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线人(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多劳尔摆摆手对博尔德罗说:“你先回去,两天后我们再讨论协议的事情怎么样?”
        博尔德罗直起弯下的身子,对多劳尔轻蔑地说:“好,我就再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之后还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回答,那我们的协议就谈崩了。再见!”
        博尔德罗大步走了出去,多劳尔看着桌上的枪,然后把它们别在腰间,站起身看像窗户。
        “这,真是一个充满危急的世界,越临近死亡也许也就越安逸吧。”
        有的时候世界真如杯中的白兰地一样,即使透明也能给你无比的刺激,然后灌入咽喉,把酸甜苦辣吞咽在肚子里,自己知晓。
        蝮蛇从来不用擦枪,每次执行任务前都是喝一杯白兰地壮行,总是把生死置之度外地豁达。当然做死神的哪个不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说带地,就是一些死士,也可以说是死尸,反正行尸走肉唯有任务是主要的目的。
        在芝华士回来之前,蝮蛇就一直喝着白兰地,不过事实上有的时候还是会喝一些白开水,这是蝮蛇的毛病,一瓶白兰地后肯定要加一瓶白开水才可以。所以,有的时候还是会误把白开水当成白兰地给芝华士倒上。
        本来约好下午的两点芝华士来蝮蛇家的,不过向来芝华士就是个比较守时,而且守时到提前的程度的男人。
        一点半芝华士就敲响了蝮蛇家的门。
        芝华士就着白兰地细细地跟蝮蛇说着多劳尔身边的守卫安排,蝮蛇是一点都没听进去,坐在沙发里抽着烟一个劲地连续吐烟圈。
        “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芝华士对蝮蛇的态度有点恼怒。
        “嗯?你重复一下吧。”蝮蛇接着吐完口中的烟。
        “哎!多劳尔的办公室在二楼楼道的最顶端一间,楼道两侧各有四个房间,每个房间有两个枪手。多劳尔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枪手,里面有两个枪手,多劳尔身上有两把6发子弹的左轮。多劳尔做的椅子背后的窗户下面是大街,晚上十点半之后就没什么人了。多劳尔每天会在办公室里呆到九点半然后去仓库。”芝华士说着在纸上图图画画,简单地将整个布置什么的告诉蝮蛇。
        蝮蛇抽完一根烟,将烟屁股扔进火炉里,站起身就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芝华士在蝮蛇的背后问了一句。
        “出去兜兜风。”说完就披上衣服出门了,芝华士看着关上的门只能苦笑。
        蝮蛇走出门后便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根本不会想芝华士一样去注意是否有人来跟踪他,因为他不在乎。
        在这个时代,做此种高危险行业,能做到不在乎,也只有蝮蛇才能做到,这种威慑力,也会让别人根本不敢跟踪他。蝮蛇的反跟踪能力没有人能知晓到底有多高,只有从未被跟踪过才能说明,事实说明能力,只是这样。所以只能说,这是一个完全神秘的人物,对于所有人来说。
        只有拥有秘密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来,这是这个时代的特征。若你被人完全知晓,那么你就再没有价值,这是任何时代都具有的特征。
        芝华士实在想象不出蝮蛇说的“兜风”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真的去兜风,那么又会是做什么的“兜风”呢?
        蝮蛇绕过几个街区,然后走入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是一个俱乐部的地产,俱乐部的成员都比较清闲,所以大都会在这里看看报纸喝咖啡或者几个人一起打赌开玩笑来度过一天的时光,但是蝮蛇并不是俱乐部的成员。
        “我来找洛华科。”蝮蛇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一个瘦高男子赶紧迎了过来,笑嘻嘻地说:“啊,欧若普,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发个电报或者叫个人来差遣一下不就好了。”
        蝮蛇不动声色地推开男子往里面走。
        轻车熟路地走到里面一间办公室里,让那个瘦高男子也进来,然后反手把门锁上。
        “洛华科,钱够用不?”蝮蛇将脚跷在桌子上。
        洛华科依然笑嘻嘻的,但是没有说话。
        蝮蛇甩手将一卷钱扔向洛华科,“给你拿去抽大烟的,告诉我多劳尔的一些情况。”
        没错啦,洛华科就是“耳根”。蝮蛇在此次任务中的唯一的耳根,因为洛华科是多劳尔身边最贴近的人。
        和芝华士他们的“耳根”不同的是,蝮蛇每次任务所找的“耳根”基本上都是任务对象身边相对最重要的人,他相信的一点就是最亲近的人才会出卖自己。所以对别人如此,对自己也是如此,他根本就不信任芝华士。
        这一点有曹操的风范,理所当然的,蝮蛇觉得曹操是英雄而非枭雄。
        现代人对曹操的争议很大,主要原因是曹操非但没有辅佐汉室,而且还独揽大权,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蝮蛇觉得这一切都是后人将曹操写得比较烂啦,如果当时没有曹操这个伪皇帝独揽大权将趋于分崩离析的汉室巩固如铁桶,早就群雄四起瓜分汉室的天下了,哪来的三足鼎立?当然三足鼎立也算是最坏的情况了。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发兵南下欲一统天下,但是他始终没有把幼帝赶下台自己穿龙袍,为什么?
        当时的情况下,他的权利已经可以坐上龙椅,而且宫内不会有太大的争议,甚至,百分之八十的大臣基本已经默认曹操就是皇帝了,但他还是站在幼帝一侧尽心协助朝政,甚至亲征南下。仅仅就是因为害怕给了刘备孙权一个讨伐谋篡汉室的奸贼的理由?NO!曹操会怕刘备和孙权?不怕,分开来不怕,联手也不怕,那么为什么他不自己做皇帝?不愿意大家称呼他为王而是仅仅一个曹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就满足了?
        即使能力再高,君臣之礼不可违,这就是曹操的理念。一个人,再强,如果目无规矩,那么他只是一个屠夫;如果他是天下第一,还是循规蹈矩,那么他才是英雄。
        曹操要做的,是一个英雄。
        蝮蛇,也要做一个英雄,即使是杀手中的英雄。
        所以,蝮蛇对于凌虐没有任何的兴趣,有幸成为对手,那么对对手就要尊重,不敌,就给他一个痛快。蝮蛇不会浪费子弹,若一枪足以致命,那么,只消一枪,这就是蝮蛇自己的“魔鬼准则”。
        当一个魔鬼,也要做一个英雄式的魔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