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花开彼岸 12(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彼岸花在神山上遭遇雷击崩塌之际,重生后的尹绾绾救下了正在海边捕鱼的他。
        那一世的他可是又高又壮的一条汉子,但尹绾绾抱着他却一点儿也不费劲。
        他早已脱离了危险,但尹绾绾却好像舍不得放手似的,反而越抱越紧。
        那一世的尹绾绾也还喜欢他。她并没有清楚的记忆,只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看到她那副奇异模样仍对她微笑,又毫不畏惧的凡人。
        “你真是一位美丽的姑娘,我是说真的。尤其是你这一头如浪花般卷曲的长发。”他的声音就像是一股清凉透心的海风深深地吹进了尹绾绾的心底。
        日复一日,她与他都没有什么言语交流,但凭一来一往的一个眼神,她与他便默契地在海边捕鱼作伴。
        一日入夜,他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准备多时的一件礼物送给了尹绾绾。
        “好美!”尹绾绾拿着他送的琉璃珠子惊叹道,“你是从哪里找来这样美的东西?”
        “就在你救我之后,我无意在市集上看到了如你头发一样颜色的珠子,心里想配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便……便买来送你。也是想着……答谢你的救命之恩。”
        撒谎········
        可是当时她们都没有意识到,于是看着他鼓足勇气红着脸孔将珠子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尹绾绾默默欢喜着。
        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活了很久了,在这神山的海边不知独活了多少年岁,好似都未曾这样真心欢喜过。她想,或许她能与他这样一直相伴欢喜下去吧。
        可是,直到那一日午后,海上突然波涛汹涌,山海被巨浪无情吞没,尹绾绾沉入海底苦苦找寻他时竟是一无所获。
        她的心如刀割,游至海的中心仰天长啸:“老天,请把我的命带走,换回那无辜的公子的命吧!”
        一时之间,风雨大作。
        当尹绾绾撕心裂肺地痛喊一声之后,只见海浪突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那晶莹剔透的浪花瞬间化作了几把锋利的长剑直直逼近孰湖。
        “来吧来吧,若真是来拿我的命换取他的命,那就快些动手吧!”
        尹绾绾紧闭双眼,默默地祈祷着奇迹发生。
        终于,似剑的浪花刺穿了她的身子,化断了她的,划破了她似人的面孔,切断了她如蛇的尾巴。
        那一世的尹绾绾已经成了妖怪······
        直到清透碧绿的海变成殷红,尹绾绾好似隐约听到了远处来那个男子的呼唤声,她这才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阿言·······”
        她最后默默说了这句话,然而没有什么答复了。
        当尹绾绾醒来时,全身遍体鳞伤,唯一完整无缺地竟是她手腕上山海送她的珠子。
        “绾绾,你怎会这样傻?竟要舍了自己得天独厚的性命去救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幸亏你戴着噬魂珠,否则········我真的害怕了·······”
        尹绾绾躺在他的怀中怔怔地看着他,怔怔地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我········我不是凡人。我是这神山的灵。我记得我要在这里守护谁,可是究竟时什么人,我已经忘记了。为了修炼成神,我将要先后经历雷击、山崩、水淹、火烧之苦,这是我的宿命。”
        他揉着尹绾绾的棕发继续苦涩道:“绾绾,我知道你,我都知道········或许真是宿命,雷击山崩水淹都是你救得我!”
        “那么,火烧之苦呢?”
        “你便是我心中的那团火,自从那日你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那团火便越烧越烈。我不懂自救,我想这当真是我的宿命!”
        “你的宿命究竟是什么?”
        “尹绾绾。”
        尹绾绾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出生时漫天华光金彩,封都润雨三年,家主自然以神子相待,以至于她出世便是寻常人一辈子都触及不到的地位。
        她不满十五便拥了半壁宝物,却独独缺了之中之人,听闻附近山有神灵,那时候的她便唤了数百人前去,只是一去不归。
        后百姓传言,尹家神山的神灵乃神物,必得诚心相求。向来跋扈无礼的很,但却出奇的换了素衣,带着七名仆人去了神山。
        初到了崦嵫山,她不适的厉害,颓了三日才将将站起身来。她运气不好,正逢上了海灾,千丈海浪直直翻涌过来,他一时没扛住,被卷入海浪之中。
        她本以为命已不保,却是在这时,一女子棕发柔散于水中,手腕处一细羽,衣裙素美如鱼般朝他游来,她一瞬间恍惚,女子紧抓住他,瞬时白光绚烂化作一马身鸟翅,蛇尾人面的神物,将她驮出水面。
        她那时难掩激动,脱口问道:“你可是神灵?”
        翻涌的海面一瞬间平静,只幽幽传来个女子空洞的声音:“擅闯身上,有何目的?”
        她低头抚了抚方才那个神灵为救她而嵌在棕毛中的伤痕,“你同我回封都,我定不会再让你受伤,亦不会再让你独留此处,孤独一生。”
        她独神山已不知多少个千年,却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许这样的诺。
        于是海面翻滚不过几时便开出条通天般的大道,她轻将他驮出海面。
        不过半日,封都传遍她的事,百姓皆传那日天之骄女绾绾驾神兽孰湖,风光过市,引百姓咂舌。
        封都闹景是她从没见过的景色,尹绾绾带她见过许多人,人人见她都讶叹许久。但不过几日,那个将自己带回封都的人就再没来看过她,她只知她认了他做主人,便得忠于他永远。
        而不过几日她便被加了枷锁押上了刑台,那时封都遍地雨水,狼狈不堪。
        原是她离了神山,海水无人管制泛滥于此,百姓愚昧皆以为是孰湖作祟,纷纷以火器掷她,她本一身极美的棕毛被烧得不成样子,抬眼间却瞧见顾容高坐刑台之上,傲视于她,偶有人问他可否相救,他却是轻蔑一笑道:“不过是只畜生而已。”
        百姓似得了命令,前些日的夸赞皆变作咒骂,周身火焰缠绕,她终于嘶吼出声。瞬时间天地变换,雷雨交加,远山崦嵫处海水成一墨线涌来,封都瞬时乱作一团,倾盆洪水袭来,百姓毫无招架之力,任由海水冲走淹没。
        而泛泛海水之中一马身鸟翅,蛇尾人面的神物驮着个未满十五的少女涌出水面,海面归于平静,只幽幽传来个女子空洞的声音:“吾本不是善物,却偶得善语,难抵诱惑认汝为主,如今天罚降于封都,只因汝为吾主,放汝生路,后莫要接近崦嵫。”
        随后一阵凉风化作一棕发红衣的女子,消失于茫茫海面,再寻不得。
        夜色朦胧,月落星沉,神山的一处洞穴昏睡着一名相貌俊秀的公子。
        翌日,公子醒来便瞧见一女子身姿曼妙,风韵娉婷,见她容颜迤逦,肤白貌美,他看痴了双目,两片病白的脸颊不知何时变得羞涩酡红。
        尹绾绾幻化成一妙龄女子,她是深山怪兽,这般陋颜自是见不得人类。
        她在这山中不知救了多少人类,倒是有一回见到满脸通红不消的,真是怪哉。
        他收了一池春心,他次此冒险来神山,是为了寻药。
        那书生说他是相思湾西边小渔村的村民,翻山越岭,几经艰险才来到这密林深处,他疲惫不堪,本想着小憩片刻,却在更深露重时候睡晕了过去,可怜家中害了瘅病的母亲还等着他救命。
        尹绾绾听言书生所言,便晓得书生要来寻丹木树的果实,她一股脑的自己攒下的果子送给了书生。
        书生得了果实,怀着报恩之心让孰湖跟他回海边渔村,孰湖拗他不过,便同意和书生一起离开洞穴。
        她对书生说,她是山中的山灵,有着腾云驾雾的本事,让书生闭紧眼睛,她带着他飞回渔村。
        于是,她露出原型,她举着那公子,飞在云雾之间,宛若惊鸿,飞过神山,看着脚下波澜起伏的大海似乎和她胸口的律动不谋而合,她似乎闻到春天的味道。
        她举着书生落在海边,那身形立刻幻成了人类模样。但书生却让孰湖在海边等他。
        尹绾绾乖巧的点着头,然后停歇在一块焦石之上,目送着书生离开。
        潮汐来了又去,浪花不知破碎了多少次的期望,她一字一句问着朝夕,回答她的永远是翻滚的海浪。
        千万个日日夜夜,她的双臂已经渐显原型,那柔密的羽翼已经长满了双手,在海浪声中,她守着他的承诺,依旧充满了希冀。
        她不知等了多久,直到她看见一个贪玩的娃娃。没过几日,她苦苦等待的人满头白发的出现在海边。
        她想跑过去,因为他动作缓慢。
        她想跑过去,但是她的身体已经长进了焦石里。
        他说,对不起,请放过我那无辜的孙儿。
        他说完便绝然的走向大海,那颤颤巍巍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孰湖眼中。
        纵使相逢也忘言,崦嵫深山消云烟,当时共我出红尘,数点如今薄情欢。
        苦等数十载,泪湿自沾襟,相对惭愧人,难拾追君心。白发催君老,我自红颜旧,若问今相负,鸿沟在心头。
        后来,尹绾绾在海风的侵蚀下化成了丑陋的礁石,只是在月圆之夜的时候,茫茫海面会传来女人伤心的哭声。
        她到死都不曾知晓,当日她动心的时候,拿公子偷偷的睁开了双眼,而书生也不曾知晓,她的一生只有一次心动。
        夜幕降临,她进了林子选了棵干净的树,生了堆火,突然头顶就动静不断,抬头就看到一张娇俏的脸,吓得她差点拔了剑,一看是个坐在枝桠间光脚丫的姑娘,好奇的盯着他,就不自觉的脱口而出:“是你啊。”
        那个姑娘不笑也不恼,只是看着她,隔了好半晌。
        尹绾绾撤回身子:“你这般真性情的,不怕坏了一身修仙人的道行”
        方才,便是被她身上仙气晃了差点掉下树去,白白净净的,错不了的就是他们这类修道修仙的人,想必自身的原型也是被看出来了。
        尹绾绾苦笑,它也不说话,闭了眼一夜好梦。
        刚下树,对方一醒,看到她便脱口而出:“是你。”
        尹绾绾皱了眉:“你这脱口咒就不能关了?”
        她也无奈,修仙最后一步总是要历劫的,挑其一,过了便是成仙,他不碰巧,如果是雷劫大不了被劈几下半死也能活,但是情劫就··········
        尹绾绾不懂,只是每日跟了这呆子到镇上,看着她对着每个女人说一遍:“是你啊”
        看着她被人打,被泼水,也不上前帮,她被打狠了,就抱着她回到林子里为他搽药,她醒的第一句也都是看着尹绾绾说:“是你啊。”
        “那你要如何化劫,杀了对方吗?”
        她便跳起来捂着她的嘴:“可不能乱说,杀人是会被神雷劈的,如果是你,会被劈的渣都不剩”
        尹绾绾就笑他说:“以后我要是成了仙,你便做我坐骑吧。师叔祖有一坐骑灵兽,可威风”
        她看着尹绾绾的星眸:“你要能成仙,我便生生世世做你的坐骑。”
        她到底成了仙,
        可也不知道尹绾绾哪根筋不对,不回镇上陪自己喜欢的人,每晚还是跟它一起宿在林子里,不几日便出事了,她坐在枝桠间,看着那个女人哭着一把长剑刺入了她的胸口,血染湿一地的青草。
        尹绾绾醒来就成了仙,身边盘踞着的是马身,鸟翅,人面,蛇尾的神兽,她擦干嘴角的血迹:“我们回神山去。”
        尹绾绾回山后便掌教40年,弥留间,它还是不敢相信,成仙的人不可能只活这么短,接任的大弟子一语道破:师傅若不是将劫数背负一辈子,也不至于…她嘶吼,不可能,她也没让那女人走出林子,几万年第一次杀人,被神雷劈得元神尽毁,便再也化不了人身,她才成了仙不是吗?
        尹绾绾看着她,满脸迷茫:“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说,可是,我对你是真的熟悉·········”
        碎了元神那刻,尹绾绾便活不了了,便是她以这一生的修为养了她,她才得以生存这生生世世,尹绾绾走后她不再化人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