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9(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平阳城的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一月有余了,护城河水暴涨,人们无奈只得向城郊首阳山上寻求当阳寺主持释融大师的庇护。
        释融大师站在山顶的静室透过窗子向下看去,只见得山下绵延熙攘的人群不断的向山上而来。
        而雨,却仍是在不停的下着。
        “静空,你现在马上带几个师弟去将遗翰殿守起来”,释融大师回过身来,对在他身旁侍立的徒弟吩咐道。“务必不能让他人进入。”释融大师的语气依旧如往常那般平淡。
        “人命关天”待得徒弟出去掩了门后,他轻轻的长叹一声,复又转过身来望着窗外那迷蒙的水幕。
        “大师,何事扰的您心乱啊?”自雨幕中渐渐浮现出一妙龄女子的身形,她身着红色的罗裙,裸露在外的白皙手腕上缠着一只碧色的小蛇。
        朱红色的唇瓣吐出的话语仿佛都带着妖娆的香气。
        “你来了啊。”释融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那女子也不回话,闪身便进了静室,自顾自的坐在桌边喝起茶来。
        可还没等释融过来,她便像一阵风消散在了空中。见此情景,释融只是笑笑。
        山脚下,一队全副武装的小队骑兵正在向山顶而来,领头的是禁卫营的千夫长。
        片刻之后,一封由当今天子轻笔手书的密信铺展在了释融的面前,信中只有十二个字“平阳水患,唯用肥遗,然则杀之。切记于万民前设法坛。”
        果然还是被他们知道了,释融看着眼前这封密信,不发一言。
        没过多久,释融就撑着一把伞来到了遗翰殿前,他推开那厚重的大门,对着殿中那六足四翼的蛇形雕像说道“你走吧!”
        仍旧是淡淡的语气。
        “是不是有人知道了我在这里,要借我来治这水患,然后再秘密杀了我以做功绩。然后你才会……”女子的身影慢慢凝练出来,依旧艳丽的唇吐出轻描淡写的话语。
        “肥遗,不要任性,你走吧!”释融打断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难道你不知道我没有选择么?”肥遗一身张狂的红衣映衬出她低迷的脸庞。
        她缓缓的开口“我从来都没有选择,就像当初女娲娘娘说是我冒充她去指使轩辕坟三妖祸乱商朝的一样,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够默认。”
        她抬眼看了一眼释融,接着说道,“我现在也没有选择,我像你一样,没法看着那么多人流离失所,牺牲我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她的眼中贮满泪水,却依旧笑得张狂。
        “其实,水患马上就要平息了,你也不必担心我不死,现在,我已是油灯枯耗之际。”
        她腕上的小蛇从手腕上掉落下来,在地上摔得粉碎。
        “肥遗,六足而四翼,见则天下大旱。我真高兴这次没有选择的选择。”
        语罢,她就一阵风消散在了空中,再也没能如往常那样在另一个地方出现了。
        因为,她去了所有的地方。这是释融大师的原话。
        不明归期
        曾因为一个人,弄得满身污浊。
        也因为一个人,露出一小块伤口,被遗落在半路上。
        现在,我快自由了。
        盼之许久的自由,如今想起来,竟忽然热泪涌心头。
        眼前灯笼变得模糊透亮……
        我曾遇到三个男子。
        一个在身边,一个在远方,一个在近处。
        我偶尔会想我与这三个男子是什么关系。爱?一个?两个?三个。
        我不知道。我总爱动不动就联想到最坏的情况,这可能因为很多时候,最坏的情况容易产生甜蜜的错觉,而这些越发显得真实的“甜蜜”让我比较满足。
        少有可以确定的,因为他们,弄得我自己伤痕累累却是真的。
        其实我不应该去思考爱这种神秘又俗气的东西,我又参不透,我只是一条蛇啊,数万年仓皇而过,我时常在渐渐记不起事中睡去,又忽然在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醒来。
        这一次,十年过去,我的记忆又开始逐渐模糊了,时常上一时刻还在念叨的东西,瞬间就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想记住一些东西。比如最近想起他们三人时,心口那种触不可及又温热般想流泪的钝痛。
        第一个,现在还在身边。
        碰到他的时候,刚会幻成人形不久。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在他家做受宠的丫鬟,做了几年。好像失去了很多,又好像没什么失去的。什么真正拥有过,又真正失去了。没什么是被他剥夺的,是我自己选择这样。时常有种离不开他、就这样过下去算了的困倦。
        第二个,是从我雨天捡到一只信鸽开始的,他从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我偷偷去看过他几次,那时我幻化的能力时有时无,听过一些词本,竟学会遗憾和介意他不能与我长久。几十年对我来说,真的太长又太短。长得我可能会因为沉睡随时中途离开,短得当他离开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之后重来的孤独。我真的太无措,又犹豫迟疑了。
        第三个,最近新失去的。他跟一个女子跑了。恰好四个月。
        想到人间的烟火诸事,那感觉就跟农家养了四个月的猪被人偷了一样。还是猪主动越栏的。
        我能怎么办?
        不懂心口渐渐沁出来的感觉。我曾经也想着跟他们好好过,能在一起是多久就多久,安稳平和地过这短暂的几十年。
        那是他们的全部,也是我短暂记忆中的全部。
        不想最后却全都如耳边清风,无声无息散了,再无处找得到行迹。
        我于他们,是怎样呢。
        做过的一些激烈的事,现在想起来,都好像是为了证明年轻的自己确实懂得一些道理。
        这漫长又短糯的日子,苦辣与软甜、酸涩,最后都空空的。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者我想去往哪里,哪里于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吧。
        也许我该忘记我是谁。
        却偏偏在某个不好不坏的梦后醒来,忽然清楚这就是自己,自己的身份和这改变不了的怪圈,似懂非懂。
        有时心头敞亮,会有些难过,又转眼忘了。
        夜色正浓,我提着一盏灯笼在枫树林中行走。四周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黑暗,我下意识握紧灯笼,加快了脚步。
        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怕黑。活了八百年,见惯沧海桑田,世态炎凉,即便被囚在太华山,不能踏离半步,可世间若有我害怕的东西,那必是极为恐怖的。
        当我终于走出枫树林,看见大片月光时,才发现手心有细密的汗珠。原来,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愿意承认,便真的未曾存在。
        百年前初次遇见小青蛇的时候,它还不过巴掌大小,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我捡了它回家,悉心照料。它在伤好后,日日跟着我,我同它说话,告诉它若是想家就只能自己回去了,它大抵是听懂了我的话,片刻就没了踪影,却在傍晚时分又回来了,我因着怕黑的缘故,见它回来,喜不自禁,又对它说了许多话。
        我很快习惯了小青蛇的陪伴,只是五日前它突然不见了,整座太华山被我来来回回寻了七遍,还是无果。所以,我决定承认小青蛇真的离开太华山,离开我了。
        只因我是肥遗,若现于凡世,则天下大旱。四海八荒的众神皆认为我不详,将我囚禁在太华山。其实倘若这八百年来一直都是我独自笑,独自哭,或许再过八百年我也能好好的在太华山上逍遥,只是那条小青蛇陪了我百年,偌大的太华山每一个地方都有我跟它的回忆。为了寻它,我生出一个念头。
        徘徊良久,最终走进众神设下的封印——这是我离开太华山的必经之路。凭我八百年的法力,大半是要死在这封印之中了,即便这样,也好过独自承受四海八荒的冷淡。
        我醒来的时候,一个陌生男子正守在我身边,眉宇间满是焦急。
        我问道,这是哪里?
        他见我开口说话,眉头方才微微舒展,说道,我若去晚了,你当真打算送了性命吗?
        见我不愿回答,他又柔声道,你且养着伤,我自会护你周全。
        我对上他的眼眸,似曾相识,但又不敢往下想。
        连着好几日,我都不曾再见到他,只是每日有一个叫小荷的侍女来给我送药,我渐渐从她口中知道些消息。直到我伤口痊愈的那天,他才满脸倦容的出现。
        遗儿,你回太华山吧!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一时慌了神。
        他叫我遗儿,他就是我救的那条小青蛇,可他现在也是二殿下祁修。
        你为什么骗我?我慢慢冷静下来,问道。
        四海八荒不能因你遭受大旱,太华山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说完他就走了。
        原是我误把他的真身青龙当作小青蛇,动了许多不该有的念头。
        我回了太华山。起初山中些许花过早凋零,后来渐渐发展到大片草木枯萎。我日日忙于浇花种草,终于山中又恢复了生机。
        遗儿,祁修一身青袍突然出现,我从没有想过骗你……
        他刚想解释,我却抱住了他。
        祁修救起我的时候,我已经走出了封印,他一心想独自承担我犯下的错,我这般傻,竟前几日才从小荷传来的消息中知道。
        往后千年万年,我再也不会留你一人在太华山,祁修说着便吻上我的唇。
        华历十年,太华山附近大旱,民不聊生。
        在遍地的尸体中,墨卿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缩着小小的身子,挤在一堆尸体中间,瑟瑟发抖,怀里却是紧紧搂着一个灯笼,嘴里也似在喃喃低语着什么,走近了,墨卿才听清,她说的是“对不起”,嗓音颤抖,似陷入了极大的恐惧当中。
        墨卿心生怜意,欲扶起她,却见一青蛇蜿蜒而上,形容不善,墨卿忙收回手,转而轻拍她的发顶,温柔地说:“莫怕,我会保护你的。”
        她抬起头,清眸中秋水仍在,仿佛盛了满眸的月光,墨卿竟一时被那眼里的清澈击中,她望着墨卿,一时无言。
        最终还是墨卿打破沉默,他蹲下身与她平视,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在此?”
        她垂下眼,似在思考,过了很久,方才开口:“我叫遗洛,我来这儿,是找一个人。”
        “那你找到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可以告诉我是谁吗?也许我可以帮你。”
        她却忽的愣住了,双眸黯淡,有些无措地说:“我不知道我要找的是谁。”
        墨卿也愣住了,问道:“既不知要找谁,却要如何寻到他?”
        她的声音仍旧低低的:“我自有办法。”
        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墨卿一时无言,过了许久,方才开口:“那跟我走吧,我帮你找。”
        于是,墨卿把遗洛带回了他的家,那个叫做皇宫的地方。他对她极尽宠爱,视她若珍宝,她却不为所动,只盼早日寻到所寻之人。
        后来,墨卿开始夜夜噩梦,梦里有一六爪四翅的蛇形怪物,见之则天下大旱。与此同时,旱灾继续扩大,百姓民不聊生,遍地是饿殍,渐渐有大臣将祸根引到遗洛身上,说她来历不明,恐是妖女。
        墨卿最终选择相信大臣们,因为他也无法说服自己为何会有人袖中藏蛇,为何会有人将一盏点不亮的灯笼视若珍宝,又为何会在遗洛来了之后自己便夜夜噩梦。
        当墨卿把匕首刺进遗洛胸口时,他的眼里满是痛苦,他实在是爱她,可他也爱他的国,他的民,可是当他亲眼看到遗洛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六爪四翅的蛇形怪物时,眼里又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遗洛拔出匕首,声音竟是带着哭腔:“是你强留下我,却又为何伤我?”
        墨卿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魔怔般地念道:“你果真是妖……”
        还未等他从恐惧中缓过神来,遗洛已用匕首刺穿了他的胸膛,冷冷笑道:“你既无情,我又何必有意?”
        在墨卿失去呼吸的同时,遗洛腕上的青蛇也与之同去,化为一摊血水。
        遗洛大惊,青蛇是遗墨的本体,怎会无故死亡?莫非墨卿便是遗墨?等等,遗墨是谁?她到底忘记了什么?!
        恍惚间记忆涌来,遗洛抱起墨卿遗体,嗓音颤抖:“原来我要找的,竟是你呢。”
        太华山上,遗墨看着琉璃棺内女子蹙起的眉头,叹了口气:“那不过是我历的一场劫,你怎的就受困其中?没关系,我等你醒来,你记得早些回家。”
        琉璃棺前,一条青蛇缠绕着烛火明亮的灯笼,男子望着女子,一时无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