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似梦非梦 5(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何忆是迷茫的,恍惚之间竟是突然想到了很多事。
        她想到了自己我第一次见到罔千年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何,竟然看着那两个人突然想到了他。
        那天她跟在花婆婆的身后告别了无双来到了花婆婆的小屋。
        那一天飘荡着罕见的薄雾,花婆婆很快带着她熟悉了环境然后便离开了。
        何忆怔怔的坐在房檐前的一棵神树下,远远便看见远处的一个人,那真的是很远,远到不仔细看就会湮没在这瑰丽逶迤的薄雾里。
        那个人越走走越近我,看起来面无表情,身板小挺得笔直,可是何忆却也依稀从他目中感受到了清澈的笑意,仿佛一只绵羊的眼神让人轻易放下所有防备。
        真是个奇怪的人。
        那个人只是撇了何忆一眼,随即便走了进去,何忆迟疑着跟在身后,然后才知道这个人便是自己的师兄。
        由此,跟在他身后已经很久了。
        江湖险恶,你们师兄妹二人一心,同去同归。
        当时的花婆婆这样的说道。
        自此三千繁华黯尽,时光虚弦。
        那个时候何忆一直觉得自己是花婆婆从乱葬岗捡来的,常常会格外的自卑。
        而花婆婆从来都不会安慰她,只是念叨她的命数格外凄惨,生平必然会有大劫难。
        只是究竟是哪个时间,花婆婆从来没有说清。
        大概是天机不可泄露,大概是,那种像是等死一般的心情太过于难熬,何忆不想尝试,她也不情愿。
        花婆婆便时常对和何忆说,只要不离开乱葬岗,她便可以护得了何忆,就可以更加安全些,何忆也信着他,可是终究········
        人终究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最终都会有改变,即便是过去看起来再美好的过去·······
        花婆婆性格心情不尔你,偶尔温柔澄澈的性子时常如春风般拂过,我好像很久以前就与她认识,又好像她本身就该是一起的。
        可是更多的时候,会给何忆同罔千年很多要求,回突然发怒,让人不知所措。
        何忆也以为花婆婆也能一直陪着她,她可以一直和师兄,和花婆婆一起呆在乱葬岗。
        可是·······
        她终究还是长大了·······
        直到后来的很久很久以后,她还依然记得那天所发生的一切。
        轰隆隆的巨响让何忆突然一个哆嗦,思绪还没有展开就突然被收了回来,而抬眸之间,周围的状况已经失控了。
        到处是火光,泛着点点星光,就像是即将蔓延开来,这样的感觉让人格外不舒服。
        即便何忆还没有真正的来感受,但是即便是静悄悄都看着,这样的感觉就足以让她体会到了心情。
        就像是被烈火反复灼烧着自己的心,一遍遍的,即便只是一个旁观者,何忆还是感受到了透彻的疼痛感,好像她就时那个被烈火灼烧的女子。
        那个男子还紧紧的抓着那个女子的手,不知为何的,何忆有一种不好的直觉,好像场景又一次的倒序,按照正常都来说,可能之前重制的是某个人的美梦,而现在则是回到了这个人的噩梦。
        那个人大力的将那个女子猛地拉入他的怀中,何忆看到她似乎是很想应景的挣扎一下,可事实上,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也没有动。
        周围的大火还在燃烧着,炽热的温度让何忆一个灵魂都觉得自己快要消失了。
        远处还有人在唱着神秘的歌谣,就像是什么圣歌,神秘又有着格外遥远的距离,让人无心去触碰。
        那个女子本能的想回抱住他,他却快了她一步,将她定在了原地。
        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轻笑着变成了另外的模样,随后不舍的看了躺在地上的女子一眼后,缓缓走了出去。
        何忆的心跳的格外的剧烈,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宣泄出来。她用尽平生所学的词汇都无法准确的形容那种笑,是不舍不弃的笑,是心甘情愿的笑,是从今往后生死两讫的笑。
        之后,便是一片浓厚的烟雾,就像是之前无数次场景更替时看到的烟雾一般,浓厚的,甚至还有重量。
        何忆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拼命拉扯着,就像是一颗已经生长成熟的土豆,被人试图连根拔起,就此离开自己熟悉的土地。
        她突然变得心慌,倒也不是不想离开这个梦境,恰恰相反,她一直再期盼着可以顺利的离开这里,只是········
        方才的场景却是让她心口骤然一疼,她觉得好像要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果然,待那片烟雾消散之后,梦境仍然在继续,只是那个一直可以小熏到的男子却是寻不到身影了。
        他仿佛被风暴席卷的一叶枯舟,在一次转身之后就彻彻底底的消逝了。
        可·······那个女子却还找着一遍又一遍。
        何忆有些迷茫,她竟是不知道在心里今夕是何年了,只是知道,一直在跟随着这个梦境有了一个又一个的时间。
        那个女子也不知道是最初的阿绾还是后来的阿绾,又或者是······那个蕊儿。
        不管究竟是怎样的身份,从一定意义上,人的灵魂是不会改变的,可是这一次,何忆却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偏差。
        这些是原本不应该有的。按照正常都说法,在进入轮回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定的整体,与其说是人在进行轮回,倒不如说是灵魂在进行反转,可是现在·······这个不知道究竟是阿绾还是蕊儿的姑娘,身体里的灵魂却是让人只觉得莫名其妙。
        “梦回莺啭
        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
        炷尽沉烟
        抛残绣线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
        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
        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
        云髻罢梳还对镜
        罗衣欲换更添香。”
        是《牡丹亭》里《游园惊梦》的唱词,何忆心说着,甚至还依稀可以感受到这是其中【绕地游】部分,如今在这里出现,绝非是寻常,期间必定还要牵扯着什么细节。
        何忆只恨自己学艺不精,没有跟着粟娅好好的了解一下有关于牡丹亭,有关于游园惊梦的部分。
        只是知道粟娅格外的偏爱,甚至有了兴致还会在殡仪馆里唱上几句,惹得周望时常抱怨他们扰民。
        而令何忆更觉得好奇的倒也不是这个,只是余生好像对这所谓都唱词看起来也颇感兴趣,甚至有时候还会陪着粟娅唱几句。
        有了余生的加入,粟娅倒也不显得尴尬了。
        只是何忆和彼岸花,就越发的看起来迷茫。
        也正是因为两个人这一番看起来有几分诡异的事情,惹得原本并不好奇的何忆连带着对牡丹亭也关注起来。
        不过她也实在读不懂其中都爱情,更多的时候,她更在意如何让自己在赶尸方面回更加都顺利。
        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牡丹亭倒是读完了,游园惊梦甚至可以在脑海里倒背如流,可是其中的含义却是一概不知。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
        艳晶晶花簪八宝钿。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那个女子幽怨的唱腔还在继续,即便何忆有了一部分的了解,k可是心里还是免不了的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像是有一只小小的虫子在她的身体上不断的啃咬着,身体上已然会出现很多伤口,可是这种伤口却是如毛孔一般,让人很难察觉。
        究竟是谁········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
        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画廊金粉半零星。
        池馆苍苔一片青。
        踏草怕泥新绣袜
        惜花疼煞小金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远远的便传来这样的戏词,何忆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她虽然对这种东西并不了解,可是身边偏偏有一个对此有着浓厚兴趣的女子,由此也能做出几分感受。
        而眼下这个声音带着太多都特殊情绪,声音太过于悲切,无非就是用着唱词在抒发自己的感情,让人觉得好不可怜。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
        那荼蘼外烟丝醉软,
        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
        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
        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观之不足由他缱,
        便赏遍了十二亭台是枉然,
        倒不如兴尽回家闲过遣。”
        何忆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个声音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的,如同一条毒蛇,扭转着自己纤细的身子不断都向她跻身过来。
        并不是因为不懂,只是因为惊恐,选本这些不过是一段略熟悉都唱词,可是不知不觉的,在这样的环境里一点点的多了一些其他的意味,以至于仅仅是欣赏都觉得是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到了这样的状况,那个声音更是在不断都回荡,就像是午夜时分都鬼魅歌声,还带着几分蛊惑人心的成分。
        “瓶插映山紫
        炉添沉水香。
        蓦地游春转
        小试宜春面。
        春呵春!得和你两流连。
        春去如何遣?
        恁般天气,好困人也?
        没乱里春情难遣
        蓦地里怀人幽怨
        则为俺生小婵娟
        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
        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
        俺的睡情谁见?
        则索要因循腼腆
        想幽梦谁边
        和春光暗流转。
        迁延,这衷怀哪处言?
        淹煎,泼残生除问天。
        则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是答儿闲寻遍
        在幽闺自怜
        转过这芍药栏前
        紧靠着湖山石边
        和你把领扣儿松,衣带宽
        袖梢儿揾着牙儿沾也。
        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
        是那处曾相见?
        相看俨然,
        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是那处何曾见······
        这一次何忆竟是捕捉到了这一句,她的视线里渐渐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一次终于不再和shi之前一样,终于有了一个主角出现,虽然这个主角仍然是无法看的真切。
        紧接着,还不等何忆做好十足的准备,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那个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好景艳阳天
        万紫千红尽开遍。
        满雕栏宝砌,云簇霞鲜。
        督春工珍护芳菲
        免被那晓风吹颤,
        使佳人才子少系念
        梦儿中也十分欢忭
        湖山畔,湖山畔,云蒸霞焕。
        雕栏外,雕栏外,红翻翠骈。
        惹下蜂愁蝶恋,三生锦绣般非因梦幻。”
        “一阵香风,送到林园。
        一边儿燕喃喃软又甜
        一边儿莺呖呖脆又圆。
        一边蝶飞舞,往来在花丛间。
        一边蜂儿逐趁,眼花缭乱。
        一边红桃呈艳,一边绿柳垂线
        似这等万紫千红齐装点
        大地上景物多灿烂!
        这一霎天留人便
        草藉花眠,
        则把云鬟点,红松翠偏。
        见了你紧相偎,慢厮连,
        恨不得肉儿般和你团成片也。
        逗的个日下胭脂雨上鲜。
        我欲去还留恋
        相看俨然
        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行来春色三分雨。
        睡去巫山一片云”
        何忆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像这样的失控过,可是如今,也不过仅仅是听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再唱着游园惊梦竟然已经觉得受不了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后面的场景,更是能让她失控。
        “夫婿坐黄堂
        娇娃立绣窗
        她裙钗上
        花鸟绣双双
        宛转随儿女。
        辛勤做老娘。
        雨香云片,才到梦儿边,
        无奈高堂,唤醒纱窗睡不便。
        泼新鲜,俺的冷汗粘煎。
        闪的俺心悠步躭,意软鬟偏。
        不争多费尽神情
        坐起谁欠,则待去眠
        困春心,游赏倦
        也不索香熏绣被眠。
        春吓!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
        紧接着又是没有唱完的后半段,那唱戏的女子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和情绪,何忆认真的听着,不自觉的,也染上了几分忧愁。
        是谁?
        究竟是谁?
        唱戏的女子究竟是谁?
        那个男子又去了哪里?
        而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旁观者吗?那些一瞬间而来的迷茫以及·······恐慌,究竟是从而而来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