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芝华士(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法国。凡尔赛市。
        十一月份,雪下得很大。在法国,没有像形容词形容的那样的鹅毛大雪。雪花很小,但是很密集,如果你披上大衣冲到外面,不会超过五分钟,你身上就会覆盖满一层白。
        劳顿街370-B的屋子二楼,壁炉的火烧的很旺,屋里面没有一丝冬天的温度,于是窗户上有了一层雾气,正好挡住了外部的视线。
        “好吧,如果你要说多劳尔这个混蛋必须依照策划师的只是去干掉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找别的死神去搞定吧,我从来只听我手上的枪的话。”
        男子站在壁炉前手里端着一杯白兰地,由于刚刚说话比较激动,险些将杯中的白兰地晃出来。
        这个男子名为蝮蛇,只是代号。但是比起这个代号,他的诨号更加让人听起来恐怖,因为他被唤作“死神的双手”。
        1978年国际刑警组织头号通缉人物,但是只有代号蝮蛇,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而这个男人正站在壁炉前烤着火,喝着白兰地,优雅如绅士一般。你绝对不会把这个男人和“死神的双手”联系起来。
        “当然,如果你觉得放弃佣金和被‘组织’下悬赏令之间还是放弃佣金比较好的话,我也不勉强,只是我担心如果让其他死神去搞定多劳尔的话,最后还是得你出手。这个任务可是A级任务,不是一半的死神能够搞得定的,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省去一些麻烦。”芝华士。
        芝华士,蝮蛇的上司,职位:骑士。
        “扯!我就不信两个死神还搞不定一个多劳尔,那混蛋就是打手多一点,就算打手再多也都是一些小虾不值一提。”蝮蛇一口气喝完杯中的白兰地骂着。
        “黑爵士可不会在多劳尔身上花费太多的佣金。”芝华士微笑。
        “娘的,谁爱杀谁杀,要我按照策划师那群老不死的安排,不如杀了我。”蝮蛇又倒了一杯。
        “你枪法这么好,任务中肯定死不了,就算按照策划师的安排又怎样?”芝华士。
        “老子就是不想。”蝮蛇喝得有点多,开始晃晃悠悠地去橱柜里面拿伏特加。
        芝华士看看杯中还有一口白兰地,眉头一皱,一口气喝光。
        “这样吧,你再考虑考虑,我先回去了。”
        芝华士放下酒杯起身去衣架上拿衣服。
        蝮蛇看着芝华士走到门口,放下杯子说:“我送你。”
        芝华士没有转身,摆摆手示意不用,开门出去了。
        屋外的雪依然是那么大,芝华士裹紧了大衣,却没有加快行走的速度,甚至还走到屋檐下点了一根烟。
        “法国的雪真的很美啊!”芝华士在雪中吐出一口烟。事实上也分不清是嘴里喷出的气雾还是烟。
        芝华士扔下烟头,然后离开屋檐。晚上十一点。
        “地下皇后”酒吧,一个男子点了一杯名为“火花四溅”的酒,顺便和女服务员攀谈起来。
        “小姐,火花四溅这种酒,要调起来,你知道要注意什么吗?”
        女服务员微笑摇摇头。
        “其实也不需要注意什么,这不过是种普通的酒罢了,呵呵。”男子随意一笑。
        这样无趣的对话在这个男子身边经常发生,他实在是太不会找话题聊天了,所以他常常一个人去酒吧,而不是和朋友,当然他也没有朋友。
        当然有的时候如果要说他没有朋友那也不太恰当。
        “起司。”
        男子回头寻找喊他的人,在回头的一瞬和芝华士四目相对。芝华士露出友好的微笑,也微微有些杀气。
        “芝华士,稀客稀客,你怎么来这儿了?”
        “来找你。”芝华士的微笑保持得不僵不硬。
        “怎么样?任务搞定了没有?”
        “还没,蝮蛇不肯接。”
        “这是为何?”
        “不太清楚,人心是个很深很深的深谷。”
        女服务员看着面前两个男子用熟练的中文交谈,而自己又听不懂,索性离开,换了个地方继续擦酒杯。
        起司喝完刚刚端上来的“火花四溅”然后将钱压在杯底,拍了拍芝华士的肩膀说:“我先走了。”然后便离开了。
        芝华士点点头,微笑。看着手中的威士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一个月前,黑爵士直接密令到芝华士,下令要杀掉多劳尔。多劳尔是法国一个地下黑手党的老大,直接影响到“组织”在法国的军火生意。而在一周前,策划师钟爷才刚刚将策划书送达,偏偏蝮蛇又不喜欢按照钟爷的策划书行动,这实在是让芝华士头疼的问题。
        蝮蛇在组织手下的死神中是无人能及的,“魔鬼的双手”名不虚传,如果要他硬碰硬单枪匹马去干掉多劳尔根本不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提着多劳尔的首级回来,只是组织的规矩是必须按照策划师的安排去行动,否则就有可能被下通缉令。
        这个通缉令不比国际刑警的通缉令,“组织”里的死神,一旦接到通缉令,便会从世界各个地方奔赴而来,就算蝮蛇的双枪再怎么百发百中也不可能敌得过所有死神一拥而上的攻势。这着实难办。
        “拒绝任务?”芝华士脑子里想着。
        这根本不可能,基本上黑爵士下达任务都是有针对性的,也就是说“非你不可”,如果拒绝,也有可能招来通缉令,这并不是简单的放弃佣金。当然一般死神不知道黑爵士的脾气,黑爵士决定的事是没有谁能够动摇的。
        “你在想什么呢?”女服务员走过来,问芝华士,顺便收走芝华士面前空荡荡的酒杯。
        “再给我一杯威士忌。”芝华士摇摇头微笑着说。
        女服务员熟练地将杯中倒满半杯威士忌,递到芝华士面前。
        芝华士一口气喝完,然后把钱压在杯底站起来转身离开。
        女服务员收走酒杯看着芝华士走出门口然后转身走进酒吧后面的小屋。
        “芝华士走了吗?”小屋里面对墙站着一个穿风衣的长发男子。
        “走了。”女服务员应道。
        “他说什么没?”
        “什么都没有说。”
        男子摆摆手示意女服务员出去。
        “芝华士,哼!”男子愤愤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