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碧云滩(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火云谷的天色,即使是黑夜之中也比谷外亮堂。晚风习习吹拂在身上无比的舒适,又卷起层层树浪,沙沙声美妙的犹如天籁之音,此情此景美得如同仙境。
        彭飞与两妖来到一处山顶之上,脚下正是碧云滩,夜空中的明月悄悄潜入幽幽的湖水里,宛如静谧的湖水上镶嵌了一块美丽的白玉石。
        彭飞不禁陶醉在这美丽的月色中,可片刻,却发现了些诡异之象。仔细一看,除了月光,那湖底也从下而上透出一丝奇怪的白色光晕。
        “老大,俺们脚下的就是蚌精所在碧云滩。蚌精名叫幻碧,修为虽是比我和雀云低上一些,但天生的甲壳却坚硬无比,只要躲入壳中,寻常刀枪无法伤它,等下对敌,老大你可要注意了。”
        “嗯,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彭飞看着山脚下的湖水点头道。
        麻雀精雀云也学熊大殷勤道:“少主,你的水系神通怎样?这蚌精真身躲藏在湖底,你可有什么办法能将它逼出来?”
        “呃...我只会火系神通,其他的嘛不是很擅长,咱们还是先下去再说吧。”彭飞的确没想到好的办法,不过他一直坚信车道山前必有路。
        三人来到湖边,只觉这碧云滩比在上边望下来时大了许多,三人还在感叹湖滩的宽大,望着湖水出神之时。却见湖中央有一位手持花篮,身材婀娜的少女朝三人走来。
        “熊大,你不是说只有后天期的修为吗?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已经化成人形的蚌精,彭飞疑惑道,心想如果是只化形期的妖怪,只有想办法逃了。
        熊大正准备解释,就听雀云抢道:“幻碧的确只有后天的修为,少主,只是这蚌精会一些幻化的神通,幻化出来的身体而已,没有什么伤害的。”
        彭飞定了定神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就好,那就好,不用跑了。”
        这直白的话让熊大和雀云两妖只感觉血气上涌,差点一口老血喷死彭飞,两妖心想:原来你只挑软柿子捏啊?
        但两妖也就只能是心里这样想,却不敢话语,深怕彭飞转头拿刀砍自己。
        此时蚌精所化的少女走到三人面前,杏目圆瞪、面色不善,生气的说道:“你们几个好是无礼,大半夜的是来此作甚?”
        彭飞见这少女模样的蚌精长得还算标致,不免勾起了些男儿本性,不好意思地说道:“道友勿怪,我只是想找姑娘,呃...切磋刀法神通的,并无恶意。”
        蚌精怒嗔道:“大半夜打扰奴家休息,就为切磋你的神通刀法,你这小子也是忒是无礼。”
        脾气暴躁的熊大站在彭飞身后,忍不住大声道:“我老大想要找你还需要谈时间吗?你个大贝壳。”
        彭飞转头瞪了下熊大,作揖道:“是我们无礼了,姑娘勿怪。不过在下必须找人验证一下我的刀法,叨扰了。”
        蚌精怒道:“都说了我对你的神通刀法没有兴趣,还是请回吧,不送。”
        见蚌精转身准备回去,刚被瞪了的熊大想在彭飞面前立功,立马扑出去双掌拍向蚌精,就在熊掌接触到蚌精所化的少女时,少女却消失不见了。双掌拍在空气当中,自己一个踉跄差点甩入湖水当中。
        雀云见熊大失手,拍着翅膀笑道:“哈哈...傻熊,傻熊。都说了是幻化出来的,你居然还往上冲,咋不摔死你呢。”
        彭飞也侧眼盯着熊大,心里不禁怀疑到:这熊大,看来真的是有点傻,都说了这蚌精的本体在湖底当中,哎...
        雀云来到彭飞身前道:“少主,现在怎么将幻碧本体逼出湖底啊?我对水性一窍不通的。”
        彭飞和雀云一同看向熊大,熊大连忙道:“老大,俺水性还不错,倒是可以下水逼出蚌精本体。”心想:再不能丢人了,否则老大一定会看出来我有点笨,万一不要我了,那可就丢人了。
        彭飞思索了一下,对着熊大说道:“你下到湖底时一定要小心,它的本体应该是不能化形的,所以不要被迷惑了。你记住···”
        还不待彭飞说完,只见熊大“噗通”一声跃入湖中,不到片刻湖中那丝光线闪耀不停,白光闪耀过后却见熊大浮出水面。
        雀云问道:“熊大,幻碧呢?怎么没见到啊。”
        只见熊大眼含着泪水,抬起双臂道:“啊...在这里啊!疼死我了。老大快想办法,我的手都快断了。”
        原来当熊大潜入湖底,见很多幻化出来的少女阻挡,心中谨记彭飞说过的话,不予理睬。
        最后见湖底当中有着一人大的河蚌躺在那里,熊大伸手去捉河蚌,却没想到反被河蚌夹住了双手。
        彭飞取下背后长刀对着熊大道:“你别动,坚持一下,免得我误伤了你。”
        说完彭飞握住长刀,运用第一式刀法‘长夜’劈向被熊大举着的河蚌。只听“”的一声,刀劈在河蚌上,只给蚌壳留下一道微不可见的痕迹。
        彭飞见河蚌的壳确实如两妖所说的一般坚硬,便继续催动灵力,立刻举着长刀再次劈向河蚌,蚌精依然闭口紧紧咬住熊大的双手。
        “老大快点啊,我坚持不住了,疼,呜...”
        雀云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喊道:“再叫,再叫我让公子砍下你的熊掌。”
        彭飞不为所动,将刀中灵气外放,运用起第二式‘炎日’向蚌精射出一股炎枪。只是蚌精却依然死死咬住熊大的双手。
        彭飞摸了下手中长刀,对着熊大手中的蚌精道:“你这蚌壳果然坚硬无比,只是这下一式刀法定能破除你的壳,你在里面待好了。”
        只见彭飞大吼一声:“情断。”手中握着长刀,将灵气集中在刀尖之上,一刀刺向蚌壳。
        此时蚌精心想:看你有什么本事,只知道说大话,本姑娘就是不出壳,哎...这熊掌怎么一股臭味。
        刀尖点在蚌壳上,彭飞收刀重新背回身上。
        熊大见彭飞收刀,以为彭飞准备丢下自己不管了,急忙道:“老大,别收刀啊,再来几下啊,你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雀云机灵,看出彭飞的双眼当中的自信,故意打趣熊大说道:“熊大,你自己咬断双手吧,我和老大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先走了。”
        “别啊...别啊...俺没了手怎么掏蜂蜜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