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6(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如果她永远都不知道那该怎么办?就这样让一切白白浪费?当作从来没发生过?”
        那个声音听起来咄咄逼人,让人难以接受,其中还带着些许的负面情绪,让人好奇究竟是何目的。
        余生还是茫然的状态,何忆在另一端另一个人的梦境中而则是在这个梦境里,两个人有着遥远的苦力,但是好在还有默契,尚且还能保留几分清醒。
        余生所看到的梦境于何忆的相差太多,倘若何忆的事前尘,他的也不过是后续的补充,可其中的细节,却是不能让人轻易捕捉个明白。
        在余生进入的幻境里,他看到的女子,素来爱琵琶,纤纤玉指轻轻拨动素弦之时,袅袅余音会如荡漾的水波盈盈拂散。
        余生已经听了许久,甚至有几瞬间,有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想。
        每每此时,听到那女子的琵琶声,他总会有别样的满足感。
        他不其然的想到了琵琶行,又想到了那个令天下所有热衷音律的女子羡慕称号,霓裳风华,他不知道该要怎样夸人,但是,那词语形容她,让他有一种刚刚好的感觉。
        在这些幻境之中,他对这个人有了一定的认识,她不仅能奏出天上人间仅有的曲乐,更有绝世的容颜,她微微一笑便能令无数男子为之倾倒、魂梦牵绕。
        然而·········他能感觉的到,那个人却并未因此而满足,她亦像寻常人家女儿,到了适宜年纪也盼着如意郎君。
        待在湖畔桃花开遍,她在树下遇见一位倒地的衣衫褴褛的少年,因着玉环心善,倒也毫不犹豫得便将他带了回去。
        之后········
        显然是一个新的开始可。
        少年醒后十分感激她,倒也不加以隐瞒身份,缓缓向玉环解释一二,他本是修仙之人,一直住在附近的神山,只是········只是突然有了特体的状况,身体开始变得不一样,灵魂失去控制,却未料到竟突然失了方向。
        于是她便将少年留了下来,根据他的言语描述,两个人一起去了沙漠,帮助他一起寻找遗失在人间的种种线索。
        日子久了,朝夕相伴之间她的音容相貌,使人断肠的琵琶之音足以让他忘却一切,整日如痴如醉,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高山流水,知音难求。他就像她的另一般风华,她也越发觉得自己离不开他,甚至连一刻都不愿与他分开。
        他亦是对她情有独钟,愿做片刻鸳鸯,以此便忘了初衷。
        待到又一年桃花开遍,他的身体开始不适,他知道已误了归期。
        明明········
        明明他应该和那神山融为一体,却是这般有了痴念。
        他知道一个可以成全自己的方法,更何况,在许久之前,命运的轮盘已经运转,两个人原本就应该有着牵连。
        想要改变,其实并非什么难事。
        但是,他还是犹豫了。
        她于初相遇的桃花树下,素手撩拨琴弦,任琵琶之音揉于风中。
        不知是否因他在身边,她越发觉得自己琴声悦耳,甚至于其中能听到不同往日的旋律。
        他坐在不远的树下,细细的打量着轻弹琵琶的绝色女子。渐渐的,不受控制般的他的眼神开始暗淡,身体也开始逐渐虚化。
        沉醉于音律之中的她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猛地直起身子,停下身上动作,却见那人已如桃花瓣般飘于天际。
        她泪眼朦胧,放下琵琶,探着身子想要向他抓去,却终是扑了个空,那人变得透明,只余下一个声音,告诉他来过。
        “绾绾,愿我入驻你的琵琶之中,筑你绝世风华,绾绾,等我。”
        可是··········
        他还是食言了·········
        又一世,他已经忘了。
        琉璃灯火点亮了整个大殿,莺莺燕燕嬉笑欢闹,笙歌箜篌之音灌耳显得毫不热闹。
        为庆祝那个高坐上的男子生辰,特办此宴席以做庆祝,酒过三巡,喝酒畅谈的众人突然瞧见来人瞬时屏息不语,歌舞翩翩的舞女也停下脚步,畏畏缩缩的退至一旁,就连他也在一时眼神莫测喜怒不明。
        那个娇艳的女子只是静静的看着众人表情,良久,露出意味深长的一抹浅笑,踏入大殿,面上三分讥讽七分冰冷,开口却是意外柔和
        “呦,你们在这热闹怎么不喊上我呢,嗯?你说呢?”
        语罢她抬头望向坐在高坐上的他,目光似一条毒蛇直直的向他钻去。
        见无人回应自己,她笑容愈发变得妖治
        “难道·········你莫不是还要我也为你舞一曲以做庆祝?”
        也不等人回答,她自顾自的褪下外衫,只着内里薄纱旋转起来,每一个动做轻盈如羽,仿若一朵正怒放的桃花。
        她飞快的舞着身体向他靠近,在接近后的瞬间明亮的短刃便飞快横上他的脖颈。
        竟未想到有如此变故。大殿之上瞬间喧哗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她的眼睛,却在她的眼里看到今他心颤的恨意。
        果然人心裹测,可是·····女人心却更是难以琢磨。
        他知道她恨他为了巩固势力借口杀掉了她的父兄,恨他对她的无情,可是他竟从未想过她的性情大变,也为想到有一天她会对自己有了杀意。
        然而········
        他并不知道根本,真正让她恨极了他的,是他的遗忘。
        他忘了过去的约定······
        他怀念曾经温柔的芈月,那个甜美的会因为他的几句戏弄的话语便羞红脸颊的她。
        轻叹一声,让前来保护的人退下,任大殿之上只余下了他和她。
        他伸手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喝住。她的手有微不可见的颤抖,她是知道自己下不了手的。
        哪怕自己性情大变已不像曾经的自己,哪怕他伤害了自己那么多,但她还是没办法直接上前,因为他毕竟还是她曾经深爱过的人。
        曾经深爱的······
        她知道,他们之间已经注定是这样了,总会有一个人保存着记忆,另一个人只有默默承受着痛苦。
        周围的人拿着武器冲向她,她却只是不动,低头认真注视他的眉眼,像要透过他的眼睛看穿他的想法。
        看她迟迟不见退下,担心着家主安慰,便有射手拉满了弓。
        还未待他说出不许放箭,一只利箭便穿透空气射进了她的心脏,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纱裙,宛如盛开的蔓珠沙华。
        她却是痴痴的笑了,带着释然和解脱倒在他怀中,挣扎着抬眼仔细瞧着他。
        “你·········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可是,我也········”
        一行清泪从他眼中划下,他用力抱紧满身血污的女子,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想要告诉她,其实他很爱她,就在她倒下的一瞬间,他突然看到了他们的上一世。
        他突然知道了彼此之间的宿命,知道了,原来她便是那个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绾绾。
        可是········
        到了如今,一切都晚了。
        怀中的女子身体已失去温度,变得冰凉。
        恍惚间,他好像透过鲜血见到上一世她,她着一袭红裙,笑的格外好看,会跳着舞旋转,会在他身边欢笑着唱歌·······
        不知为何的,余生竟是看的泪流满面。
        梦他常常做,也常常惊醒。
        不知为何的,他总会听到那个声音在暗自感叹,时日久了,这才有了一个印象。
        “如果下一次的重生,如果我们可以再次相爱,那时候我们就请不要这样浓烈的相爱,不要这样了,或者········你忘了吧。”
        “真是个残忍的女人呢。”
        他总是会这样想,那个让爱人忘了自己的女人兴许太过于残忍,却是忘了在某些时刻,还有另一些内容。
        场景又一次转换,余生抬眸,他已经习惯了,想开始尹绾绾和那个男人的又一世爱恨情仇。
        老宅的南倾阁总是很少有人靠近,听说那里住着平日里很少露面的夫人。
        少夫人是去年才嫁过来的,余生偷听着仆人的闲话,这才知道那个少夫人是北市的二小姐,名曰蕊儿,还曾留洋读过书,秀外慧中,温婉可,与大少爷在一起可以说是天作之合。
        只是·········自成婚后就好像很少看到大少爷回家。
        仆人们暗自猜测,莫非········大少爷与大少夫人的感情早已名存实亡了?
        侍女都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揣测这个夫人是否有问题,又或者两人结婚盐酸没有感情基础。
        余生面无表情的观察着,总觉得哪里很奇怪。
        南倾阁里总是很少点灯,屁股··········那个女子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已经渐渐习惯了黑夜,反倒是不太喜欢阳光了。
        她并不是不在意,新婚丈夫最近总是很少回来,侍女开始指指点点,其实她的心里都清楚不是,只是新婚燕尔,她还是想要相信他。
        夜很深了,南倾阁更显的幽静,依稀的在书架后传来了慈悉宰窦的声音,她忍不住好奇轻触,冷翡色的书架在夜色下微微散着绿光,格外诱人。
        不经意的,她就触到了挂在墙上的美人图,一瞬间的,却突然的移开了硕大的书架,一条深深地小道幽幽出现··········
        余生也变得紧张起来·······
        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踏进,倒没有觉得有所恐惧,反而随着一步步的走进而觉得莫名的亲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切正常的让人忍不住慌了神。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子正拿着一盒脂粉温柔的给对面的女子上妆,那女子青丝如雪,眉眼如画,樱唇微启,美好的不可一世。
        只是········那个女子的脸色苍白的却近乎透明。
        就像是········
        尸体·········
        恍然之间看清了女子的全貌,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一瞬间让人愣了神,那个女子·········
        不仅是她,余生也是极其熟悉的
        跌跌撞撞的慌乱走回卧室,忍不住泪流满面,又怎会不知道,边家世代通灵,可以与灵魂相处,结阴亲,续姻缘.
        可是正因为这些都堂堂的违背了天伦,凡结阴亲续姻缘的边氏后人都是早早的去了.....
        那么,我是已经死了的么
        不太喜欢阳光,渐渐接受黑暗,身边陪伴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少,就连我心爱的伯贤都很少见到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再是我了么....
        悄然的,书架轻轻的打开,那人小心走上来,迎着月光跪坐在床前,急急的闭紧了双眼,来人轻柔的抚摸着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个浅浅的吻落在了额上,不知觉的感觉到有滴眼泪落在了脸上,凉凉的让人忍不住酸了鼻子。
        “我的雪莉啊,终于等到了你却失去了你,那么就用我毕生所有的精力和你在一起。
        “傻瓜一定很累吧,但是我还不能陪你呢
        是了,结阴亲的最重要的一个引就是边家后人的血......
        但是最后那个人会死啊.....
        我的伯贤啊不要这样,你会死啊-...
        次日清晨,南倾阁的凉亭里悬挂着一具微微腐朽的干尸,无人知道她的来历,也无人知道她是谁,因何而在这里,只是听说大少夫人一早就失踪了,只是看见大少爷突然有了从前的活力,只是大少爷却不经意的忘记了很多东
        也许只有她知道吧,想要断了阴亲就要结束了其中一人的生命,才可以使另一个人解脱
        而自己已经死过了不是吗?即使再来一次也不会害怕吧,这一次傻瓜你再也救不了我了......
        亲爱的下一次我们就来生再见,来生我们不要爱的这么辛苦,这么的轰轰烈烈,若是重生若是再次相爱彼时我们切勿如此,少见面一些,少期待一些,就算离别再次到来彼此也不会过分伤痛
        如今明白了过分浓烈的爱情,反而最终只会徒增伤悲,亲爱的你祈求你下一次的爱情,不要如我们一般一定要不带伤痛,一定要比我更幸福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