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8(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其实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他们是有一些联系的。
        只是轮回之路漫长,时间在一直转换,一路上所有的遇见都会为之改变。
        传闻,在最初的神山之巅有个极出名的家族,那时候的相思湾里还没有尹家人,这个家族便是所有人的希望,他们专治世人治不了的疑难杂症
        不过这个家族有个规矩,但凡是去看病的,都必须满足一个条件:会讲故事。
        只要说的故事能打动这个家族的家主主,他们就会答应治病。
        这个神奇的家族的家主据说是个女子,名唤苒,喜着绿衣,爱听故事,喜欢收集灯笼,有个全身通绿的宠物灵蛇,性格十分古怪。
        一日,神山又一次迎来一个特殊的“病人”,自诩害了相思,得了病。
        此人身着一袭白衣,黑发半束,眉目清秀,鼻梁高挺,嘴角带笑,手执一把半新的折扇,是个俊雅的男子。
        当见到此男子时,苒正在品茶。
        “你有何病?”等男子在对面坐下后,苒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后淡淡地问。
        “相思病,可还能治?”男子嘴角微扬,语气平缓。
        “这得由你的故事决定。”苒放下茶杯抬头道
        “五年前……”茶汤的热气缓缓向上飘,四周的空气氤氲了起来,男子的思绪也渐渐飘远……
        五年前,我有一个妻子,她是个很普通的女子。
        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一个花灯节上,那晚人很多,整条街都是出来看花灯的人。可不知怎的天突然下起了雨,满条街的人都慌乱的找地方躲雨。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瞬间变得慌乱不堪,唯独一身着绿衣手提灯笼的姑娘格外不同。那姑娘神态平和、步履从容,与周围的慌乱格格不入。
        有时缘分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于人群中,一眼就够了。没错,于那慌乱的人群中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她是个非常特别的女子,平日里不大爱说话,但说起故事来总能滔滔不绝。
        某日,不知怎的提起了《山海经》,她对于上面的记载很不认同,特别是那“见之天下大旱”的说法。她说那家伙乃上古神兽,只会造福,不会降难。当初之所以出现大旱,不过是雨神算错了降雨的日子造成的。
        恰巧那年那妖兽在神兽下与神灵大战时,被过路的凡人撞见了,于是便有了兽一出现就会天下大旱的说法。
        一天,她说有事需离开数日,若是一年之内还未归返便可上太华门寻她,可我找了整整五年才找到她口中的神山。
        你知道吗?我找她找得好苦!
        讲到这里男子突然话锋一转,看着苒一字一顿的说道。
        “故事不错,我喜欢·······”苒往杯中续了半杯茶后继续道“同为这神山上的守护神兽,那日神山下一战后,为何不肯放过我?”
        “你可还记得它……?”他不答反问,并将手中那半新的折扇徐徐展开。
        扇面上画着一个身穿绿衣手里提着灯笼的女子与一名身着白衣手执折扇的男子在满是花灯的长街中和慌乱躲雨的人群里遥遥相望的情景。
        啪,茶杯掉在了地上,碎了
        对,她是那个女子,在一个热闹的花灯节上与一男子相识,没多久便成了亲,成亲后两人合作一画,画上的内容正如眼前扇面这般。那男子········就是他啊······
        眼泪滑落,她想起来了……
        “你要赶我走?”
        “你留下无人能活。”
        “那你随我走好不好?”
        “我是鱼,离了水便不能活。”
        “若我离了你便不能活呢?”
        “哪有谁离了谁便不能活的。”
        “你就是个骗子!”
        直到后来经历了那么多轮回,她从未见过这样丑的鱼。
        他长得真奇怪,没有一只爪子,真丑。
        因为他实在太丑了,苒把他捞上来,想问他怎么长得这么丑。可才捞上来他就气若游丝地断断续续道:“姑..娘..水..离不..了。”
        苒怕他死了,急忙把他放回水里,眼见他活了过来就想跑。她随意使了些手段,又捉住了他。
        之后,苒便有了仆人。
        那丑东西化了人形倒也不是那么丑,不过原形太丑可不好找媳妇儿。他将苒伺候得很是周到,开始时还需她瞪眼吓唬他才能让他做这做那,自从去了次灯会后他竟开始自发做了,时不时盼敲侧击地打听苒的原型。
        一日他寻来许多十分令苒满意的吃食后,还羞怯怯地问苒觉得他的原型如何。
        自然是不如何!
        丑,不过,丑得还可以看。
        苒寻思着了结这事就带他回神山去。这么想着,就冷着脸回了句:“还是能看的。”
        自此他对苒的态度越发殷勤,苒亦越发受用。
        只是偶尔他会冲苒囔囔,有多久没下雨了,或是他回湖里时,湖水水面比前夜又低了几分。她不理他,即使她知道为什么,指挥着他把我抱进怀里,哼哼了两声,睡觉!
        此后苒变本加厉地支使他,可没想到他还是偷偷跑回他那小湖了一趟。
        该死······
        她以为他会回来要哭不哭地跟她说:他的小湖,他的家要干了云云,正寻思着怎么安慰他。却没想到他回来如往常一样给苒做了许多我喜欢的吃食。
        苒虽莫测却也十分满意,眯着眼,吃得十分舒爽。她正吃着,周遭只有她咀嚼的声音,却听到一个声音突兀道:“你走吧。”
        苒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继续咀嚼着嘴中的食物。“你离开吧,我...求你...”苒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大吼道:“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他没上前安抚苒或是如最初那般瑟瑟发抖抖。他说:“你是妖兽,我知道了。”
        苒不解,开口道:“那又如何?”
        “我家没了,这个地方已民不聊生,求您离开吧,神上。”
        他的声音一起未有一丝起伏,那时候的苒有些害怕了,怕到想哭。
        她很没骨气地走了,所有方法都试过了,甚至..哀求。
        他不为所动。既如此,就当他是个梦好了,再不要记得他的名字。
        可是苒并不知道对他来说并不是那样。
        全族独余他,鱼喜群居,他无法独活。那时候,他带苒去灯会,却不知这是祸端的开始。
        “你真丑。”
        “因你太美。”
        所有人都大惊,听说苒神上又做恶梦了。
        “竟是苒吗?苒本是凶兽竟会有你这般落魄。”那个女人将地上的小蛇捡起放在手心。
        相思湾众人皆知,神山上的苒,曾使得相思湾大旱了十年。
        相思湾中有一斩妖家族与那苒斗了许久也没能将那苒赶出太华山。
        烈日当空神山中一男子被兽鸟追赶着眼看那男子就要被兽鸟的利爪伤到了,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将那兽鸟杀了。
        绿衣女子看了那人一眼欲走,便听那人说“姑娘既救了我,我便要以身相许来报答姑娘。”
        “好!”不知怎的绿衣女子竟答应了。
        她对他说“我们明日大婚。”
        是夜,他看着她在树下的身影竟觉得她十分凄凉孤独,也是她一个人在这神山上生活了多年,怎会不孤独。
        一大早他就从集上买来了一块红绸挂在了屋上,红绸看上去很美!
        二人的大婚就只有一块红绸。二人冲着天拜了堂,拜完堂之后她便将红绸拿了下来。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竟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生了情。
        她看着他淡一笑“我们既已拜了堂,我的心愿也算是了。”
        说罢。她便用剑刺向自己。
        他用力抱着她,她摸着他的脸“我就是苒,这样你就可以带着我回去交差了。”
        苒并没有死,他不知从那儿弄来的药救活了苒,但苒却被那个斩妖家一族的人抓住,带回相思湾处置他们商量之后要将苒诛杀。
        行刑当日他第一个提着剑来到苒的面前。
        苒冰冷的说“我已经将我的命给你了,为什么还要如此羞辱我。”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剑对准苒,苒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再醒来他混身是血的坐她旁边。
        他看见她醒来说“苒儿阿,我同你说个故事在相思湾中有个男孩,他家族中的人都很强大,只有他一个人弱小,家族中的人都欺负他,即使他后来强大了,也没人尊重他。一日有人告诉他只要抓回了凶兽,他便会受到全城人的尊重,之后他便来了神山却惹到了兽鸟,后来有个女子救了他,他说他要与身相许女子同意了·······他·······他当时很高兴,只是没表现出来第二日女子便与他成亲了,他没能让女子穿上嫁衣很过意不去,他没想到女子早就看出了他的意图他舍不得女子死,便去巫师那里以寿命为代价救活了女子,女子被抓住了。男子很担心便在行刑时救下了女子却不能陪女子了········但是我想·····那个男子,一定········很开心吧······”
        他死了········
        苒将他埋葬在了院中,她将那几块红绸做成了一个灯笼,去找了巫师以自己的千年修为做为代价做了这盏唤魂灯,每到月出便点起来希望他的转世能来找自己。
        后来·······他果然转世了。
        前几天他的转世受伤,被一个女子救了,他看着那女子竟觉熟悉。
        “苒,我可算找到你了!”
        “找我很困难吗?”
        她嘲讽一笑,眼角掠过因干涸已久裂开的地缝,抬了头,看着眼前女子,失魂落魄。
        “带来灾祸的我为什么要存在?”
        世人有传,神山上有宝,宝皆至宝。
        有人问,何为至宝?
        说书人眯眼一笑,摊开右手拿了几文赏钱后喜笑颜开,至宝当然是人间不可寻,凡世难再有。
        赏钱的人发觉被糊弄了,上前揪着说书人衣领吵着要给个说法,旁人见了,连忙上前拉开,“神山乃蛮荒之地,何来至宝?兄台权当花钱听个故事吧。”
        在相思湾初始化新的城主在位后,一派融合。
        但有人递上急报,说北市之处连月不雨,大有干旱趋势。少许,又有占星师赶来,凑向城主耳旁密密私语。
        翌日一早,城主启程前往神山,以盼求得神女体谅,撤下干旱刑法。
        民间有传言说,城主杀戮太深,罔顾伦常,因此天降大祸。
        等他登上神山时已近黄昏,夕阳将一大片余辉撒在山上,倒令他觉得这山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怖。
        他踢着石子走了几步,突然感觉脚边出现了一个温软物体。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土堆旁适时走出一位女子,葱翠的绿裙,手里拿着个灯笼,笑道:“公子即来神山,怎么也不打听清楚?这山上莽荒至极,唯有蛇常居于此。”
        她又弯下腰对那温软说道:“乖,花儿,到我手上来。”
        她疑惑地看着这一幕,问道:“那姑娘你?”女子俏然一笑,“我说了这山上莽荒至极。”唯有蛇常居于此。
        他第二日被一阵锣鼓吵醒,他揉了揉眼睛发现山脚下突然多出了好多兵,不知所为何事。
        “公子,这不会是你带来的吧?”
        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他吓得站起身连连摆手。女子挑眉,表示不信,他恍然大悟,“只怕都是来寻宝的。”
        “寻什么宝,这山上寸草不生。”女子觉得荒谬,他却深以为然。
        突然,女子开口问道:“你说为灾祸而生的,理因杀之而后快?”
        他支吾半天女子反而笑了,“我倒忘了你们城主就是个天煞孤星。”
        城主一行人上了山后也是黄昏将近,这山里似乎夜幕降临得比外面早,不过没关系,因为今天过后就都结束了。
        突然嗖得一声,羽箭横空飞来直射城主心口,射箭之人俨然就是逃亡在外的城主的兄长。
        “弟弟,你可算是栽到我手里了。”却没料到下一秒已被毒蛇一口咬住脖颈,毒发身亡。
        那女子转而对身后他道:“那个人为己私利,捉走我族小兽妄图致北市干旱引来流言,现我直接替你解决,免去你许多麻烦,你们一行人赶早走吧。”
        他并无意外她猜出自己的身份,只是拿出贴身藏好的烟雾弹放出“可是我还有件大事。”一件让天下永不干旱的大事。
        “果然是故事,相思湾的历史上就没有这样的城主。”那位客人神色懊恼,说书人却想起曾有幸在神山看到过的一行字——天理循环自有报应。祸也好,福也罢,总是一个报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