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4章 离渊宗大长老(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妖域防线之外,密林之内,一如以往,萧瑟的凉风吹拂不断。
        从妖域吹来的风,总是那般寒冷刺骨,那般萧瑟悠远,那般让人心头一阵低落莫名。
        苏承、青麟等人,已然离去。
        原地,只余一具破损身躯。
        唯此时,一道身影猛然跃出,看了眼凌鸿的尸体,呆愣在原地。
        咔咔咔…
        身影的拳头,握得劈啪作响。
        呆愣,化作了愤怒。
        当他看到那具冰凉的尸体,那般千疮百孔,伤势不断,或雷霆焦灼,或剑痕洞穿,或风刃剐身等等无数伤痕时,又猛地一愣。
        整具尸体,伤痕无数,宛若被狠狠鞭尸了一般。
        “师弟。”身影面露痛苦之色,来到凌鸿的尸体前,双膝跪下,渐而泪流满面。
        身影,正是离渊宗首席,渊若离。
        妖祭日上,人族年轻一辈中,也只有莫悠、雷霆二人能压他一头。
        “师弟。”渊若离握紧了拳头,抱起尸体,愤怒而吼。
        二人,显然感情极好。
        渊若离细细看着尸体,“慕容家的七杀剑道?梦家的梦空之法?还有青蛟兽武魂的气息…”
        “是你们,七杀凌云,梦飘飘,青麟,冉琦…”
        “不。”渊若离蓦地状若疯狂,“是萧逸恶贼,是因为他,师弟你才死得如此凄惨。”
        “萧逸恶贼,我渊若离与你不共戴天,此仇不抱,我渊若离妄为师兄。”
        渊若离愤怒暴吼。
        渊若离蓦地眼眸一眯,“之前这恶贼失踪,八殿精锐还有那位圣女齐至也就罢了。”
        “可如今,一直未离开,反封锁整条防线?”
        “萧逸恶贼,你定然没死。”
        渊若离的目光,猛地看向前方妖域边缘,“萧逸恶贼,我要你死。”
        渊若离眼中尽是怨毒,抱起凌鸿的尸体,便要起身。
        但…刚刚起身,那抹怨毒目光看到的,却是一道倩影,一双好看到极点但又冰冷如霜的美眸。
        “圣女阁下?”渊若离身躯一颤。
        不错,此刻站在渊若离前方的,正是依依。
        依依踏前一步,冷眼直视凌鸿,“我说过,我身后的这片妖域,谁也不得进入。”
        “违者,死。”
        “就凭你?”渊若离先是一惊,随后眼含杀意。
        在他眼中,圣月宗圣女虽声名赫赫,但同样不过是个年轻一辈。
        而年轻一辈中,他渊若离自傲不比任何人差。
        但下一秒,渊若离猛地瞳孔一缩。
        依依身旁,一位老者如影随形,正是月尊武圣。
        再看真切些,周遭,一位位八殿殿主级别强者缓步踏出。
        “真以为那几个小家伙能在老夫眼皮子底下离开防线?”月尊武圣不屑冷笑。
        依依看了眼周遭那一位位八殿殿主,“凌鸿众人突破的防线范围,是你们几位殿主坐镇的范围吧。”
        “我们…”几位殿主脸色霎时难看。
        整条防线,异常冗长。
        故八殿精锐的封锁,乃是各位殿主各司其职,各有所守。
        依依语气冰冷,“我说过,谁的范围出了纰漏,别人我不管,我只找你们这些坐镇的殿主。”
        几位殿主沉声道,“那位箭星府少府主凌鸿如何潜出防线,我们确实不知熬。”
        “但青麟、冉琦那几位,因是萧逸殿主的好友和同门,故我们未多阻拦,所以…”
        依依冷声打断,“如何处置,回去自有定断。”
        “现在。”依依猛地看向渊若离,“我只想杀了你。”
        当渊若离说出那句与萧逸不死不休,萧逸恶贼必死这样的话语时,他在依依眼中,已是一个死人。
        嗖…依依的身影,瞬间动了。
        “哼,当我怕了你不成?”渊若离冷笑一声,放下凌鸿的尸体,手中一股气势爆发。
        嘭…
        一只纤纤素手,瞬间印在了他的胸膛上。
        “好快…”渊若离瞳孔一缩。
        他的气势甚至还未来得及爆发,已然胸膛一疼,一口腥血喷出,同时一掌轰飞。
        “怎么可能…”渊若离刚站稳脚步,已然脸色煞白。
        刚刚手掌印下的一瞬,他竟已瞬间重伤,浑身骨头仿佛悉数碎裂。
        轻轻一掌,便已将他轰得重伤濒死?
        这位圣女的战力,到底强到何等地步?
        “铠甲?”依依看着渊若离,眯了眯眼。
        渊若离胸膛上,一件黝黑铠甲覆盖,若非如此,刚刚那一掌已然足以让他身死。
        “哼。”依依冷哼一声,再度出手。
        “不好。”渊若离脸色大变,即便有他离渊宗的防御型圣器护身,刚才还是一掌重伤。
        这第二掌,绝对足够他瞬间毙命。
        哗…那只纤纤素手,快到了极点。
        渊若离看着这只映入眼帘的轻盈素手,第一感觉乃是好看,好美的手;下一瞬,则是心头猛地一股死亡气息萦绕。
        亦是同一时间,哗…空气中,一只苍老的手掌猛然而出,接下了依依的一掌。
        啪啪两声。
        “嗯?”依依眉头一皱,身影被震退十数步。
        渊若离身旁,则一个头发花白的耄耋老者护着。
        “这就是圣月宗的圣女?倒是好生霸道。”老者语气冰冷,不善至极。
        “离渊宗大长老?”月尊武圣的身影亦是在一瞬之内动了,护在了依依身前。
        “好强。”依依眯了眯眼。
        只一瞬,她就能判断出面前老者的实力,绝不亚于总殿主那个层次。
        “结阵。”周遭八殿精锐亦是久经战斗,同样瞬间判断出老者实力不俗。
        “八殿?”老者看了眼周遭包围的八殿精锐,不屑冷笑,“八殿,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说罢,老者看向依依与月尊武圣,“老夫没兴趣与你们交恶。”
        “来此,只是想带回宗内不肖弟子渊若离。”
        “带人走?”依依脸色冰冷,摇了摇头,“不行。”
        “不行?”老者嗤笑,“圣女阁下,不妨问问你身旁赖以为凭仗的月尊武圣,可有那个自信强留老夫。”
        “别逼老夫动手。”
        老者已然眼含杀意。
        咔咔咔…
        依依握了握拳,无视老者杀意,只淡漠一句,“我说,不行。”
        轰…
        天地,蓦地一声轰鸣炸响。
        一抹白色光华,渐渐在依依身上凝聚。
        “找死。”老者眼眸一冷。
        月尊武圣同样眼眸一冷,“若出手,伤她一毫,离渊宗从今日前,便休想再有安宁。”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萧逸和妖域的事,得明天才能交待了。
        不过,事实上如何解决此刻危险,前文早有交待,只是大伙儿没发现罢了。
        明日的更新,拭目以待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