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13(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也是相思湾的人们,伤害了他,他原本的心思也不过是为了相思湾。
        可最后·········周而复始,命运向来如此。
        在轮回之间,人与人,相杀不留余地,他被伤害,又伤害别人。冤冤相报,君可出乎。
        一支长箭划破天际,随即掉下了一只鸟。
        绿儿终是没有了力气········
        她还记得,自己还是人类的皮厚,那一天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时,她随自己以打猎为生的父亲踏入神山。
        当她听见声音时,原以为是哪个调皮的小孩无聊地敲打着石头,她走近,却突然意识到不对。
        “神山之上有神灵,其发出的声音如同敲打石头。”
        她的父亲,悄无声息来到了她的身后。
        可她本该安定下来的心,跳的更厉害了。
        “嗖”的一声,箭在阳光下熠熠地,没入了草丛,发出的声音如同敲击石头的响声的野兽。
        她的父亲笑了,明明如同春日暖阳,却让她感到刺骨的寒冷。她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父亲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像一个少女,向她哭诉着神灵的没落。
        而后,眼前的场景一变,全家一百多口人,在神山下,大红喜字的映衬下,顷刻被神山的野兽撕成碎片,只余她,和她常年在外打猎的父亲。
        这是不好的预兆,她瞬间被吓得清醒。
        那天晚上,她不知道她的父亲何时离开了她。
        总之,在她睁眼后,她的身体逐渐变重,她与神山上神灵的一缕魂魄融为一体。她变成了真正的神山上的神灵。
        从此,她日夜躲避那些丧尽天良的猎者的猎杀。
        从春风微拂,到沙雪弥漫,再到春风又拂。
        一阵疼痛。眼前昏暗,她却清醒了,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的父亲坐在床前。
        她发现那是自己的床,她发现,她又变回了人身。
        这到底是一件幸事,可她到底还是郁郁寡欢。
        终于在一天夜里,她又梦到了那个女子。她惶惶不安中,想起了事情的真相。
        是她,在看到自己的父亲射出那一箭后,夺过弓箭,射死了原本侥幸躲过的神灵。
        又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杀死了神山所有的妖兽。
        她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也是她,亲自杀死了那个爱了她很多年的男子。
        这一切,只因他说他觉得神山中时不时传来的敲击石头的声音有意思。
        她偏执的心想,他变心了。她要为被伤的心报仇。
        如今,在她成为神灵后,在她厌恶了父亲的所作所为后,她应该后悔了吧。
        醉生梦死中,她决定去神山。在那里的一棵树下,她找到了那个男子埋下的酒。
        那个以一己之命,天真地恳求她不要杀生的男子的爱,也断送在了这壶酒中。
        一滴一滴的泪落下,她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什么变化。
        烈酒入肠,这边是春光明媚,那边是寒冰彻骨········
        寒冰彻骨中,本该死去的人们讨论着如何将那女子千刀万剐。
        他们的首领,在落下来的树叶中,隐约看到那女子孤寂的背影,轻轻感叹。
        吾之所爱,吾之所愧。
        “算了罢。”
        后来,相思湾里传闻神山上有山神,寻得山神便可平步青云。
        白雪将神山染得苍白,荒芜的山上不见任何活物。
        除了那些猎户。
        那个人跟随着队伍走在纷飞的雪花中,感到手脚僵硬。
        他们都是这山脚下的猎户,因生计所迫而登上神山,寻找山神,以求一夜暴富。
        无人知晓传说的真假,这是放手一搏。
        只是,为何山脚春暖花开,山上却是天寒地冻?
        远处遥遥几抹红影向他们走来,走进方才看清是一些赤豹。只是这些赤豹生得奇怪,五尾一角。有人抱着搏一把的心态,跟随这些异兽继续走入山峦。
        有人带头,其余人便也跟着赤豹深入雪境。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长途跋涉、忍受了刺骨之寒的众人,终于在赤豹的带领下看见一个孑然一身的少女。
        她的身旁放着数百件奇珍异宝,身着红衣异常醒目。
        “汝等不惮辛苦至此,可得宝为赏。”
        听得此话,众人欣喜若狂。但红衣少女再次开口:“饮此雪酒,饮一盏即可取一件宝物。”
        说着,她指了指身边摆放着的一个酒坛子,酒坛里面插着一枝梨花。
        语毕,少女挥挥手,便凭空出现了几只酒盏,正好一人一只。无人怀疑,都倒了一盏酒开始喝。这酒坛奇了,源源不断,坛里的酒永不可饮尽。
        说来也怪,这酒喝下去后凉透了五脏六腑,宛如是冰雪化成的一般,却又带着一股梨花的淡香。
        每喝下一盏,那些人就拿起一件宝物放到身边。
        与此同时,他们的身体也开始不属于他自己。
        喝着喝着,他们发现双足已经落了一层霜,动弹不得。但并没有人在意,被贪婪驱使着饮下一盏又一盏,只为拿走更多珍宝。
        当猎户们拿走了少女身边的所有宝物准备离去时,他们才发现自己除了双手尚且能把住酒盏外,全身似被冻住,四肢不听使唤。
        一个猎户惊慌起来,他扔下手中的金银财宝,将酒盏摔在地上,竭力想要走动却不得挪动半寸。
        他只能看着那白霜从膝盖蔓延至胸口,一路往上,转眼整个人就成为了一座冰雕,在遍地财宝中沉眠。
        其他人慌了。他们争先恐后地扔开酒盏,不顾脚边的散落的翡翠玉石,妄图逃离这片冰雪坟墓。然而他们的身上已经泛起白霜,数十条性命就在转瞬间消逝。
        在那个人最后的意识消散前,他看见一身赤红的少女似忧愁般地垂首,喃喃道:
        “贪婪者,罚。”
        她本是普通人,理应受到极佳的待遇,却因杀戮太重永远留在了这里。
        阎魔大人和她还有契约,只是从未完成。
        于是后来打了赌,变成了若是有人可以克制贪念,从而安然无恙地离开,阎魔大人就会帮助她,让她进入轮回。
        从开始的希望,一直到现在的绝望,她已经等待了太久。
        绿儿远远眺望着鸟语花香的远方,等待下一批因为贪得无厌而成为山神宝藏的人。
        甚至到了后来,更是有传说,说在这神山上有一种异兽,全身赤红、身形如豹,凶猛异常,但其血却可长生,只为这便不断有人上山寻找此兽。
        在这神山山下住有一女子,人们都称他为阿梨,只因那女子的茅屋前种着一颗神奇的树,开着四季不败的梨花。
        这日,阿梨入山,却听远处传来一阵阵兽鸣,其声如坚石般铿锵,山随之摇晃。
        她寻声而去,随着有尸体不断出现,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却也越来越微弱。
        一个奇怪的东西,好像腹部中了箭,血流不止。
        想来那震动山石的声音便是它发出的。
        看着它微弱的呼吸着,阿梨眼里露出怜惜,慢慢的向她靠近。
        躺在地上的时候是个少女,此时体力所剩无几,见到阿梨又强撑着身子露出凶恶的表情。
        阿梨执意靠近,本想安抚她,却不想她一下子扑了过来咬上了阿梨伸出的手。
        手被咬受伤了,但阿梨不曾挣扎,直到她用光了最后的气力。
        阿梨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那她的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绿儿似是听懂了阿梨的话,松了口,便倒了下去。
        绿儿其实很不安,她是这神山的异兽,也是神灵。
        她被一个阿梨所救之后便一直陪在她身边。阿梨知道拥有了绿儿的血液就可以长生,却不曾取绿儿一滴血。
        世人都说绿儿的血可令人长生,却只有绿儿和阎魔大人知道,其实生命并没有什么用。
        绿儿可长生却不能令人类生命长久。
        绿儿也希望自己的血可以让人长生,也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老去、死去。
        她还什么都不懂,就要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别离。
        绿儿将阿梨葬在那棵梨花树下,也回到了这极寒之地。
        望着远处的百花,心道那花再美,自己最爱的也是身侧的那支梨花。
        天色渐暗,隐约可见零星火把于林间穿梭。
        “这山上野兽出没,不能再深入了。”队伍最前方的短髯大汉停下脚步,阻止身后的众人,“撤退。”
        其他人早知山中险恶,一听这话便匆忙散去。
        然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就在队伍前方不远处灌木丛挡着的凹陷里,有一双清亮的眸子呈现松懈之色。
        听到凌乱的脚步声远离,少年一直紧绷的身子才开始发软,无力地转身靠在石壁上,却被一只正对着一个7庞然大物,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及时捂住差点脱口的惊叫,少年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不知何时静静站在自己身后的生物。
        如果忽视她红色的眼眸的话,倒是看似和普通女子没什么区别。且面容清冷,眼神却带着探究和好奇,对峙一会儿后竟然拎起他就往深山里跑。
        可怜身负重伤的少年被颠得七荤八素,昏迷前想着自己该不会是被当做食物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恢复后首先感受到的不是疼痛而是冷。
        他疑惑地睁开眼睛,恰好看见之前抓他的那个奇怪的女子正把他染血的衣袍往墙上挂。
        终于知道为什么冷了,他尴尬地四处寻找可以掩身的衣物,于是顺手把搭在床边的红衣扯了过来,边穿边鼓起勇气问:“你怎么不吃我?”
        那人回头看他,却并不言语,而是走到床前伸出葱葱玉指在程筝手心划拉,手腕上的珠子在他眼前晃啊晃。
        “你不吃人?”惊讶地看着不会说话的她,“我以为·······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对了,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可以············”
        绿儿摇摇头却是没有解释。
        “对不起·······那个······我········”
        说完便看到绿儿的唇角漾出一抹浅笑,一瞬亮了他的眼。
        急忙移开目光,竟发现她的住处里有一个小角落满当当地堆着红色的石头,红色的紫薇花,红色的山果··········
        再看看身上穿着的她的红裙,好像自己的丝绸衣袍也成了收藏品呢。
        绿儿也不知为何就是不说话,于是他就说给她听。
        于是绿儿知道了他身负的血海深仇,知道了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姑娘为了救他而死,也知道他出身相思湾的贵族,知道他学识丰富,胸怀远志,知道了他人世间无法舍下的羁绊。
        到了后来,他也不怕她了,也不顾忌他,经常枕着她的胳膊小憩,甚至给她挽高高的发髻然后用雪白的梨花点缀。
        一日他问她:“绿儿,为何这神山的草木如此茂盛,四季同开,竟没有迎春吗?”
        绿儿没见过迎春,他就拿起树枝画下迎春花的轮廓:“这是母亲最喜欢的花。”
        绿儿看着突然落寞的他,给了一个安慰的怀抱。
        可她竟是不知为何,母亲·······那是什么呢?
        之后没过多久,他却觉得绿儿越来越冷淡了,直到她白着脸塞给他一个锦盒撵他下山。
        不知道绿儿究竟是为何,他很想弄清楚。
        他并不肯,绿儿拎起他扔到了外面,生硬地开口对他说了第一句话:“你走!”
        那一句话带着女子的娇媚,却又铿锵有力,如此绝情。
        绿儿把神山灵宝给了他,自此山上再无草木生长,终年白雪皑皑。
        有时绿儿会透过九玲珑去看他,看他手刃仇人,看他高中状元,多么意气风发。
        盛放的迎春,不属于神山,也不属于绿儿了。
        她从来不觉得迷茫,虽然她还不明白为何岁月流传,为何自己拥有的只是片段,可是她知道,那个最开始,自己和阎魔大人的交易好像开始运转了,可是究竟是出于哪个方向就不得而知了。
        她只是渴望,如果有了下一个开始,能否让自己不要永远的忘记过去,她不想空荡荡的,就像是········神山之上永远的孤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