出笑容的女子却是笑得更为洒脱,甚至胖挼蓝有一种她想要把所有的笑全然释放出来。
        “桃花盛开,垂柳依依,江南的春色很美。雨过天晴,春风温暖烟霭淡淡,让人陶醉。山峦黛绿,水波湛蓝,绿水与青山相互映衬着。歌楼酒旗飘动,招人前去········此番场景,我真想带你一起看看,只是可惜·········”
        “姐姐·······”
        挼蓝声音低沉的轻唤一声,她的心中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两个人陪伴彼此许久,除了必要的时候,泼黛会让她去做一些事情,其他的时候,她都是默默的躲在一边,像这样突然念叨这样的言语,还真的是第一次。
        更何况········他竟然主动提及了自己的过去,不仅仅是过去,甚至还颇有兴致的给彼此取了名字,就连难得一见的笑容,在今日之后,也是毫不吝啬了。
        她一直期盼着会看到这样的姐姐,可是真的看到这样的她,又是觉得一阵慌乱,甚至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紧张,好像········
        好像是即将要生离死别了一般。
        “姐姐······不知道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日子,我越发的不安,总是会担心,我·······”
        “担心什么?”
        泼黛换了一个姿势,懒懒的依靠在一边,看起来有几分漫不经心,这般模样倒是惹得挼蓝心急了。
        “姐姐!”
        可是她也是真的不知道该要怎样说下去了,只知道那些不安在心底越来越大,像是一个有魔力的怪圈。
        他们已经总这样的态度陪伴彼此很久了,一个是拥有身体却无法离开这里,一个在必要的机会下可以离开这个山洞,只是········她只不过是一个灵魂。
        偶尔的,泼黛也会有一些事情让挼蓝帮忙去做,到了那个时候,泼黛总是会把自己为数不多的系着灵力输送到挼蓝体内,让挼蓝在短时间内可以维持自己的人形,从而帮她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类。
        s挼蓝帮她做过很多事情,然而真正说起来,也不过是一年两三次离开这里,他们再这里呆的太久了,久而久之的,两个人也忘记了次数,泼黛永远都是看起来所有事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挼蓝却是清楚的,泼黛传送给自己的灵力越发的微弱。
        甚至那一次,一路南下,她所遇的风景都是极好的,连带的人心舒畅愉悦。只是,这看起来一切都美好的过程里,却是多了一些插曲。
        因为体内泼黛传送的灵力太过于温柔,行至中途,她不得不乘船而行,缺不凑巧的遇到了大风,最终失去了方向。
        为了防止之后会迷路,挼蓝把船停在岸边,恰巧经过一座县城,细水长流,春花芬芳。
        她一个人走在拥挤的街边,对各种新奇的玩意儿好奇不已,每一个都想要带回去,她偷偷的猜测着,那个百年没有离开山洞的女子,在之前是不是也喜欢这些东西,看到这些会不会格外的欣喜。
        可是········挼蓝终究是没有办法把那些东西带回去。
        像是被什么驱使一般,身边的人突然都变得格外诡异,原本在正常行动的人,身子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好像下一秒。还可以把自己折断。
        挼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不自觉的想后退了几步,竟然觉得有几分不安。
        她的理智告诉她,周围这些人,兴许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那个人了,过于这个身子还是,可是,灵魂已经改变了。
        “是变异了吗?外面的世界竟然是这般景象,究竟她为什么还想要回来呢?这样······值得吗?”
        她有几分不解,随即又想到这是那个一直困在山洞的女子最为钟爱的世界,犹豫着,还是想要做些什么。
        可是,还来不及她做出什么动作,身边的人却是着迷一般的自相残杀起来,手段极其凶残,各种动作全然用上,血腥的让她不忍直视。
        她格外的想要逃离,可是身子却是僵硬了,于是值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继续互相残杀。
        她突然想到了山洞里的那个女子,倘若她知道外面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她还会期待吗?
        还是说,她原本期待的世界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在世界里,成了这个模样。
        她竟是有几分想念山洞里的温暖了,多年沉寂的内心,终究是有了些许的期盼。
        她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拥有,只妄岁月不再流动,两个人可以与世无争的在那个山洞里,她的身边只有她,没有纷争,没有这样怪异的人类。
        可是·······
        她清楚,那个人对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向往,倘若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以,她也一定会去尝试。
        “诶呀……”一声惊呼,听得出那声音是位公子的。
        不知为何的,竟然有一个还算是清醒的人和她撞在了一起,挼蓝一阵趔趄。
        公子赶忙低下头去扶她,轻道歉,“姑娘,你没事吧……这里危险,姑娘你还是········”
        挼蓝勉强地站了起来,腰部还是隐隐有些痛,怕是伤着了,她竟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魂魄,竟然在化成一个临时的人形之后,还能受到伤害。
        “无大碍,谢公子好心。”
        挼蓝抬眸微微一笑,谁想那浅浅一笑便成了惊诧,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眸,忍不住又看了好几遍。
        “姑娘?姑娘可是有了什么事?”
        “没,没有·······”
        话虽是如此,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方才,她明明看见了那个人多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附在了身上。
        原本还想要解决自己的好奇心,可是身体而来都不舒适感让她无法继续下去,再加上惦记山洞里孤身一人的女子会觉得孤寂,于是更是想要赶快回去了。
        可是一个回身,再看到方才人来人往的集市,她却是惊呆了。
        这里哪里该有什么人,走的走,逃的逃,余下的也不过一众残破的尸体,无声的再告诉她,方才在这里,确实发生了一场浩劫。
        “这·········这是怎么回事·····。”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那个公子又鬼魅一般的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邪魅,只是慌乱的挼蓝并没有察觉。
        “为什么这么说?”
        挼蓝有着不理解,也不知道时因为好奇心,还是因为什么习惯,她蹲在地上查看起了那些尸体。
        不对·······这些尸体的状态也着实不对,按照正常的来说,并不应该时这样的状态。
        “我在北市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姑娘这种打扮的女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再者嘛·······”
        那个男子的声音拉的长长的,眼眸里也闪过了一丝光亮。
        “生活在北市的人应该都已经习惯了。”
        “习惯?习惯什么?”
        挼蓝抬眼看看周围,心里忍不住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是说·······习惯了这样突然的死亡?习惯了这样看起来稀奇古怪的事情?”
        “姑娘真是说笑了,人嘛,又有什么人会习惯死亡呢。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这里确实会经常死人,莫名其妙的死,没有什么缘由的就成了尸体,怎么?怕了?”
        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心情极好,虽然从未相识,甚至方才还觉得这人颇有礼貌,然而到了这个时刻,竟然让她觉得有些不耐烦了,甚至隐隐觉得,这个地方也多了几分古怪。
        “我不过是一个过路人,这里的一切都和我无关,今天有了什么事情,我也不过是当作一个经过罢了,这里究竟是什么风俗,和我都没有关系。”
        “姑娘听过九九归一吗?”
        像是没有听到挼蓝的话,那个人自然的开口,像是倘若挼蓝不知道,他必然会好好讲述一番。
        果然,还没有等到挼蓝开口作答,他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九九归一,原本为周易与道家哲学。当九数尽的时候自然回转一。表示自然界的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人的轮回就是如此········”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挼蓝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慌乱,好像那个人的话语可以把她的心事指引到某一个方向。
        “姑娘应该是聪明人,这么简单的说法怎么会不明白呢?姑娘不妨看看这里的尸体,不妨数一数,你且瞧一瞧,这些尸体,是不是九九八十一具?”
        挼蓝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下意识的瞥向了那个人,在那人脸上,看到的却是一个诡异的笑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