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奇门遁甲之生死门(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洛华科接过蝮蛇扔给他的钱,看了看,竖着立在手边,轻轻地说了一句:“生死门。”
        蝮蛇没有听明白,问他:“生死门是什么东西?”
        洛华科看了一眼蝮蛇:“你是不是中国人啊?”
        蝮蛇没有生气,只是有点疑惑,这和他是不是中国人有什么关系?“有关系吗?”
        “那没道理你听不懂啊。”洛华科看着蝮蛇。
        “你说明白一点。”
        “生死门源自奇门玄术,以八卦为原理,按照固定的排列方式排成生门和死门两个出口,结果当然是走生门者生,走死门者必死无遗。”洛华科用他地道的法语生生地将这句包含专业术语的中文翻译了过来,蝮蛇自然是无法理解透彻。
        “少来了,你这说的我无法理解,你直接说他身边是怎么安排的吧。”蝮蛇有点烦躁,耐心快用完了。
        洛华科摇摇头:“好吧,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多劳尔把整层楼的格局都改过了,整条楼道都安装了监控,楼道两侧的每一间房里都有监视器监视着楼道里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有人入侵,可以随时改变楼层里的格局,来形成八卦阵位,到时候多劳尔不一定会在楼道顶头的那一间房间里,而是有可能在同一个楼层里面的任意一个房间里。”
        “管他什么奇门玄术,管他多劳尔在哪个房间里,冲进去统统杀光就行了。”蝮蛇表示不屑地喝着酒。
        “别以为杀光那么简单,中国古老的奇门玄术在古时候战乱中困死多少英雄好汉,既然它强大那就有他强大的道理,恐怕不是你我能够清楚地了解它到底有多强大。”洛华科严肃起来。
        “你这些是从哪听来的?”
        “多劳尔自从知道黑爵士要杀他之后,就开始着手布置里面的机关了,在大约一个月前,多劳尔花了三十万法郎在一个老头那里买了一张生死门布置图,那个老头扬言,就算是黑爵士自己来,也不一定能破得了这个生死门。但是……”
        “但是?”
        “嗯,但是如果遇着一种人,生死门完全不起作用。”
        “哪种?”
        “奇门术士。”
        “就是同道中人?”
        “没错,奇门术士对于生死门的原理多少有些掌握,如果遇着高手,那生死门就会被他利用,逆转格局,生门留给自己,死门给对手。就算遇到菜鸟,也能稍费些时间破解生死门的机关巧置。”
        “嗯,那有没有破解之法?”这才是蝮蛇关注的问题。
        “按理说,只要将生死之门逆转就可以了,但是看情况你对奇门玄术一窍不通,那也不能勉强你……”
        “妈的,废话少说!直接说重点!”蝮蛇耐心用光了。
        “好吧好吧,那我就说了。”洛华科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
        “是这样的,多劳尔在二楼,二楼尽头是多劳尔的办公室,外侧左右各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里有四个人驻守,从楼梯口开始往里面,左侧分别是1号、8号、3号、6号房间,右侧分别是5号、2号、7号、4号房间,每个房间之间都有互通的密道包括天花板、地板、以及墙隙。多劳尔办公室里面门两侧各两名杀手。其中死门是无论直走还是分别从两侧的房间攻入,都会遭到周围几个互通的房间的攻击,一次排房间会受到边上三个直达的房间的杀手的攻击,而第二排则是五个。这是死门。”
        “那生门呢?”
        “生门,只有多劳尔一个人知道。”洛华科站起身,按着蝮蛇的肩膀。“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你去的那天通知我一声,我可不想死。也不想看着你死,我等着你给我的尾款一百万法郎。”说完这些,洛华科就走了。
        蝮蛇将自己和洛华科的酒钱压在杯子底下,也离开了酒吧。
        生死门。虽然洛华科一直强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靠蛮力就可以冲过去的所谓的奇门玄术,但是对于蝮蛇来说,力量才是王道,只要枪打得准,八个房间三十二个杀手又怎样,照杀不误。
        而今晚,蝮蛇就想去会会这个来自自己祖国的奇门玄术。
        蝮蛇回头四顾,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就压低了帽檐径直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蝮蛇的身影匆匆闪过,从巷子里转身出来一个身影,看着蝮蛇的背影,冷冷地笑了一声。
        笑。有的时候还可以很有杀气。如同无形的剑一般直直地刺入对方心口。
        芝华士在家里等了蝮蛇一个上午,近中午的时候蝮蛇推开门回来。芝华士朝着蝮蛇一笑说:“回来了?”
        蝮蛇嘴里“嗯”了一声,心想:“怎么还没走啊?”但注意一看,还有点奇怪,芝华士居然围着围裙,手里还端着……好吧,那是烤牛排么?
        芝华士笑着说:“正好赶上我亲手烤制的牛排,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吃?”
        肚子正饿的蝮蛇一句话都没说,坐下来塞上餐巾就开始切牛排。
        芝华士伸手一挡,停止了蝮蛇的动作,右手扬了扬。“吃牛排前,先来一杯64年的红酒。”说着给蝮蛇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上。
        蝮蛇哪管那么多,为了尽快将面前的牛排塞到肚子里,端起酒杯一口气就喝了下去,然后低头继续切牛排。
        芝华士端坐在蝮蛇面前,和蝮蛇的狼吞虎咽相比是绅士地不能再绅士了。
        64年的红酒,是最佳的慢品红酒,一口气喝下去,后劲将会非常大。当然这个后劲对于蝮蛇来说算不上什么,蝮蛇一口气喝下只觉得味道很醇,不过还是比不上面前牛排的香味。连续几口,牛排就吃得差不多了。
        “那个……还有没有?”蝮蛇嘴里嚼着一大块牛排,问芝华士。
        芝华士微笑着说:“有,我给你去拿。”然后很绅士地撤出餐巾擦擦嘴,慢慢挪开椅子,然后起身去厨房。
        “靠,要不要这么绅士。”蝮蛇嚼着牛排咕哝。
        好吧,用这么多绅士来形容芝华士即使有些单调,但是除了绅士,实在找不出恰当地形容词。因为他就是这么地……额,绅士!
        “来,还有两块牛排,全给你吧。”芝华士端着牛排从厨房走了出来,一下子倒在蝮蛇的盘子里,蝮蛇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开吃。
        芝华士笑着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品着他的红酒配牛排。
        餐后,蝮蛇打着饱嗝懒在沙发里。
        “我说,芝华士,你的厨艺不错嘛!牛排挺好吃的!”
        芝华士站在茶台边上煮着咖啡,背对着蝮蛇低头笑笑说:“还好啦,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无聊就下下厨,做得多了就开始讲究起品味来了。”
        “老实说,看你还真挺像个娘们的。嗝……”蝮蛇打着隔说。
        “可能我娘把我生错了吧。”好冷的玩笑。
        蝮蛇无聊,64年红酒的酒劲也刚巧有点起了,便躺在火炉边上的地毯上打盹。
        咖啡煮好后,芝华士端上了茶几,然后去厨房拿鲜奶和糖。
        饭后喝咖啡是芝华士的老习惯了,只是蝮蛇家里没有留声机,不然芝华士还要放上一支曲子,然后在悠扬的爵士乐中慢慢品味咖啡的香醇。而现在,只有蝮蛇的鼾声。
        还真是没品的环境啊!芝华士摇头苦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