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3(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正逢战乱之年,民不聊生。官兵、恶匪、饥荒,成为每个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一众流民向西而行,他们有的是被战事殃及的百姓,有的是弃甲出逃的士兵,也有趁乱脱身的囚犯。现在,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活命。
        越往西行,地越偏僻。这里虽然远离战火吞噬,却也荒芜得无一活物。每天都有人被饿死,死神,从未放过这支队伍。
        “有蛇!”众人惊呼。
        约莫手腕大小的蛇一晃而过,枯草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饿慌了的人急忙追去,欲捕之果腹。
        蛇兜兜转转,进了一个山洞。
        众人在洞前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决定入洞。洞是相通的,出了另一头,竟别有一番天地。
        青山绿水,肥草沃地。众人大喜,随即在此安定下来。集为一村,名曰“离劫”,为劫后重生,远离苦难之意。
        人人都在离劫村过上了安乐、幸福的生活。只是,建房造屋,开荒耕地,村民对山林的索求永无止境。短短十年,山便秃了大半。
        第十一年,闹旱灾。作物颗粒无收,饮水,也成了困难。
        突如其来的灾难勾起了众人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多年前的记忆涌现出来。于是他们从不解到慌乱,再至害怕。
        有人说,旱灾前期,曾看见一条手腕大小的蛇时常出没。村民一致认为,那蛇乃妖物,正是那妖物给他们带来了不幸。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上山捉妖,俨然不记得,当初也是此蛇引他们至此。
        林子虽然只剩下十里左右,但想从中觅得那蛇踪迹,实在困难。带头的思索片刻,点燃火折子,往里一扔。众人松了口气,只要那妖物被烧死,旱灾就会解了吧。
        火势蔓延开来,蛇被逼出,众人欲杀。这时,大火转作一股,凭空腾起。
        火的尽头,容貌绮丽的女子立于烧焦的林间。华衣丽服,墨发过膝。肥遗手中提着一只精致的灯笼,轻轻一摇,化做数只,大火悉数被吸入灯笼中。
        火已熄灭,数只灯笼平稳的从空中落在地上。灯火通明,映出离劫村村民大惊失色的表情。
        再看那蛇,不知何时幻成拇指粗细,蜷在肥遗手上。
        她红唇轻启:“昔吾见尔等,一时怜悯。引尔等至此,免受灾祸。”
        顿了顿,目光扫过众人,接着说道:“后尔等以怨报德,伐吾林木,侵吾领地,吾施以惩戒。今,尔等还想纵火毁山,罔顾昔日相救之恩。既是如此,尔等之事,吾,再不干预!”肥遗面色冰冷,眉眼之间,皆是寒霜。
        村民跪了一地,乞求肥遗原谅,并希望她免除旱灾。
        肥遗幽幽吐到:“并非吾害了尔等,是尔等,自己害了自己。”
        遂其地忽起,高五千仞,削成而四方。之后,大旱十年。离劫村,无人,生还。
        六万年前,我在这太华山听到哭泣声。我扭动身躯,穿梭在草丛中,寻到一位金发少年。
        少年的周身漂浮着几股水流,我不知是谁竟忍心在这荒凉之地囚禁一个孩子。尚未化为人形的我,在少年惊恐的眼神中用法术震碎了水之囚笼。
        我来到他的身边,他依旧紧紧的盯着我,嘴里轻吐两个字,“蛇,龙?”满脸问号纠结我到底为何物。
        我笑道,问他为何哭泣。他这才反应过来,却反问我,“如果你不得不去一个孤独的地方,你是选择逃避还是直接前往?”我想了想,也问到,“那孤独之地对别人可有好处?”他有些疑惑,还是点了点头。我这才回答他,我会直接前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擦干眼角的泪水对我感谢般的一笑。
        我被他的笑怔住,如同平息了周围的燥热,降下清凉,添了温柔。
        让我无法忘却,甚至处处寻找。
        他走了,三步一回头,不想离别。
        但却都忘了问彼此的姓名。
        不久,天帝唤我重回世间,降下大旱。我被世人皆知,被世人唾骂。当我狼狈的离开人间之时,在蒸笼般的黑夜街道上,发现一盏闪着微光的灯笼,如等待着我,与我一同离开。
        我拿起它,护着它,回到太华山。
        这期间,我发现背负蓬莱山等五座仙山的金鳌更替,我也从中得知北海中一只任命的金鳌出逃,但也及时回来认错。从那时起,我便会在夜晚提着灯,仰望那十五个金色光点,与其中之一和我手中的灯相衬,我陪着它们,它们亦伴着我。
        六万年后,我提灯发现熟悉的光芒不见。我万分失落,放下手中灯,想给他献一支舞。
        我在青草间独舞,衣裙摇摆,冷风从我的脸庞拂过,带走那些晶莹而苦涩的泪珠。
        就在这时,几股水流绕着我,伴着我,又似护着我,舞动。一股水流停在我的手上,仔细看去,那股水流竟是我的模样,六足四翼。
        我惊住,回首。
        那少年早已变了模样,唯有笑容怕被人忘记而不曾改变。
        当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抬手抹去未干的泪痕,问我:“你为何哭泣?”
        我不语,我不知是孤独太久的痛苦还是相伴之人突然从我的世界消失而哭泣。
        见我没答复,却见泪珠颗颗滚落,他紧紧把我抱在怀里,安抚着一头被世人厌恶的凶兽。
        我没有任何反抗,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恩赐的幸福,让我留恋,让我不想失去。
        又过了许久,他问我:“你知道吗?不管你有多危险,总有一个人在爱着你。”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他却深情的看着我,继续说“总有那么一个人,来到你身边,将你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你惊,免你苦,免你颠沛流离,免你一生孤苦无依!”
        语落,我冰冷的双唇有了温度。
        我想做龙!
        可你是蛇。
        这样的对话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次,林岚将一盏灯笼放在床前,一直蜷着仿佛死去的小蛇头抬了抬终于有了些生气。
        林岚见状只是冷笑:“知道害怕了?我阻止你入凡时你怎么不听我的?”
        小蛇却只将身子慢慢缠上灯笼。正因为是神兽,才更想变强啊。小蛇半眯着眼,渐渐在暖意中睡去。
        一片嘈杂声中,百姓们拿着锄头和石块驱赶两条蛇。有足为龙,无足为蛇。这两条生物说是蛇,却生得四足六翼;说是龙,却并没有金鳞和角。尤其它一出现便会大旱。
        一时不慎小蛇被石头砸中,正想回身去望大蛇衔住小蛇的身躯飞快地在百姓的视线中钻入草丛消失不见。草丛里小蛇蜷在大蛇身上想,下一次需得是我保护你才行。
        小蛇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敲自己的头。
        “时辰到了。”
        小蛇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重新变回了人身,当下便喜滋滋地说:“不愧是定魂灯,功效这般显著。”她左右去看林岚身后,“你又把灯笼藏起了?别小气嘛,我看一下,下一次……”
        “没有下一次!”林岚严厉地看着少女,“若有我不会再管你!”
        少女吐了吐舌头暗地想着,还不是每次都这样说?
        阿朱和林岚俱为神兽肥遗所化。只是和安心隐居的林岚不同,阿朱卯足了劲儿想要化龙。按她所想,她有足有翼,还是神兽血脉,要化龙应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她一入世便会引得天下大旱,未及化龙便会为生灵涂炭获罪遭到天雷之罚。只是阿朱从不记教训,每每被天雷劈得神魂不定下一次还是要去。亏了林岚每次及时将她带回并为其点上定魂灯避免阿朱真的魂飞魄散。
        “只要再入世一次,我就能化龙了。”
        林岚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上次是上次,这次一定行的。”阿朱眼睛亮晶晶地,里面全是希冀。
        阿朱终于还是去了。林岚将阿朱留下的信揉成团,回到自己房里。
        阿朱在滚滚的天雷中化身成龙,在她的身侧,一盏灯笼闪着微暖的光。阿朱心想,将定魂灯偷出来果然是正确的。
        她兴高采烈回到隐居的地方,却遍寻不到林岚的踪迹,等她找得筋疲力尽,终于在一处山脚找到奄奄一息的小蛇。阿朱找到它时它正像从前一样被害怕的百姓用锄头等物捶打。
        阿朱带着小蛇回了小屋,将定魂灯点亮放在小蛇身边,期待它像从前的自己一样醒来。然而时间过去了许久小蛇还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定魂灯失灵了?
        阿朱四处找人询问,终于在一位老肥遗那得到了答案。
        你当什么灯笼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定住神兽的神魂?它的燃料本身便是神兽肥遗的精血!
        傻眼了的阿朱慌忙问老肥遗,林岚还有没有救?
        老肥遗看了那小蛇一眼,养着呗,反正不会有生命危险,什么时候运气好,他会想起你也说不定。
        阿朱抱着林岚哭了笑笑了哭,最后擦擦眼泪,没事本来也计划好了,以后我养着你。
        “请随我去一趟凡间,我要一场涤荡天地的大旱,来毁了他的江山。”
        “与我赌一局。你赢了,我便跟你走。”
        连年大旱引发各地饥荒,土地龟裂,饿殍盈野。李承宪盯着龙案上的灾报,猝不及防地咳出一口鲜血,身旁张公公扶住他:“皇上……”李承宪摇了摇手,面色苍白如纸。
        入夜时分,帝王寝殿之外,寒鸦叫声凄厉。
        有女子长裙曳地,墨发高挽,眉心一点朱砂晕开妖娆,执着一盏灯,在夜色之中款步而来。李承宪看清她的眉目,不禁大骇。
        “阿绯?!”
        “我曾替你征战沙场打下半壁江山,如今成了魂魄……”
        魏绯未及说完,却猛地被年轻帝王拉到怀里。
        他含泪道:“阿绯,当年之事,是我对不住你。”
        彼时李承宪年幼,太后垂帘听政,揽权在手。魏绯出身将门,自幼与他相知,青梅竹马,她成为他的心腹,执掌一国兵权。有她辅弼,他渐渐亲政。
        哪想西疆一役,敌军请来蛮族巫师,御兽出战。魏绯所率兵士大败,她仓皇策马退守边城,迎接她的却是女墙上射下来的乱箭。
        “魏将军,皇上已接了告你谋反的罪状,如今这可是皇上的旨意,怨不得小的们!”
        于是万箭穿心,穿碎了她对李承宪的一腔情意。
        “阿绯,那是太后派人假传圣旨……”他含泪向她解释:“太后与我争权,你这位帝党的大将军,她如何能容得下?”他声音苦涩,“只求你别恨我。”
        魏绯道:“承宪,我不恨你,你如今终于扳倒太后,我替你高兴。只是现下这大旱来得无理,几乎倾覆了你的社稷。我此来,就是欲告知你……一个求得甘霖的方法。
        “我本是太华山上的四翼蛇怪肥遗。偶入凡世轮回,化为女子,长成之后便会引得天下大旱。”李承宪身子一僵,魏绯接着说:“杀了我,上天便降甘霖。”
        “有没有……其他方法?”他许久不知该说什么,再开口时,每一个音节都是颤抖的。魏绯点头:“肥遗入人间化作女子,手中执一灯盏,名为换魂灯。若有人爱上她,愿意舍了自己性命,将魂魄送入灯中——便可免去肥遗之死,亦可保得天下太平。”
        年轻的帝王许久没有出声,魏绯回头看向他,窗外白霜般的月光洒进来,他的嘴角忽然挑起了然的笑意。
        “比起社稷与你,我死不足惜。”
        他执起秋水长剑架上自己的脖颈,下一瞬,已是血洒遍地。
        “不——”
        漆黑的夜幕中,女子的哭喊声撕心裂肺。
        “魏绯,你赌赢了。”肥遗微笑着站起身,“我现在就去凡间,去帮你毁了他的江山。”
        她终于明白刚才所见只是一场幻境,蓦地开口:“不要……”
        “是你在城楼下惨死,说恨他负心,要予他报复,便来此处找我。却又不甘,赌他心中有你。我化作你的模样引他入幻境,从方才所见,可知你已是赢了我……怎地又要反悔不成?”
        她起身,一缕魂魄悠悠去往奈何桥畔:“比起社稷与他,我死,不足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