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黑爵士的召见(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法国冬日的阳光比在北回归线以内的亚热带冬日阳光要冷的多,不过,太阳光尽管有些偏射也不减它应有的热度,下午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还是很舒服的。
        蝮蛇在没有任务的这段时间里尽可能用最大的时间限度去享受生活。作为幽灵组织的死神,拼命完成任务的待遇还是很丰富的,尤其体现在物质上。可能一个地道的法国白领十年的收入都不及死神完成一个A级的任务。
        门铃响了。
        蝮蛇打开门,芝华士正好摘掉帽子。“你怎么又来了?”蝮蛇转身往屋里走。
        “怎么?我不能来吗?”芝华士走进屋内把手里提的酒摆在桌子上。“给你带了两瓶威士忌。”转身走到玄关把大衣挂在衣架上,然后走到壁炉边烤火。
        “你知道我不喜欢喝威士忌的。”蝮蛇手里端着的依旧是白兰地。
        “白天喝白兰地,你在俄罗斯呆多了?”芝华士惊叹道。
        “嗓子不舒服而已。”蝮蛇看着窗外。
        “来试试威士忌吧,顺口爽喉,你会喜欢的。”芝华士拿过蝮蛇手里的空酒杯帮他倒上一杯威士忌。
        蝮蛇接过杯子,看了看杯子里的威士忌又看了看芝华士,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威士忌喝了个精光。
        “跟白开水差不多。”蝮蛇咂咂嘴。
        芝华士干笑了几声。
        “说正事,黑爵士来法国了你知不知道?”芝华士走到沙发坐下。
        “不知道,他来法国做什么?”蝮蛇转身看着芝华士。
        “这我也不知道,在组织里面我的地位没比你高多少,该知道的我知道,不该知道的我也不知道咯。”芝华士笑笑。“哦,对了,听说他把殿前十骑士也带来了。”
        听到殿前十骑士,蝮蛇愣住了。
        殿前十骑士是地位仅次于黑爵士的十个死神。在组织里死神是负责杀人的,而能被冠上殿前十骑士之称谓的死神,那是死神中的死神,不仅仅有一等一的身手,而且可以越过策划师的刺杀方案,直接自行刺杀。不过,一般殿前十骑士的任务都是直接奉了黑爵士的命令,否则不允许擅自行动。
        这个称谓是世袭的,不过不是血缘上的世袭,而是师徒世袭。每一个殿前圣骑士在位时都要负责培养一个继承人,不仅要有青出于蓝的身手,而且要有凌驾于策划师以上的头脑。所以,到目前为止,殿前圣骑士还没有刺杀失败的记录。如果一个S级死神被下发了通缉令,那么招呼他的只有殿前十骑士中的某一位,A级以及A级以下等级的杀手是不被允许刺杀的。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所有通缉令能被顺利执行的关键一点。
        “我昨天收到通知,黑爵士要在这两天内召见你。”芝华士慢慢说出这句话。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被黑爵士召见,是福是祸都不一定。有时候这一去便在死神名单里面除名,有时候则可以升任直接领导死神的骑士。
        在确定之前的所有任务蝮蛇都完成了之后,芝华士也不知道这次黑爵士召见蝮蛇是什么用意,所以也不能妄下结论说这次一定凶多吉少。
        “他们会怎么召见我?”蝮蛇也不想预先想太多,就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黑爵士召见死神或者骑士一般都有随行的殿前十骑士亲自来请。”芝华士只能尽可能地告诉他他所知道的。
        随后两人沉默了很久便不再涉及这个话题了,毕竟话说到这里,也没什么好商谈的了,现下只能等殿前十骑士亲自上门了。
        蝮蛇没有想到的是,殿前十骑士的门铃就在当晚按响了。
        “你是十骑士?”蝮蛇对陌生的来者说。
        虽然在幽灵组织有了一些年头,但是对于殿前十骑士是完全的不了解。若不是芝华士来告知,他完全不知道殿前十骑士的存在,可见蝮蛇所在的死神层次有多低。
        “殿前十骑士之一——红A骑士,久仰魔鬼的双手蝮蛇大名。”红A骑士穿着斗篷,蒙着面窄,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也不知他说出这句话时是什么表情。蝮蛇见此更加无法参透黑爵士的用意。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来此的用意,那么,黑爵士有请,跟我走吧。”说完,红A骑士转身而去。
        蝮蛇不敢怠慢,在红A骑士身后紧紧跟随。
        也不知走过多少街口,蝮蛇心中又是慌乱又是疑惑,从业十几年,生死关头经历无数,从来没有过这种“快要被吓尿裤子”的感觉,想来十分羞耻难当。想及此,大不了就一条命送在黑爵士手里,有什么好怕的,呼吸便又匀称了许多。只是走了不知道多少路,脚步越来越沉,感觉身子越来越重,越走越晃,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看前方红A骑士行走的身影忽远忽近,终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黑爵士行踪飘忽,即使组织内部知道他的大致范围,也不知道他的精确所在,恐怕整个组织上下只有一直随行的殿前十骑士知道吧。也只有这样,黑爵士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组织包括国际刑警在内找到过。所以,在召见组织最底层的死神时,也不能透露行踪,必要时需要把召见的死神弄晕了带到面前。
        蝮蛇,恰是中了此招。
        当蝮蛇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恢复全部的身体机能,只有大脑开始活跃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哪?
        他迷迷糊糊抬起头,环顾四周,皆是大块土砖砌成的石墙,地面冰冷异常,又有些潮湿,想来是在地下密室。整个房间没有一个人,只有四周墙上火炬的光照亮了部分空间。
        “你醒了?”密室里面声音回荡,蝮蛇诧异,这声音不是自己的。
        “死神蝮蛇拜见黑爵士。”蝮蛇还是保持刚醒转的姿势全身趴在地上。
        “你起来说话。”声音再次响起,因为是密室,声音在四周的墙壁上来回反弹。蝮蛇的绝技“听音辨位”似乎在这里是派不上任何的用场了,因此只好循着声音站起身来。
        在蝮蛇正前方的两柄火炬中间不能被照亮的死角黑暗处走出一个全身穿斗篷的人来,蝮蛇仔细一看,此人是接他过来的殿前十骑士之一红A骑士。
        蝮蛇平时做任务的时候,仅凭一张照片需要在一堆人中寻找自己的目标。有的时候目标比较狡猾,找了几个跟自己长得极像的替身干扰蝮蛇的判断,因此蝮蛇练就了一种通过眼神来判断对方身份的特殊技能来保证自己准确杀死任务目标完成任务。而此刻这个技能也就派上了用场,哪怕殿前十骑士只露出眼睛来,蝮蛇也能从对方的眼神对比昏迷前看到的红A骑士的眼神来确定对方的身份。
        “红A骑士?”蝮蛇试探地问对方。
        “正是。”红A骑士也没有多说什么。“都出来吧。”红A骑士这么说着。
        四周墙壁火炬中间没有被光找到的死角黑暗处纷纷走出十个人,蝮蛇环顾了一下,从人数上倒也蛮符合殿前十骑士红A、黑A、红J、黑J、红Q、黑Q、红K、黑K、红S、黑S的人数,应该是这十个人没错了。蝮蛇心里也有个数。
        “黑爵士没有来吗?”蝮蛇问红A骑士。
        “你可知黑爵士召见你的目的?”红A骑士没有正面回答蝮蛇的提问。
        “不知道。”
        “如果说,黑爵士召见你来是为了把你从死神名单里面清除呢?”红A骑士依旧保持先前的语调和语速,丝毫没有激动的情绪从话语里面透露出来。
        只不过,在这一句话的时间里,蝮蛇分析了殿前十骑士的人数,以及可能会采取的攻势,加上圈内传得神乎其神的殿前十骑士的能力,基本得出结论:凭自己的实力应该可以干掉其中一到两个然后夺路逃走吧。况且之前由于考虑红A骑士是自己人没有加防备因此遭了暗算应该不算弱势,而且也没有因为昏迷就把腰间的两把随身携带的手枪给没收掉,所以只要时机把握得当,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
        殿前十骑士站在那一动不动,蝮蛇也是站在那一动不动,双方各自分析了对方的能力和可能会采取的措施,并且同时否决了先发制人的方案,很默契地在等对方先出手以便露出破绽。
        地下室里面本来是没有风的,却不知道从哪刮过一阵风,将蝮蛇面前的一把火炬的火吹得差点熄灭。就在这一瞬间,蝮蛇动手了。
        0.1秒拿枪,0.5秒对准,1秒扣扳机,0.1秒子弹飞出。枪声响了,但殿前十骑士依旧没动,也不知道中弹了没有。蝮蛇没有再次开枪,他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嗯,速度不错,准头也很好,是个人才。”依旧是红A骑士的声音。
        蝮蛇后背滋起一片冷汗。如此一来,自己根本毫无胜算。
        “嗞……哒……”房间里的灯瞬间亮起,蝮蛇收起枪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殿前十骑士一动没动地站在那里。
        “应该是假人吧?”蝮蛇大致得出结论。
        “啪……啪……啪……”蝮蛇身后响起缓慢的鼓掌声。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黑爵士。”
        殿前十骑士各自向来人问候。
        “黑爵士?”蝮蛇缓缓转过身。
        来人站在身后高台上,和殿前十骑士一样披着斗篷蒙着面罩。因为背对灯光,脸部仅仅露出的一部分也全部是黑色的。
        “难道此人就是组织的领导者,黑爵士?”蝮蛇心里暗忖。
        “身手很好。蝮蛇。”黑爵士说话了,但身体依旧纹丝不动。
        “不知黑爵士何事召见蝮蛇?”蝮蛇也不敢多问别的。
        在这种场合下,即使是开口说话也需要一定的勇气。四周十个人加上面站一个,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到任何人有动作,甚至在这种冰冷的地方,都不知道面前站的是不是活人,而且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如果对方发难,自己根本没有胜算,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黑爵士召见你,是因为有一件极其困难的任务需要你去做。”红A骑士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
        蝮蛇转过身去看着红A骑士,“什么任务?”蝮蛇问。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次黑爵士召见你主要是看看你的身手,是否能胜任此次任务,因为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红A骑士。
        黑爵士挥了挥手。
        “你先回去吧,任务的具体资料你的骑士会通知你的。”红A骑士说。
        蝮蛇感到一头雾水,但又不好多问什么。他依旧站在那里,又不好直接问黑爵士“怎么出去?”这种问题。
        黑S骑士走到蝮蛇身边,伸手在蝮蛇肩上拍了一下,蝮蛇便失去意识。
        “黑爵士,这么好的身手派他去送死有点可惜,培养一下或可称为组织的得力干将。”红A骑士对黑爵士说。
        “他的底子不干净,看他自己的造化。”黑爵士说完便隐入黑暗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