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似梦非梦 3(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你还是这样做了,阿言,你果真还是如此了。”
        她的声音有几分哽咽,动作却是格外迅速,快速的便扑在了他的怀里,好像他能把所有的安全感都给予她。
        她全部都想了起来,即便她是排斥的,即便她的内心还有着抗拒,即便对于这些对于她是不想再次敬经历的,可是这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而来的情绪却是给了她致命一击。
        她无法忘记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无法忘记曾经的约定,甚至那些点点滴滴,那些本应该放弃的事情却都再一次的想起。
        那时候的火光,那时候在光影里他最终的身影,以及········
        在即将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最终眷恋。
        她的心一阵疼痛,许久都没有办法好好表达自己的感受,只能任由自己用力的呼吸着,力气大到每一次呼吸都会让自己的心口一阵疼痛。
        她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似乎并不想要看下去,好像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阿绾,我······我明知道你一定会怪罪我,甚至会不高兴,可是我·········我又如何就这样默不作声的看着你一个人,你又怎么舍得把我抛下·····”
        “可是········最经常抛下我的人,不是你吗?”
        那个女子一句话说完,那男子就直接怔住了。
        何忆细细的观察两人神色,就看这男子的面色由苍白转为铁青,然后再一次回归于苍白,最终留下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好像········
        他也在为什么而伤痛。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梦境好像都变得酸涩,何忆竟然有一种想要掉眼泪的感觉。
        而何忆抬眸之时,又看到了对面的女子同样有了这样的状态,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可是还是有一些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好像原本就应该这样。
        “阿绾,你别哭,我·······我不是刻意的。”
        那个女子的抽泣声却是越发的强烈,好像下一秒就可以哭的肝肠寸断。
        他一瞬间的竟是慌了阵脚,忙不迭的想要上前安慰,甚至已经抬手打算用作安慰帮她擦干眼泪,却是被她毫不客气的拍到了一边。
        他只有挫败的垂下了头。
        何忆有一瞬间的呆愣,虽然目前的状态她看的并不是十分清楚,可是眼下她却是越发感受到了熟悉感,这样的熟悉感来的格外的迅速,让她很难控制,甚至她觉得,兴许这些并不是她可以控制的。
        “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的。”
        那个男子终是开口了,声音里的失落却是怎样都无法隐藏。
        “你就那样的狠心离开我,就没有一点点的想过我吗?我有时候,也会在想,我在阿绾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呢?或者,我又在阿绾的心里,占据了她的多少位置,是不是真的微乎其微,是不是真的可以忽略不见,是不是········”
        “不是那样的!”女子开口打断了他,甚至睁大了眼睛和他对视,声音格外的清脆干爽。
        “不是这样的,你······很重要,特别重要,可是我········”
        她突然不再说下去了,而男子却露出了一幅了然的模样,随即头垂得更低,越发的看着悲伤。
        何忆却是想到了她没有说完话的,她经过一种大胆的猜测,大概已经找到了一点点的方向,那个女子,没有说完的话一定是,可是我,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就像是水永远都在流动,而同样的,人也不会永远停留在同一个位置,所以,只要还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只要还拥有可以行动的能力,就一定要不断的奔跑,曾经的痕迹是注定要消逝的。
        “阿绾,我等不及了,我该怎样做才能缓解自己的痛苦呢?我只恨自己没有办法组织你,可是阿绾,你真的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想过后果吗?你真的要这样残忍吗?”
        “我没有·······”
        那女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其实不仅是她,就连何忆也感受到了一定的慌张。
        “阿绾你真的太自私了,即便是代替她死掉了又如何,那些规矩又怎么会是可以轻易改变的,那些已经是天神旨意的事情,谁可以让这些做出改变呢,终究是没有什么用呢。”
        “可我终究是要做些什么的,你应该比我清楚使命的意义吧,那些使命是有些人穷极一生想要去做,想要去让它产生一定的意义。2可是阿言,你一定比我更清楚这些的意义,我又怎么可以就这样半途而废了?”
        “阿绾,你真的要这样吗?比较已经死了一次了,即便这是又一次的重头再来,你还是··········不会想到我半分吗?我真的······”
        “对不起阿言,我·······我在意的。”
        何忆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呆滞,两个人之间看起来像是在相互克制,相互对峙,可是,他们的眉眼里藏满了的都是浓浓的深情,虽说是两个人的争执,可是没有一个人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变化,模样就好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妻在讨论过几天吃什么似的。
        何忆搓搓胳膊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她的心里又顺势多了几分烦躁,也不知为何,她觉得周围的场景似乎有了什么变化,虽然她并不能看到,是虽然改变的幅度格外的小,可是她心里骤然而来的烦闷,却是越增越多,逐渐炸开了。
        忍不住的便是一阵头痛感,大脑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挣扎,好像下一秒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出来。
        何忆觉得格外不舒适,即便是一个灵魂状态,她还是觉得自己是拥有实体的,从这个实体里,她可以感受到诸多的情绪变化。
        而眼下,她却是又一次发现,所处的场景,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何忆隐隐的嗅到绪桃花的清香,这样的香味并不太腻味,偶尔的,还会让人觉得甜,是让人心情会骤然变得轻松的味道。
        何忆抬眸,看到的却并不是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这一次,看到的只有那个女子。
        女子信手推开一扇窗。随即透过狭窄的窗棂满园桃花尽收眼底。她倚在榻上望着身旁的鸟笼微微含笑亦或是苦笑,始终用双手在那把水墨折扇上摩挲着。
        她看起来格外的柔软,可是何忆透过她房间的装潢,也大概猜测出了她的性格。
        她大胆的猜测,可能场景更迭的太过于迅速,以至于面前这个女子看起来虽然还是那个阿绾,可是其中却又有什么细节改变了。
        她究竟应该是谁?
        或者说,这一次,她是谁?
        那女子眉间带有几分忧愁,一扫在前几次场景里的活泼。看起来心事重重,何忆轻轻的凑近,像个鬼魅一般的尾随在身后,耐着性子的等着后续。
        她是真的觉得无趣,这样的场景更迭就像是被粟娅时常吐槽的又臭又长的电视剧,可是灵魂深处在某一瞬间还会有一个共鸣,各种声音直指过去,倒是让她又坚定了观察下去的心情。
        窗外传来声声鸟鸣格外的吸引人,其中还伴随着几声年轻丫头们调皮玩闹的嬉笑声,声音格外的魂魄吸引人。
        可她却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什么也不管,兀自渡步片刻,随即又转身把藏书阁里里外外又翻了一遍,任看遍了桌案上的众多藏书,却还是始终猜不透在月老庙求来的那签的深意。
        何忆忍不住凑近想要观察攥紧在8她手心里的姻缘签,可是她的手指却是刚好攥紧了重要的部分,让她什么都没有看清楚。
        何忆有几分缺失兴致,甚是觉得无趣,甚至还觉得接下来的梦境可能就死了造梦人随便而来的梦境。然而她身边的仆人,却好像是上天派来的助攻一般的缓缓开口了。
        “小姐这是怎么了?”
        “怎么家小姐一直都是活泼的不行,今天怎么突然安静了,也不出去招猫逗狗的,花花草草也没有打理,吓得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咳咳·······那个怀春时期的女子都是这样的吧?”
        “··········”
        “你们是说????”
        “不可能!”
        “咱们家小姐天生缺一根筋的感觉,人又执拗,谁能收拾的了这样的小祖宗啊?”
        “咳,小姐不是应该用来宠的吗?”
        “还不是因为被宠坏了?!”
        要看着这些小丫鬟们即将就要吵起来了,何忆的心里闪过一丝恶寒,不知为何的,竟然莫名有一种鄙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恶意,突然出现只是为了··········针对自己。
        没错,何忆竟然有几分鄙夷自己了。
        而梦境也还在持续进行,那女子终于是把手移开了,何忆怔怔的看上去,却似发现了所谓的姻缘签。
        姻缘自在书中。
        何忆看到之后果然忍不住轻笑起来,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自来只听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现如今,书中却也有了俏儿郎?
        何忆摸摸鼻子,总觉得这样的一切都像是被什么pi人提前做好计划的。
        那女子生来长的端正,自幼识得文字,是远近闻名的貌美才女,及笄之年来求亲的人便踏破了门槛,如今到了碧玉年华,更是日日有名门公子前来提亲,只可惜被她一一婉拒了。
        倒不是有多挑剔,读遍了牡丹西厢,她已不想顺应世俗,只盼能晕倒一心一意之人。
        只是,佳缘难遇啊。
        周围的仆人还在絮絮叨叨的念叨着自家小姐,何忆靠在一侧,这一次,虽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但是他也大概了解到了。
        一夜潇潇春雨寒,晨起已是春芽初吐,满园春色。推窗便瞧见氤氲水泽升腾包裹芳草落英,迤逦满地残花成片,散尽桥头溪下,桃花簌簌而下,如此良辰美景,何忆看在眼里,喜从心里来。
        她静静的躲在一边看那个女子打包,她更上俏丽衣裳,给发上簪上探进窗户的桃花,喜悦心情也使得烦恼悄然消散。
        “小姐怎么突然又来了兴致?”
        女子抿唇轻笑,却是什么都不说,倒是仆人又争抢的继续把小姐退出来
        “突然想到父亲新寻来的教书先生,京上流传着他的种种传闻,心下不由多了几分好奇,便想出去瞧个仔细。”
        她推开房门探头思索片刻,趁着婢子们正处于忙碌,便提起裙摆一路小跑,满脸兴奋是去寻找那个心心念念之人。
        奔跑间忙碌的婢女似是发现她的身影,一路随在身后焦急呼唤,她却不搭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转着水灵眼珠搜寻先生的身影。
        门廊处瞧见那个人干净衣袂便加急了步子跑到他身侧,却也不觉得有何羞耻,心里像着魔般忍不住上前拉住他微凉指节,拖拽着他跑向偏门处,依旧的收不住面颊微红笑靥。
        后山花海如云一片春色如初,面上也是如桃色一样的粉红,气喘吁吁站在桃花树下瞧着对面清俊男子。那人虽然一脸茫然,却也笑的刚好。
        彼时正是桃花盛放,遮天蔽日粉色桃花随风颤抖洒下微醺气息,落英飞舞不时落在地上铺就柔软不染尘泥。
        她看起来好像有点羞涩,垂首盯着鞋尖心跳快了几分,抬头看先生眸子清澈透明犹如碧潭池水她不由看的有些发痴。
        花瓣也应景的飘落于发梢眉心四散肩头,添了几分娇媚气息,更是衬得她多了些许甜美可人。
        “听闻世有佳人娇俏如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姑娘惹得小生竟有些痴迷,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见这样的话,眉宇间更增几分柔媚,一阵风而来,落英缤纷于地,那女子低头踯躅片刻,终是想起什么对着先生,痴笑三分。
        “公子你好,我叫蕊儿”
        “公子你可以喊我蕊儿。”
        说着,她便轻轻的垂下了头,而何忆却是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蕊儿··········
        这个名字上一次出现,还是在罔千年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