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8(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一瞬间的,有太多的情绪爆发而来,那个人的笑容太过于诡异,蹭蹭叠加之后,容易让人引起重度不舒适。
        挼蓝下意识的便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都保持在了一个极其警戒都状态。
        “姑娘这么害怕怎么行?我爷不是什么坏人,倒是姑娘你,这一身黑衣穿的,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
        挼蓝许久没有同人交谈,一瞬间的有些慌张,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想要逃离的念头。
        空气里隐隐透着几分微寒,一种特殊的香味血液混合显得有些刺鼻。这种诡异的味道说起来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心中竟是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这种感觉太过于痛苦,一瞬间的,挼蓝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控了。
        泼黛给的灵气还保存着,只是······越发的微弱,不知道是哪一环节出了差错,在感受到这些的时候,她的身体感受到一阵疼痛,好像立刻就会失去力气。
        “你这样可不行哦。”
        身后那个诡异的男子抬手搭在挼蓝的肩膀上,他的手太过于冰冷,而挼蓝此时的心情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于是一瞬间的,便不由自主的像后跳了一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挼蓝的错觉,只觉得那个男子似乎是回忆的笑了一下,随即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好挥了挥手,。
        “不要害怕嘛,我可没有什么恶意哦,我看姑娘独自一人在这里,更何况,还是陌生的地方,这里刚才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忍心让姑娘受到伤害,这不,才想要关心一下姑娘。”
        “·········”
        不知道为何,挼蓝的心却是咯噔一下,这人纯粹是个笑面虎,虽然挼蓝许久没有在人世间逗留过,可是有关人世间的一切,她还是有一个大概的印象,而这个人········
        却是让人琢磨不透。
        “再者说了,我还需要姑娘你帮忙呢,你看看这里,才经过这样的浩劫,死了这么多人,姑娘你忍心让他们就躺在这里吗?”
        “·········”
        挼蓝似乎是有些忍无可忍,她格外想要什么都不顾及的直接离开,可是这个人喋喋不休的言语却是让她无法拜托。
        那个人,虽说是在念叨着需要挼蓝帮忙,可是他的按在挼蓝肩膀上的手却是在不断的用力,这样的压制让挼蓝难以离开,只得将计就计的留了下来。
        “你想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
        那个人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好像挼蓝的同意给了他很大的奖赏,一瞬间的眉飞色舞起来。
        “这些人躺在这里好可怜哦,人们不是总是说着魂归故里的话嘛,我们今天就做一下好人,把这些人送到那个重生殡仪馆去。”
        “重生殡仪馆?”
        挼蓝的心漏了一拍,这个地方她知道,泼黛也时常让她去那个地方,观察那里的人,留意那里的种种。
        只是········
        这个人去那里又有什么目的吗?
        “怎么?你对那里熟悉?”
        似乎时看到了挼蓝的表情有了微弱的变化,那个轻声开口,而挼蓝的心顿时便收紧了,随即便摇头否定。
        “没有,只是好奇,重生殡仪馆的名字为什么会是重生呢。”
        这原本只是挼蓝的一个借口,哪知道那个人却是认真的思考起来。
        “重生?不觉得这两个字很有趣吗?真正有趣的应该是里面的人吧,你想想看,人已经离开了这人世间,什么也没有了,偏偏在最终的时候,进入的却是重生殡仪馆,多讽刺,人已经死了,却又称之为重生,你说究竟是死了,还是重生呢?究竟是对逝者的缅怀,还是生着的自欺欺人呢?”
        男子的语速越来越快,说的话也越来越让挼蓝觉得奇怪,他这些话,乍一听很是平淡,可是细节里,又让她忍不住联想到什么。
        于是,原本心事重重的挼蓝,越发的沉默了。
        经过许久迷路的颠簸,再加上身体里逐渐消失的灵力,让她觉得越发的沉重,疲惫感越发的清晰了。
        她身着的黑色长袍原本是极其能给予自己安全感的,并不能全全抵御凉风的突袭,甚至要比温度更低了几分。
        这让她有一瞬间的感觉自己会突然消失。
        挼蓝仰脖试图让自己疲惫的神经稍稍放松,长发软软抚于脖颈之下,温和的触感在一片冰凉里竟觉得有种奇异的刺激感。
        连夜的暴雨冲刷之下这破旧的临时驻扎小屋更显的岌岌可危,随时都要倒塌的风险,挼蓝吸吸鼻子,这里独特味道伴随着雨后固有的气息轻嗅之间她莫名的有些贪恋。
        “你不要再说了,我·········”
        挼蓝迟疑着开口,可是接下来该要怎样说下去,她却是想不起来了。
        忽然有鸟雀飞起,在这种过于混乱的境地里竟然有些凄迷。
        挼蓝停下休息,神色有几分慌乱,手指是不同于往日的苍白,映衬的干涸血液的红黑色,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莫名的声音让挼蓝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起来,双手叠加摸索着冰凉的手指,细思之后,还是扛起放在脚边的武器。
        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挼蓝有一瞬间的发懵,原本自己还是和这个人聊着天,计划着该要用怎样的方式把这些尸体送到重生殡仪馆,可是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自己究竟遗忘了什么,还是哪里出了差错,或者是被人产生了什么混乱,一瞬间的,那些原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事情,逐渐分散开来,有了各自的目的地。
        周围还有各种的声音,踢踏的脚步声清晰入耳,挼蓝皱眉,起身欲看个究竟,可是抬眸环顾四周,却是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盒子里。
        这个东西太过于狭窄,虽然并不拥挤,刚好可以存放一个她,可是这种恰到好处的感觉让人觉得极其不舒适,好像每一次扭转身体都要用自己很大的力气,每一次都会让人筋疲力尽。
        这是哪里········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在这里多久了?
        那个男生呢········
        那个人呢?
        挼蓝终是慌乱了,尽管过于也时常在黑暗里,可是这种像是被人封存起来的感觉还是第一次遇到,甚至每一次的动作好像都会碰撞到什么,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
        就像是又死了一次,被封存在一个棺材里。
        还没有,等到她调整完心情,接二连三的各种声音却是向她挤了过来。
        其中还夹杂着幼童稚嫩的哭声和三三两两妇女的歇斯底里,百般融合凑在一起,发酵之后是不一样的意味·········
        而这些这么诡异的感觉,却是让他想不到究竟由什么原因造成,只是,挼蓝试着想要让自己趋于平淡,却偏偏的止不住汹涌而来的坏情绪。
        经过一整晚的守夜奋战,挼蓝的身体和神经都变得有几分疲惫,终是在嘈杂声中支撑到了身体的极限,只能沉默的闭上眼睛缓解自己疲惫的心。
        一瞬间的她的眼前闪过了很多人,那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还在那个暗黑的t山洞里等着她回去,那个人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只有她才是她人生里的一抹光亮,不能·······让她失望·······
        眼前也一瞬间的闪过了一个那个男子的影子,模样格外的模糊,就像是一个影子一般的出现又划过,客气,他唇角的笑容却是让她难以忽略。
        那个人究竟是谁?
        究竟是什么目的?
        挼蓝试探着想要离开这里,她轻轻的推动这个盒子,一种特殊的力量告诉她,现在她已经时呗冯村在了一个棺材里。
        为什么会这样?!
        挼蓝的无法再想下去,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依稀的,有脚步声传了过来,那个脚步声像是有目的的,一直向着挼蓝的棺材走了过来。
        挼蓝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变得格外紧张,她竟是忘了,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兴许在方才已经太过于疲惫,让自己身体的灵力消耗过度,最终变成了一个灵魂。
        等等········
        挼蓝又想到了一个重点。若是这样,那么自己方才的肉身呢?还是这个吗?
        还没有等到挼蓝想的明白,紧接着却是看到了一些光亮,随着这个小小的缝隙,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最终得以重见天日,再次看到光明。
        “这是·········”
        挼蓝轻微的扭动脖子。
        处于她不远处的却是一个女子。
        那个女子,她认识,准确的说不是认识,只是一个d萍水相逢,人,或者说,她知道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却是不清楚挼蓝的存在。
        那个女子是粟娅。
        曾经每年都会有两三次的,泼黛派挼蓝来到人家看看这个女子,挼蓝也逐渐的习惯了这个女子,甚至对她有了几分亲切,只是不知道从何时,泼黛把更多的心思转移到了那个叫何忆的小女孩身上,连带着,还有那个陪伴何忆的人。
        “重生殡仪馆吗?”
        挼蓝偷偷念叨着,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脱口把这句话说个出来,赶忙慌乱的掩唇,试图掩耳盗铃。
        而粟娅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轻微的皱皱眉头,像是质疑这个尸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什么嘛?!”
        挼蓝也有几分不知所措,于是又大着胆子的扭转身体,又为了试探对方究竟能不能听到自己说话,又冲着粟娅发出了几声嘟嘟声,而粟娅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表情已经没有什么变化。
        “········”
        挼蓝此时却又不着急离开了,虽然她还惦记着在山洞里的泼黛,可是她的性格,已经内心里无法克制的好奇心又让她想要停下来了解一下详情。
        于是她就偷偷的溜出了这个棺材,在某一个尸体身后躲藏了起来。
        那个尸体也不知道是被什么针对,已经变得破败,甚至有几分面目全非,胸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微不足道的伤口,那个伤口处还散发着光亮,这样的光芒让她觉得格外眼熟,在过去,一定不止一次曾看到过这个伤口。
        挼蓝轻轻靠在一边,只感觉后背隐隐生疼。
        好像·········不知为何,竟然变得更加的虚弱了。
        挼蓝虚弱的抬眸留意,周围那些灵魂也开始汇集起来,挼蓝轻声数着。
        那个人说过这里有所谓的九九八十一具尸体,那么按照正常的来说,这里应当也有九九八十一个魂魄。
        可是·········
        这里的落魄却只有八十个。
        挼蓝一连数了好多遍,她格外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数错,可是这些尸体而来的灵魂却是少了一个。
        要么就是某个尸体的灵魂已经被封印,要么就是········自己就是那个灵魂,要么就是,那个男子在其中搞鬼,消失的灵魂必然和他有关。
        挼蓝的心变得格外的乱,即便已经有了三种可能,但是归结在一起,她最愿意相信,同时感觉可能最大的还是最后一个。
        周围的这些灵魂全都神色各异,或悲或怒或强颜欢笑,或暗自伤神,更多的是对周围人深深的提防。
        挼蓝看着周围的尸体渐渐愣了神,依稀的似一双大手按着脖颈不断的用力,用力。
        那满满的压迫感让人无法呼吸。各种扑面而来的疼痛感凑在一起,久久的融合而变得麻木。
        “不对,这里不应该是这样的·····”
        挼蓝一阵紧张,忍不住悄悄陷身于回忆里,心思摇摆不定,或许游离,或许沉溺,往日种种似默片一点点回现。她偷偷滴落的眼泪被尘封在了这些时间里。
        外面似乎又下起了大雨,她听多了一些下雨的声音,心里的不安好像被这个声音冲淡了许多。
        好像在雨水冲刷之下所有的杀戮鲜血终归被冲洗干净,好像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挼蓝轻轻抖动身子,她竟不知自己是因这愈来愈猛烈的寒还是为那受惊而即将破碎的心。
        她觉得,自己是应该要赶快回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