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魔鬼的双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被窝里面冰冷冰冷的,蝮蛇翻身起床,去把壁炉的火生了,然后卷着毛毯在炉旁烤火,早餐也懒得做。
        “今天去郊外打靶子吧,顺便弄点野味来烤烤。”蝮蛇自言自语地说。
        门铃响了。
        蝮蛇起身去开门,芝华士微笑着站在门口。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蝮蛇转身回去火炉边上。
        芝华士没有回应,走进屋内,脱下帽子将身上的雪掸干净,然后把大衣挂在衣架上搓着手走到蝮蛇边上。
        “我来听听‘魔鬼的双手’对于这个任务的决定。”芝华士笑着说。
        “****娘的,说了不想做这个任务。”蝮蛇把大衣又裹紧了点。
        “要不这样吧,我去和策划师联系一下,让他们把策划书改了,然后你就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任务,只能成功。”芝华士拍拍蝮蛇的肩膀。
        蝮蛇看着芝华士考虑着。
        芝华士微笑,以假乱真的微笑。
        “好吧,我今天去打猎,你要不要一起去?”蝮蛇站起身,将毛毯扔在沙发上。
        “我奉陪。”芝华士似乎已经微笑成习惯了,倒是没有人看见过他发怒的样子。
        两人把家伙收拾收拾就出门了,外面雪还是下得很大。这样子的大雪对于靠北的欧洲国家来说到还是挺常见的,在那个年代。
        在凡尔赛市郊外有一片大森林,城里的猎人们会在天寒地冻的时候来到这个森林里抄着火铳猎杀狼匹和野生驯鹿,甚至有的时候还能猎到熊。在这个气候下,熊皮的保温能力是首屈一指的。
        芝华士和蝮蛇两个人在树林里走着,两人相对无语,在外面他们从不讨论“组织”的事情,也不讨论任务的事情,处于保密意图。
        “组织”的名字叫什么,没有人知道,甚至似乎就没有名字,大家都默认叫它“组织”,倒是国际刑警组织给它起了个外号,叫“恶魔的羽毛”。芝华士说,在首领黑爵士面前谁提“恶魔的羽毛”谁死,黑爵士嫌它难听。
        “其实啊,说给你听也无妨,我最想宰了的人是黑爵士。”蝮蛇将腿从深深的积雪中拔出来皱着眉头乱侃说。
        只是这么胡乱冒出的一句让一直微笑着的芝华士停下了脚步,脸色有些异样。
        “怎么了?”蝮蛇回头看看芝华士。
        芝华士的脸跟晴雨表一样,又挂上了微笑,然后摇摇头。
        “真实捉摸不透的男人。”蝮蛇心里想。“跟上吧,前几天我在前面大约一千多米处有棕熊出没,估计现在还在那一带徘徊。”
        “你为什么会想杀掉黑爵士呢?”芝华士问出这一句。
        “因为他够神秘。”蝮蛇根本不善于聊天嘛!他这么一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芝华士在想原因而蝮蛇根本就是没头没脑地答了这么一句。
        “吼~”
        这声音,蝮蛇再熟悉不过了。
        “快,这畜生跑到这边来了,找出它在哪。”蝮蛇喊着,同时他也警觉地发现右侧有草丛晃动。“啊~在这边。”
        “砰!砰!砰!砰!”没有看见蝮蛇拔枪,但是站立的蝮蛇双手平举,手中拿着的则是冒着烟的枪。
        四声枪响,周围死寂。
        “嗯,干掉它了,这畜生,蹿得倒挺快,不过四颗子弹应该够它死得不能再死了吧。”蝮蛇缓缓地将枪插回枪套,然后艰难地在雪地里挪动着步伐,往他感觉的棕熊的位置走近。
        芝华士笑着跟着蝮蛇前进。
        在杂乱的草丛中,两人发现了那头中了四枪的棕熊,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样子还没有死却,还是多亏了雪的作用。
        众所周知,在雪地里视觉是会有一定偏差的,因为雪地将光线部分吸收,造成视觉障碍。很多人在雪山迷路就是这个原因所致,而原本蝮蛇想射中的棕熊的头颅和心脏部位,也只是打到了侧部。
        “还喘着气呢,结果了它吧!”芝华士说着要掏出枪,却被蝮蛇伸手挡住了。“怎么?”
        “暂时还不需要,这是一只母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一只公熊在附近。”蝮蛇说着看了看附近,但是一无所获。
        “应该让它叫出声来,才能将公熊引到这边来。”芝华士提议。
        蝮蛇想了一下便拔脚朝熊身上踹去,只是母熊任他怎么踹都不吼叫,只是轻轻地哼唧着。
        “哈哈,保护意识还挺强,知道自己叫了会连累公熊。”蝮蛇停下脚。
        只是不远处也传来了另一头熊的叫声。
        连叫到第三声的时候顺带枪声也响了一下,之后便再无动静。蝮蛇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直接听着声音就朝远方开枪,这样的判断力和准确度当今无人能及。
        “行了,打了两头熊也就差不多了,那么我们现在打鸟好了,你的枪也没发过,试试啊!”蝮蛇说着朝密林中发了一枪,子弹撼动了大树,将树林中的鸟惊得鹏飞起来。即使在这个连降大雪的山林,还是有一些鸟留在这里过冬。飞起的鸟儿划过蝮蛇和芝华士头顶的天空,瞬间密集的枪声想起,比机枪扫射还有密集的枪声。
        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拖着两只熊和一网鸟走到林中的木屋里雇了一辆车帮忙送到城里。顺便在木屋里烤了烤火,烤了几只鸟就着白兰地当作午饭。
        “哈!芝华士,一直没看出来,你的枪法还真的不错嘛!”蝮蛇喝着酒一边撕扯着手中的烤鸟。
        “我还好,以前不过是个普通的死神而已,不能跟你这个号称‘魔鬼的双手’相比。”芝华士笑着说,干!又是笑着!也只有蝮蛇这个对人际交往一概不通的人才察觉不出来芝华士的微笑包含着什么吧!
        “以前我左手运枪,大家叫我‘魔鬼的左手’,想当年我左手的枪法那威力是现在的六倍!”蝮蛇毫不谦虚。“不过……”
        芝华士:“不过?”
        蝮蛇摇摇头说:“没什么啦!来干了!”举起酒杯。
        芝华士也举起酒杯,笑得更夸张了。蝮蛇没察觉出什么,只是他的“酒杯”端到嘴边的时候才发现他手中抓着的是烤鸟,尴尬地笑了笑,说:“左手端杯子习惯了,都忘了!”然后举起左手的酒杯一饮而尽,打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