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分别(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逃亡继续,一路上不时有丧尸突然窜出,扑进人群。
        1号手中的袖珍手枪早已打空积蓄多天的子弹,无奈两个动员兵只好冷兵器上阵,一旦有人被丧尸攻击,动员兵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但即使如此,仍是有人被突然窜出的丧尸攻击。
        而无论是被丧尸攻击的人有没有抓咬伤到,凄厉惨叫是免不了的,白易也再一次展现出了他的狠辣。
        被抓伤的人被白易一矛刺死,哀嚎戛然而止,之后白易提着带血短矛,再次警告众人不管多么惊惧,一旦喊出声引来丧尸,他不会在乎是否被丧尸感染,一律击杀。
        当众人逃出镇子,到了边缘地带,一群人只剩下二十多个,无论男女,皆是一脸惊魂未定。
        厂区内的众人悄悄的远离白易,靠近李心语。
        白易一路上的表现足以让他们恐惧一生,似乎只有靠近李心语才有微弱的安全。
        李心语看了看损失超过一半的熟人,积蓄的怒火和不解在没有丧尸威胁后爆发。
        “你!”李心语快步走到白易面前,看着白易平静的面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自己一直以来的好意换来的却是白易的暴虐,秦瀚等人无疑都是死在了白易手下,而一路逃亡,又有数人死在白易手中。
        李心语一时间想不明白白易为何变成了这般摸样。
        “不管你多么愤怒,我都肯定我的做法是最理智的。”
        只是理智往往代表着残忍。
        白易平静地注视着李心语,开口道。
        “所以,你充满戾气,暴虐,以及灭绝人性吗?”
        李心语反问道,把自己知道的恶毒词语全部用上。
        无论是白易和动员兵间的关系对他的欺骗,还是白易的做法,都让她对白易的情愫消磨殆尽。
        “为什么杀掉秦瀚?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杀人?为什么就不能做个好人!”
        李心语泪珠在眼中打转,顷刻间,眼眶承载不住泪水重量,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滑落。
        面对李心语带着哭腔的质问,白易只是沉默。
        为什么杀掉秦瀚等人,他有录音,很好解释,但他和李心语真正的隔阂不是这些,而是好人与恶人间的隔阂。
        他不可能说服李心语,让李心语改变对待弱者的方式,同样,李心语也不能改变他,让他去做一个无私奉献的人。
        良久,一场苦情戏被白易开口终结。
        “秦瀚等人死有余辜,稍后我会把秦瀚和其他人密谋阴谋的证据给你,另外,你现在这么做无奈,这么伤心,只是因为你不够强,如果你强到能无视尸群,无视尸潮,那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
        白易冷冷道,只是最后一句话是对他自己所说。
        “我今天的所作所为让你愤怒,悲伤,但如果是你,你可能一个人都带不走,连自己都会死在丧尸嘴下。既然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不要妄图拯救所有人,做一个圣母。”
        白易的下一句话犹如利剑,刺入李心语心中。
        白易走到剩余的幸存者身边,早就被白易狠辣手段吓破胆的众人下意识的朝着李心语靠拢。
        “你要干嘛!”李心语从呆滞中反应过来,拦在白易面前。
        她知道如同死士般站在白易身边的1号战斗力,如果白易想要做点什么,自己绝不是1号对手,更何况附近还有另一个士兵,以及一头变异大狗。
        李心语内心悲哀,她发现自己确实如白易所说,没有足够的实力,不仅不能向做白易出手,甚至白易要杀死其他人时,她都没有能力阻拦。
        “我有些话要对他们说。”白易绕过李心语,站在仅剩的二十多人面前,笑着道:“我是不是很可怕?”
        仅剩下的幸存者颤颤栗栗,无人回答白易的问题。
        白易继续道:“其实比我更加泯灭人性的人有很多,至少,一个多月的时间,我遇到了两群人,他们都是和李心语一样有实力的人,但幸存者遇到他们不会的庇护,反而幸存者在他们手中活不过三天。”
        “男人会被他们打成半死用来吸引丧尸,女人会被凌辱致死。”白易看着剧烈颤抖的众人继续道:“末世爆发一个多月了,世道就是如此,能遇到李心语这样人是你们的运气,但不要不知所谓,也许某天她就会变成我口中的那些人,甚至比那些人更坏。”
        “我不会变成那样!”李心语忍不住反驳道,“不是谁都和你一样!”
        “谁知道呢?难道你就不想试试被人服侍的滋味?这里面有你的领导或者同事吧?你就没想过让他们像狗一样趴在你面前,供你取乐?”白易摊摊手,劝李心语放弃善良很难,但让这些人心中产生恐惧,有点自知之明不难。
        看着2号把堡垒一号开过来,白易进了车内。
        十几分钟后,白易拿着一个背包下车,扔给李心语后说道:“里面有秦瀚一些人的录音,我要走了,对了,记得小心一点,他们很可能会害怕你黑化,先下手为强,比如在你的食物里下毒,趁你熟睡对你偷袭,你这么好看,失去反抗后会遭遇到什么不用我多说吧?”
        白易笑着道,临走时不忘给李心语和众人间种下猜忌的种子,也只有这样,才能勉强抑制住李心语圣母的毛病。
        说完这些话,白易重新上了堡垒一号,终于甩开了丧尸的小奶狗也从绿植中窜出,钻入车内。
        汽车发动,荡起弥漫尘土,随着车身晃动,白易依靠在车上,他又一次理智的做出决定。
        他现在的实力不允许善良,与其和李心语一起上路爆发理念性的冲突,不如趁着现在各自安好,早早分道扬镳。
        当白易离开一段时间后,李心语听完了录音,一时间有些魂不守舍。
        她怎么也没想到秦瀚等人的心思如此阴险,鼓动众人逼得白易大开杀戒,那个手臂受伤被白易射杀的人,是他引来了丧尸,导致十几人丧尸,阿龙的父亲也并非如众人向她所说的那般伟大……
        心中不解、愤怒、失望等情绪逐渐消解,李心语惊疑自己心底竟然对白易今天的做法产生了一丝认同,品味出一丝白易的用心。
        想着录音最后白易录下的一句话,李心语翻看背包,找到了两只恢复药剂,两只潜力药剂,和十只营养剂。
        以及背包最下面的一张标记着伊县安置营的纸质省内地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