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8(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一边的错弦倒是没有太大的困惑,好像他们两个人如此状态是理所当然的。
        反倒是另一个少年——
        准确的说,应该是变成人形的彼岸花,也不知是因为不习惯成为这样的状态还是怎样,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没有精神。
        彼岸花的眼睛很特殊,是3那种琉璃般的黄色,却又有一点的枫叶般的红,仔细看会很漂亮。
        闲来无事,余生只顾着分不清状况的犹豫着看着粟娅和罔千年,而那两个人,在彼时应该没有什么空子来考虑他们。
        于是,尹错弦便自然而然观察起了彼岸花。
        这一看不要紧,她竟然隐隐觉得,彼岸花的模样有些熟悉,也莫名的·······有些好看。
        尹错弦当然不是什么花痴的人,她是正经中的正经,这一番觉得熟悉,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面之缘。
        不过········
        大概要追溯到很久之前了。
        尹错弦皱眉,竟是不自觉的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事,突然而来的负面情绪让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变得极其不安分起来。
        这是·········怎么了?
        尹错弦求助般的看向余生等人,却是发现自己被下意识的忽略了。
        她张张口,什么都来不及说。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在思绪还保存片刻清醒的时候,她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好像·······在这个地方总会忍不住的想到一些往事。
        是偶然·········
        还是·········
        错觉呢?
        她看到了许久之前的过去,久到她都快要忘记了那些故事。
        她环顾四周,大概猜出了是多久之前,看周围的状态,依稀能分辨出是她出生时的尹家。
        那时候的她还是尹莞莞。
        果不其然,她立刻便看到了当时的尹氏家主。
        看到了那时候尹绾绾的生辰,家主送了她一盏琉璃杯。
        她的心顿时便漏了一拍,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尹绾绾是最幸福的时刻,同样也是她最后的一个生日,在下一个生日,她将要成为祭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
        尹绾绾也确实喜欢那个琉璃杯,把它放在了自己房间的梳妆台上。
        那是个刻着龙纹的琉璃杯格外精致,其中还内藏乾坤,一同于尹家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宝。
        她并没有真正见识过,只是听一听所谓的相关传说,传说向其中倒入世上最纯净的水,便能引领你遨游深海。
        尹绾绾只是当作笑谈,并没有尝试过,于是尹莞莞无数次想要看看的念头也被打消了。
        但是尹错弦格外清楚,自己并没有就此死心,后来在姐姐离开之后,也曾试了无数种办法,最终只得精疲力竭的倒在桌边。
        那时候·········
        尹错弦记起来了,那时候,也并不是真的一次没有成功过。
        至少那一次········
        那一次尹绾绾已经离开了,而她,尹莞莞却是在那个时候,成了想起和阿姐过去的从前种种,忽而泪如雨下。
        那时候阿姐刚刚离开,可是在外界里,就好像尹绾绾这个人还永远存在着,离开的是不受宠的尹莞莞,而是本应该享受一切的阿姐。
        只有她和尹夫人知道背后的真相,于是在阿姐离开之后,这逐渐的便成了她必须去那个世界的理由。尤其是在尹家势力逐渐削弱,渐渐失去了中心,一个人的时候她常常会思念阿姐,怀念那些日子里阿姐还有尹夫人还有家主都在身边,即便没有什么地位,但是有那些人在身边,她就会有一种安全感。
        在那些日子里,是她过的最不好的时间,她甚至更希望死去的人会是自己,可是已然到了如此的地步,她能做的也只有默默的去接受,尽管她的心曾动摇了无数次。
        其实她知道,人就这样,她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受,就是人们原本会有的想法,然后再到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就会改变了,休假的就和以前不一样,这个时候我们总是会觉得后悔或者怎样,但是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成定律了。
        那是她一直最爱的姐姐,她一直很依赖他的姐姐,没有办法,所以在他姐姐走了之后,她也萎靡不振了许久,但是身后还有姐姐用生命守护的庞大家族,于是,她又耐着性子,让自己坚持了下去。
        直到那一日她受了委屈,原本在他们家族里,本来是特别不受宠的,然后最爱她的姐姐也离开了。她成了姐姐的身份,但还是觉得自己不过是姐姐的替代品,在骨子里还是不受欢迎。
        那个时候,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实情,只当她是不够清醒,只当她没有了从前的聪颖,只当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放上家主应有的迷茫,又恰逢发生了一些新的事情,尹家也逐渐的淡出了地位,各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她没有处理好,被各大长老一一质问,以至于她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点糟糕,也不够成熟,就被很多人诟病。
        她躲在尹绾绾的房间里哭了很久,眼泪滴滴砸入琉璃杯中,泪水滴落之后,被子腾起缭绕的烟雾那个玲珑樽,终于·········显灵。
        珊瑚琼枝,月下花前。
        她却没有时间仔细打点这般美景,树影之下还有个女人正冷冷的打量她。
        有人拨开人群,声音是按捺不住的惊喜:“莞莞!”
        那是她心爱的阿姐啊。
        一瞬间的,尹莞莞泪流满面。
        她虽然和尹绾绾同父同母,可是在家族人的眼里,尹绾绾便是天生的福星,她却是天生灾星。
        她从小就不受欢迎,虽然为家主的女儿,但总是被同龄人嘲笑欺辱,甚至·······还想过轻生。
        她也曾茫然跑向海边,看到碧波万顷,忽然萌生一个可怕的念头。那时候,海水还没漫过腰时,她就被救起。
        那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姐姐,用法术将她送上海岸。
        那时候她才知道,旁人怎么对待他们的其实并不重要,姐姐并没有对她不好,甚至·······还是她仅有的温暖。
        姐姐很忙,但是姐姐比那些所谓的同门好千倍万倍。
        她身份低微,不能离开尹家,姐姐却是总想尽办法用各种方法离开,她们是亲姐妹,后来又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也成为彼此在茫茫天地间唯一的依靠。
        其实在很早之前,她是很羡慕姐姐的,她本来是一个特别胆小,特别懦弱,也是特别敏感的一个人,她本来就比她的姐姐更渴望获得那种平淡的幸福,所以,她时常会看到华美的官轿停在家门口,然后一个个的年轻公子走出来,只为了和姐姐相识。
        只是那些人,一直都没有甚么机会。
        那些人,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倘若真的因为意外而相识。又能怎样呢?
        只是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姐姐拒绝都原因并不是因为不屑一顾,恰恰相反,如果为了尹家,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联姻,真正让她看都不看那些人的,正是因为有了心上人。
        于是,在成功开启幻境只够,她最想问的,便是姐姐她当初的选择,她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觉得遗憾。
        尹绾绾也同样柔声回答她,虽有遗憾,却无后悔。
        然,谁斩断一段良缘?
        因缘际会,事态炎凉,孰是孰非?她调查了影响尹家的种种事迹,却是发现那些竟然和姐姐有关。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莞莞已经这么优秀了呢。”她记得那时候看到的尹绾绾的幻影笑着对她说,
        “姐姐·······”
        她却是哭了起来。“是姐姐不好,让你照顾这那么大的尹家,一定很累吧。”
        她却是哭的更加大声了,有一种肝肠尽断的感觉。
        明明姐姐是为了她,明明是········
        现在安慰她的还是姐姐,好像一直是姐姐在为她担心,为她惦记。
        于是,她再也忍不住了。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即使再过一百年,我还是会在找到方法的,还有········姐姐,我找到小公子了,他·······很好。”
        尹绾绾的表情她已经不记得了,只是清楚,那一天,她哭了很久。
        每当后来回忆起那天,她都会觉得难过,如果不是当初姐姐的决定,只怕永远享受孤寂的,便是她了吧。
        月光下,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尹绾绾为它起舞,幽幽丝竹配合她的月舞云袖是这世间少有的美景。
        虽然·······是短暂的。
        虽然········是幻境里。
        岁月静好,只是时光总是催人老,后来的时候,尹莞莞即便再努力逐渐,却也不能再风花雪月下去了。
        她修炼千年只差一步就能修为仙,若在以前她一定想都不想就离开了,可族内也在浩劫中元气大伤,早已经不能支撑曾经的辉煌。
        “姐姐,若是你,会怎么办呢?”
        “即使再过一百年,我也会守护你”尹绾绾不假思索的回答,“因为是莞莞哇,莞莞也是生生世世最疼爱的妹妹,所以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莞莞,不要自责。”
        只是天地浩劫在那时只是一个开始,人魔神混战六百年也未见停战。她就为了族人在天界混战了多年,未曾再见过姐姐,不是因为不思念,就是因为太思念所以害怕再见后就再也不想回去了,害怕自己会变得犹豫,会变得脆弱,她的使命不允许她如此冲动。
        于是又过了多年,天地终于不再浑浊混战,她马上就回到了琉璃杯中,可是沧海桑田,海枯石烂,这里早已不再是曾经的光景,荒芜的草地仿佛在告诉她,曾经的一切都仿佛是一个梦,她原本所坚持的信念就像是黄粱一梦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是悠悠千年尹家已经恢复了从前的秩序,只是她无悲无喜,整日躲在房间里,没有人知道这个年轻的家主的心思。
        她的姐姐已经找不到了······
        她用了各种方法,甚至去了冥界,除了知道当年因为共公怒撞不周山时天地崩塌之时玉阶不愿离开鱼塘而被乱石压在池下外竟然其他再无音讯,即使去翻遍了冥界的生死簿也不见姐姐的名字。
        又逢春日,小公子过来寻她,无意提起了在梦里看到了一个仙子般的女子在月光下月舞云袖。
        本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竟然让她手中的酒飘洒一地。
        她知道,那兴许便是姐姐了······
        再次相遇姐姐时,他不再是当年的少女,她已经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甚至又过了一世。
        只是·······
        她感受到了她的灵魂,那便是姐姐了。
        夜里,也不知道是思念过度,还是巧合,她梦到了姐姐。
        “莞莞,我曾答应了要等你呢,可是······姐姐食言了。沧海桑田,有一个人,我一直lv不敢忘记,也怕会再次遇见,可是········我还是为了他,选择再一次寻找相爱的机会,你会理解姐姐吗?。”
        “我会,姐姐做什么我都会支持的·······”·
        梦醒之后,尹家已经变了一个模样。次年春,修仙仅剩一步之遥的尹莞莞便以尹绾绾的名字乘鹤西去。
        只是听闻那天在她仙逝的天空中上千彩蝶飞舞,盘旋三日才渐渐散去。
        城中百姓纷纷叹息,曾经的尹家就这样多了一分遗憾,如今彩蝶飞舞三日却再也见不到了,这大概就是命吧。
        尹绾绾和尹莞莞却都不知道,那时候,还有一个人站在高高的望月台上,那挂在檐角的千万盏灯微微摇晃映着相思湾的繁华,他一个回身,又迅速掩进如墨夜色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人或许就是这般可笑,拼命追逐着的,终于得到了才发现早已无足轻重,而那暮暮朝朝在身旁的却成了心中的弥足珍贵。
        以至于现在,以至于将来.·······
        尹错弦抬手摸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