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噬魂珠 19(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素雨泠泠,宛若轻纱,室内太过于.黑暗,把一切都映衬的有些虚幻。
        挼蓝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关于那个时候自己的想法,已经被逐渐消逝,到了一定的程度上,竟然显得有些不重要。
        她觉得········那些时候,那种秘密她将要永远的留存在自己心里,然后积压的深深地。倒不是因为其中有什么必要的事情,只是·······
        只是那些被隐藏的,还有那个奇怪的男子,让她有心想要去了解,却又还是假装无事发生了。
        “姐姐,又下雨了呢。现在这个时候,在人间应该是诗情画意的景色了吧。”
        挼蓝轻轻的靠在泼黛的腿上,即便是两个人靠的如此的近,可是她却无法感受到半点温度,好像一之间还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拉扯着,变得遥远起来。
        “姐姐你应该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了。等到以后········以后的时候,姐姐一定可以再一次感受这样的天气,只是那个时候,我·········”
        挼蓝从泼黛的腿上起来,沉默地站在一旁,他没有忽略泼黛面容上一掠而过的痛色。
        她知道,在不久之后,泼黛就要离开这里,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那些曾经失去的东西,也会悄悄的再次回来,比如曾经失去的人,曾经没有来得及感受的事情,已经········曾经失去的东西。
        在重生殡仪馆逗留的那一段时间,她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只是逐渐开始有了新的想法。
        有关噬魂珠的想法·······
        她终究是知道所谓的噬魂珠,知道了为何泼黛总是会对重生殡仪馆多做挂念,为何一切都会似曾相识。
        所谓的轮回转世原本就是如此悬念的事情,兴许·········泼黛在死掉之后就埋骨于此。她从来没有问过泼黛停留在这里的原因,而同样的,泼黛也没有提起过,只是到了现在,有些事情,她不得不要留意起来了。
        挼蓝还记得自己和泼黛的相遇,她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仲夏,那时阳光耀眼,灼热无比,可是对于泼黛来说,这些平常的事情却只能用想想来描绘出来。
        是了,那时的泼黛已经化成了魂魄,就连维持橙人形都是极其困难的,虚弱的好像随时可以消失。
        那时的挼蓝同样这只是魂魄,两个魂魄的相遇,瞬间便有了共鸣。
        于是一个并不美好的开始便由此展开了。
        挼蓝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了那些时候,不管之后的泼黛将会变成怎样的模样,不管泼黛本身应该是什么模样,她都觉得自己会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
        只是········
        这一次,她担心自己会坚持不了太久了。
        “人类还真是弱,挼蓝你说是不是?我在这里停留了太久,渐渐觉得自己身上的生命力都要完全丧失了,倘若真的有一天再一次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个时候,我应该做些什么呢i?”
        泼黛满怀期待的说道,她将手中的二十四骨伞放在挼蓝的身上,上前一步,掬了一捧水,扬扬的撒下,再昏暗的光影里,那一捧水像是沾染了无数星星点点的光亮,这些光芒足以把挼蓝的心里照亮一个小小的角落。
        其实对于泼黛的心思,两个人相互这9依靠这么久了,挼蓝还是不知道任何有关泼黛的事情,不知道她保留着执念究竟时为了什么。是还有什么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还是什么难以释怀的心事?或者说什么永远放不下的人?
        她只知道,关于泼黛的往事里,隐隐藏着一个特殊的人,那个人的名字她虽是无从知晓,或者对于泼黛来说,那个名字也已经被她遗忘了,可是一但想到一些往事,泼黛的眸中总会滑落出流光,这样的泼黛让她很是心疼。
        他不介意泼黛并非人类,原本的,她也已经不是了。甚至,在遇见泼黛之后,她已经放弃了做一个正常的人,甚至偶尔还会幻想着继续这样的做一个魂魄,可以彼此依靠的魂魄好像也不错。
        他们也曾有过各种美好的约定,相约着携手江湖,同生共死,相约着一起看看春天放飞的风筝,看看夏天娇艳的夏花,看看秋天温柔的秋水,看看冬天轻柔的雪花。
        可是挼蓝已经清晰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这种距离是总各种言语反复解释斗无法说清楚的。
        “其实姐姐,我·······如果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像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可,我们还可以保持初心吗?”
        “为什么这么问呢?”
        泼黛的声音轻柔了几分,每一句都像是一根鹅毛在挼蓝都心里轻轻的绕过。
        “我········我上一次去了外面的世界,遇到了很多人,听到了很多故事,虽然我什么都不懂,可是我还是听明白了一些东西。姐姐,你相不相信一切都是在变化着的。”
        “我相信,一转眼就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泼黛的眉头轻蹙,看的挼蓝的心也揪了几分,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应该坚持一些,有一些话,倘若现在不说,之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甚至到了将来,只会是和那些自己厌倦了的事情成了一种荒唐,只会让自己徒增后悔罢了。
        “彼时整个相思湾已经是大乱了,重生殡仪馆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原本只是服务于人类的地方,在面对特殊情况的时候,又会成为包袱。可是殡仪馆里,那个赌负责人却已经不见了,连带着,还有何忆。”
        “怎么会这样?”泼黛犹豫这开口,声音里莫名多了几分威严“相思湾里面的事情又怎么会和重生殡仪馆有什么联系?更何况,重生殡仪馆的地位要远远高过相思湾,又有谁可以奈何?只是·········小千年会去哪里了呢?”
        “小千年??”
        挼蓝一脸懵,这样的称呼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并不是十分的肉麻,但还是让她有一瞬间的觉得怪怪的,就好像是在给一个面瘫感小可爱。
        “小千年是重生殡仪馆的负责人,一个道长,说起来,我还遇到过他,不滚也是在很久很久之前53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被封存在这里,还是可以行动的,那个时候,他却是突然抓到了我,就在我以为我要魂飞魄散的时候,她却是盯着我很久,久到·······我也忘了时间。”
        “他让我觉得很熟悉,可是究竟是哪里,我还是无法说的清,只是知道,再那个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亲切感,那样的感觉,我很难遗忘。”
        “是因为噬魂珠吗?”
        挼蓝歪头,“我总觉得噬魂珠那个东西格外的神奇,会不会那个道长身上有噬魂珠的痕迹,所以作为噬魂珠的主人,姐姐就会感受到特殊的气场?”
        “倘若真的这么简单,那也就不会有了之后的麻烦,这个人比较特殊,他的身上没有一点噬魂珠都痕迹,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可是即便是这样的白纸,却还是让我有一种熟悉感,想来是向他那样的人抬手,以至于,让我难以忘记,印象太过于深刻,甚至衍生错觉了。”
        泼黛说者无意,挼蓝却是听者有心了。
        她在重生殡仪虎里,也曾听到过罔千年的名字,这样的名字身后必定会跟随着道长二字。
        那个粟娅好像和道长的关系匪浅,总是会念叨那个名字,而陪在粟娅身边的另一个人,却是让她呼吸骤然漏了一拍。
        那个人,也让她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好像两个人原本就应该是亲密无间的。
        挼蓝偷偷心想,兴许对于泼黛来说,对那个人的熟悉感,应该就如同自己之于这个人,是那样的熟悉,却又那样的摸不着头脑,好像两个人之间原本应该有什么联系,只是在时间里,逐渐被搁浅,隐藏在星河璀璨之间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这样的熟悉感是一部分,更多的还有其他的。”
        泼黛的声音柔柔的继续说道,而挼蓝则是自然的让自己又顺势切换成了一幅侧耳倾听的模样。
        “这个人对我,也真的特殊,我不过是一缕魂魄,可是,那个时候,他竟然是专注的看了我好久,像是透过我在看什么人,我后来也在想,那样专注的目光应该是心上人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说起来,他便是个很温柔的人了。”
        泼黛并没有注意自己的言语里又多了几分失落,那样的微不足道,好像随时都可以消失了。
        而挼蓝却是轻易便察觉到了泼黛的情绪变化,
        顺势弯下腰,又坐在了泼黛身边。
        泼黛周围不远的地方有一湾水,即便是没有风,那些水也能泛出一种特殊的光亮。
        挼蓝拧眉注视着,她却是并不感动这样片刻的光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样都水面里,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动作,虽然可以判断为是倒影,但挼蓝还是不死心的让自己作出各种奇怪的动作。
        太过于黑暗很难看清一些事情,挼蓝的心却是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她觉得兴许这些并不是自己的错觉,兴许在这样的潭水之后,一定还偷偷隐藏这什么特殊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兴许是他们从来没有了解过的,翻了必定的时刻,一定会掀起来什么巨大的风浪。
        而现在,就像是在映衬着挼蓝的猜测一般似的,另一个空间发生了轻微的变化,随然变化是普通的,可是通过这样的变化最终还是会留下无数个对最后会有影响的细节。
        时间已经过了许久了,一切都停滞了太久,最终都变得不真实。
        人很容易就会忘记了时间,于是,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个格外宝贵的东西,稍有半点的不留意,就一定会有改变。
        有绝世无双的男子凌空而立,一身白衣宛若是冬日里遥不可及的月光,而他的身上不知从哪里沾染上了鲜血,落在白衣上,有一种凌乱的美感,好像是冬日雪地上盛开的红色梅花。
        男子寒意盛盛,玄发飞舞,容色冰凉。
        “锁情阵”他倏尔冷笑,“以为用这个区区锁情阵就可以锁住感情力挽狂澜?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可真是痴心妄想!”
        锁情阵,情自闭,爱成烬,恨无际。
        何忆大吃了一惊,未想到在这里会出现锁情阵,这里原本不过是一个幻境,竟然还会有这样的神器存在。
        倘若师兄被控制,无论他是否有过情缘,最终都难逃魔爪。
        何忆犹豫着,想要上前给罔千年帮忙,可是又担心自己的动作反而更像是捣乱,如此竟是犹豫了许久了。
        而依旧飘浮在空中的男子却是突然微微笑了,他反手拍在胸口,毫不犹豫地震断了心脉。一身绯衣,刹那间鲜血淋漓,染红了整个世界。
        随即他扭头对另一个看的傻眼的男子大声说:“保护好她。”
        何忆的心顿时漏了一拍,而罔千年却是在那个何忆看不到的锁情阵里微微闭上了眼睛。
        可是一切却没有那么顺利。原本在一边呆呆站里的余生却是不知为何的突然开始快速疾走起来。何忆一边顾忌着自家的师兄,又担心余生会出什么问题,于是高声呼唤他的名字。
        而何忆的话音未落,瞬间燃起的大火将罔千年同何忆围住,原本何忆还觉得恐慌,可是逐渐感受着,却发现这样的火和自己所想的并不一样。
        这样的火,并没有什么灼烧感,反而让人觉得有一种温暖,这样的温暖让人有一种想要掉眼泪的感觉。
        何忆微笑着,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下,面容绝美,仿佛蝴蝶在瞬间凋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的难过,好像在这一瞬间,会让她失去什么似的。
        而在一边的余生,身体的动作却越发的僵硬,甚至还多了几分诡异感,何忆吸吸鼻子,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