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成为国际刑警(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1978年,国际刑警还只是英法比利时和斯堪的纳维亚成立的共有组织,规模并不大。二战后的世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合并,在全球经济复苏前的每个国家都心怀鬼胎,能联合起来的并不多,而这个时候,国际刑警最大的困扰就是可以在任何国家贩卖军火的幽灵组织。
        然而并不是国际刑警没有花时间去调查逮捕这个组织,而是这个组织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你知道它存在,但你就是不知道它在哪。连续多年来,国际刑警都没有这个组织的丝毫线索,只能让档案继续限制,毫无进展。
        “蝮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黑爵士让你打入国际刑警内部是什么用意。而且组织内由黑爵士直接向死神下达任务的事几乎没有,你是第一例。”芝华士也想不通。
        “就目前而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蝮蛇坦言,这是他接到的最匪夷所思的任务。很明显黑爵士此次的任务是冲着他来的,而且很明显不像一些黑社会组织那样干票大的就能因功被提拔。只是黑爵士到底处于什么目的,暂时想不出。
        “这次明显是冲着你来的,是福是祸未知啊。”芝华士拍了拍蝮蛇的肩膀,“而且,这个任务你还非接不可。”
        “……”蝮蛇还在思索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自己和黑爵士也是第一次见,虽然他魔鬼的双手的诨号江湖皆知,黑爵士没理由不知道,但他也是按照组织的任务去执行的,没有违反组织规定的行为,按照道理就算不晋升也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好了,别想太多了,组织上已经给你安排好身份了,下周一你去法国际刑警局报道。你的新名字叫克雷努诺。这次是你单枪匹马干,里面没有人接应,你要尽快适应国际刑警这个身份。至于打入国际刑警后的任务会另外通知。哦,对了,一瓶白兰地,一瓶威士忌给你放桌子上了,你爱喝哪瓶喝哪瓶。”芝华士说完就走了。
        蝮蛇看着桌子上的两瓶酒,默不作声。
        “钟爷,你看黑爵士这次的行动是什么用意?”风城松站在钟之扬身后问道。
        “不知,黑爵士这次的决定很反常。”钟之扬回答得似有些心不在焉。
        “……”风城松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不过,蝮蛇的底子不干净,可能黑爵士是想清理掉他。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试炼他,总之黑爵士不会无缘无故地让他进去国际刑警这么危险的地方。”钟之扬沉吟半响后接着说。
        “蝮蛇的底子不干净?您是指?”这个信息对于风城松来说似乎有些不是很清楚。
        “你可知蝮蛇的本名叫什么?”钟之扬转过身来低着风城松说。
        风城松略微抬起头看了看钟之扬的眼睛,答:“不知。”
        “蝮蛇本命欧阳复。”
        “难道他是……”风城松惊诧了。
        “没错,他就是当年横扫辽东的中国***大将欧阳左溢的孙子。”钟之扬缓缓说道。“欧阳左溢在***退居台湾后,作为随行司令跟着宋美龄去往美国。他儿子欧阳华从小看着欧阳左溢戎马战场,十三岁便使得一手好枪,百步穿扬不足为奇。二战后的美国对战事最为敏感,欧阳华在欧阳左溢死后便开始从商,直到十五年前,欧阳华因病过世后,欧阳复辗转到了德国,被吸纳为组织成员。”
        “那为什么说欧阳复的底子不干净呢?”
        “也许是家族遗传,欧阳复从小对枪械武术十分感兴趣,1962年,那一年他16岁。在美国西雅图跟着一个叫李小龙的华人学中国武术。1965年,在洛杉矶跟洛杉矶枪王的兰道思·威廉姆斯学射击。辗转到德国后曾加入地方安全系统,由于执行任务的时候射杀嫌犯,引起地方公众不满而被迫辞职。最后才被吸纳为会员。”
        “在德国做过警察?怎么会让这号人物进入组织?”
        “因为他身手好枪法准,当时在德国负责地方联系的骑士白兰地发现了他这一特长,便招募为死神。不过,即使他的过去仅仅是地方系统上的小警员,还是不能完全获得黑爵士的信任。”钟之扬说。
        “所以……黑爵士这次派他打入国际刑警内部很有可能是为了试探他?但是如果欧阳复真的和国际刑警有关系的话,那不是放虎归山吗?”风城松还是想不明白。
        “所以,老夫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黑爵士要派欧阳复去执行这个任务。”钟之扬捋着胡须,不再言语。
        六天后,蝮蛇来到法国国际刑警大楼。
        “克雷努诺,你好,我是你的入职接待——优姆。”一个华人模样的国际刑警向蝮蛇伸出手。蝮蛇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手,显得不太自然。
        “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不用太紧张,既然都是华人,那也不必用法文名字称呼了,我中文名叫林勇。”林勇站到蝮蛇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领他去他的办公室。
        两人并排走入电梯。
        “哦,对了,未请教你中文名叫什么?”林勇一脸热情地问。
        “我从小在法国长大,没有中文名,你就叫我克雷努诺好了。”蝮蛇一边回想一边按照组织上给的新身份资料回答林勇的提问。
        “好的。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因为战后法国的军事还没有完全恢复,我们国际刑警虽然不隶属于军队,但国会给我们拨的经费也是有限,因此大楼稍微简陋了一点。整个国际刑警人数在三百人左右,整个法国的警力都是我们可调用的资源,你作为刑事侦查官可以自由调用各地的警方配合你做调查。来,往左走第三间就是你的办公室,我跟你是同一个组的。”电梯停在三楼,两人前后走出电梯,林勇就引着蝮蛇走到刑事侦查办公室内。
        刑事侦查办公室里一共三个位子,最后面靠窗户的位子就是蝮蛇的,目前还全空着。
        “这是你的位子。”林勇指着那个空位子说。“今天没有任务,我们就先聊聊,互相了解一下吧。”
        “好。”蝮蛇回应着,往空位子的椅子上一坐,“你想了解什么?”
        “朗德罗,去帮我倒两杯咖啡来。克雷努诺,你说你出生在法国,那令尊是什么姓氏啊?”林勇当真随便问问。
        “姓……姓罗。”由于没有考虑到对方会有这么一问,资料上没有关于这方面的信息。蝮蛇也只能现场发挥了,但是作为一个被国际刑警密切关注的犯罪组织的一员,就算是换了身份,但是像现在这样堂而皇之地坐在国际刑警办公室里和警员闲聊,总是非常地不自然。但又怕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身份,只好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令尊没有给你起中文名字吗?”林勇依旧笑笑地随意地问着,试图通过这种家长里短的聊天让第一次做国际刑警的蝮蛇放松下来。
        “嗯,有是有啦,就是小时候喊喊的,后来因为在法国待得久了,不常使用,也就不用了。现在要用起来,反倒有些不适应。”蝮蛇渐渐进入角色了。
        “优姆,你要的咖啡。”朗德罗把两杯咖啡端上来,“这是你的,欢迎你加入刑事侦查组,克雷努诺。”朗德罗把咖啡放在蝮蛇面前,友好地打招呼。
        “哦,哦,谢谢。”这种客套话在蝮蛇嘴里说出来显得极度不自然。
        “那顺便打听一下,你家里在法国是做什么的啊?”林勇喝着有点略烫的咖啡问。
        “在华人街开店。”
        “嗯,咖啡味道不错,朗德罗,你难得冲一杯好咖啡啊,哈哈哈。你是住在华人街啊?那应该常用中文名才对啊。”林勇依旧笑嘻嘻的,似乎并没有把这个蝮蛇说辞上的漏洞当一回事,仅仅表现的似乎在了解隐情一样。
        “……”蝮蛇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说辞。
        “优姆,你过来一下。”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人,招呼林勇过去。
        “那我先去一下,回来咱们接着聊啊!”林勇对蝮蛇说着出去跟那人走了。
        “这什么情况?”蝮蛇心里暗想,“黑爵士让我来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没有具体的刺杀任务,仅仅是让我在国际刑警里面当卧底?这似乎不是一个死神该做的任务啊!没别的办法,现在只能等组织里面下任务了。”
        接到这种人物也只能很无奈的接受,蝮蛇突然感觉空有一身本领。在这样一个单位里面工作,根本就跟混日子差不多嘛,而且还被各种规则限制地死死的。作为圈子里盛传的幽灵组织第一死神——魔鬼的双手,虽然被国际刑警进行国际通缉,但谁也不知道这个魔鬼的双手到底长什么样子,应该可以说见过他蝮蛇样子的人,基本上都死在了蝮蛇的枪下。除了组织里的人,还真没人知道他蝮蛇长什么样,难怪混入国际刑警这么简单了。
        蝮蛇就这样坐在转椅里面左半圈、右半圈无聊地转着。朗德罗给他倒的咖啡,他一口没喝,他一点都喝不惯这种滚烫的、苦涩的饮料,还不如一杯白兰地来得痛快。想到白兰地,嘴里的口水又分泌出来了。
        “克雷努诺,走,有活干了。”林勇冲进办公室。
        “北欧那个到处乱窜的军火贩子有消息了,我们得去抓他。”
        林勇抄起桌子上的配枪和墙上的外套就冲了出去,紧跟着朗德罗也冲了出去,蝮蛇倒是被这两个人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林勇见蝮蛇没有跟过来,又折返回来在门口使劲招呼,“走啊,克雷努诺,难得的大案子。”
        “哦!哦!马上来!”蝮蛇反应过来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那个军火贩子的资料我先跟你说一下,他的名字目前为止,只知道大家都喊他火枪手唐笛。经常在北欧一些小国家流窜做小型军火交易,这次情报显示他来了法国,这是他的照片,你们看看。”林勇在车上把复印的军火贩子的照片分给蝮蛇和朗德罗看。
        “上头说了,不允许击毙,必须活捉,我们怀疑他上面还有人。”林勇说。
        “对方火力如何?”蝮蛇问。
        “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对方除了火枪手唐笛之外,只带了四名保镖,没有重武器,但火力也不小,所以待会务必各自小心。”
        以往蝮蛇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直接击毙,还从来没有做过不击毙活捉的任务。但是作为刑警又不能擅自击毙嫌犯,这样的任务做起来对于蝮蛇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车在军火贩子藏身点附近停住,三人下了车。
        “第一步是探查嫌犯的具体藏身点,看是否和情报有误差。”出发前,林勇对蝮蛇说。显然林勇没有意识到蝮蛇其实是个暗杀的老手,还在把他当新手一样培养。
        “知道了。”
        “出发!”
        这个地方是码头附近的仓库集中地,大小仓库有二三十间,而根据情报又不确定到底是哪一间,只能一间一间地排查过来。连蝮蛇在内一共就三名警员,要排查这么大个区域,着实有点困难。但是又不能直接调用管辖这片区域的警员,万一打草惊蛇,让这个军火贩子跑了,那情报人员的长时间的心血就白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