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东方吐白,天空闪着灿烂的霞光。何忆这才舒展了一口气。
        她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停留了多久了,原本的心思也开始变得淡漠。
        她揉揉自己乌黑的柔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处理的关系,头发已经有些打结。
        她拿着手中的白色玫瑰,那是她在某一次场景转换之时拿到的,这东是所有花丛中最娇艳的一朵。我摘下薄薄的一片花瓣,轻轻地覆在了小腹。
        相思湾。
        这是她又一次来到相思湾,之所以说是又一次,是因为她的习惯。
        即便重生殡仪馆现在就在相思湾,而何忆也一同住在相思湾,可是彼时的相思湾有的却是不一样的情绪。
        同样是因为他。
        对于过去的一切,何忆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只听粟娅和师兄说过只言片语。但可惜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她还没有来得及了解一切就已经席卷到了这里。
        而这一次·······应该是有机会了。
        何忆的心在剧烈的跳动。
        那个传说的女子,还有他,都在最后有着悲惨的结果,他们并没有修成正果,可是最后却是踏上了轮回。
        于他们来说,定是有无数未了的心愿。
        何忆思索着,兴许那些未完成的东西,在这里便可以展现出来。
        相思湾在此时还算是繁华的都城。
        何忆还记得在上一个场景里,那个男子在同他心爱的女子讲话时,他的眼眸闪烁的异样的光芒。
        他还说,蕊儿,总有一天,我会逐渐成功,到时候,我们就结成道侣,我们一起在相思湾有个家。
        那个女子认认真真的看着他,他也专心致志地看着她。
        她那时是那么相信他,以至于到最后他做了那么多伤害我的事她依然相信他。
        何忆只是默默围观着,以至于最后的自己,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他是一名道士,并没有修道成功的那种。
        他在赶路时被妖怪骚扰,不幸落海。
        其实当时她完全不用理会,这千年来发上这样的事太多了。可那时正巧那女子恰逢一心求仙,只愿多做善事。便把他带回家中休养。
        何忆仍然记得当初他醒来发现自己在被玫瑰包围的房间里时惊慌失措的样子。
        他念叨着,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
        他说话支支吾吾的。
        何忆觉得,这并不应该是他会说的话,他应该········
        可是········
        后来他就在这里赖下了。
        也知道她的特殊身份了。
        那女子也会催促他,困惑作为道士,为什么不去捉妖呢?
        他解释说这次出发太早了,本想早点去相思湾打探打探消息。
        但是·······
        但是现在·······
        他不敢去了········
        究竟是不敢还是不想,无人知道。
        他只是一直念叨着,如果又遇上劫匪了怎么办?自己的修行不足,难以成大事。
        真是胆小啊,原版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何忆这样感叹道,却是忘了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好像·······
        好像之前的两个人应当是要有什么关系。
        时间渐渐过去了,那两个人却是一点点的熟识,最终还是相爱了。
        何忆并不意外,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时理所当然的事情。
        好像········
        千百年前就应该如此。
        姐姐说,既然爱就应该在一起。
        可是那个女子却是很害怕,她怕最后会像姐姐那样日日以泪洗面。见不到心爱的人,却时时刻刻在想他。
        她的姐姐似乎明白她的心事,柔声问她,“可是已经这样了,你放得下吗?蕊儿,他和你,本应该········”
        是啊,她放不下。
        甚至,本应该什么的,她也不清楚。
        姐姐没有讲完,她的心也有着模糊,何忆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同样是迷茫的。
        他们成亲了,就在蕊儿的玫瑰花房间里。
        没有人说什么,因为其他人也懂。爱的事情是说不来的。
        更何况·······
        姐姐的那句话,他们本来就应该是·······
        那时的他们多欢喜啊。以至于后来有了孩子,以至以,他最后不告而别·······
        世上最伤人的,莫过于爱人的背叛。
        何忆心想,那个人一定还不知道这个道理,才那么放心大胆的在那女子睡熟的时候偷偷离开,就此不告而别。
        他一定是不够爱她,所以才舍得伤害她。
        一瞬间的,何忆也难过的一塌糊涂。
        那个女子的悲伤,她全然可以感受到。
        她真的疼得很厉害,而且很想杀了他,想要打开幻境。
        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幻境是不可逆的,能看到的也只是过去发生的事情,甚至······倘若有了变化,发生逆转,就不知道后来的自己该去向何处。
        何忆只有继续围观,硬生生的吞下了如洪的泪水,她还想要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那个男子带走的还有女子的内丹,那是她所有的修为,这也是为什么触之必死的原因。
        没了它,她也会活不下去的。
        她感到痛。躲在玫瑰花丛中休息。
        同样的,何忆也觉得痛,却是没有半点法子可以缓解痛苦。
        直到再一次场景转换,何忆才在旁人的对话里找到原因。
        他赖在她这里是为了偷走她的修为,却不知道这样会带给她痛苦。
        他拿走那女子的内丹只为了救回他的妹妹。
        可是·········
        那个女子却是受伤了。
        即便后来他也是才知道内丹对她的重要性。恳求道长帮他想办法补救。
        可是········
        一切都来不及了。
        内丹那种东西怎么会轻易弄出来,任何的补救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混一个心安理得,其实一旦错了,就已经没办法补救了。
        何忆的心在滴血,她想,她也终于明白粟娅所说的那份痴情。
        不是辜负,不是不在意,不是占有,是无奈,是太爱,是想要占有却变成了守护,是无数次痛心之后又点燃的希望,时看到一点点的火种都渴望想要点燃,期盼着最后得以燎原。
        可是·········
        哪有那么简单。
        蕊儿不但漂亮伶俐,对所有花类还分外熟悉。
        可自那人离开之后,她便失去了几分魂魄,像是变了一个人。
        也有人带着道士直奔蕊儿家里,借故说是邻里之间的帮助。
        那些道士踏罡布斗,行法书符,手舞足蹈,高喝捉妖。
        家里人愕然,蕊儿倒出来了,神色淡淡道,“人又如何?妖又如何?我正经逐渐,又未曾伤人?又何须如此?更何况,拿走我修行的人,又何尝不是你们的人·······”
        来人自觉理屈,偏作正色道:“凡妖孽皆属邪道,岂可在世上横行!必要除去,才应天理!”
        她苦笑:“公子,我·······你又何不信我,我不过是修习一些异术,从未想过伤人,守着这玫瑰圆子悠悠数年,和那公子相爱,也不过是希冀有人真心待我,可是········你们真的容不下我吗?那我自当归去,你好自为之!”
        说完竟投入门前的河水里。
        投水处立刻生出异色玫瑰,连缀数里不绝。其香异甚,远胜凡花。
        再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同样的,那个小道长也寻不见了。
        何忆蹙眉,总是觉得这里好像有些熟悉。
        进而紧接着,是一个薄雾的清晨。
        渡口上坐着个娉婷少女,像极河面上一支洁白的睡莲。
        人们好奇地问她的来历,她摇头不语,眸子象是含着露水般盈盈欲滴,惹人怜惜。
        见她无家可归,就有人打起了坏主意,上前哄骗她。
        路过的那个小道长看得忿然,推开众人携了她的手,领回家认做妹妹。
        少女轻声介绍自己,她缓缓开口,“公子,我叫阿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好像有一个人总是这样喊我,想来这是自己的名字吧。”
        那个男子突然停顿,认真的注视了她许久。
        而何忆,也开始觉得头疼,她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懂了。
        阿蕊贪玩,喜欢在街上闲逛,一不留神就被一盆水泼了正着。
        如雪皓腕竟露出大片伤疤,吓得泼水的妇人将道歉咽回去,惊叫声引来了镇上的人。
        仓皇之间想要逃离的时候,人群之中突然冲出一个身影,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眸光一闪,似是含着莫名情意,他轻唤道:“蕊儿·······”
        “是她!!”
        “她回来了!”
        时隔多年,那个投河少女又一次回来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相思湾。
        何忆却是懵懵懂懂地看着面前这莫名上演的过去,依稀觉得有些眼熟。
        何忆思索着,脑海里似是对这个小镇存有一丝印象,却又细想不出分毫。
        还来不及她理清头绪,场景又是发生了变化。
        那个女子起身欲走,却对上了小道长深不见底的双眸,她顿了顿,还是选择离开。
        他一汪清泉似的双眸闪动着莫名的情愫,心里只觉堵得慌。出神之际,却没发现一束白光似刀刃般直直袭向她的头部,
        身受重伤的蕊儿看着从暗处缓缓走来的男子,她的手中还握着鲜血淋淋的长刀,顿时白光乍现,光影重叠,想起了那段不堪往事。
        原来自己·······嫁过他。
        原来他夺走了自己的内丹,伤害了自己,自己却是忘了他·······
        真可笑啊。
        何忆的心很疼,她忙不迭的想要寻找小道长的身影,她发觉,果然只有小道长才是对蕊儿好的那个人。
        原来那个男子便是作恶多端的狐仙,昔日之事,不过是狐仙最擅的障眼法罢了。
        何忆陡然明了,他费尽心机夺了蕊儿内丹,口口声声寻求这原谅,究竟是不是为了母亲还不得而知,只是知道········
        这个人,真的不爱她······
        何忆也清冷地笑着,心里却是越发的感到止不住的难过。
        庙外顿时电闪雷鸣,她看见那个蕊儿仰天长啸,阵阵咆哮震得何忆胸口发疼。
        蕊儿咬破手指,往眉间一点,一字一句念道:“苍天在上,信女阿蕊,以血结印,誓死捍卫即墨众生!”
        她已是牵连大家一次,怎么能·······让大家遭遇这血腥的杀戮。
        天雷混混,蕊儿终是倒下了。
        几段恩怨,荒芜爱恋,誓言如烟,海风拂过,芳心已没。
        小道长不知道从哪里赶来,终是完了一步。
        他的身子已经满是伤痕,何忆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看到他颓废的跪在地上许久,喃喃念叨着,“这一次,还是晚了········我还是········没有让你想起我,还是·······不能让你爱上我·······还是·······不能保护你。”
        何忆默默的听着,却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直到场景转换为节日,大街小巷一片喜气,几乎每家每户都挂上了大红灯笼,宛如一团团跳动的火焰,连成一片火海。
        她看到那个男子站在城中最高的地方,看整个京城被火海包围、吞噬,直到让那夸张的颜色刺痛了眼睛。
        他的神色哀伤,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银边,即便是男子,却也美得如梦似幻,却也凄清孤冷。
        何忆也忍不住举头望月,心如冰窖。
        她早就知道,那个小道长并不是寻常人,也知道,在那两个人之间,是过去的一段记忆,究竟是否和她有关,还不得而知。
        但当她看到小道长这样悲伤的模样时面前,她却是如此的难过。
        好像········
        就好像她也经历了一样·······
        “余生·········”
        何忆不自觉的念了出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在这样的时刻想到了他。
        还来不及深思,她却又看到那个男子在微笑,鲜血从口中涌出,目光缱绻温柔,似是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
        不知道是哪里走了水,逐渐蔓延开来,那个男子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火舌缠上他的身体,慢慢灼烧,心也跟着刺痛起来,忽觉脸上微凉,何忆伸手一摸········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是实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