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心人(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九重宫阙,霏霏之音。
        魅妆站在主子身旁,臂弯里挂着一件外衣,打了个哈欠,却见主子已经倚栏而眠,一身绿纱薄裙,长发直垂腰际,绝色的脸上尽是宁静,恍若神妃仙子一般,魅妆叹了口气,这样美好的人儿,为什么皇上总是看不到呢?
        魅妆,我们且回去,今天他不会来了。美人支起身子,麻利的站起来,向琉婉宫走去,魅妆连忙跟上,回头看了灯火明亮的御书房一眼。
        静文帝不喜女色,后宫空置佳丽三千人,却是极少到后宫的,他此生宠幸过的,也只有这两个人—婉妃路温婉、梨芳仪雪沫。
        而作为婉妃的贴身丫鬟,也只有她知道,婉妃每天守在御书房外,倚栏而眠,风雨无阻,这样的坚持,换来的也只是几夜宠幸而已。
        时年七月,文帝酒醉,误入芳仪宫,***好,次日醒来,他命人将梨芳仪打入冷宫,罪名,是最严重的一种—弑君,魅妆将这个消息告诉温婉的时候,她错愕了一下,却又释然了,纤长的十指敲打着桌面,冷宫啊?
        婉妃在魅妆的陪伴下,走入了冷宫,宫门掩上,魅妆在门外急躁的打着圈。
        第二年的三月,婉妃自请出宫。
        温婉出宫后,却是在街上打了两个转转,一头扎进鸳鸯楼去了。
        青楼一朝美人妆,温婉的手,在名册上轻轻浮动,终于点上魅妆这两个字,老鸨一脸赔笑,这个姑娘可不是卖身给她的,这姑娘也真是奇怪,哪有她这样的,进门就甩了她一锭金子,要求挂牌,老鸨撇撇嘴,算了,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就是了,她退了下去。
        魅妆的百花宴就设在次日的戌时,那日的人潮涌动。达官贵人都聚来一探究竟。
        开场的曲子过后,魅妆抱着独弦琴,出现在众人视线中,面纱被风微微拂起她的面纱,惊人的美丽便已经让全场鸦雀无声,半晌,窃窃私语声起,魅妆的身价也随之抬高,一度飙升到一千两白银,在众人都把目光停在喊出一千两的人身上时,轻轻的声音又起
        一千两……黄金。
        全场再度沉寂,后排的小公子端起茶盏,微微一笑。
        是夜,魅妆的房间,小公子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下,浅酌一口水,才抬头,赫然是一个女人,魅妆叹了口气
        梨芳仪,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吗?
        女人点头默许,刚想说什么,却被魅妆拦下
        这是你家当年被株连九族的原因。
        梨芳仪脸上一闪而过慌乱,她抓过来,一页页翻看,渐渐无力,弑君夺位,焚烧御书房……历历在数,件件都是株连九族的重罪,她终于掩脸而泣,魅妆将她丢下,独自走到院落内。
        九年前,她,沫沫,和凌文都是好朋友,后来,沫沫的父亲犯了事,被下令诛杀九族,她协助沫沫出逃,回来时被父亲罚跪到深夜。
        沫沫心中对皇室的怨恨大抵是那时开始的,后来她的入宫,也是为了复仇,而自己,虽然认出她,但却不能阻止,她就只有日日在御书房前,倚栏而眠,只为阻止沫沫伤害凌文,但一夜她睡熟,凌文进了芳仪宫,沫沫下手前的犹豫,使她计划败露,被打入冷宫。
        她选择出宫,以自己为诱饵,诱出了诈死出宫的沫沫。
        婉婉叹了口气,次日便回宫,只愿长伴君侧,倚栏而眠,只是我爱你的方式,只是不让你们互相残杀而已,而现在的倚栏而眠,却多半是为了等御书房中的那个人吧。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月瑶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碧落是一个风和日朗的夏日。
        
        那日她甩开婢女,独自在宫中闲逛,信步走到碧莲池畔,却见青衣男子俊眉朗目,正支着下颔看一池碧莲盛放。听得脚步声,转头微笑,满眼芳华如莲。
        
        碧落与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公主,我是妖。
        
        那又如何?她是这样回的。
        
        后来她日日独身去碧莲池,但凡能遇上碧落,抑不住的满心欢喜。吃茶,抚琴,赏荷,这般普通的事却因陪伴的人不同而别具异彩。有时碧落不在,便席地而坐,倚着白玉栏杆,看一下午接天莲叶无穷碧。
        
        她想碧落果真是妖。若不是妖,自己怎会这般神魂颠倒,满心满脑只剩他,连那西岐太子也入不得眼。
        
        西岐与东汉为百年友邦,东汉每年将出落得最为动人的公主嫁于西岐太子,已是惯例。而月
        瑶早已是东汉公认的第一公主,无人匹及。
        
        然月瑶在端礼殿初见西岐太子,她未来的夫君时,只余满心惶恐。
        
        明明知道这就是今后相伴一生的男子,却止不住想起碧莲池畔青衣浅笑绝代风华的男子。若远嫁西岐,就绝无再见可能。思及此,再端坐不得,向父皇告了礼,匆匆跑向碧莲池。
        
        天色已然漆黑,奔跑间发髻早已凌乱,方至碧莲池,青丝散了一肩,繁复礼服也已肮脏,月瑶想自己从未这般邋遢不堪,若是叫那莲般男子看去不知可会笑话自己。
        
        微微局促,却未离去,只小声唤,“碧落,碧落,碧落你在吗?”
        
        有欣长秀丽的手搭上肩头,将月瑶身子转过去,“阿瑶,怎地哭了?”
        
        月瑶这才意识到泪早已湿了眉眼,颇为尴尬的想转身却被阻,深深浅浅的吻落在脸颊,泪被悉数吻去。
        
        绯红了颊,却并未推开碧落,只紧紧抓着他的青衫,似是攀住水中唯一救生木,沉沉浮浮。
        
        婚期渐进,月瑶仍是每日都去碧莲池,与碧落照常谈天抚琴,再无亲昵举动,那夜的旖旎明媚只如梦。
        
        阳月十五,宜嫁娶。
        
        艳红嫁衣,桃花妆。凤翔金冠,琉璃钗。
        
        然纵使富贵荣华倾城容颜,也敌不过眼神苍凉似雪如尘。
        
        端坐床沿等待西岐使臣来迎,忽有如莲清香至身旁。
        
        阿瑶,跟我走。
        
        身子腾空,夜风凉意甚重,依偎在温暖胸膛上却不觉寒冷。
        
        及落地才看清已至碧莲池。还未说话,下颔就被粗鲁抬起,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吻让她无力抵抗。
        
        待得胸前一凉,才惊觉此刻竟是躺在巨大睡莲中,琉璃钗已取,青丝洒满睡莲,平日温润如玉的男子却粗狂地在身躯上落下一个个吻,想阻止的手最后只更紧攀附。
        
        进入的那一刻,明明是满心欢喜却有大滴泪珠滚落。
        
        纵使死了,有这一刻的欢愉也无憾。
        
        意识在渐渐变淡,有谁的声音熟悉似生命,“阿瑶,阿瑶你怎么了?”惊惧沉痛悔恨。
        
        想嘲讽地笑,却终究不忍,只用尽力气淡淡道,“我怎么了,你不是最清楚吗?”
        
        古有野史记载,紫宸星落,天女降临。此女通鬼神,晓天地。凡人得知平天下,精怪得之成仙家。
        
        然被精怪拥有之日亦是消陨之期。
        
        月瑶出生那一日,正是紫宸星陨落时,时值司天监无能,故此秘密无人知。
        
        只除月瑶和碧落。
        
        这如玉男子实则一碗毒药,她却甘之如饴。
        
        此夜后碧莲池中满塘莲花一夜枯死,亦无人再见过公主月瑶。只有宫人于碧莲池畔见银发雪衣绝色男子抚着手中一支琉璃钗喃喃自语,神色悲恸。
        云陌缓缓睁开双眼,夜幕笼罩了大地,树林里静寂无声,男子对着自己盘腿闭目。后背有些微疼,她检查了一下发现伤口是包扎过的。心里窃喜,又安心睡去。
        清晨,云陌掩面痛哭,真是好心没好报!自己拼命救了某人,身子还被看了去!叫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以后可怎么活?
        愈哭愈伤心,最后她甚至想死了算了。男子只得承诺娶她。原来他叫王寒。
        云陌觉得自己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才会遇见王寒。
        云陌从小跟着师父住在岚山山中,她的皮肤暗淡无光,头发又长又乱还发黄。最要命的是她脸上有一块隔几天就会移动的约莫三个铜板大小的红斑。师父死后就一直孤身一人,无家世,无背景,走遍了岚山山下所有村庄都没人肯娶她
        最后她打算回山,从此孤身一人。正巧遇到有人被劫,她出手打倒了劫匪,再细眼看着王寒,什么风度翩翩器宇轩昂貌比潘安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美!就在她入迷时,其中一个还未离开的劫匪从后面砍了云陌一刀,云陌转身一脚踢飞那人手中的大刀,又一脚踹飞了他,怒喝,滚!说完便晕了过去。
        为了确保万一,云陌拉着王寒在师父的坟前拜了天地。
        原来王寒入山是为了寻千年灵芝救父,云陌想,如今嫁给了王寒,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记得师父提过,灵芝在岚山山顶。她便偷偷为王寒取灵芝,哪有那么容易?灵芝周围有灵蛇守护,她全身都抹了雄黄,赤裸着身子,遇上寒风冷得直打哆嗦。山顶是峭壁,她弄得伤痕累累,好几次还险些摔下来。
        王寒看到一身是伤的云陌,顿时满心愧疚,隐隐有一点疼惜。
        他说,娘子,谢谢你。我不会说话,但是这份恩情我会记一辈子的。
        王寒带着云陌回到了晗城,他是晗城少城主。老城主已经病入膏肓了,他希望千年灵芝能治好父亲。
        王寒带着云陌进了城主府,途中路过了晓露池,池中种满了莲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特殊的香味。听下人说,那是凝香莲。整个晗城只有这一处地方有呢。云陌若有所思。
        老城主宠爱歌姬如烟,连生病了也要如烟陪着。
        如烟看云陌的眼光中充满了不屑,云姑娘,你就凭你也想嫁给未来的城主?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
        云陌也很自卑,眼泪几乎就要落下来。王寒握住她的手,对如烟说,你只是府中一个歌姬,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娘子?既然父亲还没醒来,寒儿下次再来看他老人家。
        王寒拉着云陌的手回到了他的房间。他安慰道,别太在意她的话,我是不会负你的。我并不在意你的外表和家世。
        云陌点点头,相公,我师父说,若是有缘,我会变成一个大美人呢。我才不在意她说的话。
        师父说,那红斑叫凝香。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云陌的肤色变白了,头发也不发黄了,红斑正好到了她的眉心,远看别有一番姿态。
        老城主还是死了,死前身边只有如烟一人,如烟说只要王寒肯娶她她就作证老城主传位给他。
        已经几天不见王寒了,云陌有空就坐在晓露池旁的凉亭内发呆。他会娶她吧?
        忽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娘子,其实父亲早把城主令牌给了我,这几天料理父亲后事,继位大典,冷落你了。
        我此生只你一妻。
        她回头,肤如凝脂,雾鬓云鬟,凝香终成了一点朱砂。
        一笑倾城。
        那日,玓辞闯入水榭凉亭,说要为他娘子求救命之药。“你若要救你娘子,就一命换一命吧。”本是为了试探他,他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后便跳入河中。青瑶把他救上来后深情感叹:“如果我遇到了他一定会很幸福吧”
        在一旁的青池却满脸失落。玓辞走后,青瑶的魂魄附在了归浓身上。可是她的根还在瑶池。青池走后,青瑶悲愤交加,一口吞下了青池的分根,与她彻底融为一体。没有了根的青池一如最初的归浓,日渐消瘦。
        青瑶化作道士,引玓辞来瑶池,她也要让青池尝尝爱人弃的悲痛。可是她没想到青池附魂在玓辞身上,也没想到没了根的青池马上就要灰飞烟灭了。而青池却早已自知。
        “瑶儿,我们宿命如此,我不怨谁,只怨没早表明我的心愿。当你说你先遇到玓辞会很幸福时,我便控制不住自己。我附魂成归浓,与他恩爱,只是因为我爱你,我不想你和他在一起。我知道伱化成道士引他来,我便附魂于他身,只为和你白首不离。我如此爱你,却终究不得一起。”说完青池便灰飞烟灭。
        青瑶呆滞的坐在地上,她没有想到青池是因为爱她才离开了她,可是她却没来的及对青池说,如若先遇到玓辞的后一句是好在我也早有你陪。可是当时青池突然跑开了。玓辞仿佛做了个很长的梦,梦到他去了个地方为归浓求药。那里开满荷花,凉亭边有个女子对着满池荷花痛哭。随后便化成一阵烟,落在地上,刹然间,开出一株红色花,却是双生花。它们紧紧连在一起,但却是朝着相反方向而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