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抓捕火枪手唐笛(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蝮蛇、林勇还有朗德罗三个人在偌大的仓库集中区搜寻了一个多小时,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当三人汇总到一起的时候,林勇和朗德罗都气喘吁吁的了,而蝮蛇却依旧脸不红气不喘地跟其他二人汇报他的搜查结果。
        “我说,克雷努诺,你不累啊?”林勇一边喘着大气一边问。
        “哦,可能是我平时经常运动的关系吧?”蝮蛇回应。
        “朗德罗,看来我们是应该多运动了,哈哈。呼呼……”林勇还在说笑。
        “优姆,现在该怎么办?”朗德罗喘着气问林勇。
        “没办法,打电话回总部,问问看情报是不是有错误。”林勇说着走到码头的公用电话亭给总部打电话。
        “克雷努诺,你真够可以的,你都做什么运动啊?”朗德罗问蝮蛇。
        “长跑什么的,基本就这个吧。”
        “以后长跑带我一个啊,我真觉得我需要运动了。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警车出行,没有这么大的运动量,你看我这肚子,哎哟,都跟怀孕一样的了。”朗德罗说着挺起腰,手上下抚摸着自己球型的肚子。蝮蛇看着朗德罗这滑稽的样子,深感法国人不仅以浪漫闻名于世,幽默也很有特色。
        两人就这样在码头边瞎聊着天,等待林勇回来。
        “情报错误!”林勇很快通完电话回来了,“火枪手唐笛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似乎知道了我们要来搜查,预先跑了,但是这边有他一个小仓库,他应该跑不远,我们接着找找吧。”林勇说完挥挥手,示意两人继续。
        “优姆,你就不能歇一会?”朗德罗一脸抱怨地跟了上去。
        三个人在集中区附近又展开了搜查。大约过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蝮蛇看到一面墙上画了一个简单的“V”字符号,虽然瞧上去平凡不过,但是这个“V”字的收尾部分画成了一条直线,而且拖得很长,很像一个根号。他停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个符号,想了想,把林勇和朗德罗喊了过来。
        “你们看,这个符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蝮蛇指着这个符号说。
        林勇和朗德罗盯着这个符号看了半响,朗德罗说:“这不就是个涂鸦嘛……在码头仓库这种地方应该随处可见的,很普通啊。”
        “不,这个符号不常见。一般人涂鸦的话,画‘V’字都是很随行地一笔下去,但这个符号绝对不是‘V’字那么简单。我怎么看着它像……嗯……像什么呢?”林勇很快否定了朗德罗的说法。
        “像枪。”枪这种东西,蝮蛇最了解了,而且第一个蹦进脑子里的绝对是枪。
        “对!没错!就是像枪。”林勇赞叹道,“那这个符号的意思难道是……火枪手唐笛?”
        “很有可能。”蝮蛇表示赞同。
        “走!那边!”林勇迅速指着“V”字尾巴指着的方向冲过去,“那边肯定还有标记,如果这个符号是代表火枪手唐笛没错的话!”
        “哈哈,果然还有,这边!”
        “优姆,跑过头了,往这边走!”
        ……
        顺着墙上的标志一路追过去,三个人站在一堵墙前面,看着墙上横躺着的“V”字愣住了,这个标志的尾巴是朝下的,可是墙上没门。有门也不是在这面墙上,那这个向下是什么意思?
        三个人站在原地一筹莫展。
        “向下……下水道!”林勇第一个反应过来,三个人低着头在附近找窨井盖。
        法国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建成的下水道四通八达,覆盖了整个国家。而且下水道空间很大,能让这个临海的国家能够经受一定程度的海水漫涨,是一项很伟大的工程。只不过,庞大的下水道分支系统和阴暗潮湿的空间,让下水道系统变成了这个光鲜亮丽的城市背后藏污纳垢的地方。
        蝮蛇三人通过窨井盖下到下水道中,并没有急着寻找嫌犯的位置,因为这个蜘蛛网一样的下水道比起地面上更加难以获知嫌犯的行踪,而且四通八达的规划让收网工作很难开展,嫌犯可以利用任何一个岔路口逃避追捕。
        三个人在原地静静地听着,寻找掩盖在下水道流水声中嫌犯的动静。
        蝮蛇是职业杀手,对于这种环境更能发挥杀手的本能。他运起听劲,仔细捕捉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然后剔除掉没有任何价值的杂声,过滤有用的信息。基本上只要嫌犯还在这个下水道系统中,只要发出一点声音,就能被蝮蛇捕捉到。
        大约过了五分钟,蝮蛇拍拍林勇的肩膀,比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便独自向前走去。
        地下系统何其复杂,如果不清楚通道的分布,在这种无论走到哪里都基本上一模一样的环境中特别容易走了回路导致迷路。就连打出生起就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朗德罗都越走越迷糊,而蝮蛇却很清晰地判断每个岔路口的走向。
        在走了十几分钟后,林勇和朗德罗同时听到了火枪手唐笛一行的声音。
        林勇疾走几步赶上蝮蛇拍拍他的肩膀,蝮蛇停下来回头看着林勇,林勇只是简单地比划了一个“你牛”的收拾,然后走到蝮蛇前面去了。
        在这种情形下,林勇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国际刑警,在对环境的适应和侦察方面的功力不会和蝮蛇差太多。现在已经能明显听到火枪手唐笛的动静,那就基本不需要蝮蛇带路就能独自行动。
        朗德罗从蝮蛇身边走过,也对他笑笑。蝮蛇一下落到了队伍后面。
        三人循着火枪手唐笛一行的动静继续跟踪,但现在走在队伍最后面的蝮蛇越往前面走越觉得不对劲。从发现火枪手唐笛的声音到现在起码走了三四百米,最初发现火枪手唐笛的动静的时候就这个距离,现在还是这个距离,三人行动的速度绝对不是普通走路的速度,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无限接近才对。
        蝮蛇意识到这里,故意放慢了脚步,开始留意起四周来。
        下水道的分支系统四通八达,往往一个两个岔路口之间可以形成一个回路,也就是说如果速度够快,可以从岔路口包抄到队伍前面去,当然也有可能从前面的岔路口包抄到队伍后面去截断后援。就目前来看,这完全是不利于自身的地形,作为一个职业杀手,蝮蛇再次发挥杀手的本能。
        蝮蛇赶上去和林勇用军用手势说明情况,然后独自一个人循着后方的岔路口进行周围环境的侦察。
        作为资深国际刑警的林勇在行进了一段路之后也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担心中了对方的计,正好蝮蛇赶上来提出了他的疑惑,也就让他一个人独自去行动了。如果对方是计,也就将计就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和这个叫克雷努诺的认识不久就觉得这个人似乎很可靠的样子。国际刑警在搜捕行动的时候特别注重团队合作,而不是单打独斗。如果此时换了别人,林勇也不会允许他单独行动,而就在刚才,看着克雷努诺一个人去行动却没有一丝担心和阻拦的想法。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又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当下的情形不允许林勇多作考虑,带着朗德罗继续赶路。
        听着火枪手唐笛的声音就在前方,不远也不近,但感觉永远都是这么点距离,无论如何都无法再靠近一点。林勇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为的就是引蛇入洞,等待自己的是一张早就布置好的巨大的网,主次早已颠倒。
        大概行进了两三公里之后,就听不到火枪手唐笛制造出来的声音,林勇还在前进,不过不确定自己的方向是不是正确,仅仅是循着之前听到声音的方向一直前进。
        “所谓的国际刑警就只有这点能耐吗?”声音在后面,林勇果断转身,但是漆黑的下水道空间根本看不清对方在什么位置,但这个声音很陌生,绝对不是单独行动的克雷努诺。
        “唐笛?”林勇试探性地问。
        “难道你不是来抓捕我的吗?哼!”声音冷笑了一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
        “你想怎么样?”林勇再问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声音,手里的手电筒向远处射去,却没有在这宽阔的下水道空间里找到任何一丝身影。林勇背上冷汗直冒,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时候,一把枪管顶在了林勇的腰上。
        显然,对方对于这个下水道的熟悉程度比自己要强很多,而且,在不开手电的情况下,对方显然是带了夜视镜来的,也就是说,对方是有备而来,这果然是个陷阱!但目前的状况已经容不得林勇多想了。
        “把枪扔掉!”火枪手唐笛在背后命令林勇和朗德罗。
        “大家照做。”林勇一声命令,所有人同时丢掉了手中的枪。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快点想个出路脱身。该死的,这个时候克雷努诺去哪里了?”林勇心想。
        “跪在地上。”火枪手唐笛再次发出命令。林勇和朗德罗也只好乖乖照做,林勇跪下后,问:“你想怎么样?”
        火枪手唐笛略带轻蔑地说:“我想怎么样何必告诉你,想暂时活命的话就照做,除非你的身体是钢铁打造不怕吃子弹。”唐笛说完,从下水道的支道里出来十几个手下,其中一人把下水道的顶灯打开了,这一段下水道瞬间亮如白昼。林勇恢复视力后也看清楚了目前的形式——火枪手唐笛手下大约近20号人,而自己只有朗德罗,就算武器拿在手里也是徒劳,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克雷努诺带着火力出现也不过折损唐笛三五人,倒不如留着克雷努诺还可以回总部请求增援。可是,克雷努诺刚来,总部谁会相信他呢?
        “把他们捆上带回去。”火枪手唐笛示意手下将林勇和朗德罗将手绑上,押着走。
        他们往前走了大约三百多米,右侧的墙壁上出现一个暗门。走在最前面的手下把暗门打开,暗门里面赫然出现一个楼梯,众人顺着楼梯走上去。
        楼梯上方是一个码头仓库,仓库里停着几辆车。
        “带上头套。”火枪手唐笛让手下给林勇和朗德罗每个人带上一个不透光的黑色头套,然后挨个儿塞入车内。
        “恐怕我们对他们还是有用的,应该不会轻易动我们。”头套带上之后,林勇又一次被剥夺了视力,但仔细这么一想,反倒觉得轻松了,既然被俘,那就看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仓库门打开,几辆车顺序开了出去,辗转开出了码头区域,混入了城市车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