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12(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最讨厌的不过是未知的东西,那些东西长长久久的动摇着人的神经,在平淡和复杂之间来回纠缠,没有人确定他们会最终成为什么,成就什么,但是在一部分的过程中,就已经让人觉得脱离了。
        绿儿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日复一日,她那漂亮的眼眸中能看到的只是远处春暖花开的美景,可是身处的神山却总是被雨雪侵袭,好像再也无法见到阳光。
        “我啊,即使寻遍这神山还是找不到他的元神,你说他是不是已经没了。”
        绿儿紧紧握住一支含苞待放的梨花,沉声嘶哑地道,“他曾说不喜欢我丑陋的面容,那么我就借来世上最美的容颜,我苦修了如今婀娜多姿的人身。可是········他又不满意我那与生俱来的凶残天性,说要与我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他好残忍。”
        “可是你盛怒之下就把原本居于这神山上的一切生灵都悉数赶走了,他们是无辜的。”有个声音这样轻轻说着。
        “姐姐,我知道我错了。”说着,她又拿起酒坛痛饮了几口梨花酒。
        “傻丫头,你没有错,这是你的天性,你只是忠于天性。”
        一个花瓣般的魂魄逃离了绿儿的掌心,在她的眼前漫天飞舞起来,
        “噬魂珠可是最为珍贵的东西,里面藏起来的是那人的心血,,这神山已空无一物,唯独着珠子满山尽是,虽然不负光泽,但你该相信每一颗珠子都有他的元神,他一直都在你身边守护着你。更何况,阎魔大人也说了,他和我们不同,是要进入轮回的。”
        绿儿哀叹了一声,自言自语地道:“是啊,我和他,原本就有着那么大的差别,本就该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至此之后,那个小小的魂魄仍不分昼夜地为绿儿酿酒,而绿儿也下定决心潜心修炼,想要成为可以改变这些状况的神灵。
        “这是给你五百年用心修炼的一份礼物。”
        那日酿好了酒,她本已想好了要说的话语,可一看见绿儿那双赤红的眼眸时,心下陡然一震,原先的准备全然化为了乌有。
        为了掩饰尴尬,她几番顾左右而言他,最后还是忍不住亲手轻轻的抱紧她。。
        “我就知道,先一步来陪我的,一定是你啊。”
        绿儿看着眼神闪烁的她倒是显得格外的镇定自若。
        那份镇定,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原先心心念念牵挂的人就在她的眼前,甚至,原本只是一缕魂魄,如今终于有了人形。可为什么她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儿当初渴望相见的那份悸动与波澜呢?
        当她再次凝视绿儿时,她却再也见不到那份赤红的热情了,那不是她应该熟悉的模样。
        而绿儿也是如此。
        她的眼眸不再闪烁,春暖花开的美景也不再只限于远处,神山上的梨花也已开始肆意飞舞。
        她苦笑起来,笑这世间的缘分实在弄人太深。
        她当初第一次见到绿儿时,便起了逗弄她的意思,那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可当时的她并不知道,绿儿的心里也有了打算。
        这神山上,几百年才能见到一个人影,而绿儿又怎能放过他呢。我化作人形,一下从背后蒙住了他的眼,嬉笑道:“猜猜我是谁?”
        那姑娘却是一阵紧张。就像是当年那个小生一样,过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姑娘········你是?”
        绿儿转了转眼珠子,调皮的凑近她,欢快的笑笑,明媚的就像是向日葵。:“我呀,我是你的姐姐,绿儿姐姐。”
        后来,绿儿却是成了她的妹妹。
        他带着绿儿从常年冰天雪地的神山走下来,像那个人一样,让绿儿看到了相思湾的一年四季。
        可也因为绿儿的出现,她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绿儿一直以为外界的鄙夷是在说她的凶猛,她还曾讥笑过各种谣言皆是不实的话。信不得。
        后来才知道,有些事情是容不得自己不相信的,自己只是不敢相信,可是事实上,有些已经会成为定局,无法改变的。
        绿儿的身体是特殊的,因为无数次的轮回,每一次身体里都有上一世没有结束的夙愿,久久堆积在一起,就成了极其危险的东西。
        绿儿所在的地方,生灵都会渐渐失去灵性,这就是为何,神山上只有各种珠子,而没有除了绿儿之外的活物,那是因为他们在绿儿的身边无法长久生存。
        和那个人的相遇是绿儿与他的缘分,可说到底,这样美好的缘分却是一段孽缘,绿儿心软,再加上,这本来就是她漫长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暖。
        绿儿不能害了她,那么重要的人,她只想去保护,想要用尽办法给她帮助。
        来年春天,绿儿坐在碧石上,穿着一袭红衣,端起城主与北市名门小姐大婚的喜酒一口饮尽,恍惚间,我看到一个清秀的男子笑着问我:“我带你下山可好?”
        他的声音很干净,这样的场景让绿儿一时间精神恍惚,依稀的感想透过他看到了当初某个女子也是这样问出问题的。
        而最终,绿儿只是睁开眼摇了摇头,又倒满一碗梨花醉。
        她已经有了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相信的绿儿了。
        旨酒忘忧,醉梦千秋。
        绿儿的酒饮尽了,兀留一枝梨花斜倚其中,寂寂无声。
        究竟距离那个时候过了多少岁月,绿儿自己也不去记了。
        她只知道,现在好像踏入了过去的某个轮回,抬眼忘向远方,现在也是时值春日,草木葳蕤,仿若花香也随风送来。
        恍惚间,她好像回到了从前,那时候神山还没有千堆雪,眉间心上没有相思痛。
        最开始的时候,她并不是神山上的,那时候绿儿还不到九百岁,法力低微,化不成人形。
        身边一众得道的仙灵神兽都笑她没有仙根,这人形是修不成了。因着寻清净,绿儿离开仙宫,独自一人去神山修行。
        神山灵力充沛,这里一直传闻居住着一个特殊的神灵,以及一个关于等候的故事。
        那时候,神山还并不荒凉,满山的山妖野怪,没人觉得绿儿长相奇怪,绿儿在那里有了许多朋友。
        在那里也认识了最后来重要的她········
        绿儿最喜欢的是那个她称为姐姐的人,或者换句话说,最喜欢姐姐酿的酒。
        那个温婉的姐姐总教育绿儿说酒不能多喝,绿儿却觉喝酒嘛,既然喝了得应喝个尽兴。
        一日趁她睡着,绿儿便跑到藏酒的山洞,也不管是百果酿,还是梨花醉,喝了个痛快。
        出洞门的时候,摇摇晃晃,一下跌入草丛,绿儿觉得自己又冷又热,身体仿佛要裂开了,好像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就在她和自己较劲时,突然感觉一轻,自己被一个人抱在怀里,那个人好像在说什么。
        不过窝在那个温暖的怀里好像就不那么难受了。
        后来,那个姐姐告诉她,那天她倒在草丛里,小小的身子团成一个球,实在好笑。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绿儿的修为也在与日俱增,每天陪着姐姐喝酒读诗,她爱上了这种生活。
        直到··········
        阎魔大人的出现·······
        她们本来就应该知道,有些事情即便是隐藏了一些片段,但最终还是会暴露的。
        绿儿作为阎魔大人口中的朋友,无奈去了地府帮忙。
        听说地府来了个奇怪的男子,其他的的鬼差都无法奈何那个执着的人,于是阎魔大人亲自来邀请绿儿。
        绿儿也好奇也和非要是自己,却是看到阎魔大人那张艳丽的脸上,有了一丝诧异和一点点悲伤。
        也就是阎魔大人的表情,让绿儿去意已决,哪怕她已经和姐姐表明心迹以后会一直陪着她,哪怕她说过她的命可能百年之间就结束了。
        可是········
        “如果你非去不可,戴上这个”
        那个姐姐拿出一颗珠子。
        “有它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
        拿着珠子,绿儿狠狠心,没有回头。
        到了地府,完全陌生的环境,那个男子给地府造成了混乱,绿儿几次受伤,都撑了下来,但在靠近那个男子的时候,他变得意外的安静,也就这样的被收服进入了轮回。
        只有阎魔大人看清一切的眼睛微眨,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绿儿在地府成名,一身红衣,名扬九州三界。
        然而待绿儿再回去,踏遍神山的每一寸土地,遍寻不见那个人的踪影。
        绿儿无奈的瘫坐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庞划过,九天之上雪花片片飘落,顷刻之间,神山万物寂灭。
        选择离开的时候,不就曾预料到这一天了,绿儿闭上双目。
        “你收服的那个男子你知道是谁吗?那个人的元身是噬魂珠,寻得他的元身,或有挽回的余地。”一个女声轻轻说道。
        从那天开始,九州八荒,千山万水,绿儿寻得的各种珠子堆满了自己居住的山洞。
        可是·······没有一个是那个人。
        那个在地府的时候,她一瞬间的念想就像是幻觉。
        无奈之后,绿儿又闯到了地府,问阎魔大人,“我何时可寻得到他”
        阎魔大人轻轻挑眉,然后从高处走下,“我曾见过一双爱人,他们相爱,相杀,相恨,可是从来都不说与对方,于是在彼此的心里,都是迷茫彷徨,可是最终,他们还是选择这段纠缠不清的爱情,但是又为了保护彼此,和我做了交易,于是,后面的生生世世·········”
        绿儿的眼泪簌簌落下。
        她没有听完阎魔大人的话,转身离去,双手捂着胸口,那里有一块碎了的噬魂珠。
        她一直遍寻不到,只因他一直陪在身边。此生往过,只有长相忆。
        绿儿觉得自己好像是太累了,一瞬间想到了前生很多的事情。
        那时候自己喜欢桃花的浅红,在山上种了许多桃树。每至桃花盛开的时候,桃林便嫣红漫野,风逐花飞。
        她总是瞧得满心欢喜,好看蹙眉下乌檀眼珠笑成一对弯月,捻起裙裾奔跑在桃林里,自由蹦跳得像只撒欢灵鹿,玎珰的欢笑声匆匆洒落在身后,如瀑的黑发漫舞扬起,状若流苏,似美如仙。
        满山瑶碧的山顶上,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总是捏着酒埕远远看着她。
        山上唯一一树老梨已开花了,同桃花一起。
        时光总是平静,一切看起来都是最好的状态。
        清月下,他们下山悄悄来到相思湾。
        樵歌渔火,小镇大街,古刹宫殿,弯桥白灯,像过客一般看尽世间繁华。
        同时,无数阴暗的角落,骚乱慢慢滋生。
        争吵怒骂械斗,战书徭役兵荒。诚如天命安排,凶兽狰狞每到之处,必有战乱。
        纷乱的天下,再无安命之地,无数人拿起了刀枪。战火蔓延着,许多人死去,国破,家灭,仇恨一重重堆积。
        灾难也来了,带着肆虐的瘟疫。厮杀声中,貔貅踩着火焰冲驰若舞。茫茫水泽里生灵挣扎沉浮,应龙无情地挥袖,江浪滔天。
        破碎,沉寂,颓败,荒芜。风景变了,不再优美如画。
        一路走来绿儿的粉面朱唇转成一片苍白,眼中的笑意渐渐淡去,话少了,整日默默跟在他后面。
        两人蹒跚着继续走向未知远方。
        “啊!”宁静秋夜里传出一声尖高惊叫。绿儿痛苦的从连绵噩梦中醒来,惊惶躲进阿狞怀中。
        “我想家了,我们回去吧。”
        绿儿哭诉着。
        夜空暗无星月,他的脸色黯淡。
        春再临时,绿儿如愿回到家乡,回到了神山。
        只是,却是,她独自的身影。
        那个人在和貔貅斗成两败俱伤后,他最后倒在人类刀枪下。
        貔貅被他动用神兽的力量打跑了。世间也再无乱下去的理由。于是凤凰现世,世间一片祥和太平。
        同时········人们忘记了一切,同样的,绿儿也忘记了。
        远山春暖花开,桃红依旧。神山顶,白梨盛开,绿儿折下一枝细嗅。慢悠悠地喝着酒,把自己灌醉,沉浸在所有的回忆里,独享着梨花纷落时,眼前一片的雪白安宁。
        “我会找到你,你要等我,一定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