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9(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尹错弦已经忘了上一次自己这样心痛是在多久之前,如果真的要研究,兴许要追溯到很久之前,在这个幻境之中停留了太久,以至于她找到了很多过去遗忘的事情,她这才明白,原来有些时候自己一直寻觅的,兴许并没有最初所想的那般复杂。
        只是.......其中兴许会牵扯出太多的细节了。
        “姐姐,那些时候你都去了哪里,我一直在寻找你,可是这茫茫人海,这万千世界终是没有你的身影了。”
        她想起了那时自己在过去的记忆里,成为了尹绾绾之后,在小公子生辰时候的时候,拉着他的手念念叨叨了许久。
        那张脸和她格外的相似,但是只有她知道,那孩子真正相似的是真正的尹绾绾啊。
        她们姐妹虽然被称为尹家一双并蒂莲,模样有近十分的相似,可是就如同世上没有用完全一样的树叶,她们即便是再相似,但眉眼之间还是有差别。
        、尹绾绾生性冰冷,高高在上。看起来可远观不可亵玩,好似真正的女神,当然女神也有拾得人间烟火的时候,尹绾绾虽然看起来冰冷沉静,可对于尹莞莞来说却是她为数不多的温暖。
        众人只当她是冰冷的,却是没想到她还永远着无数的暖,这些都被她一一掩藏。
        尹莞莞也时常会想,当初的阿姐,在那个人面前又会是什么模样呢?是不是热烈的就像是红玫瑰。
        于是,以至于后来,关于尹绾绾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她先是白玫瑰,然后又是红玫瑰。
        但.........小公子却并非如此。
        他的模样像极了尹绾绾,甚至在尹夫人还在的时候,尹莞莞刚把他带回尹家。有那么一瞬间尹夫人还念叨着以为自己看到了小时候的尹绾绾。
        兴许是从小在乱葬岗长大的缘故,即便是回到了尹家,他也总是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看起来格外的少年老成,也总是把尹莞莞的温柔拒之千里。
        那时候的尹莞莞名义上是尹绾绾,而小公子虽是真正的尹绾绾和那个人的孩子,但是当时,名义上的娘前,却是借口已经祭祀成为祭品的尹莞莞。
        直到那一天,尹莞莞以尹绾绾的名义待着两个孩子一同参加商议会,两个孩子便凑去蹭酒。回来路上已是晕晕醉醉,所以········回去的路上,尹莞莞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不曾发现一旁同是晕醉的小公子已经跌下云端。
        总之等到小公子迷迷糊糊地起来时,已经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尹绾绾为了她成为了祭品,而姐姐的孩子就这样被自己弄丢了,一瞬间,尹莞莞惊慌失措了。
        一连寻找了多日,还是找不到小公子,尹莞莞不眠不休的在祠堂跪了许久,以至于最后自己精疲力尽昏倒了过去。
        再次清醒过来,是听到一阵响动,尹莞莞挣扎着抬眸,看到的是一个半大的小孩蹲下身到了自己面前,好看的眉眼里全是温和。
        “家主·········是我········”
        小孩自幼养在乱葬岗,后来回到了尹家,即便是一直受宠,但是寄人篱下让他变得格外的敏感,这一次走失,回家看到尹家上上下下都因为他忙的不可开交,更是觉得内疚。
        尹莞莞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到了一个药香缱绻的怀,小孩肉短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挠的她舒服极了。
        尹莞莞最近实在困乏,翻了个身,便又随着酒劲沉沉睡去。
        桃花岛的桃花酒不是白盖的,等到尹莞莞彻底散去酒气醒来时,面前是一个如玉般的少年,话语间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你醒了?”
        她这才知她那一醉,竟是让她忽略了很多细节,也忘记了是自己失误撇下了小公子,凡间已是数十年沧海桑田,当年的小小少年如今已成飘飘公子。
        尹莞莞思绪很是敏捷,已经不是醉时脑子短路,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带了几丝警惕。
        却是他好笑地看她:“我·······我也不知道该要怎样讲述,总之就是你考到的这样,还有·······我已经长大了。”
        他修长的手指又抚摸上尹莞莞的额头,试探着她有没有发烧,她已经睡了很久了,新家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那些年里,一直是两个孩子互相依靠过来的。
        尹莞莞这才知道,当年那个半大的小孩,从来没变过。
        似乎时看到她醒来高兴,他给她说着当年再次睡去后的事情。
        当初他回来之后,她却是倒下去了,没有办法,只好对外说家主修炼不宜见人,各种大事小事,两个孩子便自己商量着解决了。
        尹莞莞想,既然中间有了这么多的变故,那么,嘴当初的时候,他的病应当早是好了的。
        可一次他小公子醉酒,咳了血,尹莞莞才知道,当年小孩自娘胎里带出来的毒从未解过,如今已是病入膏肓。
        那孩子却并不在意,突然就笑了:“为什么其他人总是关心我,他们不过是怕我死的快罢了,他们怕我死········咳,我就知道,就像我娘亲那样,还没有来得及多看看这个世界,就不属于这里了······”
        离他不远的死被他那般轻描淡写地说出,再加上········
        娘亲·····
        那可是尹绾绾啊········
        她格外清楚被他提及的尹绾绾,一瞬间心痛的像是可以窒息。
        尹莞莞还在发愣,他便倒在了石桌上醉的深沉。
        尹莞莞轻叹一声,见四下无人,就拿出了那个琉璃杯。
        许久没有靠近过别人,她有些艰难的背起他,像小时候照顾他一样,然后绕着院子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
        “你不会死的。”她说。
        “有我。”她说。
        “我会替姐姐好好照顾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传说琉璃杯可以回到幻境里,可是她真的去了那里,却是什么斗没有看到。
        他·········并没有过去。
        那日他忽然咳血,愈演愈烈,终是倒地不起。
        那一刻她才知道,什么传说,什么琉璃杯,什么幻境,都是假的。唯独·········命运才是真实的。
        尹家无人关心他的死,匆匆下葬之后他们只是在争论着他和他短命的娘亲的一样。
        短命的娘亲啊·········
        他们怎么会一样呢。
        没有办法,尹莞莞只好不做声的收了他的魂魄寻找阎魔。
        她在那已显破败的宫殿里静默,见到阎魔后也只是二字:“救他。”
        那个艳丽的女子轻叹气,当初和尹莞莞交好,算着她命里该有一劫,却还是来迟了。
        阎魔给了她一颗种子。
        “他的魂魄尚有一息收聚在此,三百年发芽三百年开花。你自行抉择吧。”
        尹莞莞将莲子种下在这里。设了禁制,无人打扰。她想着,等到开花的那一天,他就回来了。
        她想,无论用什么代价,她都要保护好阿姐的孩子。
        前尘往事浮光掠影般绕过眼前,倘若还有什么遗憾,大抵是这短暂岁月里竟没能同他解缨结发行执手之礼。
        尹莞莞觉得内疚。虽说是照顾那个孩子,可是他着实受尽了苦楚,当初为了照顾尹家人的情绪,那个孩子一直留在乱葬岗,直到他有了一定的能力,这才把孩子带了回来。
        她还记得那孩子第一次来到尹家,他小小的身子裹在锦衣绣袍中,露出俩个滴溜溜的大眼睛,尹莞莞走到床前看他,他便伸出胖乎乎的手去触碰她的长发,咧开嘴巴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他蹒跚学步,短短的腿荡在空气里忘了落下,恐他摔跤,她就站在旁边由他扶着,但凡有所精进,总会开心的张开双臂伏在她背上犄角处,将她大大抱个满怀。
        尹氏一族向来淡漠,情亲并不浓重,尹莞莞偏独独拒绝不了他的亲近,仿佛有着某种魔力,那个可爱的孩子让她莫名变得柔软起来。
        白驹过隙不过须臾。
        十八年转瞬即逝,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漫长时光中毫不起眼的一点,对于它来说,却是从垂髫小儿到俊朗公子至关重要的转变。
        她从来都知道凡人百年寿命不过是修炼之人寿命中的凤毛麟角,可他偏偏不愿意修仙,她也从来不强迫。
        十八年陪伴延长到一百年的时候即便是那颗种子在等候之后终于发芽,可是能陪伴彼此的也不过是须臾一瞬间了。
        每每想到这里,尹莞就会拖着她的身体沉沉下坠,尘世间垂下来的绿柳越来越远。
        她错了,无论是否拥有过,没了阿姐的人间,原来一样的寂寞。
        “莞莞,那便是他的转世,你····去吧。”
        阎魔这样说道,怜悯的看着她,那是能为她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尹莞莞目送着那抹清凉的薄荷色渐渐远去,突然又开口,“再见········如果········算了,下一次,不要是尹家人才好······”
        前方那娇小的身影顿了顿,继续远去。
        尹莞莞苦涩的笑了,他不过是个一个过客,她甚至偷了他娘亲的名字,甚至害的她········
        她有什么资格再给他嘱托呢。
        更何况,她的心里一直都住着别人。
        那个前世同他一起长大的人,今生又成了小僵尸,是意外还是幸运呢?
        尹错弦收回了记忆,心已经变得复杂,再看余生,目光也有了变化。
        那一天他走了之后,她还记得自己偷偷去看过他的转世,按照树阎魔的指示,厚着脸皮纠缠不休,终于留在了他的身边,虽然……是以侍女的身份。
        她知道那一世他皇子;知道他的一切喜好;甚至还了解他从未显现分毫的野心。
        “公子,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当皇帝……啊不,是一统天下。”
        她的喋喋不休终究还是让他抬起了头,他看着她不停眨巴眨巴的杏眸,一股幽香萦绕在他鼻尖,不禁让他有些失神。可是他必须保持清醒。
        突然,他眸子一冷,抬手便捏住了她纤细的颈项,看着她小脸一点一点变紫,突然一甩手,起身便离去。
        等她缓和过来,他已经不见身影,只留下一句“在殿外跪着”,瞬间在她的心上插了一把冰刀,不仅痛,而且冷。
        然而平日一向要强的她,却只是缓缓站了起来,规规矩矩的跪在了殿外。
        刚才那一下,她不是躲不过,只是,她不想暴露自己,她想要这孩子过的好,又不想他发现自己的特殊。
        她从来都很要强,同时也十分倔强,即便是做戏,她也格外认真,她没用法术生生在殿外跪了五天五夜,最终还是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已是好些天了,一切都成了定局。
        他已经成成亲。
        得知此事时她正在喝粥,手一抖粥便泼了她满手,可即便是烫的她双手起了泡,她也只是静静的盯着前方。
        她觉得开心,也觉得意外,毕竟算是家长,上一次让他落得那样的下场,这一世·······
        会好吗?
        那是她对他死缠烂打时,她从他身上“顺”下来的一块玉佩,小巧精致,玲珑剔透,刻着一个“言”字。
        可是,他虽是她,但始终不是前世的他,今生的他,是凡人,是皇子,是将来的皇帝,他日天下的统治者。
        他成亲那日,她就离开了,她不过是想要像个长辈一样。看看他过的好不好。
        或许,她就该多做打扰,,她应该清楚,他已经不是前世的小公子了。
        城外。
        “你这是·······”
        “你跟我回去·········”
        “????为什么??。”
        “我········我一直都知道你是谁,不然你以为,为何·······为何我会带一个民间女子回宫?”
        “你·······你都知道。”
        他垂眸,许久才抬起眼睛,“是你害了我娘亲对不对,我时常会梦见前世的点点滴滴,直到看见你,我才更加肯定,是你,对不对······”
        她顿时慌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