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那个档案”(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从目前的分析上来看,唐笛和三年前的那个神秘的档案可能有所关联,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支持,但林勇还是决定要去和总队长谈谈。临走前,示意朗德罗和蝮蛇不用跟来。
        “你说的那个案子是什么案子?”蝮蛇开口问朗德罗。
        朗德罗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在附近偷听,才轻声开口说:“那个案子发生了没两天,当局通过各种途径严令将档案封存,当时经手查办的几个警员分别被调到偏僻的城市去当差,后来便再没有人敢当众提起。说起来这个案子简直诡异到了极点,甚至有人猜测是跟外星人有关。”。
        “外星人,噗嗤,有没有这么玄乎?”蝮蛇听到“外星人”三个字顿时笑了起来。
        “谁知道呢,反正这个案子的保密级别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就算不是跟外星人有关,也不是寻常的事件。”朗德罗神秘地说。
        “这件案子你知道多少?”蝮蛇止住笑问。
        “不是很多,大部分是听说。就是之前抓到一个毒贩,然后这个毒贩死了或者说凭空消失了。”朗德罗说。
        “死了或者凭空消失了是什么意思?”蝮蛇不太听得懂。
        林勇走到总队长办公室门口,看到总队长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便在敞开的门上敲了几下。总队长闻声转过椅子来看到林勇站在门口便起身招呼:“哟,优姆啊,来,坐。”,他挥挥手让林勇进来坐,“赖丽,倒两杯咖啡进来。”
        “总队长,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林勇朝沙发里坐下,解开大衣的扣子。
        赖丽端了两杯咖啡放在总队长和林勇的面前然后转身走出门去。
        “赖丽,麻烦你,把门关上。”林勇朝着赖丽的背影说了一声。
        “好的。”赖丽应了一声便,顺手带上门。
        林勇拿起咖啡杯碟上的汤匙,在咖啡里面搅动了几圈,然后在杯沿轻轻敲了几下,放回杯碟上,端起咖啡吹了几口气,又沿着杯沿喝了一口才说:“在法国生活了这么久,还是喝不惯这种饮料。”然后自嘲地笑了几声。
        “优姆还是喜欢你们古老家乡的茶么?”总队长也跟着笑了笑。
        “茶道,也是心道。同样的一杯茶,不同的心境所品味出来的味道就不一样,里面的包含的哲学绝对是一两部典籍也道不完言不尽的。”林勇放下手里的咖啡缓缓说道。
        总队长听完一愣,突然放声大笑:“优姆,你一介武夫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哲学问题了?”
        总队长这么一笑,打破了刚开始严肃的气氛,林勇也突然觉得刚刚的自己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些不太自然,还是随意放肆一点才是自己。
        “哈哈哈,说实话,这么文绉绉的,我也觉得不习惯。还是说正事吧。”
        “对对对,你刚刚这么火急火燎地来找我是什么事?”总队长把话题扯回林勇的来意上。
        “我之前得到线报,说火枪手唐笛又出来活动了,于是带了几个人去围捕他,你猜怎么着?我又找到了三个火枪手唐笛。”林勇伸出三个手指比划了一下。“我总觉得蹊跷,你可能知道的不太详细,你知道我之前抓住的包括打死的唐笛有几个了吗?八个!!整整八个!!一模一样的唐笛,我前后遇到了十一个了!!你知道这个概念吗?”林勇另一只手又比了一个八字出来。
        这下换总队长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总队长哑住了,林勇想起来,法国人好像看不懂中国的数字手势,尴尬地把手放了下来。
        “你确定没看错,是同一个人吗?”总队长惊讶之余勉强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
        “绝对没看错!朗德罗提醒我,会不会和‘那个档案’有关?”林勇小心地说出那几个字。
        “不不不!绝无可能!‘那个档案’是不被认可的……”
        “总队长!”林勇打断总队长的否定。“事情发展到这里,用目前的科学根本不可能解释地清楚!就算他们不认可‘那个档案’,但不代表这事情真的和‘那个档案’没有丝毫的关联吧?!”
        总队长沉默了。
        林勇也不确定是不是能说动总队长提出申请调取‘那个档案’进行重新审定,但这件事的蹊跷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年的“那个档案”。
        “你先回去吧,让我想想。还有,关于火枪手唐笛那件事,你写份详细的报告给我。”总队长抹了一把脸说。
        林勇答应下来便走了出去。
        总队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思虑再三,如果林勇手上的这个案子确实和“那个档案”有关,或许“那个档案”到了应该部分解禁的时候了。国际刑警现在面临的对手不再是三两个武装毒贩那么简单,只怕就算成立专案组也并没有将他们一举拿下的把握。关系到自己前程的问题,还是把这事交给上头去决定吧,这个锅太大,自己肯定背不下来。
        林勇神色黯然地回到办公室,蝮蛇和朗德罗纷纷询问总队长怎么说。林勇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了一句:“总队长不信。”便再不开口了。
        蝮蛇和朗德罗看林勇这么闷闷不乐,也识趣地不再提起这桩子事。
        从组织里下班回到家后,蝮蛇着急着找出白兰地倒了一杯,咕嘟咕嘟一口灌下一杯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不能喝酒只能有咖啡喝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要是回家也喝不着这酒倒是要了蝮蛇的老命了。
        蝮蛇到家后便直接找酒喝,倒也没注意屋内有其他人。芝华士坐在沙发角落里,屋里光线只有从旁边的窗户里射进来一缕,恰好芝华士坐的地方被光线衬成了暗处。他坐在那里没有发出声音,看着蝮蛇在厨房里找酒喝觉得有些好笑,便轻轻地咳了一声。
        如果是平时蝮蛇知道有人在屋内,也许不会对这一声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他以为家里没有旁人,却凭空冒出一阵人声,下意识以熟练轻快的身手从腰间掏出枪对准了发出声音的墙角。酒劲稍稍平复了下去一点,仔细一看坐在墙角的是芝华士先是一愣,尔后尴尬地把枪放在桌子上骂到:“想死啊?老子差点打死你!”
        “凭你魔鬼的双手的称号,要是能失手打死我,恐怕招牌也要拆了吧。”芝华士端起手中的酒站起来朝蝮蛇举了举。
        蝮蛇没好气地又倒了一杯白兰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帮我查个人。”蝮蛇喝了一口,把被子放在茶几上。
        “谁?”芝华士在蝮蛇的旁边坐下。
        “火枪手唐笛。”蝮蛇转头看着芝华士。
        芝华士听闻笑起来:“哦哈哈,这个人不用查,我知道。”
        “你知道?”蝮蛇追问道:“什么来头?”
        “北欧的一个军火贩子,怎么?要下手?”芝华士轻描淡写地说着。
        “国际刑警最近在追捕这个人,不过这个人很奇怪,我那天杀了一个,却又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而且他出手很准、力道很大,就算是我都不能轻易招架。”蝮蛇回忆着。
        “还有蝮蛇你招架不住的人?这种人物怎么没能上杀手排行榜呢?”芝华士笑说。
        “你还真别小看他。或许是因为他只是做做军火贩卖的黑道生意,不做杀手这一行,所以没什么名声在外,但他的身手真的不是常人所能匹敌的。”蝮蛇一本正经地朝芝华士说。
        “也罢,我在组织里托人查查这号人物。”芝华士拍拍蝮蛇的腿说。
        “嗯,拜托了。”蝮蛇又端起了酒喝了一口,这一整杯酒,让蝮蛇两口喝得就快见底了。
        “我也就来看看你第一天入职情况怎么样,行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芝华士站起身来拍拍衣服,绕过茶几走到玄关,取下大衣。一回头,看看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的蝮蛇说:“在国际刑警组织里干活,小心。”然后开门走了。
        蝮蛇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侧身躺在了沙发上。这个动作导致他碰到了今天唐笛在他身上弄出来的伤口,微微有些疼痛感传到大脑,他眉头一皱,闭上了眼睛。
        翌日。蝮蛇提早来到国际刑警总部大楼,林勇和朗德罗还没到。蝮蛇按照其他人的节奏帮朗德罗和林勇分别冲好一杯咖啡放在他们各自的办公桌上,自己则掏出一个便携式酒壶,拨开盖子喝了一口,顿时人精神百倍。
        林勇不久后也到达办公室,看到自己桌子上的咖啡不禁皱了皱眉眉头。看着蝮蛇在办公桌上翻看一些以前的刑事档案便开口问:“克雷努诺,你帮我冲的咖啡?”
        蝮蛇看看表情奇怪的林勇,又看看他手指指着的桌上的咖啡,微微笑了笑,说:“哦,是的,我看他们都喜欢喝咖啡,也学着帮你们冲了一杯。”
        “哦,谢了。”林勇放下手中的大衣,端起咖啡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的时候,烫的舌头直伸。
        “给!”林勇刚放下被子,蝮蛇便丢了根烟过来。林勇急忙接住,拿起来放进嘴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着。
        “说实话,我不喜欢喝咖啡。”林勇吐了一口烟道。
        “嗯?不喜欢?那你喝那么快!”蝮蛇也点着烟,诧异道。
        “盛情难却嘛,哈哈。”林勇这几个字觉得用法文翻译地不准确,改用中文说。光是这几字说出来,让同是华人的蝮蛇倍感亲切。蝮蛇仅仅跟“幽灵组织”给他准备的新身份资料里描述的假装自己从小生活在法国,但从小跟着父亲一起说汉语。在父亲的教育下,内心深处倒是深深埋藏着一颗华夏子孙的心。
        两人说笑间,朗德罗匆匆赶到,慌忙把衣服扔在桌子上,稍显肥胖的身躯深深地砸进沙发里,大力地喘着气。
        蝮蛇与林勇对看了一眼,笑了一声,也扔了一根烟给朗德罗。朗德罗接过烟,把烟架耳朵上,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方才喘过气来。
        “该死的电车,错过了一辆,跑得我差点心脏病发!”朗德罗松了松领带,抱怨着。他把耳朵上架的烟取下来放进嘴里,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呼——累死我了!”
        “我说,朗德罗,你这体能素质可着实拖了我们组的后腿了!”林勇身手拍了一下朗德罗的胸脯。
        朗德罗挥手打掉林勇的手:“自从调来做国际刑警,大多数时间都不用出去跑案子,平日里闲得长毛,身体能不虚嘛!”说着看了一眼蝮蛇,“我说,克雷努诺,你下次去锻炼叫上我啊,我平日里锻炼少,你也带着我练练。”
        “好啊!”蝮蛇接着朗德罗的话,他也知道,朗德罗只是嘴上说说,如果有空闲时间,恐怕更喜欢躺在床上喝啤酒吃披萨吧。
        正在三人说笑的时候,有个警员站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然后对林勇说:“优姆,总队长让你过去。”
        林勇听罢喊了一声:“马上来。”便飞似得冲到总队长办公室。
        “哦,优姆,你来了?”总队长听到林勇走进办公室的声音,转过身看到林勇走过来,打了个手势,示意林勇把门关上。
        “上级命令:成立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总队长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