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魇之始 14(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也不是没有过美好的时光啊。”
        绿儿儿喉咙里这么喃出一句,伸个懒腰,眉梢眼底不自觉便落在酒香四溢的坛里,白色梨花枝从里头长出来,好不灿烂。
        赌气似的,绿儿儿别过头。
        对岸倒是春暖花开,又扫扫脚下的神山,绿儿小嘴嘟着不忘腹诽,当年那个人铁定给财神迷了心,这寸草不生的地方,怎有四季分明之地好玩?
        虽是满山碧瑶玉珠,连可做下酒菜的畜生都没,枉费这一坛上好的梨花酒。
        绿儿嘴馋,她暗暗下定决心,若他再不带回来下酒菜,也要喝完这坛酒!就连嘴里也忍不住骂道:“这失信的人!当年只说让我等几个时辰的!”
        更恼了,绿儿坐直了身子,落在的红色裙摆都懒得敛下,皱巴巴的一片,任由风雪撕扯。
        酒香,梨花混合在一起,像是挑逗,顺着鼻孔钻进去,绿儿守了百十年的酒瘾涌上来,抱着酒坛子,恨不得一气干了。
        “算了。”
        她瞅瞅里头的佳酿,不晓得多少次又放回一边,托腮安慰自己,“他!如果归来,指不定什么时候带着好吃的兔肉回来,若自己吃完了酒,会遭他训斥。”
        绿儿也不记得了,她才不怕他那副脸面,酒是她凭本事酿的,怎么的不许她喝?
        那千年梨花,还是她从对面山上偷下来的。
        不自觉咧开嘴角,窃喜一番,听说那还是火神的地盘,只觉得自己本事大了许多,为了小小的下酒菜,不也是百年未得手?
        可是啊,你快回来吧,带什么都好,那怕只是路边的野菜都行。
        绿儿又在心里嘟囔,你再不回来,我真的就要把这坛子酒吃掉咯了,千年梨花酒呢,你舍得么?
        你应该舍得的,你连我都舍下百十年,如何舍不下一坛梨花酒?
        绿儿又看了眼坛子,坛子像是作怪,酒香啊花香啊都被扔出来,砸的绿儿头晕眼花,方才的想法被她丢掉,他一定是去寻找天下最好的下酒菜。
        若非天下最好的下酒菜如何配得上自己天下最好的酒?
        可这酒,尚好么?
        她用修长的手捻起梨花枝,沾起几滴在口里,扬首任由醇香的液体落入口里,散在嘴里,最后湿润喉咙,仍是熟悉的味道,和他一起酿酒的回忆不应景的想起。
        绿儿懒得动,梨花枝搁在坛子里,斜斜撑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喉咙里好似喃着什么:
        “喂,这酒不好喝了,也不要什么下酒菜,你快回来好不好,我啊,只想要你了。”
        多年前绿儿曾问过那个女子一个问题,“阎魔大人让我留在这里,只是我不懂为何要让我们呆在这神山修炼,这儿草木皆无,如何修炼?”
        当时那个女子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盘腿打坐。
        那年绿儿16岁,一点点的修炼,竟修成了人形。
        红衣墨发,那是她第一个模样。
        “姐姐,你说我们何时才能离开这座山?你看,这山上除了黄土便是黄土。”绿儿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她听了进去,望着远方很久很久……
        当绿儿的法术已经能够打赢那个女子时,她很开心,拉着绿儿去了一个地方,哪儿有草地,有泉水,还有很多很多的梨花。
        白色的花瓣很漂亮。她摘了一朵簪在绿儿的发髻上。绿儿学着她的样子,给她也簪上了一朵。
        她让绿儿在泉边等她,她去取个物什回来。
        她碧色的裙摆被风吹扬起来,发髻上簪的梨花若隐若现。她手中抱了一个坛子,朝我走了过来。
        “呐,这可是好东西。”她揭开封在坛口的油纸,一股梨花香扑鼻而来。
        “这是何物?”绿儿习惯性的问。
        “这是梨花酿,不过可不许贪嘴多食,我可是弄了好久·········”
        这是绿儿第一次听到她滔滔不绝的说话,平时惯是绿儿说,她就听着。
        那梨花酿她食了一点便醉了,难怪不许我多食。
        隐隐约约间我听到一个的声音。“你放心,我绝不会让绿儿死的。我情愿自己复死也要护绿儿周全。”
        那句死也要护我绿儿全的话她果真做到了。
        那日的神山一片鲜红,那个女子倒在绿儿的怀里。
        “绿儿,你看。这儿不再是黄土了。”
        她朝绿儿笑着。“你来山上时曾问我,为何师傅让我们待在这山中修炼,这儿草木皆无,如何修炼。可是你看,你已经修成了人形。你还问过我何时才能离开,这儿除了黄土就是黄土。”
        绿儿没法安静听她说下去,她以为那个人从未在意过她说的。
        “绿儿,如果你想我了,就看看远山,那样你就可以看到我了。”
        绿儿看着她一点点的从自己怀里消散,一点点的离开。
        “姐姐,你看那座山,那片海,那个遥远的地方,那就是牵挂。那里春暖花开。可我却只能待在这白雪皑皑的神山,永远无法离开。”
        绿儿我看着对面的山说。
        “那你可曾悔过?”
        一个人问道。
        “怎会没有?如果没有她,这世间那会有我?”
        那人并不惊讶。
        “却不知这山中的妖怪竟是性情中人。”
        他笑说道。
        他本是除妖师来这山中除绿儿,却被绿儿拉着将我的生平都讲与他听。
        “所以你让我去采这株梨花是因为那一坛子梨花酿?”
        他指着那坛中的梨花,“想必这就是那装梨花酿的坛子吧。”
        绿儿点头。“你动手吧。最后求你一件事,请将我埋到对面的山上。”
        说罢,绿儿便闭上眼。
        她仿佛又听到了,那日她对绿儿说的话。
        我来陪你来了。等我。
        烟灰的天空,云气袅袅。周围高耸青黛,多是碧玉瑶石,周围无草木,名曰神山。
        绿儿抬腿往山口而去,身形慢慢褪去。
        今年格外的冷,这群人已被困了几日,看这样子活不了多久。
        她捡起葫芦,冰凉却又灼热的液体刺激着她。
        她,嗜酒,那些人生死与她何干,不过添几具白骨。
        “原来这就是那异兽,竟是个女子。”
        是个年轻后生,众人不敢言。
        绿儿凝了心神,这句话,与那人说的何其相似,动了恻隐之心。
        “你们走吧,一路无虞。
        ”声音如玉落盘,平稳淡然。
        神山上有世人所求所恼之物,却无可动心之处,遍地珠玉晶石,更甚者玉成丘。
        绿儿却觉得过于冷清了,她唯一有的不过是这方寸的木桌,一枝梨花开的惊艳。
        绿儿倚在桌旁,红衣乌发,有独角于额上,逶迤的红衣之下,有五尾盘旋,身上有奇怪的花纹。她的真身确实让人害怕。
        她是异兽,注定不会像常人一般,上古至今,已上万年,也只有一人不怕她。
        垂眸。
        似是回忆。
        百年前,依旧是这座神山。
        那人是无意跟着一群商人进来的。
        众人皆言,异兽吃人,她倒还不知道。
        “我见到狰了!是个漂亮的女子·········嘿嘿·········”
        男子眉目清秀,带着憨意,意料之外。
        这人是个话唠,绿儿觉得有几分新奇。
        然而不久她便发现那是个痴儿,混沌未开,绿儿扭头往深处走去,一言不发。
        不想那人竟在山上待了一夜,在这冷冰冰的山上,绿儿似乎明白他大大的包袱,想来替他准备的人很周到。
        原是迷路了,滞留了几日,一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她看着他,每日嘴唇青紫,裹成了球。咧着嘴傻笑。
        第二日,那个人揣了一怀梨花,笑的灿烂,在她眼前伸开手,掌心里躺着一寸许长的玉,青黛的颜色,很美。
        “我想·······跟你换········”
        然后,那个愣头愣脑的男子伸手将一把梨花重重的推向她,花瓣从手背上落了一地,芬芳扑鼻。
        她觉得有些傻的可爱。
        虽在眼前,仍过心间。
        绿儿赤脚而立,脚下玉石光洁。
        那人病了,很严重,躺在地上口齿不清,念着两个字,她听不清也听不懂,只记得梨花如雪。
        面色潮红的男子,烧的模糊,呢喃之间满是痛苦和焦急神色。
        绿儿沉默良久,叹了口气,几不可闻。
        她忘了,他终究不属于这里。
        茅屋里。
        “姑娘,好漂亮的姑娘········”
        男子眼里灿若星辰。
        肩头女子笑魇如花,发间是碧玉的簪子。
        记得在他的梦里,应该是这般样子的,她仍不解。
        绿儿猛的睁开眼,手指抚上梨花,她维持花开不败百年,如今,没了念想。
        他终究不会来了。
        花瓣簌簌而下,只余枯枝。
        她明白,神山,以前从未有过人,以后也再不会有。
        “这神山上白雪皑皑空无一物,当真会有上古异兽吗?”
        “一定会有的,我一定会找到它。”
        一绯衣女子喘了口气,坚定地回答。
        她便是相思湾城主的女子,是这一代唯一的子女。
        敌人来犯,身为少城主,她必须找到传说中的上古异兽,奔赴沙场,救万民与水火。
        终于,她同婢女终是抵挡不严寒,晕倒在了风雪里。
        昏迷前,她是何等不甘。
        她想,若是她侥幸不死,寻到了神兽,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她与她的婢女终是没死,醒来便看到不远处有个红衣似火的女子坐在石头上喝着什么,她看着远方的景色,黑发如瀑。
        不知为何,看到她的神情,她便断定那是忧愁,是一种从骨子里就透出的哀伤。
        “你不怕我?”
        那女子转过头,看着凝视自己的洛河,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你救了我们,所以我不怕你。”
        小城主走到女子身边,却发现她身边旁寒气逼人。
        女子取下她头上的梨花簪,眸子闪动,那簪子竟变成了一支梨花,开得娇艳。
        “我一触碰活物,它们都会变成冰雪,而你却不同。”
        女子顿了顿,“你有一颗赤子之心,比过任何男子。”
        “古往今来,铮铮铁骨,谁说女子不如男。”
        小城主眸子闪动明亮无比,女子看到她的眸子里有波涛在汹涌,似要颠覆这天下。
        “想必你便是上古异兽了,小女子此次上山,欲求你一事,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我知道你要我做什么,我可以答应你,只是,我要你一颗赤子之心。”
        有了这颗心,她便能触碰那美丽的生命,体味那多彩的春景。
        “只要你能救我的城,便是要我性命,我也双手奉上。”
        “便以这梨花为约,天地为证。”
        顿时,女子音如击石,字字敲在小城主心头。
        “自然。”
        话音刚落,顿时风雪霏霏,片刻间,她们便回到了宫廷里。
        三日后,便传出了小城主代父出征的消息。
        最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那个小城主看似娇弱,打起战来却半点不输男子,竟一路北上,势如破竹,最终又收复了北市。
        随后,又收复了大半失地仅用了一年的时间,搬师回朝,还带回了敌方的降书。
        一时间,她的名声四起,成了古文中那些巾帼不让须眉般的传奇人物。
        可是,不过三月,便有人发现那呼风唤雨的小城主却惨死宫中,心脏被人活活掏出,碗大的窟窿中还有鲜血流出,染得那绯衣触目惊心。
        那神山上,有一女子坐在瑶碧上喝着什么,嘴角留下一丝殷红,滴落在红衣上,刹那便消失不见。
        她拂过身旁的一支梨花,那梨花瞬间便冻结成冰,碎裂成雪。
        那是她第一次化作人形,走在人界的大街上,不停地向路人打听着一个这个名字,这是那个人那些天常挂在嘴边的名字。
        绿儿找到她的那天,正是她出嫁的日子,她一袭白衣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望着迎亲的队伍穿过整座小城,她穿着火红的嫁衣坐进花轿。
        原来·········
        她,早就,忘了他········
        那些海誓山盟不过是他一人的执念,绿儿当真替他不值,于是我转身离开,不知不觉间竟流下一滴泪来。
        绿儿摇身一变,化作那个女子,走到他面前,唤一句,傻瓜,我,来了··········
        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牵起绿儿的手,一起走向孟婆桥,孟婆递来一碗孟婆汤,问她,“傻姑娘,你当真不后悔,这千年的修行,将毁于一旦,你和阎魔大人·······”
        绿儿谈谈抬眸,“此生,无怨,亦,无悔。”
        她又听见了孟婆重重的叹息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