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暗杀多劳尔(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蝮蛇的行动时间一般都在晚上,夜色是最好的掩护。
        双枪肯定是不离手的,不过在行动以前,蝮蛇都是将双枪别在腰间,这样随时都可以拔出来应对突发状况。
        时针指向21点,已经是很晚的时间了。蝮蛇等的就是现在,任何防御在解除的时候是最脆弱最容易被攻破的,现在去的话,正好多劳尔要从办公室离开,防备心最低,所以现在是最好的进攻时间,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一举攻下。只是和芝华士商量之后,决定采取一次试探性进攻,这样一来可以试试这个生死门的威力有多大,还可以为以后的正式任务收集一些可靠的信息,毕竟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总是和现实有些出入,不如自己亲眼所见来得真实。
        临行前,芝华士笑着对蝮蛇说:“不要太拼命,见好就收。我做好牛排给你庆功。”
        蝮蛇大笑说:“为了这个牛排,我一定活着回来。”然后就转身出门了。
        芝华士不得不承认,蝮蛇是他最好的手下。
        蝮蛇在多劳尔的楼下站了一会,九点半以前,多劳尔一定会在办公室里,但是九点半的之后,也许命就不在了,这就是黑道行业的风险。
        九点二十五。
        “是时候了。”蝮蛇心里说着,手里握紧了双枪,冲过街,站在楼下门口,沉住气轻轻地敲了三下。
        “谁?”里面的声音,还有些许脚步声。
        一般人听不出来,因为脚步声原本就很轻,而且隔着一道门。只是对于蝮蛇这种专业杀手来说,听力也是必须要训练的一项基础功夫。
        四个人,偶数。好像很多人都喜欢偶数的人数,或许是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成对吧。反正对于蝮蛇来说,奇数偶数都是一个结果,死!
        蝮蛇踢门,很快的四枪,消音。
        即使枪消音了,但是用过枪的人都知道,消音器只是将音量减小,并不能完全消除开枪的声音。四声枪响后,楼上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开始动起来,敌人紧张了。
        这种情况换了任何人都会紧张的,四声枪响,简短快速,没有拖沓的连续。很明显,四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击中并且是一击毙命,这是何等高超的枪法,即使不是一个人也至少说明了来的人数量和身手上就不可小觑。
        “现在可来不及了哦!”蝮蛇心里笑着,踩着楼梯慢慢上楼。
        即使是杀人也可以很优雅,这是蝮蛇自己的暴力美学。
        楼梯踩到一半,楼上的骚动停止了,蝮蛇也停下了脚步细细地听着楼上的动静。整个楼间一片死寂。蝮蛇即使很用力地在听,也只听得到自己心脏跳动和呼吸的声音。
        “隔音材料?”蝮蛇疑惑地抚摸这墙壁,凹凸不平,果然是隔音材料。
        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下的对决,声音都是出卖自己的最大敌人。所以在这样的场合,使用隔音材料才能避免杀手上门来之后光靠听音辩位就对楼里的布置一清二楚,也大大地增加了和杀手之间对决的胜率。
        然而让多劳尔所预料之外的事,蝮蛇根本就不把这些隔音材料放在眼里。如果杀手只会靠听音辩位去了解对手的话,那实在是一个不入流的杀手。蝮蛇是何等的强,听音辩位,那只是蝮蛇在轻视对手。如果蝮蛇尊重对手,他只会直接冲进去杀到全部躺在地上为止。这才是蝮蛇的杀道。
        所以蝮蛇在确定建筑里面的墙壁使用的是隔音材料之后,只是摇头笑笑。这对于蝮蛇来说只能起到激怒的作用,对于这样的一个杀手,这种行为就像嘲笑一般,狠狠地扇了蝮蛇一个耳光,而蝮蛇回报的则是一场杀戮。
        “有人进来了?”多劳尔问房间里的手下。
        “是的,有人进来了。”手下如实回答。
        多劳尔沉默,wicker给他生死门的布置图时跟他说过一句话,“生死门,死门未必不能成为生门,生门亦可成为死门,阴阳相对,生死循环。”他一直参不透其中的意思,就今晚这样的情况,只能祈祷来者只是一般的杀手。
        1号房间被触发,死门。门外枪声四起。
        多劳尔已经顾不上考虑来的杀手是什么等级的了,只是在慌乱之中也不知道做什么比较好一点,竟在心里默数枪声的数量。
        须臾,墙外枪声已经停了好一会了,一共78响。
        8个房间,32名枪手,火药无数,78响,怎么算结果都不对。
        “击毙了吗?”多劳尔战战兢兢地问手下,此时完全不像一个黑道老大的样子。
        “喂!喂!喂!报告前方情况!”手下对着对讲机吼了一通,对讲机那头一直是噪声,完全没有任何的答复。
        “老大,情况不乐观,还是进入生门吧!”手下放下对讲机,建议多劳尔。
        “嗯,打开生门。”多劳尔也顾不得其他的了,这种情况下保命是最要紧的事。
        “想跑?”生门后面传出一个声音,多劳尔听上去有些陌生,绝对不是自己手下的人。当下也没来得及多想,瞬间夺路往另一个门跑去,但似乎依旧没来得及。因为人奔跑的速度再快,也没有来自漆黑枪管那颗精准传过踝关节的子弹的速度快。
        多劳尔想抬起右腿,结果发现右腿已经跟不上大脑的意识操纵,硬生生悬在半空无法动弹,而他整个人由于惯性作用,向前方扑倒。
        生门开了,门内站着一个人,枪口还冒着热气的蝮蛇。
        多劳尔看到蝮蛇从生门内走出来,当下就失禁了,尿了一裤子。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都给你,求你别杀我!”多劳尔几乎是哭着说的这句话。
        “这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杀手,我的任务就是要杀死你,其他的我一概不管。”蝮蛇很坦白地告诉多劳尔,事实上他也说的没错。在“幽灵”组织,最下层的杀手是不允许过问任务的目的的,知道者死是最高规定。当然,所有骑士也只是负责向死神传递任务信息,也不知道任务目的。恐怕,任务的目的只有上层人员才能涉及,而“幽灵”集团的上层结构几乎没人知道,即使是追查这个组织有一定年头的国际刑警都没有办法调查清楚,应该算是最高机密了吧。
        “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多劳尔心已经凉了一半,伴随着脚踝处不断流出的血液,失血状态已经更加厉害,严重影响了多劳尔的大脑思考系统。
        “没办法,放了你,组织上就会处死我。”蝮蛇迟迟不下手,倒很耐心地回答多劳尔的问题实属罕见。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是英雄就给我来个痛快的。”脚踝处的痛已经折磨了多劳尔多时,就算平时再强硬的硬汉也耐不住这样的酷刑,况且多劳尔只是个怕死的黑道小头目。这个时候对于多劳尔来说,死已经不算什么了,大不了就疼一下,总好过这样的折磨。
        “嗯……其实我也在考虑杀你的目的,不过应该是想不出来了,总之先结果了你完成任务再说吧。”以蝮蛇的原则,能不让被杀之人受痛苦就尽量去做,因为凌虐不是蝮蛇的风格。
        蝮蛇完成任务后在街上游荡了很久才回到住处。一开门,牛排刚出锅。
        “哟!回来啦?”芝华士围着围裙端着牛排从厨房出来。
        “有点累。”蝮蛇说话语气显得很是疲惫,倒不像以往的风格。
        “你都在外面散步散这么久了,还累?”芝华士倒了一杯白开水给蝮蛇,然后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顺便解下围裙。
        “你跟踪我?”蝮蛇端着水杯望着芝华士,迟迟不喝。
        “作为死神的上级骑士,监视死神任务的完成情况是分内之事,你不会不知道吧?”芝华士依旧保持笑容,并没有对蝮蛇的质疑感到丝毫恼怒。
        蝮蛇看了看芝华士,对他的笑容已经看腻了,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热水喝了个精光。这下轮到芝华士惊诧了,“这可是刚烧开的烫水啊!”
        “哦,难怪喉咙有点痛。”蝮蛇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有气无力的说。
        “牛排好了,快去吃。”芝华士站起身催促蝮蛇道。
        “没心情,你吃吧。”蝮蛇依旧有气无力。
        芝华士也不说什么,走到门口把衣服一批就开门出去了。
        虽然这个时令的凡尔赛温度已经接近零下十度了,但似乎今天晚上天气特别晴朗,没有下雨也没有飘雪,完全不像平日里的天气。
        “看来这天不对啊。”芝华士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天,自言自语地这么说了一句。
        空荡的房间依旧没有开灯,唯一带有生气的是檀木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一杯茶。
        老者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咽下,呼吸均匀。
        此人便是同样密切关注今晚任务的钟之扬,钟爷。
        两日前。
        “去,把这张纸条给蝮蛇。”钟爷吩咐风城松。
        “钟爷,蝮蛇一向不按照策划师的方案行动,你给他方案有用吗?”
        “不管有用没用,作为组织的策划师,给他方案是我的任务。他不执行,到头来害的是他自己。”
        “知道了。”风城松拿着纸条出去了。
        地下酒吧内,洛华科对蝮蛇说完情报后就起身出去了。蝮蛇端起酒杯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透明的杯底露出了几个字“死门即生门,生门即死门,不破不立,破一则立”。蝮蛇左右看了一眼,偷偷将杯底的字迹抹去,然后压了他和洛华科的酒钱也起身走了出去。
        “如果没有按照策划师的方案行动,今天的任务能否全身而退还是个大问题。正是采纳了策划师的方案,才能完成得如此顺利。那策划师到底是一个多强大的存在?如果说策划师是这个组织的大脑,那死神是这个组织的手脚,而骑士则是神经,黑爵士这个核心人物应该是心脏了吧,说到底,这其实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组织。”蝮蛇心里这么想,“要完成这个终极任务简直是不可能的,别说我魔鬼的双手,就算我是魔鬼的双手双脚也不一定憾得动这个组织。上面交代的任务看来得从长计议。”
        壁炉里面的火渐渐小了,只剩下碳木还隐隐冒着点火星,屋里的温度和屋外的温度堪称是两个世界。
        蝮蛇躺在沙发上,沉沉地睡去,丝毫没有感觉到来自黑爵士的杀意已经踏进了法国凡尔赛市里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