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11(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彼岸花侧卧在神山山顶上,一边轻抚着它那赤红的长尾巴,一边饮着它最爱的梨花酒。
        日复一日,它那赤红的眼眸中看到的总是远处春暖花开的美景,可是身处的神山却总是被雨雪侵袭。
        “大人,我寻遍整个相思湾还是找不到他的元神。”它紧紧咬住一支含苞待放的梨花,沉声嘶哑地道,“这个世界如此的大,人海茫茫,转世投胎的大有人在,我已经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尹家的那个姑娘也已经踏入了轮回了吧。”
        “大人,我还记得·······她曾说不喜欢我狰狞的兽形,我便苦修了人身。后来她又不满意我那与生俱来的凶残天性,说要与我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我盛怒之下便把原本居于这山上的一切生灵都悉数赶走。大人········我·······我已经知道我错了。”
        说着,他便化成了人形,又拿起酒坛痛饮了几口梨花酒。
        “你没有错,这是你的天性,你只是忠于天性。”
        在少年的眼前有什么东西漫天飞舞起来,。
        “尹家可是这相思湾最最尊贵的家族,这神山已空无一物,尹家和神山本来就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你该相信每一块玉石都有他的元神,他一直都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他哀叹了一声,自言自语地道:“是啊,我是兽,她是那样的高不可攀,更是公子他的·······,本就该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至此之后,彼岸花仍不分昼夜下定决心潜心修炼,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妖怪,想要让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
        第一个一百年,玉石自行堆成了一个小山洞,为修炼中的彼岸花挡风遮雨。
        第二个一百年,那些元神出现在了小山洞外,带了一壶热腾腾的梨花酒交给梨花。
        第三个一百年,有个元神悄悄地来到了小山洞内,默默陪伴着狰一起修炼。
        第四个一百年,那个元神化成俊美潇洒的男子,询问周边的小妖怪们有关彼岸花的喜好。
        第五个一百年,彼岸花自修炼后的第一次出关,看见俊美的小公子正手捧着一件火红的衣袍一脸深思地凝视着他。
        “这是给你五百年用心修炼的一份礼物。”来此之前,他本已想好了要说的话语,可一看见彼岸花那双赤红的眼眸时,心下陡然一震,原先的准备全然化为了乌有。为了掩饰尴尬,他几番顾左右而言他,最后还是忍不住亲手将那件绣有玫瑰图案的火红衣袍为他披上。
        “我记得以前你的眼睛·······是金色的。”
        “咳,已经不重要了,公子,再修五百年,我便能成为与你一样尊贵的人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帮到你了,也可以寻找到尹姑娘,还有········”
        他看着眼神闪烁的公子倒是显得格外的镇定自若。
        那份镇定,就连彼岸花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原先心心念念牵挂的人就在他的眼前,可为什么她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儿当初渴望相见的那份悸动与波澜呢?
        难不成,是因五百年修炼的结果?
        当公子再次凝视彼岸花时,他却再也见不到那份赤红的热情了。
        而彼岸花也是如此。
        他的眼眸不再赤红,春暖花开的美景也不再只限于远处,神山上的梨花也已开始肆意飞舞。
        他苦笑起来,笑这世间的缘分实在弄人太深。
        他是神灵时,他是兽,最为普通的兽。
        它有所修炼之后,他却成了七情六欲的人。
        这世上,知道九命猫妖的人甚多,却很少有人知道彼岸花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原本的它,不过是尹家对面神山上的唯一一只猫。
        彼岸花初次见到那个公子的时候,他还是神灵,但是那公子很好的隐藏了起来,旁人并不能看出来。
        当时的彼岸花瞧着那样好看的人,便起了逗弄他的意思,这神山山上,几百年才能见到一个人影,而它又怎能放过他呢。
        它刚逐渐不久,勉强化作人形,一下从背后蒙住了他的眼,嬉笑道:“猜猜我是谁?”
        他清逸的俊脸由红转白,过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姑…姑娘·········在下并不知·······”
        后来的时候,彼岸花才知道,自己玩玩便暴露了,那些言语不过是那个神灵刻意说出来调戏玩弄用的。
        彼岸花转了转眼珠子,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看着他的脸又变红才说道:“我呀,我是你的主子。”
        后来,却是没想到,那个人却是成了它的主子,契约一签订便是千年,即便他死去,它也会默默的等候。
        他带彼岸花从常年冰天雪地的神山之巅走下来,让我看到相思湾的一年四季。
        彼岸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凶猛的妖怪,他总是讥笑他说的这句不实的话。
        后来才知道,原来在那个强大的神灵面前,它实在脆弱不堪。
        而这个神灵却实在孤独,他是两个神灵的结合体,一个是善面,一个却是邪神。
        彼岸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邪神,只是知道,他所在的地方,生灵都会渐渐失去灵性,这就是为何,这个神山上只有各种玉石,而没有除了他和彼岸花之外的活物。
        后来出现的尹绾绾,简直就是他平淡的的生活里,最明亮的色彩了。
        和尹绾绾的相遇是他们之间千般纠缠而来的缘分,可这却是一段孽缘,因为尹家人和神山都契约,有些事情不得不要做,可是·······他不能害了尹绾绾。
        消炎药可以失去他,却不能失去尹家。
        于是,在那个春天,尹绾绾找到他,她坐在神山的地面上,穿着一袭红衣,拿起一壶酒,一口饮尽。
        那一天的彼岸花就悄悄的在一边看着,他并不明白状况,但是却是知道,公子的心已经乱了。
        恍惚间,他看到一个清秀的男子笑着问我:“我带你下山可好?”
        他的声音格外的温和,让人感受到了接近极致的温暖。,而他只是睁开眼摇了摇头,又倒满一碗酒。
        后来的时候,人们都说尹家附近的神山上没有了神灵,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猫妖,其状如赤豹,三尾,其音如击石,身体却有红色就像是·········彼岸花开。
        他们都说他在等一个人,他们都说那男子青衣黛目,长发如瀑。可是他们都想错了,其实后来时间久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谁,因为在他看来等待似乎是一种习惯。他只记得印象中的那人喜欢酒,喜欢白玫瑰,因为他说,玫瑰虽然用来比拟爱情,但是白玫瑰瓣色如雪,孤傲清冷很像他。
        其实彼岸花知道,那个人是个神灵,修行的道路注定漫长,动情更是其中大忌,所以他练就了寡情薄意。
        尹家神山是修行的助力,他在这里一住就是百年,久而久之还成了尹家昌盛的依据。
        彼岸花化成人形的时候,听说他长得很像他,可他又怎么会知道他就是模仿的那故人呢。
        后来的时候,也有人见到了这传说中的猫妖,可是········却也觉着他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怖,只觉其秀目含情,红衣翩翩似乎一眼望去便望去了余生。
        在这里,也有胆子大孩童听说了他与那个神灵,以及那个尹家姑娘之间的故事。
        后来日子久了,彼岸花却是逐渐失去了行踪。
        他头疼得毛病,便犯得越勤,他记起了他们之前的倾城往事。所有的轮回不过是前世的一场玩笑,那玩笑中遗失的不只是他还有她。守护神山的神灵本就不应动情,因为他们喜欢上的人便是他们的缺点。
        彼岸花想起了过去的所有,想多了那两个人的感情纠葛。
        尹绾绾转世后的某一次,他找到了她,他记起了所有可是她却不信他是他,因为是她亲手杀了他并且亲眼看见他神飞魄散。
        彼岸花陪伴了他那么久,只有它明白他们所爱的人才可以杀死他们,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命门。
        当年的时候,为了不让尹绾绾成为祭品,他更改了命盘,最终选中了尹莞莞。
        而因为他的这样的改变,他为救她,最终让身体里的邪神得到了机会。
        最终········尹绾绾代替了尹莞莞成为了祭品。
        而他却是悲从心来,让邪神入驻身体上成为了入了魔,灭了尹家,只为了报仇,却是没想到········他们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一直被尹莞莞照顾在尹家。
        悲伤的他默默接受了一切,甚至觉得死而无憾,可是······执念让他还是放不下她。
        他只好也去寻找阎魔的帮助,但是阎魔说尹绾绾已经成了祭品,只能世世为人,能否修炼全看造化。
        而他们,也会在轮回中失去这段记忆,能否记起也全看你们的缘分了。你们之后的一切我便不与干预。
        她等着他,他守着她。他不说破,后来轮回之中,她便也装作不知道。
        他以为世道轮回,这一世的相恋也会造成与前世相同的命运,当命运之轮再次转动时他们之间是不是只能剩下回忆,余生他愿意与孤独为伴,他一生所有的情深都给一个叫尹绾绾的女子。
        他守护的所有情深也不过是当年灭门尹家之后,遗留下来的深情故事。
        他们却都忘了,在某一次轮回时,她的远处春桃花开,近处的白雪依旧皑皑,因为碎掉的心再难愈合,失去记忆也不过是她想要逃脱这场爱恋的借口,她只有毁掉那个为他跳动的心。
        那样即使他来找她,她也忆不起他。这样他们就可以不必再面对重修之苦。曾经的沧海桑田也不过是梦一场,遥遥无期的长生之路他再也找不到曾经要与他同行的人了。
        那些酒再也尝不出当年的味道,他不知到底改变的是当初的人还是心。
        可是当他知道她为了他碎了心的时候,他能做的只有守护她,因为喜欢一个人的深情不必让对方知晓。
        那样的情深倾尽所有也偿还不尽。他愿意等她慢慢敞开心扉。
        尹家神山,凡人之向往。在他们看来那里应是四季如春,繁花似锦。
        可于彼岸花而言,则是万年雪覆,空无一物,有的只是孤寂。
        后来的时候,为了更加强大,彼岸花也修炼了许久,他的师父让他绝情绝心,让我做到像神灵那样无情。
        他不懂,也不想。
        在他的记忆里,那个一直陪伴的神灵,一直是痴情的模样啊。
        向来师父对他说的,他都装作没听懂。
        本以为可以一直等到最后,若却是没想到········有了变故。
        直到转世后的尹莞莞来找它,说已经有了新的发现,他才莫名地感觉他的世界已经变了。
        那一天,梨花落在雪上,他听着尹莞莞的喋喋不休,心里很乱,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尹莞莞为何死亡,会为何又转世重生,为何又有着记忆,为何········找到了他。
        彼岸花很不安。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甚至都没想到这个问题,只知道那一天梨花很美,天气很好。
        他开始接近尹莞莞,把他当作最好的朋友,尹莞莞像是为了证明那天的话,对他也好到了极点。
        他们终日漫游在山中,赏着梨花,饮着酒,总是会问,尹莞莞你的目的是什么?
        尹莞莞的的眼神却慢慢的从坚定我问一次,她对他的态度变的就越冷淡。
        我忍住不问,心里却逐渐焦躁不安。
        可是陪伴他有一段日子的尹莞莞,却是突然离开。
        至此我潜心修炼,再也不见任何人。等彼岸花出关,已经过了百年,我回到师父那里,师父看着他,叹了口气,对他说“她终究还是死了。”
        他想笑,却还是双眼疲惫“死了,真好。她本来就·········是坏人啊。”
        死了他就可以不记恨她了,就不会觉得她很讨厌了,就不会觉得尹绾绾是被她害死的,就不会惦记主子了,死了他就可以自欺欺人地认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