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5(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她回来了,死了很久的人又回来了,过于换句话说,那个被大家认为死了很久的人回来了。
        那时候,相思湾三月余未见半滴雨水,整个城市都在紧张慌张之中。
        即便是想尽了办法以做补救,认城主抓破了脑袋,也不知如何是好,一切纠结最终都只是徒劳。
        那一天他琢磨许久,门外一声传喝响起,一个黑子女子突然出现了。
        黑衣女子虽然看起来格外高冷冰冷,可是她的眼睛却是闪亮的,就像是在笑。
        而身边的侍从却眨眨眼,欢喜的吵闹着:“公子,据闻这里有一道姑有救灾之法,特来请见。”
        他大喜:“何法?”
        那黑衣女子垂眸:“神山的神女,据我所知,在你们相思湾的历史上好像经常出现这种事情。”
        他拂袖:“荒谬!自古名为根本,又如何总是会有此时。再者,哪有去找一头异兽的道理?送客!”
        道姑轻声叹息,眉眼里的光亮似乎减少了几分,转身离开。
        翌日他去粥棚查看,未近营区,即见一处人头攒动,衙役忙道:城主,是一对暴民在争一碗粥,待我赶走他们。”
        他抬手:“且慢。”
        走进粥棚,只见一男子手中端碗转身欲走,一红衣少女抓着那人衣角,喊着:“不准走!这粥不是你的!”
        有好事者大声嘲笑:“诶,兄弟,和小姑娘抢一碗粥算什么本事?”也有人摇头:“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女孩没听见一般,拳头紧攥,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
        观者渐多,壮汉一时恼羞成怒,将碗往桌上一摔道:“疯婆子,这粥爷不要了,莫要再缠着爷!”
        临了,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扬长而去。
        女孩并未理会,端起粥,开心离去。
        他许久未言,衙役讨好道:“暴民无礼,惊扰城主了。”蓦地看到年轻尚书眼中冷意,慌忙闭嘴。
        他道:“别动,我去看看,你原地待命。”
        他快步跟上那少女,见她走进一小屋,便将身子掩在窗后向内看去········
        那个少女小心翼翼将粥一勺勺往一年迈老妇口中喂去,嘴里絮絮叨叨:“阿婆,烫不烫?若是烫了,绿儿就再吹吹,不过想来这么久也该凉了,阿婆下回那个坏蛋若再抢你的粥,便告诉绿儿,绿儿替你教训他!”
        老妇道:“那孽障若有你半分孝顺,阿婆也心甘。绿儿啊,你父母当以你为豪。”
        女孩动作一顿,片刻后又笑嘻嘻说:“阿婆错啦,绿儿没有父母,绿儿·······是孤儿呢,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山上呢。”
        他默默看着,心头一软,喃喃:“原来·········”
        回去后,推荐那个道姑的侍从竟又锲而不舍找上来,他不耐烦,便拨了两个侍卫打发了事。
        昨日那少女欢畅笑颜如在眼前,他记得她唤绿儿,他还知道她一直一个人,这样纯良温暖的女子,他很喜欢。
        他想,眼下百姓苦难他无暇自管,等饥荒一了他便去提亲。
        正想着,突然外面传来惊喊,有衙役匆匆赶来禀报:“城主,他们找到道姑了!”
        他大惊,连忙出门········
        狂风大作,黑衣道姑闭目与一六足四翼的大蛇缠斗作一处。旁边不知是谁扔下一个红灯笼,红纸已破了,风中晃动。
        他大喊:“来人,助道姑抓住那妖物,旱灾即解了!”
        话音刚落,风小了,道姑顺势将手中长剑刺入大蛇七寸。
        烛火摇摇晃晃,终是灭了。
        瓢泼大雨倾盆而至。
        绿儿幼时伶俐非常,却有一次在捕蛇人身上跌了跟头。那时她惶惑,不安中却有一双手将她捧起,轻轻放她入山林。
        后来她偷偷下山去找他,知道了他的府衙,便溜了进去,想看看他。
        谁知碰着了那黑衣姑娘。
        她与他缠斗,道姑渐渐乏力不支,落了下风。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他的声音,她突然便懂了,随即收了妖法。
        罢了,她想,我素来不羁,可若是为你,我愿意。
        绿儿和道姑的初遇,始于她难得的日休。
        那时候被扰了午睡的道姑于临近竹林溪流救起不慎落水陷入昏迷的绿儿。
        望着少女若隐若现的蛇尾,他取出随身的竹笛,一曲终了,蛇尾隐去,双足化出。
        相识不过一场恩义。
        绿儿在很久很久之前曾问道姑在相思湾就留的缘由,道姑眸色温柔,说道:“相思湾为何相思?你又为何在这里呢?这里有太多缠绵悱恻的故事,说起来,又何时是个头呢?我要护你,也会伤你,我非善类,你也并非是,可是要知道在人类里,人与人之间总会有一些缠绵悱恻的联系,多多少少都好,那些东西,有了一次就难以忘怀了。”
        绿儿摇头,逗弄着腕上的小蛇,那是她昨日寻来的,甚是珍爱。
        她不喜人间,尤不喜相思湾城中,呛人的烟火气。相比之下,她更喜爱,道姑夜晚归来后,两人谈着白日所见。
        那时候的她和道姑········
        还不至于········
        偶有兴致,她吹奏竹笛,绿儿会旋身舞动。裙裾蹁跹,轻盈的姿态一如随风而下的萧萧竹叶。
        她们相伴的时日如潺潺溪水般流逝,绿儿发觉,自己竟然对这样的相伴渐生出了地老天荒的期许。
        相思湾城的上元节热闹非凡,老城主的一再邀约让道姑盛情难却。
        终于·······道姑带着还稚嫩的绿儿去了相思湾。
        一路上,绿儿见证了不少人与道姑的“不期而遇”,。
        也对,现在出了各种问题,尹家灭门之后,值得依靠的家族便少了,百姓们内心惶恐。
        而绿儿却并非寻常人。
        绿儿手执适才央着道姑买的花灯,歪头问:“姐姐,你觉得这里奇怪吗?”
        “有,只是……”
        道姑话语未休,元夕的天幕便燃起了烟火,而黯然却悄然上了绿儿的心头。
        秋日黄昏雨至,道姑在书院静待雨停,心里想着,等会如何使雨天蹙眉的绯维展颜。
        “姐姐!”
        道姑闻声看去,微黛的暮光里,绿儿手上提着上元节买的花灯,腕上缠着的小蛇,急急向他冒雨跑来。
        青她着狼狈的她,正欲开口,便急急接住倒下绿儿。只见她面容惨淡,更胜初识。
        突然,她脸色一怔,目光落于绯维背后隐约的幻影。
        她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以往雨天里绿儿兴致缺缺的神情。
        满是人间烟火的相思湾并不便施展妖术,渐沉的天色里,道姑负着他的傻妹妹,步疾如风。
        冷雨的湿气阵阵侵袭着妖身,绿儿喃喃自语:“姐姐,我见你还不曾回来,就想着来看看。若真有什么事,我害怕被那些人抢了先,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一样,我也知道妖yong终归是不配拥有一切,可是,我好害怕,好害怕再也遇不到结界了,这样就再没人给我吹笛子了············姐姐,虽然绿儿不懂你口中的快意恩仇,可我想要试试你说的人生········”
        赶路的道姑神色匆匆,心上却绽开簇簇烟花,一如上元节夜空。
        原来竹林的风,不仅吹进了一人的心里。未曾察觉别人心意的,是她,也是她。
        她只当绿儿是妖,又惦记着自己道姑的身份,彼此之间,总是还有着遥远距离。
        绿儿又在意她会鄙夷自己的妖身,于是有了太多的顾忌,于是两个人之间都有了太多无法说明的话,这样一来,那些言语堆积起来,成了遗憾。
        在绿儿离开之后,方圆十里,家家户户都有了彩灯,好好挂着,一时之间成了奇景,引来了无数好奇之人。
        其实在绿儿之后相思湾里也发生过无数个怪事。
        一日傍晚,有一个道长来到村里,口口声声说成城主的夫人是妖怪,有次妖怪,天必大旱。
        刚开始,相思湾的大部分人都夫人抱不平,可是日月累计,人们开始怀疑夫人,为何她来后遇大旱?
        为何那个女人点燃的灯笼能让龟裂的田地生出青苗?
        人们渐渐开始讨伐夫人,城主护着夫人,于是相思湾里无情之人点燃了城楼,天气干旱,大火燃起,无情大火迅速吞没城楼。
        夫人看着这熊熊大火,愣在原地,悲伤哭泣,趁城主不注意,纵身扑进火海。
        那时候,天开始下起大雨,大雨一下就是半月,山洪暴发,地处低处的房屋变成汪洋湖泊。
        三十五年前,相思湾莫名的烧起大火,老城主为救一条困于大火的小蛇而幸免于难,但因救火,最终还是烧毁了半张面容。
        如今,相思湾城楼不在,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也各奔东西,只有城主依旧住在离湖边不远的地方,靠卖灯笼为生,湖边的一棵柳树上常盘着一条小蛇,树上总是挂满了红红的灯笼。
        城主提着灯笼,向尹氏神山走去,一步一步,走的义无反顾。
        灯笼一晃一晃的,火光仿佛快要熄灭。
        绿儿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已经无能为力了,她只是抬头看了看月亮,快点,再快点,得赶在月圆前找到他,不然········她就没得救了。
        绿儿以最快的速度飞奔,终于到了神山的入口。。
        入口处依旧是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你来了?”清脆的声音从洞中响起。
        城主将灯笼扔在一旁,猛地跪下,“求求神女,救救夫人吧,夫人并没有什么错,可是·········”
        洞中传出一声干笑,“并没有什么错,是啊,可是这人世间,谁会没有一点错呢,我救不了她,更何况,我也是待罪之身,不是什么神女!”
        城主顿时瞪大眼睛。
        脚步声渐渐清晰,城主从洞中走出,手提一灯笼,逐渐照亮绿儿的脸庞。
        多年没见,他们都是曾经的样子。
        对于他的疑问她没有回答,只是再次低头,“求您帮帮我吧。”他的声音坚定,气若山河。
        “我不会帮你的,你走吧。”绿儿转身要走,她又一次喊出“神女,我知道你的心思,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你。”
        绿儿转头望了望城主,眼神有些无奈,又有点怜惜。
        终究她一步步向他走来,扶起城主,说,“你来洞里吧。”
        走进洞中,一切都是二十年前的样子。
        她说,“如果不是她,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找我?”
        城主一时怔住,他从没有想过,是否会回来。
        见他没说话,绿儿无奈一笑。她将灯笼悬在空中,里面的景象却让城主傻了眼。
        他遇到夫人的第一天,上山采药,被一条蛇咬到,绿儿恰巧看到便救了她。
        情景转换,他和夫人走的那一天,夫人决绝喝下化人水,留绿儿独自洞中凄凉。
        后来夫人上街买东西,却去了一个有钱人家里商如何杀了神山上的神灵。
        最后是现在夫人如此如此状况,倒是让人捉摸不透了。
        一个月里,城主眼神呆滞,不动不说,只是坐在洞口眺望着山下,二十年的欺骗,终究让他不能再次快乐起来。
        绿儿突然觉得,也许她做错了。她偷偷的想,也许,他真的很爱他的夫人吧,就像是,她真的,也很爱他一样。
        灯笼中的场景,其实都是障眼法。绿儿只是希望让他留下,她能保护他,那些相思湾的记忆就此消沉也好,他们能回到曾经一起快乐的日子,可她无法想透的是,他们之间始终隔了一个人。
        终于在有一天,城主抑郁昏厥,绿儿这才彻底的决定,放开他。
        也许········
        真的不可以了。
        她找到了幼年陪伴她的道姑,求得一瓶忘忧水,道姑却说,“绿儿,你该回头客,以后我们相伴,你愿意吗?”
        绿儿轻轻一笑,点点头。
        她拿起忘忧水,给城主喝下。
        这样,以后他就会快乐了吧,没等他醒来,绿儿便跟着远远离去,从此以后,永无再见。
        城主睁开眼,四季如春,他走在山洞,周围是熟悉的环境,但他却总觉得,像是忘了什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