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似梦非梦 1(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阳春,三月。
        如此季节,本该是沐浴阳光之中感受所有温暖的时节,然而到了今时今日,一切却都有了变化。
        余生的状况格外反常,何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样的状态让她想到了过去在重生殡仪馆里的某一次失控,那个时候,余生还不能完好控制自己的状态,现在显然是不同了,可是········
        她还是觉得不安,连带罔千年也是把眉头皱的深深的。
        “余生········”
        “余生你还好吗?你看看我啊。”
        何忆小心翼翼的凑近,眉眼里写满了担忧。罔千年下意识的想要组织,可是在某一瞬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最终落下的只是一声叹息。只是他的余光还在关注着她,惶恐她会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余生又是何许人也,于罔千年而言,不过是个有极浅联系的人,于何忆而言,却是一个可以让他为之付出生命的人。
        罔千年突然的心里还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在翻滚,这些情绪来的何在剧烈,一时间的让人很难控制住,但是好在,罔千年本身就和其他的人不一样,良好的控制力让他还保留着几分清醒和理智,于他来说,已经是难得可贵的事情了。
        “师兄,余生的状态感觉不太对,好像下一秒就会·········”
        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余生大力的向何忆扑了过来,他用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好像何忆并不是何忆,他也不再是他,他们只不过是猎物和猎人这样的关系。
        “余生!你醒醒!”
        何忆凄厉的叫喊着,然而这样的声音终究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余生还是义无反顾的扑向了他。
        他的模样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原本的脸上还有几分稚嫩,而现在竟然爆开了一些伤疤和各种的裂痕,真真的有几分僵尸的力气。
        “小心!”
        随即便是噗嗤一声,在之后的便是一阵风声,随即滚入的便是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乖宝还有着熟悉的味道。
        还没有等何忆做出反应,罔千年便是把何忆挡在了身后,让自己直接面对着余生,还不望解释一番。
        “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余生了,应该是方才受到了一些刺激,或者·········现在的他,灵魂已经被操控了。”
        “灵魂被操控?!”
        何忆顿时如临大敌,恨不得可以直接扑过去瞧个仔细,“我们现在不是已经算是脱离了?为什么········”
        何忆的为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完,余生接下来的变化,让他更是没有机会开口说话。
        不知道为何,何忆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一瞬间的,就可以去往另一个世界,而不管是罔千年还是余生,好像都在远离自己。
        “不要!”
        “不可以········”
        何忆轻声低喃着,可是身体却越发的缺少了控制力,好像也要容身于一片虚幻之中。
        而这时,何忆才发现自己的灵魂却是突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那个原本的她已经被莫名出现的触手高高挂起,一边的罔千年正挥剑试图斩断那些触手,只是,无论他斩断了多少,下一秒就会立刻有新的补充上,从未停歇。
        这是··········
        何忆怔住了,这一次又是幻境吗?
        还是自己一半还停留在了和师兄余生他们在一起的幻境,另一半的自己却是像这样莫名其妙的升腾起来?
        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引发的状态,何忆也想不明白,可是既然已经如此,她还是决定,不妨就这样将计就计起来,之后有什么状况,大不了见招拆招继续而去好了。
        何忆我幽幽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余生,确定他已经不再失控,咬咬牙,选择了继续,她想要弄明白关于这个幻境,究竟是什么来头,而他们,又为何完全受制于其中。
        之于这些触手,已经自己的肉体,她想,师兄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一方砚台,一纸帛书,几束凌波,夺尽仪人泪。
        这是何忆再进入这个幻境时的第一个印象。好像一切看起来都是美好的状态,和何忆所想的乌烟瘴气差别极大。
        幻境里的状态好像是元宵,花灯满江,远远的就能瞧见一个一袭白衣胜雪的男子,男子似乎是在看着什么,也不知是什么景色,竟然看的有几分如痴如醉。
        直到何忆仗着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幻体,凑近去看的时候,她这才发现,那个人的视线并不在其他什么景色里,他的眼睛里,至始至终的只有一个人。
        瞧着那个人的身影,大概是个妙龄女子。
        红衣红裙的绝色少女翩翩起舞于江边,江中水仙及膝。一舞凌波,其真真惊为天人。
        那女子,即便身着的是一袭艳丽的红裙,舞的也不过是寻常的凌波,可是她身上散发的宛若仙人的气质,却是让每一个目之所及的人,都把这样的模样印刻在了心里。
        谁若有幸娶了这倾国花颜,当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那个男子始终在默默的观望着这个女子,何忆犹豫许久,终归是决定暂且离开男子的范围,凑到女子的身边,仔细观察她,兴许在她的身上还会存在着什么线索。
        “老板,来一壶醉浮生。”
        那女子从绣花荷包取出银两正欲递过,却听那正埋头打着算盘做账的酒坊老板道:“姑娘,今日的醉浮生已然卖光,若是有缘,我定当奉上最好的浮生醉。”
        浮生醉········
        何忆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几遍,浮生酒馆我最为出名的佳酿便是浮生醉,而此时这样的对上号,让何忆觉得这些并不是偶然。
        何忆紧紧的跟在那个女子身后,一路上尾随她去了很多地方,最终停留在了一片玫瑰花丛中。
        又是玫瑰花丛·········
        何忆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拍打了几下,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让自己再一次跟随了过于。
        即便她现在并不是一个实体,可是不知为何的,对于这个玫瑰花丛,总是还有着几分的戒心,好像这里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个女子手持一朵娇艳的玫瑰,那玫瑰开的正好,然而还是挤及不上这个女子带来的感觉。
        虽然不能看到她的样貌,但是何忆还是断定,这个女子一定是什么倾国倾城之姿,不然也不会紧紧是背影,侧影,就让她觉得心漏掉了一拍。
        那女子侧身坐在玫瑰花丛中观璀璨烟花,看花灯曳曳,。
        许是因了此美景,她悄然起身,展开双臂,踮脚在水中转着圈,身形轻盈的就像是一只飞燕。
        她颈间珍珠与月华相依,渗出点点光华,何忆觉得这样的模样和她很是相称,倘若她是男子,也必然会倾心于这样的女子。
        她究竟是谁·······
        然而还没有等何忆想到什么重点,那个女子的动作却是有了变化。
        她像是不经意间瞥见一袭白衣的他,弯腰正欲将手中莲花灯放入水中。
        随即又是一个极快的动作,那女子就已经去往可那个观看她许久的男子身边。
        那男子顺势便被蒙住了双眼,身后传来少女空灵的笑声,“阿绾。”
        “诶?········还真是无趣呢,每一次都会被你猜到。”那女子收回手,轻声抱怨道,可是语气里充满的全都是欣喜。
        “因为全天下只有阿绾才会这样靠近我,也只有阿绾的身上会有这样的香味。”白衣青年倏地转身,然后转过身把身后的佳人抱了一个满怀。
        “··········”
        何忆干咳几声,虽然她现在什么都看的云里雾里的,但是她何在清楚,自己········必然是被莫名其妙都塞了一把狗粮。
        这可真是不好的体验。
        “想必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相遇,既然如此·········阿言,我要你手中的浮生醉。”
        那原本天神一般的女子,声音却是多了几分柔软,甚至还有几分显得z稚嫩的感觉。
        少女稚嫩的嗓音中似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糖衣,眼中似有还无的无辜一闪一闪的,纤细的玉指指向阿言提的一壶浮生醉。
        “是不是命中注定我可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好像有一个馋鬼在这里等候我了许久,不知道她有没有等到?倘若她等到了,还觉得满意,那这浮生醉我便当作礼物赠予她,你觉得如何呢?”
        那女子深思了片刻,又歪着头笑了。
        “合不合适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好像有一个色鬼,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好像偷看了哟许久,你说我还是一个娇艳的姑娘,这个色鬼这样的行为,是不是该打?”
        还没有等男子开口说话,她继续絮絮叨叨,“女孩子应该要温柔,那我也不必动手了,只是惩罚一定是必要的,你觉得呢?”
        “却是该罚?那阿绾觉得怎样的惩罚比较合适呢?”
        那个男子也淡然得很,丝毫不惧自己那小小心思被她识破。
        “既然是偷窥本姑娘,这样的惩罚当然要严厉一点,当然不能便宜了那家伙,你说对不对?”
        那个显得格外的爽朗,连连颔首,便是她说的对。
        “既然这样的话,我倒是觉得,浮生醉当作赔礼的话,兴许就再好不过了,当然·········他愿意以身相许就更好了。”
        “可以。”
        那男子面色镇定的回答,随即一坛浮生醉便摆在了一边的桌上,醉人的香气顺势就蔓延开来。
        何忆贪婪的吸吸鼻子,这一次,虽然是在幻境中,但是她终于闻到了这种特殊的味道,想来这就是让余生痴迷,自己却始终闻不到的味道吧,怪不得,就那样的让人沉醉,在体验过一次之后,何忆终于明白了浮生醉的杀伤力。
        而那女子却是喝了一杯之后便停了下来,眼眸在男子身上停留了片刻就又迅速的转到了周围。
        随即,像是有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的眼睛突然一亮,然后手持一支玫瑰,跃过了栏杆,在一边的空地上又一次的翩翩起舞起来。
        身子轻轻转动她,一袭长裙便顺势散开,轻云般的纱自然翩飞,恍若一只飞舞的红蝶。绝世之舞凌波,当真如梦似幻。
        周围的围观的人忍不住大声叫好,为这样的状况而惊艳。
        而她的表情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何忆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瞧得仔细,还是这个人生来就冷漠,她莫名的觉得,这个女子虽然在笑着,可是她的情绪好像已经有了变化了。
        那女子的发带散落,长发披肩,显得有几分凄美,那男子呆愣了许久,随即幽幽叹了一口气,鬼使神差地抚上她微湿的发,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蓦地推开她。
        那一支玫瑰花落地,被地上的碎石擦了满身的痕。
        “阿绾,你·········你为何早这样,你明知道,明明知道········不可以········”
        许是露水太重,重到让她湿了眼眶,“阿言,正是因为你什么都知道,我才不得不这样做,我们········我们都有想要守护的东西,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都坚持,所以,你应该是懂我的对吧·····”
        “不行,你不能这样,我不允许········”
        那女子却是固执的摇摇头,何忆隐隐觉得,那个男子的愤怒好像已经可以点燃了她,可是······不知为何的,他又觉得这个男子看起来格外的悲伤,好像是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你·········你总是这样,看起来是那样的伟大,可是,我觉得你是那样的自私,即便是在这里,你还是从来不会为我停留啊,阿绾,我要那你怎么办?”
        男子的言语深深的砸在了何忆的心上,何忆心中的困惑在一点点的增加,她有一种预感,这里兴许并不是常规里的幻境。
        这里还存在着什么人的意识,虽然微弱,但是,她感受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