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清查内鬼(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林勇再次恢复视力的时候是出现在一间更大的仓库里,他和朗德罗两个人双双被绑在椅子上,仓库里空无一人,绑他们来的火枪手唐笛更是不知去向。
        “优姆,现在这情况我们该怎么办?”朗德罗问。
        “看样子,我们昏迷了很久。”林勇说。在他被套上头套后,坐在车上没行驶多久就失去了知觉,想来应该是防止林勇和朗德罗根据声音和时间判断他们目前存在的方位,所以用迷药迷倒了两人。
        “这下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地点,本来打算趁唐笛不备将他缉捕的,早知道应该跟总部报备行动,申请更大的武力支援。”朗德罗自言自语地抱怨着。
        “嘘……”
        屋顶上发出一点细微的声响,朗德罗由于在那自顾自地说话,没听到,还在继续抱怨。但林勇耳朵尖,听到声音后四顾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屋顶——蝮蛇蹲在横梁上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欠示意林勇别说话,然后指了一下屋外。林勇大抵知道蝮蛇的意思是唐笛就在屋外不远处,让他随机应变。
        不久后,仓库门大开,唐笛带着一队人马走了进来。
        “优姆,可还认识我?”火枪手唐笛冷笑着对林勇说。
        “我很想知道你把我们抓来囚禁在这里的目的。”林勇自知道蝮蛇尾随过来躲在横梁上后反而轻松了很多,现在正好将计就计。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目的,对你来说岂不是太便宜了?”唐笛说完挥挥手让手下搬来一张板凳。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安插在我手下的卧底供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个人走。也就是说一个卧底换一条命,公平交易。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那抱歉,我只能让你把命留在这里了。”唐笛坐在板凳上和林勇面对面。
        “这可是我们组织的机密,你觉得组织会让我一个小队长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吗?我倒是想告诉你,但苦于无能为力啊!”林勇苦笑道。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我会跟你们总部进行交易,看看在你们组织里,你的命重要一点还是卧底的命重要一点?”
        唐笛说完便带手下起身走出了仓库。
        蝮蛇在横梁上通过仓库的天窗看着唐笛一行人走远,便顺着墙爬了下来。
        “哎?克雷努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朗德罗看到蝮蛇从横梁上下来,惊叫道。
        “嘘!!火枪手唐笛还没走远,你是想把他喊回来吗?”蝮蛇一个箭步冲上前捂住了朗德罗的嘴。朗德罗嘴被捂住,说不出话来,使劲摇了摇头,蝮蛇才把手松开,转而走到林勇面前要替他松绑,却被林勇拦住了。
        “看来从唐笛那里是套不出什么话来了,先回总部再说?”蝮蛇说。
        “我和朗德罗现在还不行,你带着我的证件先回去,带一队人来这里围捕唐笛。只要我在这里,唐笛不会走远。”林勇说。
        “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我帮你把绳子松开,再留一把枪在这里,如果有紧急情况你就先杀出去再说。”蝮蛇说完又翻上屋顶从屋后的天窗离开了。
        “你要逞英雄为什么要拉上我?”朗德罗哭丧着脸抱怨道。
        林勇似乎没有听见朗德罗抱怨,心想:“这个克雷努诺来头应该不小啊。”
        火枪手唐笛带手下出了仓库,走到不远处的一栋尚未建成的楼中。整栋大楼还只是混凝土堆建起来的空架子而已,没有像样的楼梯和墙面,四面空旷。
        一行人走到三楼,刚出楼梯间暗处便有人说话:“办得怎么样了?”
        唐笛一惊,没想到此人来得如此之早,本以为还得等一会,匆忙回复:“主上交代的事快办完了,只是突然杀出来的国际刑警弄得我这边的事耽搁了一会,余下的事我会尽快办妥。只是,主上是怎么知道国际刑警会突然追捕过来的?”
        来人背对唐笛一行人,一袭风衣在楼外吹来的风中微微飘起,听完唐笛的话,并未多言,只说了一句:“你不必知道这么多,主上让你办的事办妥即可,认真办事自会保你周全。”
        “我知道了。”唐笛微微低头。再抬起头的时候,前方来人已经消失不见。
        “把所有人都叫到这里来。”唐笛对手下说,手下人迅速离去,不用一个小时,原本空旷的三楼已经挤满了人。
        “老大,一百多人都到齐了。”手下向唐笛汇报。
        唐笛没有理会,抬手对着楼顶就是一枪。底下原本嘈杂的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等待唐笛发话。
        “我今天把所有人叫到这里,是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唐笛看了看众人。
        “在楼底下的13号仓库里,关押着两名国际刑警。原本我们本次的行踪是极其隐秘的,但这两名国际刑警却依旧能察觉我们的行踪,我看是在场的人里边有人通风报信吧。”唐笛说完,底下一阵交语声。
        唐笛心里也是没有底的,之前说的几句完全只是猜测,刚刚的来人也并没有多透露什么信息给他,如果不是手下人中有国际刑警的卧底,铁定说不过去。假如不把这个可能存在的卧底纠出来,恐怕日后行事会处处碰壁。
        “国际刑警的卧底你听着,现在给你一天时间跟你的上级报信,一天之后如果楼下这两个短命鬼没有被救走,我就处决他们。”唐笛心想既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把内鬼就出来,就让他露出破绽。
        说完这句话,他便从人群中走下大楼。到了楼底,吩咐他身边的亲信好好看紧这群手下,如果有人有异常举动,直接干掉,不用找证据。
        亲信点头,打开车门,唐笛一低头钻了进去。
        现在这个情形,蝮蛇犯了难。
        一方面是林勇和朗德罗被唐笛关押住了,一方面是国际刑警方面他又没有其他认识的人,如此想要将林勇和朗德罗救出来恐怕有些不太可能。倒不如自己先去探探火枪手唐笛的虚实,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如果按照以前那样杀了唐笛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现在身在国际刑警,恐怕不能轻易下杀手,得要活捉才行。
        蝮蛇潜伏在大楼外,看着唐笛一行人出来站在车前对手下耳语了几句钻进车,便跟了过去。
        火枪手唐笛在法国境内从事贩卖军火多年,肯定不止一个仓库,他辗转几个仓库之间,恐怕是为了就算国际刑警包围过来也可以从容脱身吧。
        车队到达第三个仓库后,唐笛从第二辆车里走下,招招手喊来亲信:“去,看看货全不全?”亲信领命带了四个手下去看货,唐笛则依旧站在车边上。
        蝮蛇在车队停下来之前就已经到达,并且藏匿在暗处伺机。
        “看来这里就是火枪手唐笛藏货的仓库了。”蝮蛇心想,“即使现在杀了唐笛估计也不算空手而归了吧。”
        “唐笛下车后一直站在车边上并未移动半分,车队有8辆车30号人,如果就这么冲出去,恐怕双全难敌四手。现在不比之前做死神的日子,出门只带了一把枪,恐怕我这个魔鬼的双手只能发挥单手的能力,并不能一招制唐笛于死地。”蝮蛇心里盘算着如何出手。
        此时唐笛的亲信已经带手下回来,“唐笛,货都完好。”亲信向唐笛报告。
        “很好,看来国际刑警也不过如此。”唐笛冷笑,“走吧,交易的时间到了。”说完所有人又钻入车内,他们的对话也被蝮蛇听了去。
        “看来能钓一条大鱼。”蝮蛇暗喜,再次快速跟了上去。
        林勇和朗德罗现在的日子没这么好过,唐笛已经离开了两个多小时,他们俩已经被绑在椅子上绑得手脚发麻,但无论是唐笛还是组织里的人都没有动静,朗德罗这胖子也有些熬不住了,有开始嚷嚷。
        “我说优姆,我们在这里一直被绑着也不是办法,你说克雷努诺会带人来吗?”
        “安心等着吧,我想克雷努诺应该不会回总部求援。这次行动是我们疏忽了,总部并不清楚这次行动,如果克雷努诺贸然带着我的证件回总部,反而会耽误更多的时间。”林勇开始有些担心,让蝮蛇带证件回去求援这个方法是他没想好,万一蝮蛇真的带着证件回总部,反而会弄巧成拙。
        “唐笛手下的我们的人应该会回报总部请求支援,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到了。”林勇猜测。
        “哈哈哈哈哈,优姆,这次你还能不认输吗?”
        声音从仓库外面传来,看来应该是救兵到了,林勇大喜。但转念一想,这声音听上去像他的死对头奥德赛的,这下有得他奚落的了。
        仓库门打开,门外站着一队人,领头的正是林勇的死对头奥德赛。
        “如果不是我的人给你通风报信,你怎么知道火枪手唐笛的仓库在这里?”林勇回击奥德赛。
        “你这算是兵来将挡、以身犯险咯?”奥德赛示意手下帮林勇和朗德罗解绑。
        “哼,懒得和你废话,唐笛那帮手下呢?”林勇揉着被捆麻了的手腕问。
        “全部带回去了,唐笛这人胆小怕事,怕手下人反叛,只有亲信队伍才给配枪。我只消往他们人群中扔了一颗烟雾弹,全部跑出来束手待擒了。”奥德赛得意地点了一只雪茄。
        “我手下新来的那个家伙看来是跟着唐笛他们去了,不知道他情况如何,有唐笛的行踪吗?”林勇问。
        “卧底来消息说今天是唐笛和买家交易的日子,交易地点也有了,我手下另外一队已经去那边伏击了,这次恐怕唐笛得栽在我手上。”奥德赛拍拍林勇的肩膀得意得笑着。
        林勇甚是看不惯奥德赛这幅嘴脸,转身对朗德罗说:“走,我们也去。”
        这边,蝮蛇已经跟着唐笛的车队到达了交易地点。
        唐笛一众下了车,站在那等着买家出现。
        蝮蛇心想:“等会买家出现后在人数上更加不是对手,起码手里得有两把枪才好动手,得想办法弄只枪来。”
        恰好唐笛手下人数众多,突然少了一两个人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察觉,以蝮蛇的身手,这绝对不是难事。蝮蛇悄悄地跟着唐笛,在暗处找了个机会,一把捂住落在队伍后面的人的嘴拖进了角落,干净利落地拧断了他的脖子,夺了他的枪,继续潜伏。
        如此等了半个多小时,唐笛倒是不耐烦了,命令手下和买家联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