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天亮之前 6(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她还记得很多年前的一天,阎魔大人还没有如今的遥不可及,那时候,阎魔大人来找她喝酒,那时她其实是不怎么开心的。
        整个神山一片荒凉,天知道每天从那么远的隔壁山摘几株上好的梨花要花费多少精力。
        偏偏那时候还有几分女子娇憨的阎魔大人总是一脸享受的喝着本该属于她的梨花醉。
        她转手握住瓷盏,她闷闷的喝了一口道,“我听说那位大人喜欢你喜欢得紧,倘若哪一天你登了高位记得请我喝酒。”
        对面那人抬头,依旧是那副妖娆的面容,黑发如瀑。
        生了这么一幅好皮相,吐出了来的话却常常叫她怒发冲冠。
        此刻也是,只见她抬了抬眼睛,狭长的丹凤眼眨动起来尽是风情万种,那张樱桃小口张口,缓缓吐出两字,“幼稚。”
        天知道她是拼命压制着怒气。
        后来是那位大人生辰的御宴,阎魔大人随便换了装扮,却依然美得如娇花照水。
        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之后在三界之间有着重要位置的女人。
        而那位大人给她的新的位置,冥界的众权刚交给她的时候,阎魔大人的拒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吾并非贤良,个性独特,甚是自私,难以虽大流,手握重权怕是要让您失望了。吾愿再修行几年再做决定。”
        尽管这样说着,她还是不卑不亢,严肃的脸依旧带着万种风情,妖娆的厉害。
        “哼,你可想好了?”
        那个大人已经十分不悦。
        “是。”
        朦胧中好像可以听见皮其他人倒吸一口冷气。
        于是,阎魔大人被贬到北市荒凉之地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临行前他又厚脸皮的管绿儿要了一壶梨花醉,那时绿儿还忐忑不安的问了他句。
        “大人,若是这一去再也不复返呢?”
        她猝不及防的喷出一口梨花醉,接下来绿儿已不知道她是心疼那酒还是自己。
        却见阎魔大人撇了我一眼,“你想太多,吾的性格,你且知道,最擅随遇而安。”
        后来的事已经远非绿儿的想想所能控制的,神山的封印被破开,那只上古妖兽被放出来。
        身为守护封印之人,绿儿理所应当的该受天雷刑罚,但在此之前,绿儿要降伏那只上古妖魔。
        梦婆的出现是绿儿没想到的。她很难想象那样一张柔美的脸扭曲时的样子。
        “你去死吧。”
        她来不及听绿儿的解释就急急的要至她于死地,绿儿与那恶兽斗了七天七夜,本就疲惫,这下我只能闭上了眼。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只有一股熟悉的梨花香味,她睁开眼,却是那抹熟悉的身影。
        后来绿儿封印了那只恶兽,梦婆犯下如此大错,那恶兽本就是梦婆刻意放出来的,而那个大人却只能做一些表面功夫来平息众怒。
        比如让梦婆远离相思湾,比如绿儿再也不毕遭受天雷刑罚········
        她这才直到,那个和她较好的大人,原来并不是普通的神灵,这是出乎她意料的。
        当一切结束,问绿儿想要什么奖赏,她只是恭敬的跪下来。
        “我只愿此生守在神山,看守那恶兽。”
        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梨花醉,酒液透亮,香醇醉人。
        绿儿太会藏心,她也是。
        如果早能知道彼此的心思,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可惜她们都相信还有足够的时间。
        绿儿还在等一个人,她已经等了五百年,她相信再等五百年,等那一日冬雪消融,万物回春,那个人,一定会回来。
        阎魔大人后来说那个人可能已经在无数次的轮回中变成了其他人,绿儿笑笑,不置可否。
        在阎魔大人去了阎罗殿之后,绿儿在他这阎罗殿将近百年,除了把他的梨花白喝了个七七八八,也并未作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也突然的,他却要绿儿回到神山。
        那时候,绿儿一愣,抬手一坛梨花白摔进孟婆的汤里,醉了下一次轮回之人。
        “要我去神山做什么?你明知道那里是那般光景,我去那里········我去那里,只会是········”
        绿儿傻笑着伸手要去捞那酒坛子,却怎么也够不到。
        胆小的孟婆在一边看的都要急哭了。
        阎魔大人见她快要载下去,急急地跑来拽我。
        闻着一股梨花香,她回头看她,只是眼前有好多阎魔大人啊,都穿着红黑色的长袍,俊美无俦的眉眼,还没等我分辨出哪个是她,腰上一紧,我便被捞入一个怀抱,柔软的就像是从前。
        原来,这个是她啊。
        绿儿,你醉了。
        她轻柔的嗓音喷薄在耳边,热意从耳朵弥漫到脸颊。
        绿儿可能是真醉了吧。
        虚晃一下,她攀上阎魔大人的脖子,直愣愣地盯着她好看的眉眼,她的眼睛里有张脸,一双桃花眼含情也含泪,殷红的双唇,绯红的脸颊,梨窝浅浅·······真好看。
        绿儿忍不住嗤笑一声。一缕发丝擦过唇边,她的泪水突然汹涌,像止不住的洪水,肆意奔放。
        终于,她趴在她的肩膀上哭着睡着。
        她不知道。
        她的这个阎罗殿再也护不到自己了。
        醒来时,天光正好,四处却没了她的身影,只有桌案上放着一枝三途川的彼岸花。
        那是绿儿初来阎罗殿时。阎魔大人送给她的,据说三途川的彼岸花海,那是冥界最美的地方。
        听说神山有棵千年梨花树,食其果,可长百年修为,我便上了神山,却没想遇到了阎魔大人。
        满树晴雪下,入了我的眼的只有他的黑红色的长袍以及如瀑长发。
        阎魔大人其实也一直在等一个人,她托绿儿守着神山,自己却又落寞的回了冥界,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已经知道了自己有些心思就不能再留下去,于是她别把自己的心愿给了另外一个人。
        “等我有一天可以肆无忌惮的想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回来了,之后········我就在冥界再也不出来了。”
        可她在冥界一呆就是几百年,至此从未离开过冥界。
        阎魔大人说,他对那个人是一见钟情。
        绿儿常常问,钟情是什么?
        阎魔大人解释,钟情就是·······那个人一笑,我便呼吸困难,心头难耐,可是他若不笑,我兴许呼吸都没有了。
        那········
        绿儿惴惴不安,那么自己见到那个人的第一眼时,便已心悸难安,这是不是钟情?
        绿儿还记得那日,那个人捧来一坛梨花白,伴着簌簌的梨花,他对她说:“小家伙,喝了我的酒,你可就是我的人了。”
        是啊,他本来是个游历至此的陌生人类,醉卧在次,这里成了他短暂的温柔乡,却成了她永远的相思引。
        真是了不起的一见钟情。
        绿儿常常会想,若是阎魔大人还找不到自己的那个人,会不会再也不离开冥界?
        她撑着下颌,举杯问空中的月亮。
        一坛梨花白倒在身旁,醉了锦鲤睡了春风。
        又是一年,当阎魔大人坐下的绿萝使者踏着一抹白云行至长留山却被西向二百八十里处的景象所吸引,但见整座山上一片绿意盎然,泛着灼灼光华,在这郁郁葱葱之中恍如春风过境,万树梨花含苞绽放。
        绿萝随即乘云前去一探究竟,却见山上景象不复存在,只剩皑皑白雪一片。
        却看山头,一穿着猩红嫁衣的女子坐卧于前,脚边倚着一壶梨花醉。不知怎地衬着这景竟多了几分凄凉。
        绿萝想要转身离去,女子却开口。:“何不坐下来饮一杯再走?”于是绿萝拂袖便顺势坐下。
        女子随手一挥地上便多了两个酒杯,举杯对邀之际,绿萝便脱口而出:“假时真亦假,这山里寸草不生,姑娘耗着神元作这假象有何用?”
        一杯梨花醉下肚,女子缓缓说道:“所爱之爱。”
        “能得姑娘之爱,此人也是大幸。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绿儿。”静默许久后女子轻声道出自己的名字。
        “我名绿萝,同样也有一个绿,绿儿姑娘,愿你得所爱。”
        绿萝举杯相敬黎月,一举饮尽杯里的梨花醉,作揖便要告辞。
        却听得绿儿说道,“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她看向绿萝的眼分外清明,绿萝却好像被那双眼吸引了一样听她缓缓道来。
        “千年之前,神山是这里最美的山脉,万物俱有,比西王母的昆仑山也要美上几分。
        山上忽的一天慕名而来一位陌生人。是一位奇怪的少年,他在神山上吹一口气,山上便是一片皑皑白雪,他呼一口气便是春暖花开,我甚是欢喜,央求他留下来,他便自此留在了神山。”
        绿儿停顿许久看着绿萝的眼一字一句说道:“他是第一个同我说话的人,他让我感受到温暖,可是···········”
        绿儿轻轻的笑笑,看向了远方,“他心甘情愿为我留在这里变换四季,可是好景不长。那个大人知晓这里再无冬夏,要将他神元堕入蛮荒之地,。流放于蛮荒大地,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而这里更是草木不生。”
        绿萝看向绿儿说道:“原来竟是你。绿儿姑娘,我常听阎魔大人提到你。姑娘兴许不知道我,我一直陪在夜阎魔大人的身边,大人很担心你。”
        “她啊········”
        绿儿无声的笑笑,眼眸里逐渐多了几分温度。她说完之后便倚着山头,却看神山一瞬明媚阳光,一瞬冰天雪地。
        其实她很早就习惯了神山上常年大雪,毫无生机,她会在山上守了上万年,无聊的时候就喝喝小酒。
        那时候神山上可以望见一个地方,那里就是过去的相思湾,是人间最美的地方。
        春天,梨花纷纷扬扬落到地上,铺成满地柔软。
        绿儿一下子就动了心,忘记了我应做的事情,不顾一切下了山。
        凡间果然美丽,比终年白雪的神山漂亮多了。
        我在凡间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之后那个永远留在他记忆中的人,他长得俊美非凡,绿儿见过的所有人或神都没有他那么好看,只可惜他眼睛看不见。
        绿儿和他会遇到,还是因为绿儿买了东西没有银子付账在和卖家纠缠,正当我打算用灵力来脱身时,那个人替她付了账。
        绿儿感到好奇,用灵力隐身跟着他进了家,他的家金碧辉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绿儿一下子就舍不得走了。
        绿儿跟着他,可是她法力不济,最终还是被他给发现了。
        她每天在他书房里看他写字,他有时会对绿儿说说话,拿些好吃的好玩的给她,绿儿玩得不亦悦乎。
        她我从来没看过他读书,她知道,那是因为他眼睛看不到,她在心里悄悄想,等她回了神山,一定要找到治他眼睛的药,她要让他看看她人间女子的装束,她想让他夸夸她美。
        就在绿儿玩得最开心的时候,相思湾出现了杀人案,经检验,那是被异兽所伤。
        他们作为收服异兽的大家族,自然不能坐视不理。看着他紧皱的眉头,绿儿决定要帮帮他。
        一天晚上,异兽出动,绿儿与他们进行激烈搏斗。看着他们身上的标记,绿儿心里一惊,因为那些都是神山之上特有的标记,那样她就更不可能不管了。
        绿儿用尽所有的灵力将它们都收服之后,瘫倒在地。突然,一道闪着金光的网向我逼来,她无力挣扎,晕了过去。
        等到绿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捆绑着的,族人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做得好,拥有这家伙,这相思湾第一家族就是我们的了。”
        绿儿拼命想挣脱绳子,却不能,他们在绿儿愤恨的目光里远去,她被关了起来。
        晚上,他偷偷跑了过来,他替我解开绳子:“你快走吧,是我对不起你,你回家去吧,不要回来了。”
        绿儿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咿呀声,她还无法再开口讲话,挣扎着,被他推了出来。
        后来,狼狈回到神山的绿儿却是意外的发现,神山已经有了变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