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多劳尔(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蝮蛇把两只烤鸟作为晚饭,吃得肚子撑得不行,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和芝华士商量着怎么取多劳尔的性命。芝华士没什么好的意见,反正决定是以蝮蛇的习惯去搞定任务就行了。蝮蛇不以为意,就是要芝华士给点自己的意见。
        按照蝮蛇的行动习惯是要先去打探清楚行动那天多劳尔的保安部署然后再适时采取对策。
        酒足饭饱的情况下,人是嗜睡的,在说了没几句的情况下就睡着了,当然只有蝮蛇是睡着了,对于芝华士来说,这点饱度和这一点酒根本不算什么,而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探虚实。
        打探虚实是死神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必要的一个缓解,如果没有打探虚实的话,策划师的情报并不一定真的能帮助死神们完美地完成任务,因为现场有很多突发情况是策划师们的情报所不能涵盖的。
        一般来说,策划师的情报来自于每个策划师的不同的线人,但是几乎所有死神自己也有自己的线人,这种线人被称为“耳根”。“耳根”的来源各有不同,甚至有的死神都会从任务对象的身边收买“耳根”作为自己的线人,可这对于蝮蛇来说,根本不需要。
        蝮蛇是组织里唯一没有“耳根”的死神,原因就是他的诨号——“魔鬼的双手”。
        既然是“魔鬼的双手”又何须在乎情报是否准确呢,自然是逮着一个杀一个,逮着一对杀一双。这显然是自然结果。
        很奇特的地方就是,作为骑士的芝华士自己却有很多“耳根”,这些耳根虽然身份不同、作用不同,但是大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叶谭堂。国际上唯一能够勉强与“组织”匹敌的另一个组织。
        芝华士看蝮蛇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时候,放下手中的被子给蝮蛇披了一条毛毯。
        蝮蛇睡得很死,打着呼噜卷着毛毯翻了个身继续打呼。
        芝华士走到门口把衣架上的大衣围巾紧紧地把自己裹住,然后回头看看打着呼噜的蝮蛇,转身推开门出去了。
        法国,晚上的雪下得尤其地大,和白天不同的是,晚上才是真正的鹅毛大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四周黑洞洞地看着雪花就会特别地大呢?
        街上只有零零落落地马车会经过,大家都躲在房子里围着火炉聊天或者干些别的事,这个天气这个温度,就算是**也懒得出来。当然那时期的**从来不在街上揽客,一般都是熟人介绍直接找到地方进去肉体与金钱的交易的。这些对于正在大街上走着的用衣服将全身裹住的男人来说毫无趣味,他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比这寒冷的夜晚还要冷的眼睛,在大街上只盯着一个方向。
        芝华士没有戴帽子,头上都是花白的雪花片,他走到一所门口挂着油灯的屋子前拉响了门铃。
        “铃—铃铃—铃”门铃响动,一长两段一长,犹如摩斯密码一样的响动。
        屋里的人听着这个铃声便心里知晓是谁来了,赶紧来开门,然后将芝华士迎向门后的一个旁门。
        旁门打开之后出现一个直通地下的楼梯,芝华士与那人便消失在这楼梯后。
        “多劳尔,这笔交易如果还是谈不拢,我看我们俄国黑熊势力组也没必要和你们有什么来往了。”杀气腾腾的俄国熊博尔德罗冲着多劳尔吼着。
        多劳尔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上的两柄手枪奸诈地笑着,没有多说什么废话。
        博尔德罗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两柄手枪被震得弹了起来。
        “多劳尔,你们的条件如果不让步的话,我看依然会谈不拢。”博尔德罗手掌微微离开桌面。
        “亲爱的博尔德罗,我们谈条件是从来不会让步的,并不是对你们势力组,我们所有的顾客都是一视同仁。”多劳尔还是不多说一句废话,坚硬地不肯让步半分。
        “哦?是吗?”博尔德罗的络腮胡里露出一丝不屑的笑。“那,对黑爵士呢?还是这种态度吗?”
        多劳尔止住笑,国际军火行业里非常忌讳听到“黑爵士”这三个字,它所象征的是国际军火行业龙头,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举个例子可能比较形象一点,就像《哈利波特》系列里所有巫师都机会听到“伏地魔”一样,只能隐晦地称之为“不能提到的人”或者“你所知道的那个人”。很明显,黑爵士就是国际军火行业里面的“伏地魔”。
        “啊~我们俄国黑熊势力组才不怕他什么黑爵士或者白爵士呢!他要胆敢踏入我们俄国军火领土,只有死路一条。”博尔德罗轻蔑地笑着。
        多劳尔还是沉默表情呆滞,多劳尔的军火生意已经影响到了黑爵士的利益,倒不是他有意识地这么干,只是军火行业想来隐蔽,也不知道是自己手下的哪个小喽喽出去捅了这么大个篓子。就这一下,国际军火行业倒是震惊了,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动他黑爵士的利益线。
        多劳尔现在怕的就是黑爵士找上门来,所以增派了身边的人手,即使是睡觉身边也有至少十二个手下守着,几乎是日夜不得安稳,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惊醒。用个成语来形容吧,草木皆兵再恰当不过了。
        但是他不知道是黑爵士没种还是没发现,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是没有人来要他的命。这倒不是求死,早来一天了断了也好睡个安稳觉,他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黑爵士有个癖好,就是喜欢把猎物折磨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的时候他才会一下子结果了他的性命,连同对方的生意一并抢过来壮大自己的利益线。
        而此次诛杀多劳尔的骑士和死神即是芝华士和蝮蛇两人。
        蝮蛇的代号名气不响,诨号倒是响当当的名气,国际上只要是混非法交易的基本上都知道“魔鬼的双手”这个名字。
        多劳尔也不例外。
        如果多劳尔知道这次派来的杀手是蝮蛇的话,那么他高兴得跳都来不及,这是一项无比的荣誉,因为死得有够痛快。
        传说蝮蛇杀人只消一颗子弹,不会有太多的折磨。
        很明显,多劳尔算是走了****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