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林勇知道总队长大清早就喊他过去想必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而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那份档案”是否真的要部分公开。
        他走进总队长的办公室,看到总队长桌上的烟灰缸堆得满满的烟灰和与昨天一样未曾换过的衣服,心想大概总队长昨晚上又忙了一夜没回家。
        总队长听到林勇进门的声音,转过身说:“哦,优姆,你来了?”然后摆摆手示意林勇把门关上。
        “优姆,昨天我和高层讨论了一晚上,结论是关于‘那份档案’现在还没有解禁的必要,但是针对你目前处理的这个案件,也并不能用寻常手段来对待。”总队长扔了一支烟给林勇。
        “所以,我们决定成立一个‘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但明面上要写作‘特殊形式调查科’。你知道,媒体是不了解这些案件的内部情况,但偏偏喜欢抓着一两个字不放,我们不能让他们在‘人种’这两个字上做文章。你要明白这两个字的份量!”
        “总队长,这‘特殊人种’是什么意思?”林勇明知故问。
        总队长也不疑有他,解释道:“这个想必你也猜到了,根据组织里一些专家的认定,包括‘那个档案’和这个火枪手唐笛,或许不再属于通俗意义上的普通人类了。苏联那边根据情报显示,前几年军方似乎调查了一起奇异事件,详细内容在这份文件里,你可以看看。”总队长在凌乱的桌面翻出一份文件扔给林勇,然后接着说道:“我们查了国际上的一些机密案件,关于特殊人种的概念,也已经很透明了,只是大家避讳着这类案件,生怕开启某个不必要的战争。”
        “战争”,听到这个词林勇心里一惊,已经上升到战争的级别了吗?他快速地翻看着手中的那份资料。
        这是一份在1974年发生在苏联的案件,内容大致是军方逮捕到一个试图在苏联内部挑起工人阶级与执政党派之间矛盾的前纳粹军官,在企图秘密炸毁一处军工设施的时候被军方发现。军方迅速对其展开围捕,在即将被捕的时候,这个纳粹军官突然人体自爆,苏联军方被炸死炸伤数百人。起初军方以为是普通的人肉炸弹罢了,但军方科研人员在爆炸地检测出含有核辐射。这在当时是极度敏感的,当时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当中,能够对苏联进行核攻击的国家不外乎中国和美国。即使中苏交恶,也不至于会对苏联进行核攻击,美国更是不可能了。国际上唯美国最不可能试图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这个前纳粹军官背后是什么势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在国际上公开。
        这种政治问题,一向让林勇头疼。
        资料后面还提到:当时的科技完全没有可能在人体内植入核武器。所以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起人体核爆案件。军方科研专家一部分支持这个观点,另一部分则宣称这是伪科学,人体内所含物质完全不可能引起核爆炸。但后者也没有足够的依据可以解释为什么这起爆炸会残留核辐射。最后这起案件被列为未解之谜存入档案,政方和军方都默认不再提起。
        “这份资料里面没有提到‘特殊人种’啊?”林勇放下资料,揉揉太阳穴。这种问题在他看来已经超过了他所了解的范围,看起来就像天书一样。
        “是的,这份资料里面没有提到‘特殊人种’,但是这是二战后国际上第一起有关‘特殊人种’的案件。”总队长用食指敲了敲桌子。
        “一年后,在瑞士举行的核和平国际峰会上,来自欧洲和美洲各国的科研学者把这起案件拿出来再次讨论,因为是科研学者之间的讨论,所以并没有涉及到政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或许,这是一种‘特殊人种’,他们体内能自然合成类似核武的成分,在情绪强烈波动的情况下,大脑的电磁波发射出超常的量能,引爆体内类似核武的成分,导致人体自爆。这是目前最不合理也最能解释这起奇异案件的结论了。”总队长顿了顿。
        “自此之后,各国军方在一些寻常案件中又发现了几起类似的奇异案件,但都统统归入‘特殊人种’刑事档案,避而不谈。毕竟这是科学界的灰色地带,现有科学常识所不能完全解释的地带。”总队长说完,喝了一口可能已经放了四五个小时的咖啡。
        “那么现在又为什么要成立‘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呢?”林勇不解。
        “其实,关于‘那个档案’,高层并不是想置之不理。如果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种的话,在国家战时则是取得先机至关重要的一环。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人类能够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正所谓‘攻其不备’,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时候,造成的伤害可是能加成的。科技发展迅速,未来的某一天,导弹会被拦截,但人不会轻易被拦截。”总队长说。
        “所以,研究他们就等同于研究武器?”林勇说。
        “可以这么理解。”总队长点点头,认可了林勇的说法。
        听着总队长这么说,林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一开始想到的是人权问题,但是对于国际罪犯,特别是如果一旦牵扯上战争,则会被定为******罪行,还有什么人权可以顾忌。因此也没什么好说的,说到底这是军事上的事情,不再国际刑警的管辖范围内,这群军方人员的目的是什么,他根本没有权利知道,以上也只是总队长私下的猜测而已。
        “好了,待会赖丽会带你去一个新的办公室,上面调了几个其他部门的专业人员进‘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配合你们做科学方面的参考研究。”总队长说。
        “好的,那我回去收拾一下。”林勇答应下来便回去收拾东西了。
        “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的新办公室位于国际刑警大楼四楼,一层并没有开始使用的楼层。按照上面的意思,“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要调查研究的案件和普通案件不一样,处于一定的保密性,办公区域也要和普通案件的刑事调查部门区别开来,因此高层划分了一层还没有开始使用的楼层专门给“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使用。
        整整一个上午,林勇三人都在这层打扫卫生,清理出用于办公的设备和资料室。时至下午,方才有人陆续报道。
        高层从各界调了几个专业人员进“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因为各个部门的热烈“配合”,下午三点前这些人陆续到期了。在这一扩充下,“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算是正式成立。成员如下:
        队长——优姆(林勇,法)
        副队——朗德罗(法)
        刑警——克雷努诺(蝮蛇,法)
        生物研究员——阿米地奥(意)
        生物物理专家——佐伊(意)
        化学研究员——艾迪(英)
        医药专家——文森特(英)
        脑科学专家——艾萨克(法)
        一共八名组员,由法、意、英三国精英组成。说是精英,其实是在各自部门里不太合群、特立独行的“怪人”。迫于国际刑警组织总经理的要求,各国成员才联络各自的研究部门派遣一两个科研学者过来配合工作,自然从各个部门里筛选了一个大家都不太希望他留下来的人过来。
        人员到齐后,林勇安排了一下各自的办公位置。各个领域的研究员、专家都张罗着布置自己学科的实验室去了。林勇看现在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就去总队长那跟总队长报告一下。刚走到总队长办公室门口就听到总队长在办公室发脾气:“他们什么意思?找了一群吊车尾的人给我?有这么敷衍我的嘛?!”
        另一个人说:“你也别发火了,执行委员会同意成立‘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已经很给面子了。不然这种事情根本轮不到我们插手。各国的军方都在秘密研究这块,都是用在战时特殊武器储备的,你说,再让他们抽调专业人手来,明面上国际刑警组织是联合成立的,但谁在乎啊?”
        总队长说:“不同意就直接说,敷衍算是怎么回事?你说说,就算上头不同意我们调查‘特殊人种’的事情,直接下命令不准不就行了,又想查,又不想查,这是办事的态度么?”
        另一个人说:“行了,消消气。每个成员国各怀鬼胎,纷纷站边。科技实力相对弱一点的国家希望国际刑警这个联合组织插手,实现研究成功共享,而科技实力相对强的国家则希望将研究成功私有。说道底,就算这个国际刑警是诸国联合成立的组织,也不能为世界大统做出什么促进。中国有句老话叫‘人心隔肚皮’,在这里,隔的不是肚皮,是海!”
        总队长没有再说什么,一个劲地在那抽烟。
        “好了,‘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好歹如你所愿地成立了,你就让他们研究,能研究多少是多少。我先走了。”说完,这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林勇站在门口,对他礼貌地一笑,然后走了。林勇看到他出来,才认出,这人是埃文斯委员。
        埃文斯委员走后,林勇走进总队长的办公室。
        总队长看到林勇走进来,立刻换了一副表情:“优姆,怎么样?地方还不错吧?整个空旷的一层楼,都是你们的了!”
        “谢谢总队长,四楼上风景不错,站在西南角都能看到塞纳河。”林勇说。
        “哈哈,以后我会常常上去看风景的。人都到齐了吧?”
        “到齐了,基本上上面没我什么事了。”
        “好,现在‘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成立了,火枪手唐笛归你了。”
        总队长说完,点了一根烟。
        林勇从总队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回四楼,而是直接去了监禁室看火枪手唐笛。
        和刚刚押送来的时候一样,唐笛还是在那呆呆地笑着,也不动不说话,也不会吃饭喝水,就这么一直坐在那笑着与痴呆无异,甚至比痴呆还痴呆,似乎想要将自己活活饿死一般,但强行喂食,他也不反抗。让看押他的刑警们甚是摸不着头脑。
        林勇隔着双面玻璃在隔壁看着唐笛,问陪同的警员:“这两天他说什么没?”
        “没有,一句话都没说,跟不会说话似得。”警员回答。
        “怎么问都不说话?”林勇再确认一遍。
        “对,怎么问都不说话!优姆队长,你说他会不会是假装的?”警员问。
        “不确定,等等让专家来鉴定一下吧。生理通常是不会骗人的。”林勇说完,便走了出去。这次他回到了四楼,看着各自忙碌的专家们,还有坐在那抽烟的蝮蛇和朗德罗,突然拍拍手。
        大家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看着林勇。
        “我是‘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的队长优姆。”林勇顿了顿说,“我对各位刚来的专家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想先问一句,你们哪位对人体精神方面比较熟悉擅长的?”说完林勇看着下面一脸茫然的各个专家。
        过了一会儿,有个专家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来。
        “我……我是研究脑科学的……我想精神类的应该可以看看。”脑科学专家艾萨克略有些羞涩地说。
        “好,我带你去。”林勇大喜。
        “等等,我带些工具。”艾萨克激动地站起来,转身回到自己的实验室,瞅瞅这个要带,那个也想带,但是又不能全带上,有些犹豫不决。
        林勇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也不见艾萨克出来,便冲进去,抓起艾萨克的手就拉了出来。艾萨克被林勇拽着,力气又没有林勇大,只好挣扎着喊:“等等,我还有工具没带。”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林勇似乎没听到一样径直把艾萨克拖走了。
        众人看着这一出,愣了半天才散去。
        

章节目录