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5(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他们不知道的是,它已经短时间不会变成人类了,挽救她已经将自己的力量即将消失殆尽。
        何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心心念念惦记的,成长后,变成人形的彼岸花,自己在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而他们却是都忘记了。
        何忆在清醒后就忘记了和他相关的过去。
        彼岸花第一次在何忆面前开口说话时在工作时间。
        殡仪馆里还在举行仪式,大概是伤心过度,一个小女孩一不留神就把燃烧后的香灰撒了出去,刚好泼了正着。
        彼岸花顿时惊叫一声,竟是开口,“你小心一点!毛手毛脚的!”
        顿时吓得泼水的妇人将道歉咽回去,惊叫声引来了周围的人。
        彼岸花心道不好,仓皇之间想要逃离的时候,人群之中突然冲出一个身影,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碧色猫眼眸光一闪,似是含着莫名情意,他轻唤道:“一一”
        声音凶还带着几分委屈。
        何忆愣愣的戳戳它的脸,有些不敢相信。
        “是猫妖诶!”
        那个小女孩也从害怕变了有几分兴奋。
        粟娅所有所思眼波流转,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看着何忆的动作。
        何忆却是懵懵懂懂地听着面前的猫咪别扭的说着话,虽是听得有几分心不在焉的,但其实,她依稀觉得他眉目眼熟。
        “娅娅,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之后的日常经常是这样,不知为何的,彼岸花对粟娅格外的热情,模样看起来像是有几分一直粘着他下去的意思。
        那时候,粟娅抬头就可以看到远处一个胖乎乎的猫跑来,笑得眉眼弯弯。
        书桌台上随即上便被风车、面人、风筝之类的民间小玩意儿沾满。
        粟娅总是露出几分嫌弃和鄙夷,但是都顺手收好放在一边。
        她时常会和何忆讨论,还好这只猫还算有趣,送来的不是老鼠。
        他们哪里想得到,彼岸花,又怎么会是寻常的猫咪呢。
        但其实那个时候,粟娅并没有告诉他们,他之所以只是面不改色的收了彼岸花的礼物,其实是有原因的。
        再第一次收到礼物之后,她就在晚上梦到了一个场景,之后还有了第二笔,第三次。
        以至于最后·······
        越来越清晰了·········
        她好像看见了,过去的时候,好像也有一个小女孩,总是跟在自己的身边,黏着自己,给自己撒娇,好像······还有一只若即若离的猫咪。
        那个小女孩总是粘着她,好像她就是所有的依靠。
        她总是会笑笑道:“哎呀,你还是没长大呢,这样的话家主看到了,又要凶你了。”
        那个小一点的女孩总是摇头晃脑道:“是阿姐你还待我像孩子。”
        说罢撇撇嘴,一脸痞相。
        他们生来就家族显赫,地位越高,要做的东西就越多,粟娅虽然没有真切的看个明白,但是还是知晓了一些大概。
        那个小女孩伴了她许久,她已经记不得年月了。
        “阿姐,再过不久你就要成人礼了。”
        “嗯。”
        “你开心吗?我听娘亲说,之后的阿姐就要变得不是阿姐了,我·······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我就是好奇,阿姐愿意这样吗?”
        她抬眸,眼前是一张关切的脸。
        可是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要怎样回答,只是笑着安抚她。
        这次成人礼后百年我便可修得正果,这身修为就可以为她做出贡献,而他们都知道之后,她就不再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了。
        事后必定会落下病根。
        眼前仿佛出现那张犹豫的脸,粟娅迷蒙的睁开眼。
        这又是一个新的梦。
        自那日彼岸花握住她的手给她一颗珍珠后,便匆匆离开之后,她便心生恍惚,兀自又呆了一会儿。
        而在又一次入梦时,却已经没有那么美好了。
        她听闻妹妹私自盗取出行领被家主发现压在尹家地牢之下。粟娅曾偷偷去看她,她见了粟娅之后甚是开心,拉着粟娅的袖子不肯撒手。
        “你怎么那么傻呢?”
        那个女孩扯扯嘴角说:“阿姐,我不过是想要为你做些东西,阿姐不傻吗?明明知道·········但还是有执念,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呢,我只想保护姐姐,我·········。”
        她不语。小女孩像是想起什么傻笑起来:“阿姐,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只比我高一点儿,却装作小大人的模样教训我踩坏了湖里的花草,明明我们差不了多少。后来我天天去找你,你也不理睬我。我寻得那些玩意你都看不上眼。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明明········”
        她的语气颇有些不甘:“其实那些都是宝物,就说上次那颗夜明珠,我好不容易从二公子那儿哄来,你瞧上一眼就扔到一旁。还有上上次那把八宝琉璃梳,我趁娘亲出门时偷拿与你,后来被发现后我咬死说摔碎了,挨了好一顿打。”
        “阿姐········你一定觉得我很幼稚对吧,可是········我不后悔,就是想要把所有的美好都给姐姐········”
        她定定的看着她,突然笑了出来“我都看见了,姐姐的梳妆台里,放的都是我送你的礼物,想来姐姐是不讨厌我的,对吧?”
        此后,我自家主面前试探过,他虽言辞闪烁,她便也能猜出七八分,犹豫着,还是做出了决定。若是不助又非她所愿。这要我如何自处?
        她在心中暗叹一声,也罢。
        她取出伴了多年的画笔,忆起多年前她曾央求她为她画一幅肖像,她却拒绝,如今还能想起他不甘却不敢怒的神情。现下想为她画却不成了,她苦笑。
        抬手把画笔放在li桌案上,算留给他做个念想。
        于是·······她开始在尹家家主前求见,不信她会放任自己的偶尔不顾,良久,他终是妥协了。
        开口的第一句话似不解问她为何这样傻。
        “心有挂念就会变傻。”
        他眉头紧蹙说:“也罢,你可想清楚了?”
        “自然清楚。”
        他微微一叹说道:“这家主,这未来,已经是注定了,却不知是你的还是他的。”
        可往往的,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就会是另外一个故事。
        初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个小女孩还是尹家大夫人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
        她天资平平,才刚拥有灵识,每天过的简单自在,直到尹家真正的掌上明珠过生日的时候,为了能给真正的明珠——尹绾绾送上最好的礼物,她这才有了机会得以改变了原有的平淡生活。
        自此之后,她不再孤单,因为害怕尹绾绾孤独,她作为亲妹妹,便被送到了尹绾绾别苑的一个角落。
        因为尹绾绾的关系,她的地位突飞猛进,在尹绾绾身边也有了属于她的小小一角,那时候,她才被尹绾绾取了名字,为莞莞。
        她喜欢自己的名字,同样的,尹绾绾待她是极好的,在她身边她享受着其他人所不能享受的待遇,即使她笨手笨脚的,总是为尹绾绾添麻烦,她也并不会恼他。
        她并不会过于接近尹绾绾,因着尹家的规矩,他们对尹绾绾都格外热情,她总会适当的保持一些距离,而那一天却是多日未曾见到尹绾绾,因为担心,她的心也开始格外的不踏实。
        我曾听说,外面的世界,黄沙满天的沙漠里,还有很多人类,那里民风淳朴,有着和相思湾,和尹家完全不一样生活。
        其实··········她未曾见过除了这里以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人间的所闻不过是星宿太子顽皮溜出宫时回来的分享罢了。
        人间真的那么有趣吗?她看姐姐每每顶着被家主发现的危险溜出宫玩耍我总会蹦出这样的想法。渐渐的,我也开始对外面的生气了向往,可惜··········我只是一个法力薄弱的普通人,修为更是差了很多。
        而她虽是未曾离开尹绾绾的别苑,可近日还是一点点的听闻别苑之外的喧闹。
        尹绾绾此番到人间世界游玩已经过了数日,多日未曾见到尹绾绾请安,家主下便差遣宫女已来寻找太子多次,而每次均是被家主以各种说辞打发回去
        。由自家姐姐的格外偏爱,娘娘也自然是她的调皮,为了太子殿下溜出宫玩耍一时不被发觉,只好一次次的用谎言来拖延。
        可毕竟谎言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家主下果然是发现了异端,开始派各种门生将化为人形到人间寻找太她,为了能够劝服太她早早回家,娘亲也私自派人到人间打探消息,她知道自己的姐姐定是在人间哦沙漠o里,而现在她·········已经不知道了。
        她却是苦于法力薄弱,无法用言语娘亲要赶去那里寻找太子殿下,我更是悔恨自己为何不苦心修炼,若能化为人形也定能为太子通风报信。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
        尹绾绾终是被抓了回来,听说那日天气不好,风巨大,狂风席卷着黄沙,似乎是感受到那样磅礴的气势。
        在尹家等候的家主夫人的神色也有了巨大变化,她定是知晓家主对尹绾绾的严格约束,也定是明白此番她被从人间抓回将要面对怎样责罚。
        尹莞莞在阿姐的龙房间等了许久,海水由温热转为冰凉,主子不在,婢女们免不了说些闲话,她无心听他们的闲言碎语,一心盼阿姐的回来,可那样的声音却还是一点点的传入了我的耳朵。
        听说因为保护尹绾绾,尹夫人被家主打伤。
        尹莞莞不由想到从前曾远远的看到家族训斥其他婢子,那样严肃的表情吓得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打颤。
        家主在尹家人里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这样的盛怒之下就连家主芙蓉娘娘都被打伤了,那么········姐姐呢”
        待尹绾绾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透过粼粼水光可以看见之上有一轮破碎的月亮,那样细碎的光芒像是一种最为温柔的目光。
        她不知道这样的月亮和阿姐在沙漠里看到的是不是同一种月亮,它们的光芒会不会也是同一种温度。
        她只知道阿姐带着一身伤痕睡于龙床之上,望着似近又远的月亮怔怔的出了神。
        龙尹家人的人也渐渐的开始发现了大小姐的变化,
        她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活泼,她开始变得沉默,他不再爱笑,偶尔的也是想要逗小孩子。
        看着这样的太子,她很是心疼,而我也再一次的痛恨自己浅薄的修为,痛恨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为星宿太子做任何事。
        可感情是何物她是从来不知的。
        尹绾绾也一点点的发现了她在为不断努力,尽管她的脾气相较于之前有了很大的差别,却也还是会继续鼓励她,趁着这样的机会,我紧张的问他,太子,在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是什么呢?
        尹绾绾怔怔的看向她随即又抬头看向那破碎的月亮,良久才给予我回答,没有自由。
        她并不知道自由是何物,可是,那样的一瞬间从姐姐的眼神里却是体会到那样浓烈的情感。
        她的眼睛里似乎也映衬着那样破碎的月光,连带着那样温柔的光芒一点点的融入她内心的最深处。
        她的灵和身体都在诉说着她的心因为他,疼了。
        依稀的察觉到她的眼角湿润,似乎有什么奇异的感觉惹得人格外不舒服,她轻轻抬手抚向脸颊,却是触到一点温润,随即一颗圆润的珠子便滑落停留在我的手心。她看着那颗珍珠的色泽终是痴痴的笑了。
        她终于有了最好的首饰,那颗明亮通透温暖的珍珠是送给阿姐礼物,那是她为他留下的眼泪。
        可是,阿姐真的可以拥有吗?
        余生觉得冷,也不知道突然回顾这么多会有怎样的影响,但是·······他已经有了一个推测,并且·······绝对有效果!
        只是·······
        最终要的还是,他还不知道那么多被尘封的往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