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11(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就像是一场不知道究会停留的幻觉,一切都在摇摆不定,又会在某些时刻有了动摇。
        人本来就是脆弱的。
        年轻的城主沉默看着那奄奄一息的小蛇,唇上的血色如数退尽,手不停地抖着。
        她本以为自己会高兴,以道姑为原,给予自己羞花闭月之姿,这还不够让她惊喜么?
        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一般,城主的眼眸一闭,道:“你啊,又是何苦呢?自是晓得她有天赐绝色,将其生擒,饮其精血可给食用者沉鱼落雁之容,可我也同样晓得她若是死了,你以后就怕是不好过了,绿儿,难道这张脸,真的重要至此么?”眼睑掩住的,是无奈。
        绿儿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一切都止于回忆。
        绿儿,道姑,苒,荏,原本就是两个人的纠纠缠缠,生生世世。
        后来又意外的牵扯上了那个男子。
        他们有无数次的轮回,他们的故事也一点点的从普通到复杂,以至于到最后,逐渐分不清楚了。
        他遇见绿儿的时候,绿儿刚从苒结束,变成了普通的人类小孩。
        他只觉得这孩子丑得好玩,圆滚滚的,脸上脏兮兮的,还夹着些青肿,但那小小的眼睛中透出的迷茫和委屈真让人心软。
        他蹲下来问她的身世,家庭,眼看着她的眼愈来愈黯淡,便问了一句可愿跟他走,而这妮子用行动告诉他,她愿意。
        三年光阴如白马过隙般消逝,相思湾的城楼里,绿儿也还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这天,却要变了。
        他唯一记得起绿儿的地方也只有在对兄弟恐吓的时候,“信不信我求家主把绿儿许给你?”
        也只有那个时候才会记得那个丑孩子,可那个孩子却主动来找他了
        三个月帮他成家主,倒是可笑,当时他也没将其放在眼里,可也为她玲珑而惊讶,亦或是自己的心思已众人皆知了?
        无论如何,离开时还是带上了她。而这个丑孩子也让他惊愕了三个月,恰恰好三个月,他便开始被城主宠爱,然后就是封赏。
        只是········她却一直不能站在他的身旁。
        最终还是想到了个法子,但她的悲与怒却让他始料不及。
        “你知道么,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生的花容月貌,长得一般的比比皆是,甚至,长得像我这样丑的,也不占少数,我们什么也没有做错,甚至,我敢保证,我们一定会比有些人还要善良,我们的心里也会有光芒在闪动的,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善良自来是被当成了最无用的东西。”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出门,想看看这美好的世界,可受到的是众人的异样的目光,还有谩骂。我··········我难道生来就要忍受这些吗?”
        绿儿轻轻地说着,眼中的泪水却要盛不住了。
        “你看见的就是我那时的狼狈样,见到你我才晓得世界上还有好人,可你随后的冷漠却浇醒了我,即便如此,我对你还是感恩的,为你出谋划策时,甚至以为才干可以代替姿色,我以为·······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扫了我的兴,本以为还能再让,可,你最不该的,就是动了那些心思,我恨道姑,更恨你。”
        看着城主错愕的脸,她笑了,魅惑众生。
        当时的道姑不过是只单纯的女子,过着被人追捕亦或辱骂的生活。
        她知道,追杀他们的人贪他们的血,辱骂她们的人,恨他们会残害百姓苍生。
        道姑决定做一件大事,让天下百姓都晓得,她是善良的,不可捕杀,不会害人。
        她骗绿儿下山渡劫,道姑以术法掩了她的容貌,最终竟到了如此地步,倒算得上作茧自缚了。
        道姑带绿儿出了神山,却被红灯笼闪了眼,她看着臂上的绿儿,默念,若你再修成人形,也许我这样的红妆十里可好
        虽然再不可能了……
        那时候还未至七月,神山就纷扬下起雪来,不过一夜就将漫山冻结起来。光秃的枝桠上挂着串串冰凌,在冬日里闪闪发亮。
        而正是在漫天雪白里,绿儿来回穿梭着。她正玩得正兴起,枝桠后头突然出现一只白皙的手将它尾巴抓住,倒提起来。
        一娉婷女子身形渐渐显露,她摇着她,笑嘻嘻道,
        “绿儿,乞巧节要到了,阿姊我要出山去看看那人间烟火咯,你可得好好守着山。”
        绿儿努力挣开她的束缚掉在雪地里,一瞬间就溜得无影无踪。
        女子敛了笑意,将手收回广袖里,悻悻朝山下走去。
        自百年前化人后,她的绿儿就不怎搭理她。她心里清楚得很,绿儿恨自己。
        当年,他们都还是同样的,围在快要应劫的大人的身边听她交待后事。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那个大人留下的化人法术。一旦掌握便可与大人一样有着美丽容颜,可以自由出入人间。
        然而,神山之上一脉相承,代代两胎,而这其中,一次只有一人能化作人形。
        那时,是她诓骗了绿儿。
        不知不觉,女子已行至山下,捏了个诀便换上一袭黑衣。此时人间恰是晚上,夜色浓浓,点点火光漂浮在这夜色里。
        她走近才看清,那悬在夜色里的原是一盏盏灯笼。她正伸出手去摸这红色灯笼,清脆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她低头,见到一个铃铛落在脚边。
        她弯腰将其拾起,起身见到一男子站在自己跟前,神色有些尴尬。
        “是你的?”
        男子接过她递过来的铃铛,摸摸后脑勺道,
        “多谢...”
        她不记得当时怎的就和他攀谈上来,也不记得怎的跟着他夜游凡间。后来,她在凡间一留便是数年。
        一夜酣梦,她隐隐约约听见他在耳边轻声问道,
        “你是神女吗?”
        她翻了个身,轻声应了。
        “那为什么你来凡间如此久,人间却还未大旱呢?”
        问话的声音变成了另一个人,她蓦然惊醒,只见一面相狰狞的怪物立在自己床头,而与自己生活许久的男子有些难堪的站在一边。
        她摆摆手,笑道,
        “那只是上古谣传罢了。”
        怪物扑了上来,
        “还是说,你一死人间方可大旱?”
        她没有动作任凭怪物利爪穿破自己心脏。这一天她早有预料,那个大人很早前就说过,这是他们逃不开的轮回。
        “你竟没有法力!”
        她和绿儿一里一内,掌控术法的必不可化作人形出山,而化作人形的便要入凡间,以血压住那百年一出的妖魔。
        而她怎么忍心让她的绿儿承担这样的宿命?
        绿儿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最终的牵挂。
        妖魔已伏,一缕魂魄从女子破碎的身体钻出,朝那太华山上溜去了。
        而神山上,无事可做的绿儿,突然间拔高,幻化作一个少女的模样。她耳畔响起的声音道,
        “新的轮回开始,你化作了凡人,可以下山去了。”
        神山下隐有一湖温泉,那处天赐的灵毓宝地,满是奇珍异宝,长有顶好的药材,却因地处隐秘很难寻到,且有异兽守护,所以无人有胆可寻。却不曾想,真有人因机缘巧合入了那里。
        当时的相思湾的城主本是修道之人,听闻人传有这个地方,想着来试一试。本以为一路上会是凶险异常,却未料到竟是如此顺利便进了这温泉。
        看着那星罗棋布的药材,他顿时花了眼,想着哪种药材才能制得良药。
        这时,一声隐隐的痛吟声传入他的耳中,心中奇怪。
        拨开眼前的蕉叶,才看见温泉那头有一位只着浅粉色罗衣的女子,她衣衫湿透,披散着长发,脸白得如同剥了壳的鸡蛋,显然是早已脱了力。
        他向前走了两步,刚要开口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就被陡然的一幕吓得白了脸。只见方才还虚弱的少女,转眼间生出两条蛇身,逐渐变成蛇的模样,再一霎过去,那女子已变为一蛇怪来,长有两身四足六翅,周身闪着白光。
        本应逃开的他却在见到那白光之后停下了脚,看着那蛇怪痛苦地扭曲着身体,若有所思。
        片刻过后,他开始施法,为蛇怪怪护住周身的灵气。半晌,那蛇怪也逐渐褪下身上的皮,幻成少女的模样,睁着混沌的眼看着他,好似在分辨着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宁青问。
        “我叫·······绿儿。”她答到。
        自那后,绿儿便一直跟着他。他也乐意,就这样,一人一妖开始四处游历。
        他们帮了不少人,他还说过:“世人都道妖怪都是大凶之物,依我看,万物都可向善的。”
        她只装作没听到,颠颠地跑开了,姣好的面容上泛着小片的红晕。
        后来,他们去到了一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相思湾,预备借宿几日。
        那日晚上,小绿儿觉得一阵阵头昏,有个声音一直在喧嚣着叫她睡去,她终是扛不住,睡去了。
        再一次醒来,却见到惊恐不已的他,她感到了异样,低头一瞧,只见月光的照耀下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和远处成片的尸体,她惊诧地摇头,哭着说:公子·······你信我,不是,不是这样的········”
        他缓缓的走过来,拍着她的背,微颤着声音说:“世上哪有彻头彻尾的善,绿儿,我信你。”
        那一刻,她许是因为感激而突生情愫,不可抑制地爱上他。后而想想,许是连那都是在骗她的吧。
        他们逃了,一如继往地生活。而绿儿也愈发的对他好,好到没有界限,就算他叫她杀人,她也毫不犹豫的去做。
        自她那次杀人之后,那声音便经常出现,每每见到活物,就不由自主的想着那鲜血的味道。
        故而,每每他抱怨,却不忍心杀人的时候,她都会替他杀掉那些人,不仅是为他,更为她逐渐嗜血的魔。
        原是那个声音便是他心中的魔,本应是她原本的面目,却因他而改变,每次嗜血过后,她都很是懊悔,怕污了公子那颗向善的心。
        后来思之才通悟,原来她也因这情而生了这颗心。
        她不想成魔,所以预备向他坦白心意。
        夜晚将至,她听见一阵窸窣的声音从宁青的房里传出,她好奇地透过门缝看向里面。原来是一只飞鸽,他好似无聊极了,顺着鸽子的尾羽,自言自语道:“呵,那个家伙,真以为我是个大善人,不会伤了他人性命,却殊不知我只不过是为日后当上城主早做了准备而已。”
        停了半晌,又道:“等到她蜕皮过后,如同凤凰涅槃般宛若新生,心思如白纸般纯净,若想污了它,太容易了。所以,还不如为我所用呢,那些个碍着我的人都已被除掉了,岂不美哉?哈哈哈……”
        她听着那笑声,心一瞬间坠入冰窖。
        翌日,绿儿一身暗紫色古烟纹碧霞罗衣随风翻转,身后是他痛苦的呻吟。当她快要走出门时,身后的他大喊一声:“绿儿!为什么!你为什么!”
        她亦冷笑对之:“绿儿?她已经死了,被我吞了心智,如今,我再也不是绿儿了。”
        不屑与他对话,绿儿纤手一挥,便了结了身后人的性命。
        谎言是魔鬼,心魔才是最大的魔,可他的谎,偏就能至绿儿于死地。
        呵,她可真是个傻子啊。
        于是变成了苒之后,转身对那人的尸体说,也就她能被你骗了·······
        ··········
        后来,人人都道神山上有只蛇怪,身后每每跟着一条小蛇。
        而平常凶悍之妖却没对其下杀手,方有人道,这妖怪竟也会从善?
        ··············
        “你是绿儿吗?”
        很久之前他这样问过。
        她记得,那时自己还是绿儿,回答的格外温柔。
        她笑了笑,“和我换命的孩子,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她的眉眼间露出些许狡黠,“她不喜欢自己会带来不幸的体质,而我不喜欢自己短命的身体,既然她喜欢,我便同她换了。”
        城主忽而想起,许多年前做的一个梦,他梦到绿儿回来了,就站在门外,却不敢进来,即使她身后风雨大作,惊雷震震,她也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闪电下,两行清泪有些灼目。
        于是到了后来,终是他负了她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