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4(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微厚的书卷摊在桌上,那个女子看起来格外的温婉,她纤长手指顺着墨迹一路点下去,忽然顿住。
        有人轻轻念道:“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你·········”
        恍惚中似听到空灵的声音:“姐姐········”
        有白光闪过,在她面前织出一面镜子,在那个镜中景象如走马灯般穿梭转换。画面的最初,是一片接天莲叶的荷。
        红衣的女子脚步轻快,迎面跑来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险些撞到她。
        她蹲下身抱起那一团,端详半晌,摸摸它的头微笑道:“多可爱的猫。”
        “姐姐········”
        不远处传来略略无奈的声音,那个女子抬起头,眯着眼睛向前方看了看,一个白衣女子正朝这边走来。那女子穿的和红衣女是完全不一个季节的衣服,让人看到就会觉得困惑。
        如今已经是五月的天气,用不着穿狐裘吧?
        白衣女子走过来,施施然行礼轻声道:“姐姐。”
        顿时心中了然。
        自家妹妹本就是生性畏寒。继而问:“这只猫是你的?很可爱啊。”
        那女子轻笑一声,眼里有一瞬间的失落,随即又摸了摸猫的头,说:“姐姐,花花确是可爱,可是········”
        它不是我的啊。
        画面一转,祠堂之上年迈的王用力的咳着,祠堂之下同样年迈的元老稽首颤巍巍地说:“家主,如今要看就要天下大乱,危难在即,作为尹家人,又怎么可以········。”
        众人面面相觑,已经有人挑起了头,认为唯今之计只有·······延续那个古老的文化。
        奉上祭品。
        年迈的家主从座上倏地站起,想要斥责几句,忽然涨红了脸,晕倒在地。
        那一天,尹家的上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雾气,空气中也透着压抑之感,令人喘不过气。
        尹家祠堂里,白幡高高的扬起。年幼的少女跪在榻前,咬牙低语:“父亲,家主,你放心,我········我一定会守住尹家的,不仅如此·······我还会保护妹妹。您·······可以安息了········”
        那一天,她开始成长······
        画面再次转换,大红的盖头被轻轻挑起,她微仰了头,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道:“真的是你啊。”
        那个人挑眉,俯身附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你觉得,我这一局设得怎么样?”
        她嘴角咧开一道弧度,以相同的音量回道:“你可听过,局中局?”
        “哈哈……”清冷的嗓音响起,他抚掌道:“可是········真的会如你所愿吗?”
        从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
        她轻叹一声,软了语调:“若你我依旧如第一次相见那般,该有多好。”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又········
        哪有什么一如初相见······
        如果么,奢望罢了。
        那个人如是想着,自嘲的笑笑。起身走出门去,外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
        似乎········
        接下来场面······天也不忍看么?他冷笑。
        最后的画面中,他持剑指着红衣女子,他的手颤了颤,轻笑一声:“你真的以为,我不会吗?”
        然后,他猛地拉开门,天阴沉沉的,四周围满了黑衣黑甲的死士,刀锋闪过冷厉的光芒,。
        他的手抬起又放下,霎时,刀戟挥出,交织成一张网。
        随即,天空下起了暴雨。
        她听见他说,不要出来。
        外面打了几道闪电,照得屋内惨白惨白的。
        她攥紧了拳头,听外面雷声隆隆刀剑碰撞。蓦地,她扑到床上,用力捂住脸。压抑破碎的声音逸出来,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姐姐······”
        “还有········对不起你·······”
        “花花·········他·········”
        “姐姐会原谅我吗?·······”
        花花蹭到她身边,缩成一团“啊呜”一声,紧靠着她睡着了。
        而她也是睡着了。
        再一次打开房门的时候,没有了那个男子的身影,同样也没有了她的,两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那些前尘过往·········你还记得吗?”
        黑暗的幻境里,有个魅惑的女声这样问。
        他摇头,说,不记得。
        那年春,黄沙满天,他走进送她一朵白玫瑰。
        又一年春,因为思念,她种了满园的玫瑰。
        又是不记得第一个春天,她的执念把玫瑰染成红色。
        又一次的相遇,两个人成了敌人,有了那么多的了距离·······
        玫瑰已经变成了红色。
        而她········
        却是穿了红衣。
        她·········
        还是她吗?
        依稀记得,她还曾说过,这一次,我真的对你说再见了。
        一切都变了。
        余生觉得痛苦,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一般的思绪在过去挣扎着,又有另一半静悄悄的,让他想到了他的执念。
        在第一次完全清醒的与何忆见面之时,她就已经在余生的心里扎根了。
        他从没见过何忆这样的女孩子,虽然归根结底的,还有他根本就没有遇见过几个女子。
        而何忆也确实要强。
        在赶尸方面明明是新手,就是不肯服软。他们也曾有无数次的任务失败,时常回无比狼狈,可是个性使然,她怎样都无法张嘴说句软话,所以只能沉默以对,
        “没事,我们可以的,一起再试试好了,抱歉了,让你和我一起总是托你的后腿。”
        何忆总是会这样说,余生总是会愣了一下,然后一言不发的紧紧跟着她。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一直这样的温和,还是········只对他这么细心,也不想知道,只是从此以后,他的生活已不能没有他。
        他再也不是寻常的僵尸了。
        他也会时常想到一个遥远的过去,他时常猜测,那些可能是他还活着时的样子和生活吧。
        倒也不是很清晰,但大概也是小千宠万幸,没人约束他的自由。
        和后来遇见何忆之后,也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但对于彼岸花来说,一切却又不同,每一次的遇见,都会让他有所改变。
        山花灿烂时。何忆总是会同往年一样,她偷溜去山上采花,这本来是粟娅喜欢的,但是时间久了,竟是成了何忆的习惯。
        传说那山上有妖镇守,千年以来山上野兽和平相处。
        何忆自小便在乱葬岗长大,又年年来这里游玩,别说妖了,连野兔都不见几只。
        而那一次,又不知何时起,她的身边莫名起了一层薄雾,越来越重,直至看不见了来时的路。
        何忆觉得怕,站在原地却迈不动步子。感觉四周似有一双眼在盯着自己。那目光贪婪的让人发冷。
        “姑娘可是找不到下山的路?”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何忆吓了一跳。又觉不对,这声音不在耳边,而是直接回荡在脑海里。
        话音未落,眼见一白衣男子走来,似和着大雾混在一起。
        “你是谁?”何忆高声问道。
        男子笑而不语,牵起她的手就走。何忆想挣开,却有一种力量迫使她跟随前进。
        不过多久,看着眼前的景象,是下山了。
        “你·········是不是这里的山神?你是不是不会说话?你刚才的声音·········”
        男子微微摇头。拿过她手里的大束花,轻挽,便成了复杂的花冠,轻轻插在她的发髻上。转身就要消失在茫茫白雾中。
        何忆呆住了,良久才大声喊着:“喂!你叫什么名字·······那个·········我·······”
        连着几夜,何忆的梦里都是那白衣身影。更神奇的是那花冠上的花几日也不见枯萎。一如初摘之时。
        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何忆处理了自己的事情,黑粟娅留了字条,又来到这座山。
        清早的露水打湿了裙角,何忆又来到上次相遇的地方。坚信必然会看见他。
        今天的山上不同平常,静的很诡异。不多一会,竟又是一片大雾茫茫。
        “是他要来了吗?”何忆自言自语。
        果然,他来了。却是满脸的焦急神色。拉过她就要向山下走。
        “为什么要我走!”何忆觉得好委屈,“我是来找你的!就那么讨厌我,那么想让我走吗?”他摇头,依旧拉她走。
        又一声音传来。
        “何忆,没人让你走。来我这里啊!”
        说完,便是一阵长笑。
        白衣男子将何忆护在身后。
        “别来无恙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们了,怎么?还想在这里叙旧吗?别做梦了!今天该了结了吧!”
        何忆听得云里雾里。
        那人放开了何忆的手。一声低吼,便上前去与那男子缠斗。看不清身影,只是那白衣上逐渐有了星星点点的红。
        不多一刻,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不甘的倒下了。
        他终是转身向何忆走来。却不料男子倾尽一身功力对何忆发出致命一击。
        紧接着,何忆便无声的倒在花丛。
        “你一位你是谁?呵,你比我可怜多了,你永远也没有机会,我不杀你,那也让你尝尝失去挚爱的痛,哦,你的挚爱究竟是不是她呢?还是那个人呢?。”
        说完,他便化回原形,灰飞烟灭。
        风吹散了他未流下的泪。
        “何忆········”他的声音温润好听,“不知道可不可以········喊你绾绾。可能·······唐突了,毕竟这是主人的称呼啊。其实········千年来,9合适我我第一次开口说话,只说给你一人听········”
        “这一世········我终于找到了你,可是,你已经不是完整的你了,但是不要紧啊,变成几个都无所谓,我这一次,终于可以参与下去,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笑的样子,真的很美·······本想等你长大些再见你,可是········还是迟了,我还来不及告诉你·········”
        “绾绾,我········我已经·······寻找了你许多年的。不要忘了我,我是花花。”
        拒粟娅所说,何忆那一次昏迷在了重生殡仪馆门口,还是她发现了她,担心她着凉,把她抱了回去。
        清醒后的何忆总觉得自己的心空空的,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她也说不清楚。
        脚边有绒绒的感觉,是只刚成型的小猫咪。何忆抱起它,却是止不住泪流满面。
        “娅姐姐·······殡仪馆里何时养猫了?”
        何忆轻轻放下它。转头看向粟娅的那一刻,她没有看见,这只猫身上有微弱的光亮。
        “睡傻了吗?”粟娅抬手摸摸何忆的额头,“我说·········这可是你救回来的猫咪啊,名字叫彼岸花。”
        “莫不是撞到了头部?所以不清醒了?冰块脸你怎么看啊?”
        粟娅捅捅身边的罔千年,罔千年却是默默的看了那只猫一眼,慎重的模样,像是在处理什么棘手的大问题。
        许久才回答,“没事,不过是一只猫,但不是普通的猫,兴许是什么猫王,应该是九命猫妖,不过········已经是最后一命了。”
        “最后一名了吗?”
        何忆揉揉它的偷,“有一点可惜······”
        “但是猫咪可能就觉得是幸运了,之前的每一次都让自己活了下来。”粟娅似乎看出了何忆的不在状态,于是顺手把猫塞到了怀里。
        “这只猫还有妖力,不过格外微弱,兴许不久的将来还可以说话,还会有什么力量,所以·······不要担心,要知道,它可是活的比你还久。”
        猫咪舔舔爪子,在她怀里打个滚,似乎是在印证这个说法。
        “还有·······兴许还可以变成人类哦·······”
        何忆却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期待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